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游
关于自由,我们听过许多稀奇古怪的说法,如中国人不懂自由,给他自由他也不会用,说中国人喜欢滥用自由,给中国人自由就会天下大乱,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自由都是相对...
郭飞雄在看守所里被关了八个月。在这八个月里,广州市公安在全世界面前为中国的司法挣足了面子,为中国共产党挣够了荣誉,为中华民族脸上贴满了金铂!
《江泽民文选》不论被炒作得多红火,我是绝对不会浪费钱去买这种党棍写的东西的,所以,《江选》说了些什么,我并不知道,也无意于知晓。然而,刘路先生把他写的《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一文传给我提意见,就这么个缘故,我才得知原来有下面这样一段话的存在:
我们的朋友郭飞雄(真名杨茂东)先生是一个守法的善良公民,为了这个国家变得更好,不顾自身安危,主动站出来,担当起为他人维权的社会责任,他是优秀的, 他是杰出的,他是了不起的!他已经成为这个国家一息尚存的良心的象征。
我注意到,余王郭事件发生后,相当多的人从所谓人性的视角对余杰王怡提出了严厉指责。当我写作本文时,也有朋友认为我忽略了这个问题是个欠缺。感谢这些朋友对我的写作提出自己的建议!但非常遗憾,这样的建议我不会采纳。
此次余王、郭事件发生后,在海内外激起一场激辩。热衷于参与辩论的声音中,理性建议者有之,和稀泥者有之,大张挞伐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挑拨离间者亦大有人在。卷入此次事件者,按立场划分,与郭飞雄同抱“余王犯错论”者人多且音量大,其余多数持中立立场或保持沉默,站在余王一边发言者人少且声音弱小——即使有,也通常以婉转的方式,基于“余王观念正确,处置恰...
看到凯迪网络上不挂时政信息的公告,心里感到格外沉重。又一个硕果仅存的倾向自由的网站沦陷了——是的,沦陷了,与自由的国土在专制暴力的侵略之下沦陷激起同样的心情,因此也适用同一个词语。这是自从“糊瘟”上台以来沦陷的第几万几千几百几十几家网站,已经无从查考,不仅数量多得无从查考,而且也没有那份心情去查考。这两年来,对关闭网站似乎已经习惯了,麻木了。
竞选人民代表,首先得搞清楚什么是人民。不搞清楚谁是人民,即使当上了代表,代表谁去?
对付侵犯人权的行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这种行为放到阳光底下。今年六四期间,各地不断传出民主人士基本人权受到侵犯的消息,原“民主与自由”网站站长、著名网络人士野渡先生也受到广州市公安的严重骚扰,那么经过情形如何?广州市公安是怎样侵犯野渡先生人权的?还有,野渡先生半年前曾被广州市公安逐出市区,面对这种困境,他和家人是如何对待的?怀着这些问题,我通过网络采访了野渡...
2006年下半年,中国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工作将同时铺开。这是在中国宪法、选举法和地方组织法修订之后,基层两级地方国家权力机关第一次同步换届选举,同时也是自1992年下半年县、乡两级人大代表同步换届选举之后,时隔14年又一次同步换届选举。
站在你们面前的被告王文怡女士在中国属于这样一群人中的一员;他们以真诚、善良、忍耐为信仰,却仅仅因为到自己国家的共产党总部所在地举行了一次和平的集会,就被诬蔑为邪教,社团被勒令解散,而共产党之所以这么做,根本原因在于这个宗教组织的成员太多,有可能会威胁到共产党永远执政的绝对地位。
一边是政治官员访问美国大打经济牌,另一边是高叫要"避免将经济问题政治化",国 外国内,说的做的,完全相反。
布什总统率共和党主政,戈尔和民主党就是反对派。非常明显,反对派不是美国的危害国家安全因素,而是美国能够长期保持繁荣富强的建设性力量。如果布什总统及其领导下的联邦调查局侵入民主党或戈尔先生或任何一位民主党党员的电脑,就是犯罪。当年尼克松总统便是因为派员侵入民主党总部而遭弹劾辞职的。对尼克松的下台,毛泽东怎么也搞不懂,总统给政治上的对立面安装个窃听器,这在中国...
