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
主持人:因為婚房被強拆,憤而殺村官的賈敬龍被判了死刑。雖然有很多的學者、法律界人士及普通民眾在這之前曾經上書呼籲「刀下留人」,但卻沒有能夠保住他的性命。 就在賈敬龍被執行死刑的第二天,陝西省延長縣發生了一起很類似的凶殺案。村主任曹英海以及全家人被村民黑延平持刀捅傷,造成4人死亡、5人受傷。大家都知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顯然當局想殺一儆百...
社交媒體和新媒體打破傳統媒體的壟斷,讓選民有更多的機會聽到不同的聲音,也可以看到選民當中自己觀點的交流,從而自己更有機會在全面信息的情況下做出判斷。也就是說所謂信息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並不是說哪一個媒體一定要發出各派的聲音來,這次就明顯的媒體沒有發出各派聲音,只發出一派的聲音。
可能您不需要關心中共這一次報導活摘出於什麼目的?是權鬥還是真正要洗白自己?您要關心的是這件事情真的存在。我想「魏則西事件」爆出來以後,很多人已經明白了,在一個不公正的社會裡,只做一介良民、順民是不能保證自身安全的,一定要確實做一些事情,把不公正的現象消除,才能保證自身的安全。
張德江他們這一夥人在廣東另搞第二個中央政權,有奪權的圖謀,然後直指張德江主管下的治港路線失誤。到9月28日,就是妳剛才講的雨傘運動兩周年的時候出了一篇文章,叫《張德江致命一擊「8.31」決定釀佔領事件》,這個就講到兩年前的雨傘運動和佔領中環事件是由於張德江控制了人大常委會做的「8.31」決定,就是對抗民意嘛,直接導致了佔中事件。
上個星期陳光標被財新網點名的同時,一名中國商人也被美國政府點了名,這位商人就是遼寧鴻祥公司的老總馬曉紅,美國是指控她向北朝鮮提供核武器原料。原本低調無名的她一下就成了「網紅」。能和政府做走私生意,後面的靠山一定是很大的。隨著一個多星期的發酵,馬曉紅背後錯綜複雜的關係也慢慢的浮出水面。
中國共產黨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後兩年曾在仕途上築起高牆的周永康、令計劃、楊衛澤、令政策紛紛墜落,就連曾在江蘇省電力系統浸潤十幾年的前電力高管馮軍也未能逃脫這場反腐風暴。因為它講的是陳光標,而這些人都認為可能是陳光標的後台,因此它就認為是因為這些人倒台了導致 2013年陳光標開始走下坡路。
9月10日天津市市長黃興國被查,網上馬上就流傳黃興國在獄中仍然可以組建天津第二政府的笑話。因為天津的政府成員從市長、副市長、區長到各個部門,包括商界的領袖人物基本上都已經到監獄裡面去了,這樣的事情是史無前例的。
貧富差距的懸殊它是由社會不公造成的,不是由自然條件造成的,當然有自然條件的因素,但是更多的貧富差距是由社會不公所造成的。對於在不公的社會底層的人來說的話他就有一種絕望,因為他不可能使這個社會公平,他也沒有辦法在這種不公的情況下,因為起跑線就不一樣了,起跑線差得太大的話,他不可能通過個人奮鬥和個人的智慧去改變這種狀態。
最近澳洲一家房地產公司和一家旅遊娛樂產業公司計畫在悉尼和墨爾本兩個城市的市政廳舉辦紀念毛澤東去世40周年的音樂會,這個計畫遭到當地華人的抵制和抗議。最終的結果是,這兩個市的市政府以「安全」為由取消了音樂會。這件事情在國際上引發了對中共紅色勢力在澳洲和其它西方國家滲透和影響的擔憂。
因為中共的活摘罪行它是反天理、反人類的。它的指揮者、實施者都會自食其果,被法律制裁。就是說你違反了國際遊戲規則,這是一點,但是違反了天理,不出醜也得讓你出醜。所以這次在國際移植大會上中共的慘敗,其實這僅僅是開始,真正的報應還會在後面的。
美國國會的343號決議,歐洲議會的兩次決議案,都譴責中共的活摘,那個是代表整個西方民主社會的立法機構的,它卻提都不敢提。
中國真的要實現宗教信仰自由變成包容的社會的話,那就是要在解體中共以後才會發生。
征服自然的一種黨文化的思維,它體現在治水上的話就是堵,你像修水庫,中國修得最多的,其實大家知道那年河南板橋水庫潰壩,被稱為是由科學技術造成的傷亡最慘重的一次,比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似乎還要慘重。
七一前夕,中共官場再次大換人,有四個省分的封疆大吏相繼被撤換,而且其中有三位是屬於沒有到退休年齡,提前下課的。如此大規模的變動,又是發生在北戴河會議的前夕,自然讓人議論紛紛。
我覺得作為每一個地方的人,基本的民主權利毫無疑問應該去爭取的。但是中共的性質,它和民主自由是根本對立的。在中共的體制下,即使爭取到了局部民主權利的話,中共也不會容忍,也很難持久。因此我覺得以烏坎這件事情作為一個典型事例,大家應該清楚,拋棄中共才是真正的和唯一的中國的出路。
上個星期美國國會全體通過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的罪行,我們《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也採訪到了一位活摘器官的目擊者,西方專家和媒體在此前後也有很多的討論和報導。從中共活摘器官曝光到現在已經10年多了,為什麼最近會突然有這麼多進展,而且最近這些進展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呢?
