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各国政府必须认清中共的威胁

人气 228

【大纪元2020年04月2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撰文/黄云天、莫琳翻译)目前各国政府正竭尽全力试图遏制疫情大爆发,并且给民众派发大量无偿现金,税收则无限下滑;毕竟古老的私营经济还是很重要。但是,地域政治也不是一成不变;趁美国航母入港停泊检疫,中国(中共)的海军蠢蠢欲动之际,让我们拨一点心思看一下“全球化”的前景。

全球化”一词早已恶名昭彰,尤其出自极端偏执的人口中。但是我的历史座右铭是:“莫将愚蠢归咎于阴谋。”我非常怀疑有人跟我说的,有一群人正在遮遮掩掩地策划一个颠覆时代的阴谋,而这群人似乎连在酒馆组织一场打斗的本领都没有。

顺便提醒一下,阴谋一旦被拆穿会趋于瓦解,而愚蠢的人只是呆坐在那里傻眼。

说到愚蠢,回想1990年代,我着实有无穷的乐趣在推特上推新自由主义政客们胡扯的“资讯时代”,以为他们发明了国际贸易或诸如此类的东西。

之所以觉得奇怪,部分是因为这是个旧闻。1914年之前,人们说世界的经济、社会和才智是如此一致,以至于战争是难以想像的。然而战争还是来了(1914年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距今四分之一世纪(约1735年)的《格列佛游记》算是早期人们对全球化的认识:“给我们的一只境况较好的雌‘犽猢’做一顿早餐或者弄一只盛早餐的杯子,至少得绕地球转三圈才能办到。”(this whole globe of earth must be at least three times gone round before one of our better female Yahoos could get her breakfast, or a cup to put it in.)(译者按,18世纪当时的国际贸易是派船只航海到世界各地去采办当地盛产的物品。上文是格列佛对慧骃国的国王说的一句话,犽猢是慧骃国一种兽类的名称,格列佛也被归为同类。)

因此,别管蒸汽机时代的奇迹了,关键是我们的领导们对于型塑21世纪全球化的做法极其愚蠢,不是因为一些联合国主导下的阴谋奴役了我们所有人,而是因为许多领导人固执地以为只有知识分子才能管理这个世界。首先,世界领导们向共产主义的中国(中共)示好,还假装没有注意到它做的那些恐怖的事情,使得中共(或已驯化)成为世界事务的正常参与者。

即便这种愚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在20世纪就曾做过两次,冷战时期与苏联的对恃,和此前的(姑息)希特勒。如果火星人入侵,我们可能也会任其摆布,这就是我们。但至少在西方国家,我们也要清醒一点。

当危机过去后,我们对政客将有说道。那些最初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反应不足的,从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说病毒乃媒体炒作,到中餐馆就餐;再到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说病毒乃媒体炒作,请尽情享受三月假期。私人就业对那些政客来说只是一个遥远的传闻,随后政客们感到恐慌、反应过度并试图关闭经济,还说要关闭半年之久,并给每个人专用现金。对那些连北京都视之为毫无用处的政客,还是让我们省些批评的力气吧。

这些人甚至连列宁所谓的“有用的白痴”都够不上,对(中共)政治局一点用处都没有,更不用说他们自己了。如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兼世界卫生组织顾问谭咏诗(Theresa Tam)在面对反对党议员建议关闭边境时,她回答说:“世卫组织建议不要采取任何限制旅行和贸易的措施。”赞扬“某个国家正在努力……透明地尽其全力”后还喋喋不休地说:“我认为这是在支持中国(中共)。”

我愿意支持任何在逆境中挣扎的国家。但是帮助一个推迟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采取积极措施的专制政权,且这个政权掩盖错误和谎言导致世界各地人口死亡。这并不是她(谭咏诗)的职责所在。至少我如此认为。

在此重申,这些人并没有与形同中共代理人的世界卫生组织密谋接管一切,而是他们盲目地相信,落后自私的国家主权最终会屈服于良性的世界政府,犹如落后自私的私人企业屈服于良性的地方政府。当主流媒体像路透社在4月14日那样仍然认为中国(中共)统计资料可靠时,这不是阴谋,这是愚蠢。

