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故事:徐福远离暴秦,乐享天福无尽

陆文
font print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徐福,字君房,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秦始皇执政时,西域大宛国有很多含冤屈死的人,横陈在野外道路上。有些鸟,衔来一种草,盖在死人脸上,死者就立刻复活了。

官府把这件事,报告给秦始皇,秦始皇就派人带着那种草,到北城,去请教鬼谷子先生。鬼谷子先生说:“这种仙草,是东海里祖洲上的不死草,长在琼玉的田地里,也叫养神芝,叶子像菱白,不成丛地生长,一株不死草,能救活上千人。”

秦始皇听后,很想找到这种不死草,目地是为他自己延年益寿,直至万岁而不死。他就派徐福,带着童男、童女各三千人,乘着楼船,出海探寻祖洲,到那里去采回不死草。

徐福深知秦始皇暴虐无道,追随他绝难善终。他便趁此机会,摆脱秦始皇的控制,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等到沈羲得道成仙时,早己成仙的黄帝和老子,派徐福为使者,来接沈羲。只见徐福乘白虎车、度世君司马生乘龙车、侍郎薄延之乘白鹿车,三位一起,来人间接沈羲升天。人们这才知道:徐福已经得道成仙了。

到了唐朝开元年间,有个读书人得了怪病,一半身体枯瘦变黑,就连御医张尚容等,也看不出是什么病。于是这个书生把全家聚在一起说:“我已经病成这样了,还能活多久?听说大海里有神仙,干脆我就去求仙方吧,也许能治好我的病。”家人留不住他,只好让他带着一个仆人,带着粮食,到登州出海,在海边正好看到有条空船,他们主仆二人上了船,把东西也放到船里,鼓起船帆,随风入海了。

书生主仆二人,在海上漂流了十多天后,来到一个孤岛,只见岛上有好几百人,似乎正在向什么人朝拜。岸边有个妇人正在洗药,书生于是在岸边向她打听:“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妇人指着那群人说:“那边在大床当中坐着的白发老翁,就是徐君。”书生问:“徐君是什么人?”妇人说:“你没听说过秦始皇时,出海求仙的徐福吗?他就是徐福。”

过了一会儿,朝拜的人都逐渐离去,书生于是上岸来拜见徐福,说了自己的病情,请求徐福给予治疗。徐福说:“你得的是必死的病,但我可以把你救活。”徐福起初给这书生一些很好吃的美食,但盛饭的碗特别小,书生嫌碗小饭太少。徐福说:“你如果能把碗中的饭吃完,我就再给你添,肯定让你吃饱,就怕你连这小碗里的饭,都吃不完。”书生于是大口地吃饭,但没吃几口,就像吃了好几大盆饭似的,马上就觉得饱了。

徐福又给他酒喝。酒杯也极小,刚喝一点儿就醉倒了。第二天,徐福又给这书生几粒黑色药丸,让他吃下去,吃下去以后,就便出了好几升黑色的稀水,病就好了。书生主仆二人,请求留在这里为徐福做事。

徐福说:“你是人世上有官位的人,留在这儿不合适。过一会儿,有东风送你们回去,你不必担心路途遥远。”徐福又给了他一袋黄色的药说:“这药能治任何疾病,再遇见有病的人,可以用羹匙量着,喝一点就能治好病。”

这个书生,回到登州以后,把药献给宫中。唐玄宗把那药给有病的人吃,果然一吃,病就治好了。

正是:
徐福远离暴秦,
自得祥和宁静。
修炼得道成仙人,
永享天福无尽。

中共夸赞秦政,
贪婪暴虐更甚。
有识之士速离奔,
以免覆巢毁命!

(事据《太平广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代,彭玉麟(1816~1890年),字雪琴,湖南衡阳人。他十六岁丧父,“族人夺其田产”,贪官欺凌其孤儿寡母,万般无奈,母亲将他和弟弟彭玉麒叫到身边,含着眼泪说:“此乡不可居。你们都是男孩子,为了避祸,各自远走高飞吧!”从此,兄弟二人,分别离家出走。
  • 李天馥微笑着说:“您何必这样呢?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平心静气地商量嘛!我自己一开始,也是像您那样好生气,后来经过的事情愈来愈多,一切都见惯了,也就心平气和了。”
  • 河上公,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汉文帝的时候,他在河边,用草搭了间屋子居住,于是人们就给他起了这么个称呼,叫他河上公。
  • 这件事,发生在唐文宗时的大和年间(827--835年)。那时,樊宗谅做密州(在今山东诸城)刺史,他为人正直、廉洁,办事公正。
  • 阿育王听后,立即派人替龙王和自己造像,虽然同样用了2斤金子,阿育王的像,却比龙王像轻了好多。
  • 青州有个盗贼,偶得骏马一匹,日行五百余里,经常骑着它夜出行动,凌晨即返,人们谁也未曾察觉。某夜,这个强盗半路上碰到一个老人,骑着牛慢慢走,牛背上有只布囊,看起来沉甸甸的。他当即大喝一声:“站住!留下囊中物再走。”
  • 大臣耶舍,拚命叫喊:“请来买人头啊!请来买人头啊!我这里便宜卖了。”
  • 一名教授到学校上课,提早到教室,看到没有学生来,就把帽子放在讲桌上,到研究室和同学聊天,因此没听到上课钟响,过了十五、六分钟才发觉误了时间,立即赶到教室一看,没有一名学生,原来学生以为教授不会来上课纷纷自行离去,令教授非常不高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