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盒子至今仍如此迷人的原因

文/Michelle Plastrik 翻译/李云天
“情侣的盒子”(Box with Courting Couples),14世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4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博物馆研究古董盒子并不是看里面是不是还装有原来的东西或已空无一物。学术上打开古董盒子的目的是研究盒子的材质、形状、功能和美感的历史背景和故事。古董盒子的外观自成一格,至今仍吸引人们观赏,想一探究竟。

来自异国的象牙是中世纪欧洲一种极为珍贵的材料,唯今日已禁止再拿来创作新品。象牙过去通常用于雕刻装饰品。在中世纪早期至罗曼时期(Romanesque period),象牙主要用于制作书籍的封面和教会的物品。

象牙的供应量在12世纪时下降,但在13世纪中叶哥特时期又重新热络起来,当时主要的进口地为非洲的稀树草原。随着这股进口象牙的涌入,象牙在艺术上的用途变得更广了。拥有象牙制的宗教小雕像、私人的虔诚镶板浮雕,以及如梳子、书写板和小盒子(带有装饰的盒子)等奢侈品,成为一种时尚。属于个人的小盒子常常有浅浮雕装饰的场景。

情侣浮雕珠宝

“情侣的盒子”,14世纪。象牙、铁、硬板;6.98cm×15.49cm×9.14cm。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公有领域)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情侣的盒子》(Box With Courting Couples便是14世纪法国宫廷一个经典的象牙盒,由六个面板组成。王室和贵族经常在节庆场合委托制作这样的盒子作为送礼之用。这件作品也象征着手工艺的演进。在较早的时期,像这样的容器常常装饰以叶子和人物为主题的设计。然而,到了14世纪,雕刻师开始刻起具有叙事性的故事,借鉴古代的神话、史诗和浪漫故事。

这款珠宝盒的主题是描绘在田园诗般的场景中浪漫求爱的片段。场景包括男子单膝跪在女子面前,有的受到鼓励、有的遭到冷落;还有一个追求者向心爱的人献上戒指,一对牵手拥抱的情侣,有的在采花制作花冠,还有的骑马放鹰。

意大利婚嫁箱

婚嫁箱,大约公元1425─1450年间制作。松木、杨木、石膏、部分镀金、模压,上漆;50.8cm×149cm。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公有领域)

人称“婚嫁箱”(cassoni)的大型装饰木箱是意大利独有的历史物品。14至16世纪期间主要在意大利中部地区制造。生产婚嫁箱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有专门致力于婚嫁盒制造和装饰的工匠工作室。与中世纪的小盒子一样,通常以神话、古典、《圣经》或属于个人的象征图案来装饰。

婚嫁箱通常由准新郎委托制作,送给新娘时,里面会装满她的嫁妆及结婚所需的物品,并在婚礼仪式的公开游行中展示。许多新人都拥有不止一个婚嫁箱,每个箱子都装有价值不菲的物品。箱子的外部相应地也装饰得丰富多彩。到了14世纪末,婚嫁箱已成为意大利家庭豪华的家俱之一。婚礼过后,婚嫁箱会放在新人的主卧室中展示,象征着两个家庭的结合。婚嫁箱的华丽与豪华程度也反映出家庭的富裕程度。

由于婚嫁箱是珍贵的家俱,从一个家庭搬到另一个家庭是常有的事。日积月累难免造成许多婚嫁箱受损,其中以外部有精致镀金的婚嫁箱特别容易损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15世纪托斯卡纳文艺复兴时期幸存的婚嫁箱,是一个罕见且受好评的例子。

这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的婚嫁箱(Cassone)以装饰性的设计和人物雕刻为特色。箱子上刻有雄鹰、分别代表新娘家庭和新郎家庭的两个纹章盾牌,以及百合花图案。婚嫁箱上使用了三种主要的装饰媒材:镶嵌细工(intarsia),将设计嵌入其中;彩绘面板(painted panels);以及用石膏底料雕刻(pastiglia)的浮雕装饰。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藏的婚嫁箱属于最后一种装饰,凸起的装饰是在木质基底上使用石膏(一种特别是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用作底漆的石膏混合物)模具塑造的,最后镀金。

绣花盒

女红刺绣盒,1686年,伊莉莎白‧妮可荷斯。制作于英格兰。木头;丝缎辅以缎纹、平纹和伏纹刺绣的丝绸;银镀金饰边;26.6cm×19.05cm×25.4cm。(费城艺术博物馆提供

16世纪时,追求精细刺绣和女红(针线活)这样的休闲活动,在英格兰富裕和高社经地位的女性之间逐渐流行起来。学习者要有足够的时间学习这些技艺,还要负担得起昂贵的材料费用;这些学习者中,包括家世显赫的苏格兰女王玛丽。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制作小型装饰盒(或小型柜子)是富裕家庭女子学习女红的高峰。

这些小型装饰盒通常在每一面都呈现了一个场景,主题从神话、圣经故事到田园风景不等。盒子的内部含有多个隔层,有时还有隐藏的秘密夹层,年轻女性通常用来存放个人物品,像是珠宝、盥洗用品、书写和缝纫工具,以及信件等等。

王室典藏信托(Royal Collection Trust便有一个刺绣盒子,外观是以丝绸用长针工法包裹。它的正面场景呈现了身处景色优美风景中的一对时尚男女,这两个人物分别位于两扇门上。这个盒子总共有三处开口,包括隔层、抽屉和隐藏的夹层。像这种幸存下来的刺绣盒子,其制作者鲜为人知。

