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阳光
希望、努力过后,梦想不一定都能成真;但是,却有机会逐渐了解:“有雅量接受不可以改变的事;有勇气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有智慧分辨什么是可以改变的、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深切的体悟出:不放弃希望,并且努力,才得以从容不迫的去面对悲欣交集的人生课题。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五岁那年端午节,我腰挂五彩香包,臂缠五彩丝线,耳朵和小手掌上还涂了雄黄!趁著姥姥家人多,“借”走倒挂在大门旁的艾草,偷溜出去找小朋友炫耀这一身好“装备”,因为我姥爷说了,这把干草和身上的东西可厉害,能辟邪驱五毒!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约好的那天,我走进一栋漂亮的大楼。这栋大楼有着宏伟的外观,是十九世纪巴黎都市规划改造的杰作:雅致的石砖、锻铁的阳台、精工制作的墙面浮雕与装饰线条。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从一道车辆通行的大门进入了豪华大厅。我心里有些惶恐,于是小步走进内院。内院的地面铺砌整齐,青翠的植物为访客展示著丰富多变的样貌,就像都市丛林里的一方绿洲。
美国一对夫妻原本就有3个儿子,他们还想在中国领养一位妹妹。这对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见时发挥影响力呢?让一度抗拒的新女儿第一天见面就完全融入新关系。他们的3个儿子见到新妹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克劳德走到我面前的沙发坐下,专心听我说话。他有种能够让人信赖的特质。他直视着我的双眼,眼神中既无探究之意,也无侵犯之感,而是带着亲切,以及有如展开双手拥抱人的包容。
一天晚上,有四名学生外出参加派对,一点也没有准备第二天的考试。所以,第二天早上,他们故意在身上抹了油和泥巴,把自己弄得看起来很脏。他们去见系主任说,前一天晚上去参加婚礼。在回来的路上,不巧他们车上有一个轮胎爆了,所以他们不得不一路推回来,深夜才到家。当天实在无法参加考试。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然而,所谓专家是在特定领域中,从事系统性学习,因而对其专业比一般人有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对各种与专业有所关联的事情、或者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都能拥有仔细而全面的思考。
雨一滴比一滴粗,“啪”地重重落在我的挡风玻璃上。雨刷嘎吱作响。而我,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咬牙切齿,内心也同样愤怒。不久,雨开始狂暴地下着,我本能地抬起脚来。现在就只缺场车祸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联合起来欺负我?建造方舟的诺亚来找我了吗?这场大洪水是怎么一回事?
厚道,不一定会得到厚道的回报,但厚道之为厚道,就在于不图回报、顺其自然。以“厚道”的态度待人接物、应对进退,能够心安理得、乐而忘忧,谁说这不是最好的回报呢?
这不只是一个四分卫和一个唐氏女孩的故事,而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友谊。对于很多人来说,本给玛丽带来了笑容,恢复了他们对人性的信任。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因其深沉无私。一名独自抚养2个儿子的单亲爸爸,月初领薪水时不舍得给自己已经穿破的鞋子换一双新的,而遭到老板追问,却毫不迟疑地拿钱去给宝贝儿子买生日蛋糕;不想儿子许愿时,一个朴素的生日愿望,却令爸爸当场泪崩。父子间深情互动,感动一众网友热推。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老板说:“你努力辛苦的工作,挣了一大笔钱。现在,我有个提议,要么你把钱取走,要么你向我换取三个建议。但你只能选一种,想好了再告诉我。”农夫思考了两天,对老板说:“我决定不要钱了,请您给我三个建议吧!”
蔚蓝的天空下,微风拂面。顿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富有;仿佛已拥有了整个世界!在阳光下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满足!于是,一支歌自心底昇起⋯⋯
希奥娜·布雷恩的人生一直都很不容易,她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坚定的信念走到了今天, 获得了完全意想不到的回报。
心静,为人处世、幽居独处时,都能以一种自然、平和的心态去对待,而内心的宁静,是要下功夫练习的。人的痛苦,大多源于错误的追求。殊不知,有些不甘心放下的,往往不是值得拥有的;有些苦苦争取的,常常不是真正需要的。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一个看不见的视障者要如何自己过马路?大马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即使明眼人都要小心翼翼快速通过,何况是视障者。现年56岁的林文华全盲,他要如何自己搭公车、捷运去帮客人按摩呢?
我在数年前曾往美国加州洛杉机旅游,期间参加当地了一个一天的观光团,旅游巴士载我们走马看花地到过几个不同的景点后,在午餐时间去一个海滩,导游让我们在这里逗留1.5小时。根据我的经验,美国的餐厅食谱一般颇为单调,我和太太随便用膳后,便四处逛逛。那个海滩没有什么特别,风景也不算特出,当时我们就奇怪为何整个上午匆匆忙忙,却给我们这么多时间逗留在这个沙滩。
六年级时,这个小男孩跟同学撒谎,以免被人知道自己住在无家可归者的庇护所。之后他觉得很羞耻,决心力争上游。他的努力没有白费,18岁的他今年秋天将以全额奖学金进入哈佛大学就读。
2016年8月,坎图(Krystal Cantu)搭乘男友驾驶的汽车时,汽车撞到什么东西发生翻车事故。坎图在这场车祸中失去一只手臂。但现在,她谱写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神奇故事。
掀起窗帘一角,眯着眼看出去,不出意外,此刻雨又一次光顾着我家,那是比雪还要冷的雨。虽然隔着层窗户,也能嗅到雨滴中透著不甚友善的寒意。本以为已经习惯了它,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撩拨着你的底线。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大脑说,放空,去发呆吧!这是让头脑休息的最好方式。当心思沉淀的时候,也正是智慧提升的时候!
年轻僧人带着满脸的委屈,看着睡觉的小和尚,不解地问老和尚:“师父,我在这里端端正正的打坐,您怎么打我,不打他呢?”老和尚又重重地打了年轻僧人一下:“你看他在睡觉,他可是很用心呢,一点妄念都没有!”
有时候,一件不经意的小事可能带来巨大的影响。这个视频述说了一个美丽的邂逅。
闲散安逸,并非全然是一种幸福;有时可能暗藏潜在的危险。而艰难困苦,看似山穷水尽疑无路的窘迫,往往却是历练意志、能力与品德的契机。在挫折、困顿中磨出来的厚实底子,才足以创造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开阔!
无法藉由散步、爬山、出海远离这世界时,我学会把世界关在门外。 学会这件事需要时间。唯有了解自己对寂静有着根本的需求,才得以开启我对寂静的追寻。车流、思绪、音乐、机械、手机、铲雪车,种种声音争相入耳,众声喧哗之下,寂静就在那里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