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世為僧 難逃情劫

飛明

前日晚上,我再次穿越輪迴時空,回到千年前的那一世,看到我和妻子的恩恩怨怨。(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795
【字號】    
   標籤: tags:

我和妻子不是一個省分的人,在我落魄之時和她相識,後來她衝破層層阻礙,我們才結為夫妻,期間受了很多苦。我心裡一直覺得欠她很多,妻子對我依賴性特強,若一天見不到我便會心神不寧,坐立難安。7.20以後(1999年7月20日中共當局正式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我們有幸走進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這個夫妻之情就成了嚴重障礙。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修煉初期師父曾經幫我打開一些前世記憶,妻子因而常常對我說:「我前世到底跟你是什麼樣的因緣關係?你不能看看?」我跟她講這事是不可以強求的,一切都得用法來衡量,師父自有安排。我們每天學法嚴守心性,狀態還是時好時壞,就是不能從根本上去此執著,我也感到困惑。前日晚上,我再次穿越輪迴時空,回到千年前的那一世,看到我和妻子的恩恩怨怨。

我自下山雲遊數年後回到永華寺,師父已經圓寂了,這樣我被眾僧推為住持。不久便在寺中設壇講經宣揚佛法,那時我還不到三十歲,俗人戲稱我為「小方丈」。隨著影響擴大,廟裡香火逐漸旺盛起來,香客信士盤經問道者絡繹不絕。某日一李姓大戶途經此地,帶著眷屬順便到廟裡敬佛,茶敘時知道他一家幾代信奉佛法,樂善好施,因聽我在佛法上有些修為,故而前來一見,順便再給僧眾一些供養。隨行跟著他的女兒,十六七歲的樣子,容貌端莊,見到我寫的一些偈語拿在手中看了很久,不時地問一些好奇的事情,我都謙卑的一一作答。不長時間他們便要趕路,送別時發現李小姐眼光一刻都不曾離開我的身上,那種眼神是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我猛然一震,有些心猿意馬,心說不好:我自小修行至今,自謂定力不淺,怎麼在女色面前還如此不濟?此後多日打坐不能入定,妄念橫生,慢慢經過很長時間才降伏這個心魔,自此在佛法修行上不敢有絲毫懈怠了。

一年後,山下有人匆匆送來一封書信,原來是李員外寫的,打開一看我冷汗直冒,忙誦念佛號。信中說他女兒自回去後,沒多久就臥病在床怎麼也醫治不好,找不著病根,小姐不說家人束手無策。後來才隱約知道是因對我相思成疾,考慮我是佛門中人,這不是鬧天大的笑話嗎?無奈女兒身體越來越糟,只有請我以慈悲為懷下山前去府上看看。

救人要緊我忙收拾收拾隨來人下山,數日後到達李府。李員外正心急如焚,見我到來喜出望外,逕直引往內室。早有人報告小姐,員外在屋外就叫:「女兒,你看誰來了」。小姐慢慢從床上坐起,臉上泛出紅光,輕輕問我:「高僧,你都知道了?」說話有些吃力,人顯得很虛弱。

我忙施禮示意她不要亂動,然後我宣講佛法,要她看破男女情關,她似聽非聽,一會問我:「高僧,你我此生斷無可能嗎?」

我一立掌:「是,斷無可能!」

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流了下來,良久指著桌子上一包裹說:「今日一見後不知何時再能相逢,我就送你一束絲絹權當供養,還請高僧收下。」 這……她的樣子使我不忍再拒絕:「那貧僧就收下了,謝女施主,貧僧就此告辭,還望女施主安心養歇,多誦佛經,身體早日恢復。」

見她陷入沉默,我便轉身向外屋走,「高僧且慢走」,小姐在身後叫我。

我扭轉身:「女施主還有什麼事嗎?」

她露出奇異的眼神:「若你今生修煉不成呢?」

「如我此生修不成,來世我還繼續為僧。」我答道。

「既然如此,就以此絹為信物,來生我再去廟裡尋你。」說罷小姐便扭過身去。

回到寺中兩年後,聽說李小姐在我走後不久就鬱鬱而終了,此事攪擾我一生,果然在那一世沒有修成。

轉眼到了下一世,我真的轉世又成了和尚,後來在永華寺落單繼續為住持。一晃幾年到了中秋,第二天是香會,晚上我打坐入定時忽然眼前一片空明,出現宿命通功能,知道我乃是前任方丈轉世和將要發生的事,出定後長歎道:定數!定數啊!到了次日人山人海,午時聽到寺門外傳來喧嘩,我心裡一動:來了,終於來了!少時,知客僧引領一官員模樣的人進入大殿,禮佛完畢在客房請我前去相敘。

