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中,我们对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现了这两次天劫相同的实质因素和内在因果,特别指出1950年中共镇压反革命,是钻天象的空子,而且当年天象的劫数本在吴越地区,被中共泛滥全国,那次逆天招来的天谴报应,来得非常快。
1950年中共发起抗美援朝运动之前,发动了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这两大运动,延续到抗美援朝结束之后。这两大逆天运动,屠杀了中国当时数百万的精英,招来空前的天谴。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两度守太微,在给中华的主庭赐福,中共承接了这些本该属于民国的天福,却因为逆天而为,和朝鲜共产党一起,变天福为天谴,荼毒百姓、遗害后世。朝鲜战争中的逆天战术,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记》的伪史。
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对于这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士兵来说,死亡无法成为修行的考验,那么人间的最苦的囚徒之灾,就成了对他们未来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检验。当然,孙立人对这种迫害是不能认可的,军人效命疆场、收复国土是本分,在战斗的艰辛、劳苦中受罪乐得其所,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冤屈牢狱中蹉跎消磨?
二战胜利后,民国收复东北主权,先被苏联无理阻挠,后被苏联扶植的中共武力对抗,进展缓慢。孙立人回国后,顶着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屡屡加害,连战连捷,打得林彪一败涂地,正欲收复哈尔滨,把林彪赶出东北之时,被迫停战……
中共打着抗日的旗号迅速发展,成为民国的心腹大患。长征其实是逃跑,跑到大后方嘴上抗日,中共当时最坏的打算是逃往苏联。八路军只跟日军打过几场小型战斗,就被吹嘘成“林彪平型关大捷”、“彭德怀百团大战”,实际林彪只是袭击了日本一个补给小队,彭德怀在敌后打麻雀战、游击战。“鬼子进村了,八路进山了,”《平原游击队》这句台词,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日军占据野人山天险,在必胜的天象下作战,只对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有效,对孙立人无效,因为孙立人在战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变天象。他发明丛林迂回战法从背后奇袭,日军战力最强的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18师团,连战连败,屡被歼灭,接连补充兵员15次,对孙军闻风丧胆。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孙立人指挥新38师重回野人山,从印度反攻缅甸日军,发明了丛林迂回战,先后攻克了于邦、乔家、太白家等要塞。捷报频传,举国上下欢腾一片,孙立人将军,再次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媒体赞誉的焦点。
1942年,诸葛草在缅甸盛开,缅甸人惊呼:诸葛孔明要来拯救我们了!4月20日,孙立人在缅甸创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迹,震惊世界,但无力改变上司们乱指挥造成的大溃败。他掩护主力撤退之后,冲出日军重重围困,神话般地合著天象的脚步撤到印度。离开是暂时的,千年承诺在,王者必归来。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抗日缅甸战场上,孙立人冲入、冲出日军包围圈的杰作,是与高层天象精确对应的,孙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队展现的超常体力、超常战斗力,是历史上修行的结果。从这个角度讲,1700年前,孙立人的前世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获,北伐五进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为了改变未来——既然三国时蜀国北伐失败的天象无法改变,那么可以在修行中积累威德,改变未来,改变缅甸战役的大溃败,甚至到现在……
穿越古今的轮回,跨越千年的征程,这8章的讲述我们能看到,戴安澜实际是为孙立人打前锋的,征战野人山的主角,还是孙立人。孙立人尽管有他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泸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获,平定南中(涵盖野人山)”的历史奠定,这一世再战野人山,依然是千难万险,没有超人的意志,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线。
上一章讲述了1942年缅甸仁安羌之战的历史奠定,这一章开始深入细节,品味神迹。
前面几章,我们从1942年天象与人间的对应和错位中,展现了远征军初征缅甸的历史真容,揭示了远征军因天象而胜败的深层原因,以及4万将士屈死野人山的真正功德所在——为今人逆天毁佛预演结局,为人类走过末劫而演义教训。
历史是天道的智慧。一切的历史,都在为当今铺垫,为今人能够走出人类的大劫而上演?什么大劫?人类最后因为灭佛而遭受的天谴末劫,这是5000年演义的核心主题。
