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天象
中共十九大尘埃落定。无论其间激斗如何,从中外各种时事评报来看,人们普遍认同的一个观点是:十九大的结局标志“习近平新政”或“习近平时代”正式到来。
所以,王安石变法,是上应天象,随天象而来的人间变动,宰相主持变法使北宋强国,使天下臣服——可惜,因为王安石逆天而为,不但毁了北宋的盛世,还被历史上定为“北宋灭亡的祸首”。
宋朝没有违约,而辽朝背盟了——1042年初,辽兴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领土,就是背盟——毫无疑问,当应验辽朝先皇的誓词:“‘如果背盟,不再享国,上天昭昭,天人共杀。’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约,谨当告于天地,誓之子孙,谁要背盟,神明是杀。”
如果在几年前,“中朝战争”可谓天方夜谭。但在如今国际情势之下,其可能性却在与日俱增 。唐朝袁天罡和李淳风的《推背图》的第四十五图似乎预言了如今国际情势下的一场中国和朝鲜金氏政权的战争。
台湾台北在11月30日出现持续将近9个小时的彩虹,打破英国先前所创下的世界纪录,因而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有一名以色列犹太教律法专家认为,这种长时间出现的彩虹除了赏心悦目之外,也代表神就朝鲜核武威胁展现给人们的启示。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云南火流星空爆的视频火遍华夏。相隔数百公里的云南迪庆、丽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天象奇观:一个亮点划破夜空,迅速由西向东,越来越亮,数秒钟之内穿越云层,由小变大,亮度超过了东方的满月,色彩变幻之时,突然爆炸,而后坠地。
1006年的天象,是中国古代夜空中最亮丽的。荧惑守心昭示著中华的正统天子,还伴随着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范围内佛教国度和该国佛教的大劫数,以这个佛教的天劫,映衬萧太后在华夏大兴佛法的辉煌,5000年的历史,天象仅此一次。
一个为佛法平反、大兴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变天象,开创命里没有的辉煌,打谁都能打下来,命中的大败也能变成奇迹的完胜。一个延续灭佛的天子,一个逆天害佛的国家,谁都想打你,谁打你都是顺天行道。不但命里的辉煌尽毁,兵将臣民、后世子孙都跟着倒大楣。
澶渊之盟的功劳尽归寇准,罚星对东上相的天谴,尽归毕士安,而毕士安又是心甘情愿——这种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读,读者会惊叹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会是偶然的碰巧,为什么会有如此精妙的设计呢?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受到各方的关注与猜测已经很多年了,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发生某些事件和局势变化与此象图文内容相当应合。也就是说,《推背图》第四十四象的预言可能正在实境成真中,而你我与现今世界每个人都是亲历此境的见证人!本文将就两岸的部分作解析。
无可奈何岁月去,似曾相识天象来。2017年10月6日,“双星同犯太微西上将”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凶险,这是两大罚星的同犯,劫数自然更惨。
前段时间,“双羽四足”的解释,引起人们的关注。有人把这句解释为“习马会”,其实不是。繁体字的“习”是有个“羽”,但谶说的是“双羽”,一个“习”字仅有一个“羽”。那么“双羽四足”的所指究竟是 什么呢?让我们再看一看《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参考韩国的预言《格庵遗录》。从中找到“双羽四足”的真相。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辽的澶渊之战,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还有日晕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监误解成了凶兆,吓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签订了城下之盟。这一章讲到宋太宗天定的寿终在1006年,那么1004年的澶渊之战,在旧运程中,该由宋太宗来打。如果是这样,就完全是另一种结局了。
976年的奇特天象,对应着宋太祖赵匡胤两次落入逆天的罗网,上一章讲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胁神佛,毁佛未遂”的逆天大错,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摊上了屠城、毁佛的逆天大罪。
三月初九,太祖一行西巡洛阳,那是他的老家。三月十三,到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安陵去祭奠父母,恸哭。而后登上阙台,向西北方向射了一只响箭,指著箭落之处说:“那就是我的长眠之处。”后来就在箭落的地点修建了永昌陵。
火星逆行守女,在太后病重至病危之时。杜太后在那个阶段干啥?在思前想后,反复斟酌,终于在病危立遗嘱时,说出了金匮之盟。如此表明:逆天的就是这个金匮之盟。
美国著名的女预言家狄克逊生前曾成功预言罗斯福总统去世、丘吉尔落选、肯尼迪总统遭暗杀。这位女预言家曾预言中国将被红色统治,而1997年她去世前留下的遗言却是“人类的希望在东方”。
近日四川九寨沟地震发生前,北京天空出现奇光,引起网民惊叹。类似的罕见景象近年在其它国家也屡有出现,如哥斯达黎加上空就曾出现如梦似幻的弧形云层。亲睹奇观的人们甚至猜想,预言中的“末日审判”是否就要到来。
为了儿子,宋太祖和弟弟争皇储的表现,烘托出了金匮之盟的真相:皇储要在皇族中选,不能选年幼的,选贤良的,立长立贤。
所有版本的金匮之盟,都一致地不合人间情理:太后病危快不行了的时候(《宋史》说“疾亟”,《涑水记闻》说“病笃”,都是指病危到最后)立遗嘱,能不叫儿子们都来?回避谁都不合情理,都有搞阴谋之嫌。太后睿智大度,是搞阴谋的人么?