这也是腐败。如同太多的国际机构一样,世界卫生组织已入中国(中共)的口袋,从而有了令人不耻的电话采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加拿大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假装听不到“台湾”这个词,然后疑似切断视讯,再重新接通。这是一种很不好的心态。当记者们对加拿大卫生部长帕蒂·哈杜(Patty Hajdu)一系列举动表达失望时,如否认中国的资讯“以任何形式造假”、指责记者为“阴谋论”添料而博得来自中国的“新闻工作者”的掌声,我们的副总理克利斯蒂娅·弗里兰德(Chrystia Freeland)假装没听到“中国”。

最后一点,这很危险,那就是台湾当局早在去年(2019年)12月就警告人传人,而那时世界卫生组织却一再复述中国(中共)掩盖疫情的谎言。难以令人信服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变本加厉,指责台湾策划了针对他长达数月的种族歧视攻击。是的,同一个台湾在中国(中共)的唆使下被剥夺了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的身份,并且同样是谭德塞仍然称赞中国(中共)在疫情大流行中保持透明,而且据称谭德塞作为埃塞俄比亚(衣索比亚)前卫生部长在中国(中共)的帮助下掩盖了当地霍乱的流行,谭德塞还选择了中国(中共)的朋友、种族灭绝狂人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津巴布韦第2任总统)担任联合国亲善大使,而后在众人强烈抗议之下不得不将他撤换。

在危机中,现代人的思维动不动就抬出“专家说”——一个我会在头条新闻禁止的词。但是加拿大政府之所以向世界卫生组织倾斜,并不是因为后者是专家或是跨越几个世纪和大陆的达芬奇遗传密码阴谋论的一部分,是因为从偏狭到地域政治,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符合了他们的偏见。这是我们必须挑战的偏见。

全球化带来许多好处,而且也需付出代价,像供应链越有效率时也越脆弱。我们政府的职责是对其公民负责,而不是想像中的未来更加光明的集体主义者的世界。他们应该采取正确的行动。

即使张伯伦(Neville Chamberlain,前英国首相)1938年从慕尼黑回来(译者按,张伯伦以绥靖主义即以让步避免战争的外交政策闻名,慕尼黑协定最后加速了二次大战的爆发),也知道(战争难以避免)下令英国扩大军事生产。而如布莱恩·利利(Brian Lilley,新闻记者暨专栏作家)近日在《多伦多太阳报》发表的文章写道,加拿大显然“在新冠病毒危机期间将其整个卫生政策外包给世界卫生组织”,持续地“怠忽职守”,包括现在加拿大卫生部拒绝批准“一种便宜的快筛剂,就在加拿大这里制造”并在全球使用,只因世卫不准。

这里,容我向那些杰出的包括麦克唐纳德-劳里尔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的学者们致以敬意,他们刚刚签署了一封给中国人民的公开信,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比喻为《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China’s Chernobyl moment),警告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野心勃勃、制造灾祸、威胁世界的邪恶组织,包括操纵世界卫生组织。

如果你看不到这一点,那表示你也没有在酒馆组织一场打斗的本领,更不用说策划一场大型的国际阴谋了;而且你当然也没有能力治理好一个国家。

原文 Governments Must Wake Up to the Menace of China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是一位纪录片电影制片人,《全国邮报》(National Post)专栏作家,《多切斯特评论》(Dorchester Review)的特约编辑,“气候讨论交会点”(Climate Discussion Nexus)组织的执行董事。 他最近的纪录片是《环境:一个真实的故事》(The Environment: A True Story)。

本文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特别报导:
有关我们对中共病毒爆发的最新报导,请点击我们新开网页并注册接收我们的每日新闻。

无党派和独立新闻
大纪元是无党派的,基于传统价值观的媒体。我们认为真正的新闻是基于道德原则的。我们关注的是重要事件和政策及其影响,而不是党派关系。我们不跟风目前新闻业出现的有意不道德的趋势,而是用我们的价值观,遵从真理与传统原则,做出诚实的报导。

责任编辑:茉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病毒曝中共“超限战”企图
【名家专栏】为什么千禧世代偏爱社会主义?
【名家专栏】后瘟疫时代 美国经济将如何?
【名家专栏】从中共对美国掐喉之举中吸取教训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送礼带威胁 误判拜登遭打脸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就错?欧议员吁制裁陈全国
【秦鹏直播】详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对美影响
【西岸观察】家族丑闻缠身 拜登上任遭弹劾
【财商天下】四年成绩亮眼 川普:我将再次归来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