前面几章,我们拨开伪史,在天象之下还原了1942年中国远征军出兵缅甸的真实影像,展现了几场胜仗和整体惨败的天道根源。深入解读,当时的天象只是注定了中国大败,而钻行野人山的不战惨死,却是杜聿明逆天毁佛的巨大罪业招来的——但真相远不止于此。
野人山是喜玛拉雅山脉的末端山地,喜马拉雅山系在缅甸的余脉,是广义的野人山。广义野人山范围较大,包括缅甸北部以及延伸到中部的大片山区。戴安澜率200师撤退,钻行的是野人山的东部;孙立人率新38师跋涉去印度,穿越的是野人山的西部。当时人们也这么叫,后文我们可以看到,身处局外的锡金国王,在致词中也是这样郑重阐述的。而今我们还原这段历史,也是从宏观上俯瞰整个广义的野人山区。
1942年远征军4万多人惨死野人山,酿成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悲剧,而今很多人却要把这段耻辱,描述为悲壮的铺路、胜利的奠定——冷静想想:4万多人惨死魔鬼谷,无谓的牺牲,哪有正面意义?日军知道那是死地不能走,并没有逼国军进去,他们是逼国军决战,结果杜聿明胆小走进去躲难,连日军都深感意外。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初征缅甸。当月戴安澜在同古献捷,次月孙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后远征军就不战而溃,败走野人山,约4万人惨死在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关野人山的回忆录、小说、纪录片、访谈、讲座、电视剧,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都偏离了人间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机也就无从谈起。
世上没有无源之水,也没有无本之木。人们常说今天的一切都是历史种下的因果,今天的一切也将注定生命的未来——这个过于抽象的概念,只有放在历史的真实演义中才能形象地展露开来。当然,穿越历史时空的天机,过去只有那些独具慧眼的修道人才能看到。
如此“天人合一”,难道南京大屠杀是顺天而行么?绝不是!那是人间一场失控的、逆天的、弥天的罪恶——但是,为什么却应天象而出,顺天象而结束?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荧惑守心,天劫指向了当时的中华天子蒋介石。蒋公身边的国师——七世章嘉大师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隐隐于朝[1],可惜蒋公不识。对国师化解两重天劫的两个预言,听了前者,解脱了自身,赢了抗战;没听后者,输了内战。
在上部和中部的天象中,我们多次讲过“荧惑守心、天责帝君”:中华的天子,是华夏正统国掌握实权的人,是天赐权柄者,而不是形式上的君主。荧惑守心是天子的天劫,直指天子之死,那么,1937年的荧惑守心天象,显然是蒋介石的劫数,为什么蒋公能躲过这个天劫?又活了38年,能安享晚年呢?
通过对实地考察、星宿定位,对2017年中秋夜火流星爆炸的天象,做了更深入的解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天象。《乙巳占》讲:“流星是上天的使者,飞行在不同的星宿中,向人间展示天警。人们看到的流星大,对应的流星的使命也大,对应的人间事件更大,将发生的灾难更重。”[9] 所以,我们有义务把这个上天给人间的重大的警醒,尽可能地解读出来。
10月4日中秋夜,云南又发生了壮观的火流星爆炸——对于以目测为基础的中国天象文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战争的最终结局更加明朗,但是过程却变得波诡云谲。
谁能改变天象呢?前面我们也讲过,只有人间天大的功德和天大的罪恶才能改变天象。天大的功德,能改变天象注定的厄运,就像宋太祖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变祸为福,开创盛世;天大的罪恶,能把注定的福份变为天罚,就像宋太宗弑兄篡位,犯下杀佛之罪,命里天大的辉煌尽毁,丑态尽出,恶报六世追索……
1075年,辽道宗为“不动干戈收复国土”歌功颂德,却不知道亡国的天谴就此来临。我们在《第八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中讲过:澶渊之盟是宋辽两国立下的毒誓,双方立誓要子孙世代遵守,谁违背,谁不再享国,遭天灭神杀。
上一章我们讲到:五星连珠聚东方、福星高照东上相,上天在给北宋赐福,本来注定了首席宰相王安石的大福份,让北宋变法强国,可是王安石不遵历史规律,胡乱变法,逆天害民,受到天谴而不悟,还提出了“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的口号,继续逆天而为。大逆不道的结局,必然是天谴。
1067年10月五星聚于东方,跟随水星进入太微垣星区,显然是中原之国北宋变法强国之兆。在这个天象下,20岁的宋神宗即位还不满1年,他雄心勃勃,自然地谋求变革,改变朝廷财政亏空、国力疲弱的现状,以实现他富国强兵、收复失地的远大抱负。
所以,王安石变法,是上应天象,随天象而来的人间变动,宰相主持变法使北宋强国,使天下臣服——可惜,因为王安石逆天而为,不但毁了北宋的盛世,还被历史上定为“北宋灭亡的祸首”。
宋朝没有违约,而辽朝背盟了——1042年初,辽兴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领土,就是背盟——毫无疑问,当应验辽朝先皇的誓词:“‘如果背盟,不再享国,上天昭昭,天人共杀。’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约,谨当告于天地,誓之子孙,谁要背盟,神明是杀。”
    共有约 6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