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完美女人──职业妇女的重担

访现代妇女基金会姚淑文副执行长

陈柏年(大纪元记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现代妇女基金会为鼓励妇女摆脱经济困境及家庭牵绊,曾举办活动并邀请现场女性一起将梦想放在气球上,随着气球升空,也代表梦想起飞。(中央社)

第一夫人到底要不要继续工作?这个有趣的问题专家各有不同见解,而每一种见解背后所延伸出的,是其特有的学理、思想与意识型态,值得我们细细省思。针对此议题所突显的职业妇女角色问题,本刊特别专访了现代妇女基金会姚淑文副执行长。

第一夫人到底要不要继续工作?这个有趣的问题专家各有不同见解,而每一种见解背后所延伸出的,是其特有的学理、思想与意识型态,值得我们细细省思。针对此议题所突显的职业妇女角色问题,本刊特别专访了现代妇女基金会姚淑文副执行长。

成立于1988年的现代妇女基金会,主要是针对妇女人身安全而设立的社会工作机构,如协助家暴妇女、性侵害案件的协助,提供受暴妇女专业的法律、医疗、报案、出庭咨询与陪同等服务。姚淑文女士,目前正在攻读警大的犯罪防制所博士班,深入社工活动多年,对于台湾妇女权益与安全的议题,见解更是深刻。

完美女人──职业妇女的重担

在谈到台湾女性的议题时,姚淑文说到当一个问题浮现出来的时候,所反映的不仅仅是“性别”不同而已,更多的是在这个社会结构下隐而未显的传统观念,与纠结其中的角色期待。

例如当大众谈论“第一夫人要不要工作”的时候,显然不无将步入婚姻的女性,当成先生事业的“附属品”了;这样的想法在台湾父系社会是很常见的。而已婚的女性为了尽量符合社会各界的期待,扮演好“妻子”、“妈妈”、“媳妇”……等等角色,往往陷入沉重的负荷,直至心力交瘁。

姚淑文说:“单身女性在步入婚姻之前,本来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但是结婚之后,才发现必须背负教育子女、照顾家人、好妻子、好媳妇的责任,满足那么多人的期待,扮演一个‘完美女人’的角色。”

所谓“进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便是传统观念对女性的要求。然而随着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双薪家庭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当女性一肩扛起经济重担,却又要符合上述角色时,冲突也就随之而生。

社会支持的缺乏

在妇女追求自我发展与社会压力的情境中,姚淑文认为目前的政府并未给予妇女充分的支持,使就业妇女的处境更形艰困。如“育儿公共化”的概念尚未成形,“育儿津贴”、“托儿补助”、“育婴假”……的观念,在台湾都是刚刚起步,不如欧美一般健全,可以让母亲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工作。大环境下加诸妇女的传统观念,更使选择就业的台湾的妇女感到孤立无援。

姚淑文幼稚园的孩子就曾经问她:“为什么来接小孩的都是妈妈?”姚淑文也发现,身边的女性友人,几乎无一例外的,尽皆投入大量的时间在上班、做饭、洗衣、照顾家人……等等的事务中,而丧失自我的时间。同时又缺乏社会支持的结果,便是造成许多伤害:“男性要是遇到压力,常常会用暴力的方式发泄,造成社会不安,但是女性因为过于压抑,往往会得忧郁症,或采取自残、自虐的手段。”

因此姚淑文认为台湾的妇女最欠缺的,便是学习如何“照顾自己”,多爱自己一些,学习如何表达意见,与家人沟通,这是目前台湾妇女迫切学习的课题。

从“预防教育”做起

如果从整体情势观察,台湾妇女的人权调查,每年都密切注意台湾妇女在教育权、工作权、社会权、人身安全权……等等的权益。姚淑文指出,如果与亚洲国家比较的话,台湾妇女的法律保障与社会大众的法律意识是最成熟的。我们的女性受教权也在逐步提升:大专院校男女受教育的比例,女性已经达到1/2,甚至还要超过一些。妇女在职场中的工作权上也有不错的进展;然而目前比较缺乏的,就是“政治参与”与“妇女人身安全”这两部分。

由于女性在传统观念比较缺少发言权的,缺少代表性,所以担任为民喉舌的职位是比较少的(如监察委员席次仅达1/3)。这是需要急起直追的地方。而台湾女性的人身安全,在所有指标中敬陪末座,是观察台湾妇女权益中最令人担心的部分。姚淑文说,造成此种现象的原因,除了因为社会流行以男性为主导的价值观、女性仅是附属品的贬抑心理之外,也因为女性较为柔弱,容易成为歹徒的攻击目标。

另外由于台湾的父权结构社会下,女性受到较多的约束,相对的也会有较多的骚扰。究其原因,是一个庞大的结构性的问题。因此姚淑文认为最好的治本之方,便是从基层的幼儿、小学教育做起,教导学童理解两性互尊、互重的重要,将会对妇女权益的提升有很大的助益!◇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4-10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