種種的狹隘和偏執的思維方式其實都來源於中共的洗腦教育。當然現在大部分中國人都是在中共建政以後長大的,所以我們是非常習慣那種洗腦教育的,但是並不能因為說我們習慣了黑暗就拒絕光明的來臨。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在變,特別是在當今的中國,很多政策,我們以前也講過,一切都在變,但是道德的底線是不變的,善惡有報的理也是不變的,作惡而不覺悟的人,不僅僅是那些計生人員,還有許多的職業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就像剛才橫河先生講到的「610」的人員、公檢法的,那麼計生人員今天被天下人唾棄,明天又會輪到誰呢?
中共是想把歷史割斷,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年文革的研究就是以決議為準,文革的研究都不能做的。因為一研究的話,不僅文革很多問題會得出和決議不同的結論,連決議本身都會成為問題。所以中共它自己想把自己和文革切割,就是文革一定要說成是一個孤立事件,把文革和前17年和文革後完全切割開來,使它成為一個孤立事件。
雷洋之死一開始是通過社交媒體曝光出來的,封鎖不住之後,才被官媒廣泛報導,在這裡我們先不贅述事情的經過。隨著民眾憤怒情緒的擴展,警方的說法也一改再改,眾多支持警方結論的證據也不斷出籠,但是人們對警方的說法,基本上仍然持不相信的態度,主要的疑點有哪些呢?
一位20歲的大學生因為不了解百度網站的「競價排名」潛規則,而掉進了一個醫療陷阱,這就是震驚海內外的「魏則西事件」。
在中國大陸像這種案子,冤假錯案,要嘛就沒有造出來,一旦造出來以後,就跟這個人是不是有背景沒有關係了,因為製造冤假錯案的人本身變成了翻案的障礙,也就是說在這個冤案的製造和維持的過程當中,它形成了一個利益集團,就這些人的利益或者不受懲罰,是要跟這個案子連在一起的。
張越案它有兩條線,一條是明線,一條是暗線,這幾條線都跟別人不太一樣。首先在政治這個明線上,在政治上他是屬於「河北幫」的,這次有人提到,因為「河北幫」倒了四個嘛,他本人捲入了周本順所搞的一個《河北政情通報》,這個就是所謂的「北戴河政變」。就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周本順秘密起草的一個文件,叫《河北政情通報》,由張越呈送給曾慶紅,再轉給江澤民,這個當時就曝光了。
中共對臺灣人,持臺灣護照的,是沒有司法管轄權的,就是說肯尼亞如果要遣返的話,應該把他們遣返到臺灣,而不是中國大陸,因此,臺灣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普遍認為這是屬於非法綁架;
中興通訊和美國有廣泛的貿易往來,它每個季度從美國採購商品和技術大概有4.5億美元,主要是高科技產品。它採購的對象包括高通、Intel等等。後來美國發現中興把美國對伊朗禁運的高科技產品轉賣給了伊朗,這就違反了美國的禁令,實際上就是違反了美國的法律,所以美方就提出了制裁。
雖然文革結束40年了,當年的很多內幕仍然沒有公之於眾,現在的人特別是年輕人,沒有親身經歷過那段瘋狂的年代,往往都被教科書上所謂的歷史所矇蔽。
中共的公安部、國家衛計委疾控局和國家食藥監總局召開新聞發布會上的時候,那個會上的官員雖然說他承認監管有問題,但一再強調是那個藥販子才是禍根。那這個就讓人想起來,中共一貫的處理辦法就是找一個臨時工來頂罪。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這個星期再繼續關心一下兩會話題。上個星期,我們是討論了兩會中的雷人話題,估計是從來沒有人能夠料到,兩會中最搶鏡頭的居然是黑龍江省的省長陸昊。起因是這樣子的,在3月6日兩會期間,黑龍江代表團小組會議向媒體開放,省長陸昊在做政績報告的時候表示,黑龍江國企未拖欠井下工人工資。他是作為自己政績之一來向媒體匯報的。 這...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共有約 60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