也许,新乡市及辉县市政府对把关闭水泥厂的行动称作邀功请赏会有所异议,他们会说,我们甘愿损失6000余万元的税收?只因为水泥行业污染太重,关闭28家水泥厂属于迫不得已,目的不过是为了保护环境,是为了工厂周边居民的身体健康,是为了消除厂群矛盾,是为了更长远的公共利益。
陕西石油的案子尚未了,汕尾村民的鲜血犹未干,这边,河南新乡辉县市又爆发了政府激怒万人抗议的大案。
在海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中宣部迫不得已作出让步,处罚李大同、卢跃刚,拿赵勇作替死鬼,3月1日恢复冰点。但恢复之日发表了由张海鹏操刀的反驳袁伟时的《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以下简称“《反》文”)一文,想为自己找回面子。然而,这篇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大人亲自执笔写的大作,却到处都是毛病。不仅没找回面子,连里子都掉光了。以我这个非中国近代史...
16日,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著名网络作家赵达功(真名赵世英)先生突然失踪,引起举世关注。17日,恢复自由之身的赵达功先生讲述了自己15到17日的遭遇,我们才知道,赵达功先生因准备去北京办理出国签证,出门后被等候在楼下的两部车辆拦截,以要谈话的理由被带到一个派出所短暂停留后,又被带到位于深圳阪田的一个钓鱼俱乐部宾馆,一直被强行留置到17日中午。
网络被整肃,没有人发声。《南方都市报》被整肃,没有人发声。《新京报》遭整肃,没有人发声……偌大中国,居然任由中宣部里的几堆历史垃圾胡作非为。沉默!沉默!沉寂的空气让人几乎窒息。
记得中国也曾送过熊猫给美国等国家,当初送熊猫给他们时,大陆媒体通常都是在事成之后发个简短消息,从来没有大张旗鼓地炒作过。与以往不同,这次送台湾两只熊猫却弄得惊天动地,打连战登录大陆时起,以CCTV为首的大陆媒体为了向中南海献媚,也为了配合统战,不断地恶炒熊猫这个题材,在长达半年之久的时间内,几只野兽成为中国明星。
从西祠胡同锐思评论上看到网友转帖的2005年12月28日东方早报(田辉)的一则消息,《韩国示威农民被镇压致死卢武铉公开道歉》,联系本月6日在广东汕尾发生的血案,不禁感慨:胡锦涛何不学习卢武弦向国人道歉?
前不久看到消息称,国务院发言人公开承认"医改"失败,随后卫生部部长高强先生出来纠正,说从来没有讲过"医改"失败,我想,他的意思应当是说医改"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上还是成功的"。一个说失败,一个说没有失败,意见截然相反。到底听谁的?本文想讨论讨论这个问题。
昨天写就的《医改成功失败由高强说了算?》一文中,主要表达笔者的三个观点:医改成败应该由公众说才算数,从一个医疗卫生服务受方人员的亲身体验说明医改是失败的,高强应该对这种失败承担责任。限于篇幅,昨天没有论及高强后来对医改争论喊停的问题,今天决定就此议上一议。
这两天从网络上看到,在没有公开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北京当局擅自对高律师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高律师进出自己家门都有便衣警察贴身监控。负责监控高律师的警察们也许还有的认为自己是在“执法”,其实不知道,自己已经沦为犯罪嫌疑人了。
有人不断地告诉我们,中国有8亿农民,素质太低,是实行民主化的最大阻力,现在,太石村的村民们用事实教训了这些论者,中国的农民素质并不低,他们其实比政府的素质高得多。只要给他们兑现民主权利,别担心他们会瞎用。
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上海市知名的持不同政见者李剑虹求职过程中遭到国安阻挠,原准备录用李剑虹女士的一家深圳中学因此临时变卦,致使李剑虹就业不成。这个消息称:
朱成虎在军中供职,是职业军人,职业军人都是国家发工资。朱成虎官至少将,各种特权消费暂且不提,仅只每月薪金应当在3000元左右,远高于工人农民平均水平。朱成虎这些高出于纳税人平均收入水平的待遇哪里来的呢?正规的合法的来源只有一个,这就是国家税收,是由纳税人支付的。
且以君子之心度他人之腹,湖南省的省委、政法委、公安厅、检察院、高等法院,这些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的镇压者是因其自以为比师涛更崇高而行使施罚权力。那么,是否真是如此呢?结论相反。
共有约 4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