那官員一見我上下打量,不住地點頭:「果真如此,果真如此」。

我雙手合十:「請問大人自何而來?所為何事?」

那人回過神來答道:「我自長安而來,為我女兒事來貴寺找人。」 找人?長安離永華寺數百里,怎會有她要找的人?知客僧很奇怪。

「是這樣的……」那人解釋說:「我有一個女兒,是我們夫妻的掌上明珠,很快到了婚嫁年齡,說了很多子弟她都看下上眼,有一天夢見她的夫婿是佛門中人,乃前世所約,具體現在在哪個寺院,長得什麼樣,還有信物為證,說得一清二楚。我們也信奉佛法,雖將信將疑,我還是先來打聽打聽,沒想到果真跟小女說的一模一樣。」旁邊師兄聽不下去了,怒斥道:「一派胡言,我家方丈乃得道高僧,怎會似你所說?」

我一擺手:示意他不要說了。然後去庫房打開前任方丈所遺留的木箱,拿出那個塵封已久的包裹,感慨萬千。稍後回到前庭,放在桌子上對那官員說:「這就是你女兒所說的信物,此乃師祖遺物。」這時寺中僧人越聚越多,有的擠在屋裡,站不下就擠在窗戶邊,大家屏住呼吸,好奇地注視著這裡發生的一切。「那就打開看看。」那人說道。大家紛紛把目光轉向我。

「好吧」。我輕輕解開包裹,果然是一束白色的絹布,眾人嘖嘖稱奇。突然那絹布發出淡淡光芒,僧眾齊頌佛號頂禮膜拜。過了很長時間,大家才驚醒過來,那官員對我說:「如此都是事實,還請高僧赴約,隨我上路入府擇日和小女完婚,我家女兒配你正可謂是郎才女貌。」

剎時場面靜了下來,大家都顯得非常緊張。我思緒片刻整理整理僧衣端坐蒲團之上,手捻佛珠長唸一聲佛號,愴然淚下:「既是前世業債,累我兩世不能解脫,就此了斷,他年再得正法吧!」說罷便自行坐化了。

這就是我和妻子的因緣關係,經過千年輪迴,這一世我們都生於貧窮之家,於茫茫塵世中再續前緣,雖遠隔千里最終還是走到一起,並緣歸大法,成為大法弟子。回想數世為僧皆不成功,是因為釋教佛法的層次侷限,才不能解決修煉人根本的問題呀!而法輪大法是這宇宙的根本大法,自然能圓容一切,善解一切。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在法理上明白後,這個情關我們很快就過去了。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是有元神的,普通人的元神都在輪迴之中。然而許多被無神論洗腦後的中國人卻不相信,認為人死如燈滅。其實現在許多科學家不僅相信人有元神,而且還在著手研究輪迴轉世等相關的現象。我現在就跟大家分享一則清代古籍《夜譚隨錄》中記載的真實的輪迴事件。
  • 有一世轉生在中國時,是隋唐年間。皇宮裡有長、幼兩位公主,總是為父皇更寵愛誰而爭吵。
  • 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專門寫了一篇文章,用來說明「輪迴轉世」的真實不虛。
  • 日前,四川張姓村民家餵養的一頭母豬下了13隻小豬,其中一隻前腳長著5個指頭,就像人的雙手......
  • (shown)楊某夢到一個穿著黑衣的人告訴他:「我是張元家的驢,前世向你借用三百錢不還,現在應當補償你;你昨天騎著我走了二百八十里,望你再騎我二十里,我欠你的債就可以還清了。」
  • (大紀元記者于林編譯報導)無論信或不信,歷史上人類靈魂不滅、輪迴轉生的故事在世界各地時有所聞。美國路易西安納州的一對夫妻布魯斯及安竺雅.賴寧哲(Bruce and Andrea Leininger)根據其兒子的經歷出版了一本名為《靈魂存續者:一位二次大戰戰鬥機飛行員的前世今生》(Soul Survivor: The Reincarnation of A World War II Fighter Pilot)的書。該書描述他們幾年來一步步確認自己的獨子詹姆斯‧賴寧哲(James Leininger),是由一位在二戰中殉職的美軍飛行員投胎轉世的過程。 新書出版後引起了許多媒體的注意,賴寧哲還被邀請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接受最知名的訪談節目主持賴利金(Larry King)的訪問。
  • (shown)這家主人說,沒什麼事呀!就是家裡的老母豬下了7個小豬崽兒,3公4母。拉車的農民一聽,全明白了——昨晚的3男4女趕著投胎來了。
  • (shown)當時他姥姥70多歲,突然死了。出殯時又活過來了。她說一個小鬼來抓她走。她不走,就打她,把她五花大綁......
  • (shown)我悟到我今生為什麼吃素而不喜歡吃肉,可能是因為前生修練戒葷的緣故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