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获女王勋章的母亲 依然甘做台阶与灯塔

人气 447

【大纪元2024年05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君成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晚春时节,温哥华岛上,户外的阳光烘得人暖洋洋的,安德鲁帕特森(Andrew Paterson)家不大的农场里满目皆绿,时有鸟声,清脆悦耳。年轻的女儿微笑着,用手工调制的红茶为父亲招待客人,一旁的友人汉弗莱(Humphrey)也一起落座,彼此畅谈。

“你知道我的母亲吗?她马上要93岁了,她这一生中获得过两次加拿大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金禧勋章(Queen Elizabeth II Golden Jubilee Medal)”,帕特森送走来高压氧舱理疗的客人,立马落坐回那张有些老旧的户外木制折椅上。显然,关于母亲的话题,激起了他的兴趣。

“我有一位伟大的母亲”,他说,“她和我父亲一起竭尽所能,养育了一个很好的家庭。”提起母亲,帕特森满是喜悦,浑厚的嗓音发自肺腑,毫不掩饰对母亲的爱与尊敬。

怎样的母亲,才能令这样一位已届花甲之年的儿子,谈起妈妈来如此的欢欣雀跃?

妈妈的鼓励成就一生的职业

帕特森的父亲是一位职业医师,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在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她全身心地照顾孩子。“她总是在家”,帕特森自豪地说,“我们放学一回家,她就在家里。”

16岁那年的暑假,令他印象深刻。还是少年的他,对生活没有什么目标。

母亲看着他问:“这个暑假你打算做什么?”“我说,我不知道”,帕特森回忆道,“她说,那你就别在家闲逛了。”

于是他做了两件事,找到了工作,还参加了一个潜水课程。“我妈妈付了90元学费,我买了面罩、鳍和呼吸管,和同学们一起去纳奈莫河潜水。从那时起,我就踏上了从事商业潜水的人生道路,直到现在从事高压氧的工作。”他说。

几十年前的简短片段,给了帕特森一生非常深刻的影响。

“如果你以为学校放假了,你就可以在海滩上躺上两个月,那是不可能的”,他说,“你必须保持活跃。”

“当时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出海,做其他事情。妈妈教我的是,无论我们到了哪里,都要坚持下去”,他说,“停下来,喘口气,继续前进。”

“因为,我们一直在朝着下一件事情前进,只要我们还在呼吸。”

“仅仅是那次经历就足以让我意识到,积极的生活才是幸福的生活”, 帕特森说,“母亲的教导帮我实现了这一愿望。”

母亲的民主精神:珍视历史 言论自由

帕特森的母亲一直做着家庭主妇,直到孩子们长大到不需要她全职照顾,她就将自己的一生投入到社区活动中。

人类总是从历史中学习并吸取教训,帕特森的母亲非常重视社区历史的价值。她经过了几年的努力,使纳奈莫市政府认识到这一点。大约25年前,纳奈莫市设置了一个永久性的社区档案管理员的职位,一直持续至今。

“你想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必须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帕特森说。

杰出的社区贡献,让这位即将93岁高龄的母亲,一生中两次获得加拿大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勋章,以及纳奈莫商会颁发的年度最佳公民奖,温哥华岛大学荣誉法学博士等诸多荣誉。

“看,这是我母亲给我的礼物。”帕特森从里屋拿出一个圆形冰箱贴,愉悦地说。只见白底上印着红色的艺术字:“不要言论审查”(Uncensored)

母亲的这种民主意识,以及承担公民义务的精神,对帕特森的影响非常大。大约15年前,做了一档广播节目,邀请了许多不同的嘉宾,谈论各种话题,从疫苗接种到气候变化,再到银行系统。“事情的真相不仅更有趣,而且更能让我们获得自由。”他说。

母亲说过的话,帕特森如数家珍。“她还说,我们有义务照顾好自己,这样我们所爱的人就不需要照顾我们了。”

感恩母亲“无条件的爱”

“我有一位爱我的母亲,她现在依然爱我,并在我的生命中一直支持着我”,帕特森说,“因此,今天我可以站在这里说,我性格中的任何缺陷,我生活中的任何缺陷,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能责怪我的父母,我认为他们做得很好。”

母亲对自己的爱是“无条件的”, “她可能不同意我的观点,她可能会生我的气,她可能觉得我的行为不符合标准,希望我们更温柔点,但这并不能改变她对我的爱”,说起母亲的好,帕特森心中的话源源不断,“无论我做什么、说什么,她依然爱我,她能够将个人与行为区分开来。”

我的母亲是“一盏闪耀着平静与智慧的灯塔”,他说。

“谢谢你,妈妈!我爱你!再下来吸点(高压)氧气!”帕特森幽默地献上母亲节的祝福。

怀念绅士淑女的岁月

汉弗莱的祖辈几个世纪前就来到了加拿大。在传统的加拿大家庭里,男士即使还打着领带,看到女士在花园劳动,也会立即过来帮忙。事情不大,体现的是绅士的风度。

“如果你是男人,就应该去了解淑女,如果你是男人,就应该成为绅士。”他说。

传统的加拿大人也有一些不成文的严格规范。比如某人做了不道德的事情,他不会谈论它,也不会吹嘘它,因为没有人喜欢听到这些,它没有市场。

那个年代,男人和女人,容易对自己的身份满意,对自己的工作满意,而不是去羡慕和想要拥有对方拥有的东西。

面包师乐于做面包师,铁匠乐于做铁匠,这会是一个美好的社区。”帕特森说。

汉弗莱觉得,现在世界上最缺少的就是对绅士淑女的向往——每个人都应该向往做一个绅士或者淑女。

“你问真正的加拿大人是什么样的?”他看着《大纪元时报》记者说,“他们是各个经济阶层的绅士和淑女。”

没有母亲 我们会在哪里

“家庭是关键,母爱是关键,父爱也是关键,我们需要认识到并强调这一点。”帕特森说。

母亲节的采访勾起了两位老友的儿时记忆。谈及母亲对他们成长的重要影响时,帕特森忽然畅怀大笑起来,说:“(母亲)搬走了那些阻碍我前进的障碍,不让我的脾气毁了一切。”

“你呢,汉弗莱?”他问。

“她从不打我。我妈妈从不(真)打我。她有一次想打我,但没打疼,所以失败了。”汉弗莱微笑着回忆。

两位老友真情流露,互相调侃起来。

“太好笑了,太有趣了”,帕特森开心的说。随即他又似自问地低语道:“如果没有母亲,我们会在哪里?”

“不在这里。”汉弗莱看向远方,轻声地回应。◇

 

责任编辑:叶柏桥

相关新闻
温哥华夫妇起诉开发商:建筑领空归谁所有
从温哥华搬到兰里 每月可省多少钱?
“原住民伙伴关系成功展示会” 促行动中和解
纪录片《看不见的国度》温哥华首映 感动观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