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对孩子来说 AI虚拟助理安全吗?

AI, robot

图为2016年8月10日,会说故事、唱歌和跳舞的人工智能机器人造访伦敦Westfield和小朋友互动。(Jeff Spicer/Getty Images for Westfield)

人气: 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霆编译报导)虚拟助理(digital assistants,又称为语音助理)除了可以设定提醒、添加行事历、用语音上网搜寻,随着物联网的发展,虚拟助理还可声控家庭装置。像是灯泡、门锁、电视、扫地机器人、空调等,只要装置可支援,都能透过虚拟助理来声控。

随着虚拟助理普及、语音更加拟真,人与机器的界线越来越模糊。于是,也衍生出了新问题:这些机器是否应获得和人同等的尊重?尤其当家中有幼儿时,问题又显得更加突出。

如今虚拟助理已走入我们的家中,一项调查显示约有20%的美国家庭中拥有智能扬声器(搭载虚拟助理,可以语音查询、听音乐、声控家居产品),专家预测这个比例有可能在4年内增加到55%。面对下一个由AI陪伴长大的世代,我们需要更积极地思考AI助理所带来的教养问题。

日本电脑大厂日本电气(NEC)推出具充当小孩玩伴、问候、讲笑话以及与主人一起跳舞等功能的互动型保母机器人。(Getty Images)

幼儿容易混淆人类与机器

“(对孩子来说)虚拟助理有一种权威的氛围。”菲尔丁研究生大学媒体心理学中心主任帕梅拉·鲁特里奇(Pamela Rutledge)博士说,成人知道它们不是人类,但对孩子来说,它们听起来像成年人,懂很多东西,很容易拟人化。

尤其在成人忙碌的情况下,虚拟助理为父母提供了喘息的机会,未来可能有更多幼儿会在虚拟助理的陪伴下度过许多时光。许多研究显示,幼儿倾向把虚拟助理认定为具有情感、可建立友谊的对象。

但是孩子与虚拟助理过度互动,可能会减少孩子与真人社交互动的次数和质量。费城坦普尔大学心理学教授凯西·海尔希-帕赛克(Kathy Hirsh-Pasek)也提醒,语音助理的系统还不够复杂,不足以理解孩子,因此绝对不能用来代替人类的互动。

可能让孩童变粗鲁?

2018年发布的一项英国研究,调查了超过2000名年龄介于5~16岁的孩子后指出,孩子与虚拟助理对话时,会更常使用命令式的语气,这可能导致孩子在与虚拟助理对话时,学会了不正确的交流方式。

“孩子透过重复来学习”,梅拉·鲁特里奇说,“这些由AI驱动的非人类实体,不在乎你听起来是疲倦或生气,或者因为有趣而故意无礼。但是,各种互动都在建立交流互动的模式。当你越习惯对Siri颐指气使或欺负她,你就越适应这种模式。”

对此,亚马逊和Google纷纷修正自家的虚拟助理,让使用者可以打开选项,助理就会对礼貌的言语有更正面的互动。然而,有学者仍对这样的做法表示担心。

儿童思维研究所(Child Mind Institute)的临床神经心理学家萝拉·菲利普斯(Laura Phillips)表示,这可能会贬低“请”、“谢谢”等词的内涵。她解释,当孩子是幼儿时,他们并不了解那是一台机器,我们希望他们感受对话的友善。但孩子长大后,他们已经清楚虚拟助理不是真人,我们不会希望他们只是“机械式地”使用这些词语。她表示,当我们说“谢谢”、“对不起”和“请”时,是因为我们感受到人与人的交流,并理解到语言会影响其他人。

阻碍有意义的学习?

为好奇的孩子提供无穷无尽的信息,是虚拟助手的一大吸引力。毕竟,哪个家庭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去探索世界呢?让孩子透过对话、问答了解知识,感觉相当美好。然而学者也担心,孩子过多使用语音助理查资料,可能会影响有意义的学习。

卡内基梅隆大学人机互动研究所教授卡赛儿(Justine Cassell)表示,有意义的学习发生在孩子受到父母、另一个孩子、老师的挑战时,他们可以来回讨论。然而,虚拟助理没办法与孩子讨论。

另外,虚拟助理的答案也可能过于封闭。她举例,当孩子问“谁是第一个要登上月球的人?”,会听到“尼尔·阿姆斯壮”的声音。但是虚拟助理无法回答更复杂的问题。它们无法描述建造飞行器的巨大挑战,也无法描述阿姆斯壮跳下月球舱时的感受。这种封闭式的回答,无法激起孩子更多的好奇心。

学者也担心,习惯利用虚拟助理取得讯息,会减少孩子上图书馆查资料的动力,并进一步减低孩子怀疑、查证、思考的能力。

AI虚拟助理对孩子的长期影响,还需要更多时间才能被学界慢慢揭露出来。然而面对快速改变的时代,父母可能要多多思考,如何控管孩子使用虚拟助理的时间。#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9-10-15 4: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