金匮之盟,一直令后世困惑。当时开封府尹、齐王赵廷美“阴谋夺位”被秘密告发,还没公布,太宗招赵普来咨询处理办法。赵普退下去后,又秘密上奏他当年书写的太后遗嘱,叙述“金匮之盟”之事,太宗喜出望外,马上在宫中发现了藏着盟约的金匮,终于“找到了”即位凭证!
赵光义篡位之初,设立的貌似传位给弟弟赵廷美的假象,在他坐稳皇位之后,亲手撕破了。连下毒手,杀尽了哥哥仅留下的两个儿子,又贬死了弟弟。把皇位牢牢保在了自家之中,但随即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长子疯、次子死。
2017年,丁酉年,这是一个闰六月年,有几件天象消息齐聚,“超级大日食”、“月偏食”都发生在闰六月中,还有近一整年“乾坤再造在角亢”的天象预言。中国传统文化中一直很关心,而且有谨慎的观察和纪录。日食、月食古今怎么看?《易》曰:“天垂象,见吉凶”本篇就来说一说先登场的月食,日食另篇后续。
其实,“亲王尹京”就是国家的副手。因为大权在握,皇帝有意外,副手容易抢位,仅此而已。这个副手的实质意义,体现在所有亲王尹京的实例中,更贴切的表述了亲王尹京的真实含义。
宋‧邵康节《梅花诗》字词优美而有画境的诗意魅力使人迷醉,再加上其中隐喻之意似乎相当浅显易懂的表面假象,而形成了某种轻柔若无的魔幻障碍,不知觉地阻挡了人们探索其更深的隐含内容。
对比一下元僖之死和太祖暴死,就能发现很多形似之处。 *都是喝完酒当时没事,过后不久暴死的; *都跟宋太宗有直接、间接的关系; *凶手都有足够的时间躲离行凶现场; *宋太宗都在死因上篡改历史,大力掩饰。
“五星连珠、盛世血路”,前面我们揭示967年这个天象“血路”的含义,尽管太祖天大的功德延寿9年,也没改变血腥遇弑的宿命。而宋太宗弑君篡位更是逆天大罪,当世恶报临身,减寿9年,命中辉煌尽毁,还殃及六世子孙。惨烈的果报,给后世、给今天留下了深重的教训。
对赵光义是否弑兄夺位,自古就分成两派,至今并无公认的定论,因为史料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任何一派——其实,判断犯罪有多种方法,拘泥于史料考证,恰恰是最不合理的方式。
958年正月柴荣南征,攻克楚州(今江苏淮安)之战非常艰难。城破之后,南唐军兵巷战到最后一息,周军损失惨重。柴荣大怒,纵兵大掠,屠城烧屋。
元代根据宋朝官方史料写成的《宋史‧太祖纪》,写宋太祖赵匡胤之死只淡淡地说了12个字:“癸丑夕,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无原因,极为异常。幸好北宋初年的僧人文莹记下了真相的蛛丝马迹,成了后世的千古之谜——其实真相足具,谜已不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