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涟漪】自然的赞歌

画与文/杨纪代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去年初,在电视台看了一部希腊片子——月光提琴手:身世坎坷的私生子,颇具音乐天分,住在爱琴海的一个小岛上,看守灯塔的老人,把自己珍藏的琴送给他,并敎了他拉小提琴的基本技法。因他整日与大自然为伍,经常在钟乳石洞里流连忘返,在悬崖峭壁间奔窜探险!那海浪的浅拍重击、海风的穿梭呼啸、海鸟的哀鸣泣诉、泉水的叮咚滴落……这一切自然的律动、大地的脉搏,都给他易感的心带来了启发与智慧,于是“自然”成了他的教授,“天籁”成了他的导师,慢慢的他有了自己独特的表达技巧与不同的乐曲诠释,清新脱俗、不染尘埃……

人是自然的产物,唯有在自然面前,人方能显现真性情,脱去世故的面具;也唯有在自然界中,方能领略那万物和谐共存、自在自得的佳趣。那长天的宁静、浮云的悠闲、烟岚的舒展、微风的自在……等等自然现象,亘古如斯,恒常不变!其实从自然的观照中,我们可以脱却因情引发的种种矛盾困惑,因情而生的兴衰悲喜的轮回,同付自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就是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所揭示的道理。古时的诗词吟咏、曲赋抒发,全是对自然的赞颂、对自然的讴歌。

要知道,人因有“情”在,所以凡有人群处,总涉名利、总有争夺,为之形神劳瘁、烦恼无穷,一刻也不得安宁!午夜梦回,心灵深处总不自觉的想找寻一个淡泊逍遥的福田净土!偶然之间,当排除所有的得失缠绕、摆脱一切俗务纠葛,置身于大自然之中,远离人世的一切扰攘,那时才会恍然醒悟:只有在大自然中,“世情”才能“淡”;只有面对那悠闲自在的万千景物,“世情”才能“淡”!

多与自然接触,多与自然为伍,久之,大自然怡情养性的作用,就能使内心自然宁静。无形之中,就能使人与天地契合而活得适性悠闲。因为大自然包容一切,也涵盖一切,连人都无所遁形于天地之间的!何不放弃那多余的妄念、机心,自由自在的徜徉其中,脱却名缰利锁,到大自然中寻求安慰、医治创伤呢?

我觉得真正的艺术家是贴近自然的,与自然契合而成就其名作,所谓“师法自然”,故多有放歌林间、归隐自然者。而其创作,多半自娱娱人,随兴送与真心欣赏的人,是不用金钱来衡量或换取的。但凡一入红尘俗世,人间的纷扰、名利的涉及,反而使他的先天灵性消失殆尽,如此创作出来的作品,就失了那份自然洁净、清空飘渺的韵味儿了!

由此也能领略到“浑然天成”、“天造地设”、“天地造化”……等等这类成语的真正涵义,在于世间的万事万物全都是老天一手掌控、缜密安排的。在祂面前,人们唯有谦卑面对、敬畏赞歌的份儿,有道理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那物质不丰厚的古代,人们道德水准高,自我约束力强,思想单纯,胸襟开阔,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一旦成为知己,则义重情深,纵使中途分离,因着山川阻隔,往来不易而造成了连系困难,再难聚首,但美好的短暂相聚时光,永留心底,那股温馨的回忆、坚定的情谊,总是隽永而绵长:那伯牙为钟子期碎琴,只因知音难觅;甚者为一句承诺,可以牺牲性命,肝胆相照。
  •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自己懂得欣赏美好的事物,留意美好的周遭,感受美好的触动。很小就惊异于事事物物都存在着左右对称的美,是这样的不偏不倚;从少不更事就观察到自然界中循环往复的规律,是如此的和谐与公正。心中认定冥冥中一定有个至高无上者在默默的控制着所有,均衡着一切!只是谁也没见着,谁也说不清,更没人会给你正确的答案,那就不花脑筋去穷究啦!
  • 总在这条巷弄中,总在这固定的时刻,我会与她俩不期而遇:那轮椅上,佝偻的身躯裹在厚重的冬衣里,低垂的头颅,只在毛线帽与口罩的缝隙中露出一双茫然无助的眼神。推者是个肤色稍黑的年轻外佣,稳健的步伐,急切的面庞,只想早一步到小公园里,与和她同样际遇的同胞相见闲聊。只一转眼就将我这个每日碰面、不良于行的“老友”抛下,在辘辘的车轮转动声里,出了巷口,横过马路……
  • 常怀念幼时短暂的农家生活,按着季节在循环往复中,不停的变换着不同的生活方式:春耕、夏耘、秋收、冬藏。而印象中固定不变的是那皎洁的月光、闪亮的夜晚;银盘似的满月、玉钩样的弦月。望着那一轮明月,将自己化身为嫦娥,浮想连翩。
  • “奶奶!我们四个人今天早上到山上看爷爷了,妈妈敎我用两个十元铜板问卜,爷爷说他很想念你耶!”孙女的小脑袋一点一顿真诚的诉说着。“对呀!你怎么不去看他呢?”孙子在一旁同声附和。长媳望着她俩笑开了!
  •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 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我的父亲已经老得 像一个影子
  • 刚开始,经常是在半路上,新一就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口水都会流出来。慢慢等他大一点,他会拉着我的手,自己走几步。再大起来,他就喊着广告词,变换着起步、正步、踏步,有力地甩着胳膊,走在我的前面。 我们欣赏龙山路华灯初上的夜景,路人也欣赏着我们这一对母子。
  • 朔风吹。1968年底,一辆“跃进”卡车把我们一批知青载到了南汇东海农场老九队的海边。 中港一带的护塘东堤脚泥滩上,已经扎起了两排芦席为墙,稻草复顶的草棚,一排十间, 每间五张上下铺的双人铁床,住八个人,另一空床,上铺堆放箱子行李,下铺放些面盆之类。
  • 儿时就经常老人们念叨: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时光已到了三九,北方的冬天也到了最冷的季节。儿时的记忆里这季节是滴水成冰,是我和小伙伴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到冰湖上快乐的去滑冰的季节。而现在的天气却出奇的暖和,反常的令人惊奇、咋舌。
  • 我的妈妈有10个兄姐,她是老幺,从小备受外婆与姐姐(4个姐姐)的疼爱。她的个性跟其他老太太不同,她本性是机灵古怪的,喜爱捉弄别人的小朋友,她最喜欢kitty猫,喜欢狗狗小动物。她早年从事美发业,可能是因为这样的熏陶,所以她对美感有着特殊的见解,服装打扮都走一点可爱风,又不失体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