康熙皇帝和《紅樓夢》

作者:宋闈闈
清·孫溫彩繪《紅樓夢》第一回插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8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紅樓夢》成書的緣起,是聖主康熙皇上賜予的一場富貴。《紅樓夢》這本未能完成的書,這本自傳性質的小說,對應的康熙、雍正年間江寧織造府的興衰景況,都是有史料可查的。榮國府、寧國府最早的主人——榮國公和寧國公,從小說內容「焦大跟著太爺出兵」這一細節,結合歷史背景來看,應該是清兵入關時,隨著滿洲人一起入關的那批漢人,類似於大清的開國元勛范文程(范仲淹後人)這樣的漢人。

但曹家的身分,是屬於皇家的包衣奴才。曹寅的母親曾經是康熙的奶娘,奶娘的地位是很高的,曹家和康熙皇帝之間的這份緣分,這份親密關係是相當親厚的。而當時江南三大織造:蘇州,江寧,杭州,這三大織造都是皇家包衣,是康熙皇帝的親信。蘇州織造李煦的母親,也曾經在康熙幼時,擔任過他的奶娘。所以,康熙和曹寅、李煦他們彼此之間,有一層奶兄弟的關係。而三大織造年代深遠,彼此婚配嫁娶,譬如曹寅的夫人是李煦的姊妹,彼此又有一層親戚關係,所以一次康熙皇帝給杭州織造孫文成下旨傳口諭,就說過這樣的話:「三處織造,視同一體,須要和氣。」《紅樓夢》的緣起,應該說,是大清聖祖康熙皇帝賜予的這一場富貴,所以,在書中,賈家念念叨叨的金陵甄家,接駕四次,也是將曹府的榮光往事,寄情筆下。

康熙和曹寅之間,是主人和包衣奴才,也是君與臣,但更有少年知交成老友的溫情。

曹寅生於順治十五年,比生於順治十一年的康熙皇帝小四歲。他自幼就在內務府長大。生命盡頭時的曹寅,給康熙上的一道密奏上說:「臣自黃口充任犬馬。」曹寅自陳,自己還是個黃口小兒時,就進宮在皇帝身邊做內侍。曹寅做過康熙皇帝的貼身侍衛,鑾儀衛。這大清的鑾儀衛呀,沿襲自大明朝的錦衣衛,錦衣怒馬的清俊武士。

因為在宮廷裡受過最好的教育,曹寅本人是能文能武,聰敏能幹的。有一種考據說法,說曹寅在給康熙皇帝做貼身侍衛之前,還做過伴讀。想一想康熙八年智擒鰲拜,那就是16歲的康熙領著一群毛孩子做下的驚天之功。當時12歲的曹寅,是不是就是按住了鰲拜的其中一個孩子呢?想來的確是讓人浮想聯翩哈。

寫下過「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西風悲畫扇」這樣千古名句的翩翩佳公子納蘭性德,他和曹寅曾經是同事,年齡相仿,才情出類拔萃,同樣擔任過康熙皇帝的鑾儀衛,御前侍衛。納蘭容若的文集裡,寫給曹子清的詩文,就是寫給曹寅的。子清,是曹寅的字,楝亭是他的號。納蘭性德,字容若,還有個號,楞伽山人。納蘭容若雖是個地道的滿洲人,可是,當後世的我們讀他的詩文,就油然感歎,漢文化對於關外的八旗子弟浸透式的洗禮和滋養。經過兩三代人,八旗子弟已經就被漢文化浸透骨髓了。

後來的納蘭性德作為御前侍衛,護駕下江南,在江寧再見昔日的曹侍衛,曹寅就寫了一首詩《題楝亭夜話圖》:「紫雪冥濛楝花老,蛙鳴廳事多青草;廬江太守訪故人,建康並駕能傾倒。兩家門第皆列戟,中年領郡稍遲早;文采風流政有餘,相逢甚欲抒懷抱。於時亦有不速客,合坐清嚴鬥炎熇。豈無炙鯉與寒鷃,不乏蒸梨兼瀹棗;二簋用享古則然,賓酬主醉今誠少。憶昔宿衞明光宮,楞伽山人貌姣好;馬曹狗監共嘲難,而今觸痛傷枯槁。交情獨剩張公子,晚識施君通紵縞;多聞直諒復奚疑,此樂不殊魚在藻。始覺詩書是坦途,未防車轂當行潦。家家爭唱飲水詞,納蘭心事幾曾知?斑絲廓落誰同在?岑寂名場爾許時。」

其中這一句「憶昔宿衛明光宮,楞伽山人貌姣好」,意思是,想想當初,我們同在宮裡宿衛值夜,曾經的容若公子您光彩照人,玉樹臨風。這一個個的文武全才,曹寅、納蘭性德的青春往事,可謂繁花似錦,也是康熙朝的一代風流呀!