这件刺绣盒子也有人称之为“小吉丁柜”(The Little Gidding Cabinet),咸认这是由其中一位科莱特小姐(Miss Colletts)亲手制作。这些年轻女士们成长于英格兰剑桥郡的小吉丁圣公会宗教社区,以针线工艺闻名。苏格兰女王玛丽的孙子,查理一世国王是这个社区的赞助人。传说这个盒子是由国王本人购得,但国王将盒子留给科莱特家族保管。直到19世纪末,维多利亚女王将盒子买回,盒子才又回到王室。

巴黎的烟

烟草盒,1734─1735年,丹尼尔‧格尔。黄金、钻石;2.54cm×8.2cm×6.1cm。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公有领域)

在16世纪末,烟草开始从新大陆输入欧洲。起初,吸烟成为一种流行的时尚。但在18世纪,吸食烟草(粉末状的烟草)演变成一种精致的贵族仪式,象征着品味、地位和财富。

这些称为烟草盒(snuffboxes)的容器便是用来存放烟草的,这使得工匠有机会利用各种装饰材料制作出华丽高贵的产品,从宝石、微型肖像画、漆、贝母,硬石和珐琅等到底座由金、银、玳瑁或瓷制成。富裕的主人会收藏多种烟草盒,以便根据不同的服装或季节做搭配。烟草盒也作为朋友和恋人之间交换的礼物,就像中世纪的象牙盒一样用来当作外交礼物。事实上,一种关于特定鼻烟盒手势的秘密语言在欧洲宫廷中发展了起来。

18世纪的巴黎就像今天一样,是奢侈品市场之都,同时也是生产烟草盒的中心。盖子必须做得牢固,才能保持烟草新鲜。当中最昂贵的烟草盒是由纯金制成,丹尼尔‧古尔斯(Daniel Gouers)是那个时期最知名的金匠。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珍藏他制作的烟草盒是早期洛可可装饰艺术的典范。这种风格以流动的不对称曲线、抽象的涡卷状和波浪状为特征。这个豪华的烟草盒以高质量的金制品和多颗钻石呈现图案,极为出色优雅。

这四个历史悠久的盒子在当时既是公共的又是私人的物品。它们是深具个人意义的物品,用来存放贵重物品,有时还封藏着秘密。此外,盒子也明显表达了主人的特质,展现了工匠的技艺,更有许多别出心裁的设计。这就是为什么这些盒子至今仍是博物馆珍藏的原因。

原文:Unpacking Boxes From the Pas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米歇尔‧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担任艺术顾问,现居纽约市。写作主题广泛,包括艺术史、艺术市场、博物馆、艺术博览会、特别展览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圣约翰大教堂拥有雕刻精美的外观和双排飞扶壁(flying buttresses)造型,毫无疑问是晚期哥特式建筑。教堂长377英尺,宽203英尺,白色抛光外墙上装饰着雕像、石像鬼(雨漏)、窗户浮雕,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飞扶壁。飞扶壁上妆点超过95位十九世纪荷兰人物。一旁简约的红砖罗马式塔楼与哥特式装饰风格的大教堂形成鲜明对比。
  • 富维耶圣母大教堂(Notre-Dame de Fourvière)与巴黎圣心大教堂(Sacré-Coeur)一样,都是为了遏止社会主义公社的发展而建造,标志着回归宗教与传统。
  • 菲利普期望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能成为精神生活和学习中心,以培养智慧、文化和修养等领域为宗旨。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涵盖了修道院、修女院、大教堂、图书馆、学校和医院,还有西班牙王宫,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 16、17世纪的袖珍肖像画主要装在吊坠的项链盒或小盒子中,用作外交礼物、爱情象征或是纪念出生或死亡的纪念品。到了18世纪,袖珍画因应珠宝而生,出现在项链垂饰或镶嵌在戒指或手镯中。期间许多来自欧洲的袖珍画画家来到美国为新共和国的公民作画。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袖珍画的需求迅速增长,在美国市场风靡了很长一段时间。
  • 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Alabama State Capitol)位于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Montgomery),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门廊(portico)以新古典主义风格设计,是该议会大厦特色。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与其它州的议会建筑类似,都是坐落在小山丘上,俯瞰整个城市。
  • “落竹三千, 成就一亩茶。”古人以竹自许君子品德,今人以竹制焙笼泡出一壶好茶,竹子的清香增添茶汤的甘甜,此间一件件竹编器具透过竹编师傅落款标记,成了审美的主体,传世千古的好手艺。
  • 老子《道德经》说道:“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
  • 在13、14世纪时,马赛克创作是主流,而湿壁画则被视为穷人的马赛克。在罗马特拉斯提弗列(Trastevere)的圣母大殿(St. Mary)中留下了卡瓦利尼的马赛克作品,描绘的全部都是圣母玛利亚以及对卡瓦利尼影响深远的古典设计,这些是他职涯早期极力复兴的艺术形式。
  • 我在《胡笔标准:千百年来第一人,创造出毛笔的标准》〈自序〉曾提及,年轻时拚搏事业,每天工作十六小时都不觉苦,一直到了五十岁生日,朋友送我一盆松树盆栽,欣赏之余,蓦然惊觉人生已过了一半,该是放下脚步,开始修护保养身体的时候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