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置身事外 所以宽容

作者:青松
当时生气是因为身在其中,如今宽容是因为只是从局外者的角度回看。置身事外,所以宽容。(fotolia)

当时生气是因为身在其中,如今宽容是因为只是从局外者的角度回看。置身事外,所以宽容。(fotolia)

      人气: 2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翻看照片,看到一张老公和孩子的合影,忍不住笑出声。

拍这张照片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那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们本想拍照留念,但孩子就是不配合。让她站好,她偏要东倒西歪;让她笑一下,她非要做鬼脸;让她把手垂下来,她非要用手挡住脸。

我给他们拍了几张,都不像样。我说了孩子几句,她不搭理,还是照旧调皮。老公一向好脾气,最后也看不下去了,直接冲孩子吼了一句:你站好!孩子很少被爸爸吼,所以委屈,不过终于老实了,站那儿没再东摸西碰。我见状,赶紧抓拍了一张,草草了事。

对抓拍的照片,我和老公并不满意。不过,今天再看到这张照片,却是另一番感受。照片上,孩子刚被训过,一脸委屈,爸爸也生气,阴著脸。父女俩都是苦大仇深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看了一会儿照片,想到当时的情绪。那会儿别说笑出声了,简直气鼓鼓的。隔开一段时间却发现,孩子虽然调皮,挨训之后的样子其实很可爱。照片与我们设想的不同,但记录了那一刻,也很有价值。相比之下,现在的心态很宽容

也许,当时生气是因为身在其中而且怀有期待,如今宽容是因为只是从局外者的角度回看当时的样子。置身事外,所以宽容。如此说来,倘若看待任何事情都能不被牵扯其中,都能以这种置身事外的淡然去面对,也许对待一切都会更加宽容了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诚实的珠宝营业员会介绍好各种商品,不哄骗顾客强卖商品。(Pixabay )
    我不去挖空心思想着把商品如何高价卖出去,只是介绍好各种商品,不哄骗顾客强卖商品,把商品的优点和适合在什么场合佩戴讲一遍,让顾客自己选,而不是挑最贵的推销。
  • (fotolia)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记忆中,常常会被妈妈在恶梦里的喊叫声惊醒。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在妈妈20岁那一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她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恐怖者的袭击:十几个荷枪实弹的“革命民兵”突然闯入她和爸爸的住所,进行翻天覆地的抄家,并把无辜的爸爸押往监狱。那时候,还没有我。妈妈没有想到,从此之后恐怖种在了她的心里,令她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恶梦连连。
  • 兰花宽容和顺的性情。不像牡丹富贵逼人;也未及玫瑰娇艳夺目,它的光芒藏于内而非显于外。(Fotolia)(fotolia)
    兰花具备温润如玉、宽容和顺的性情。不像牡丹富贵逼人;也未及玫瑰娇艳夺目,它的光芒藏于内而非显于外。雍容自若的神采,豁达潇洒的风度,不露锋芒,不事张扬,呈现出一种成熟的稳健与圆润。因此,它“能白更兼黄,无人亦自芳。 寸心原不大,容得许多香。”
  • 2017年5月,奥克兰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公园集体炼功。(新唐人)
    来自新西兰不同地区的五位法轮功修炼者,有着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生活经历和成长背景,但是在5月13号的这一天他们却做着同一件事情,就是都想向他们心中最伟大的师父表达心中的感恩之情,感谢李洪志师父把人世间最美好的甘露洒在了他们的心田。
  • 图为去年11月26日上午,台湾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约6,300人,在中正纪念堂前演炼五套功法。(陈柏州/大纪元)
    一张泛黄照片,场景是1997年11月下旬在台湾的桃园机场第一航厦出境厅,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与十几位学员合影。这张是台湾法轮功学员刘皇影珍藏20年的照片,讲起当年李洪志大师到台湾讲法的点滴,尽管很多细节印象模糊了,但刘皇影的语气依然激动,直说:“真的是非常幸福的回忆。”
  • 淘金时代澳洲华人团体的生活状态。(Mercure ballarat提供)
    尤瑞卡澳洲民主博物馆(The Museum of Australian Democracy at Eureka)将举办华人财富展,探索澳洲华人先驱者们的传奇故事——矿工、小商贩、零售店店主、家具制造工、侦探、翻译、园艺师、慈善家、演艺明星和商人——以及澳籍华人的丰富多样性对澳洲联邦的贡献。
  • 九十年代中期,我刚到深圳不久,租住在竹子林附近的单身公寓,房间位于三楼,朝北,约二十平米,带阳台,阳台尽头是一个不到4平米的卫生间。
  • 几多风雨历坎坷,蹉跎岁月成淡然。 物散去,今朝非昔比,世态变。
  • 我和白先勇都热爱家乡,但和他相比,我热爱程度远逊于他。首先人家一口正宗桂林话,我却一句家乡话都讲不来。他给我印象至深的是吃米粉,而我还不大喜欢徽菜。据他自己说,父亲打仗归来的头等大事,就是喊隔壁婶娘过来做米粉吃。
  • 当我们开始放下过去时,我们就在“清空杯子”,为它们注入“现在”。(Chepko Danil Vitalevich/Shuttersock)
    我们会如此难过、郁闷、生气或受伤,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些“故事”,向我们讲述著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能不想这些过去的事,它们不断在我们头脑中回放。假使我们能够放下过去,专心致志于每个当下的时刻,情况会怎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