所以,曹家後人寫出賈寶玉這麼一個多情公子的形象,是幾代人的生活閱歷做根基打底。

責任編輯:李樂越◇#

推薦閱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冥冥中有定數!唐代書生靈魂離體入了冥府,預知三年前程,還陽後果然靈驗!書生靈魂離體所見,只預見他此生未來生命之果而未得其因;觸發我們深入追索:命運安排的根據為何呢?那麼命運不好的,又怎樣能改命呢?
  • 有意思的是,子游問孝,孔子強調孝以恭敬為本(孝在於內心的敬愛);子夏問孝,孔子強調的則是外形(容色)的和悅。孔子的這些說法,不是相互矛盾,而是側重點不同,相互補充的,要貫通理解。
  • 「我以前,捉鮑魚在全個村子是第一名,如果跟塔門老一輩的人說起我的名字都認識,就是最會捉鮑魚那個!」年屆七旬的塔門原居民黎雄(雄哥)回憶童年時光,語氣頓時興奮了起來,「我們沒有東西吃,我就下海找吃的,捉魚、蝦啊、蟹啊那些⋯⋯」1950、60年代的塔門島,千帆競發,漁獲滿滿,「我們吃不起麵包的,是吃鮑魚、吃海膽長大!」原來那時候的塔門,麵包比鮑魚還矜貴,真是讓筆者大開眼界。
  • 孔子為學日深。相傳孔子與南宮敬叔至周問禮於老聃,問樂於萇弘。孔子在齊聞《韶》樂,如醉如痴,三月不知肉味。孔子學《易》,窮理盡性,知天命之終始。這個時期,魯國發生內亂,魯昭公逃往齊國,孔子也到了齊國,受到齊景公的賞識和厚待,但齊景公不能用孔子,齊國的大夫想加害孔子,孔子逃回魯國。經過這些磨練,孔子對人生、時世都看得清楚了,所以說「四十不惑」。
  • 五月薰風送暖,現代母親節康乃馨當令,回想古代中國的兒女們送什麼花給母親忘憂呢?親子深情是歲月摧殘不了的至性,常在人心,光耀詩心。一起來看古代詩人孟郊和王冕獻給母親的詩。
  • 本章對比了政刑之治與德禮之治。大意是說:以政令來誘導,以刑罰來管束,百姓只是暫時地免於罪過,卻沒有廉恥之心;若以德行來教化,以禮制來整飭,百姓有廉恥之心,而且歸服,走上正途。
  • 說起修煉,對生活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的人來說一定不陌生,不論是遠古時期黃帝的乘龍飛升,還是秦始皇、漢武帝對神仙的篤信,抑或是八仙得道、唐僧西行。中國的歷史文化中的半壁江山,都與各朝各代的修煉者所留下的事蹟息息相關。就連我們常掛在嘴邊的一些地名,也都和修煉者有著莫大的關係。下面,讓我們一起來盤點一下那些與修煉人有關的地名。
  • 為政篇,首章以「為政以德」定基,次章則講「思無邪」。正義曰:此章言為政之道在於去邪歸正,故舉《詩》要當一句以言之。孔門立學,無論學什麼,都在人心上下功夫,歸於己心之德。為政這等大事上,尤要人走正道、大道、王道,厚德載物,坦坦蕩蕩。
  • 明代萬曆年間的《增廣賢文》有句名言:「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古書《壽康寶鑑》中的「福善案」記載了很多守戒拒淫而在科考中速得福報的故事。讓人看到「拼功業」和「道德實踐」的密切關聯。古人講的「積德」、「積陰德」,其言不虛,有德的人生才有福,可不是空話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