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答疑 ——三位法輪功修煉者自述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5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韋拓採訪報導)法輪功究竟是甚麼?這是今生有緣與大法同世的人應該搞明白的。在大法師尊李洪志先生60華誕的喜慶日子裏,《新紀元週刊》記者隨機採訪了三位法輪功學員,以他們平凡而又奇異的親身經歷饋饗讀者。

我受師父湧泉之恩

我叫趙偉玉,原來是遼寧省遼陽市一個國營大廠的人事勞資幹部。我堅持做人原則,不搞邪門歪道,一直被單位群眾評為先進,在當地也小有名氣。但也因為耿直,不能與某領導的不法要求合拍,就被排擠欺負,並被不斷增加工作,最後加到我一人做7項工作。因為工作緊張、強度太大,我經常心區放射性疼痛,並多次在辦公室暈倒。

1991年的一天,我再次昏倒,被送到醫院搶救,單位大批同事、領導都陸續來看望,但我這次昏迷了21天,甚麼也不知道。看我毫無生氣,身上插滿管子,人人都認為活不過來了。我也真是在鬼門關前徘徊,差一步就踏了進去。

活過來後,我又回單位上班,但最終因為看不慣某領導的做法,竟被其威脅強行調走,我太累了,做好人怎麼這麼難!一氣之下辦了退休。

我丈夫是西醫大夫,祖上又是中醫,但也沒能治了我的病。最後病情惡化到我隨時可能犯病,到哪兒身上必帶「速效救心丸」,以防不測。以前我不信氣功,別人也介紹過,但我從來聽不進去。即便身患重病,也沒有想過氣功和自己有甚麼關係。

直到1994年的一天,兒子從北京帶回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在家養病沒事,就隨便翻開看看,一看可就放不下了,一口氣讀完。我想,作者絕不是一般人,知識如此廣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人類歷史、社會、各個學科,科學家都沒法比,他們只知道自己學科,而李老師卻無所不知,而且講的不是一般科學知識,是從來沒有人講過的法理。這樣,我一有空就拿出來看,越看越離不開。

說來神奇,讀過書不久,隨時威脅我生命的心臟病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哪去了不知道,心絞痛、氣喘、胸悶、渾身無力……數不清的難受一個也沒有了。醫院檢查也一切正常。我激動萬分,不知怎樣來形容心情。當一個不知哪天就會永遠倒下的我,扔下救心丸,一身輕鬆,再次走上街頭、公園、商店,願意上哪就上哪的時候,朋友,你能體會那種美妙滋味嗎?

從那以後,我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好」,我們地區幾乎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見證了我差點死掉、現在被大法徹底救活的事實。是師父和大法給了我新生,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訴大家大法能救人的真相。為了報師父救命之大恩,經過家裏商量,我把原來準備給兒子結婚用的房子拿出來做學法點,房子也根本不上鎖,學員隨時隨地來煉功學法,附近農村的大法弟子也常來。

我呢,後來隨家裏來到海外。我今年71歲了,還像個小夥子,騎著自行車到處跑,繼續我的傳播真相的幸福生活。

為尋真理而生

我叫鄭志,今年39歲。趙偉玉是我母親。我媽媽歷盡磨難,起死回生,我卻不是。我和父親一樣,也是個醫生。

我家的生活條件很好,但我從小到大,看到了中國社會的不好,當時沒有想到它的根子在哪裏。只是覺得到處貪官污吏,社會道德敗壞,生活很沒有意思。

80年代我還小,但總有一個問題解不開:人為甚麼活著?來到世上幾十年就走了,說是走了,但是去哪兒了?真的就這樣一燒一埋死了嗎?人類千萬年,就這麼來了,走了,一撥又一撥,這有甚麼意義?如果就是那樣,真的太沒意思了!

你看那個暴發戶,正得意,沒兩天死了;你看那個老幹部,戰爭年代挨了槍子兒沒死;和平了,倒讓人鬥死了!生命太沒意思了。而且哪個人躲得開生老病死?尤其我在醫院工作,見得多了——站著進來,躺著出去。我甚至想,有甚麼樣的知識、文化能告訴我答案,我付出生命都可以。

我冥思苦想,不得要領,向書本找答案,沒有,甚至去找算命先生講,結果還是無解。我真的不甘心。

80年代到90年代,各種氣功都在開班。1994年我22歲,有人向我推薦法輪功,不知為甚麼,我一聽就喜歡,隱約覺得解開我疑問的答案就是法輪功!可朋友說,師父在北京辦班呢。我根本沒遲疑,起票就上了北京。

到了北京一打聽,不巧,當時師父在外地。人家告訴我說,人民大學那裏有書賣。我又趕到人大的書攤。我跟攤主說「請一套法輪功的書」,攤主告訴我還有磁帶和師父法像,我喜出望外,馬上都請了一套。可最後一算錢,請完只剩下5角錢了。我就跟他商量,能不能明天我多帶點錢再來。他說,不好說明天有沒有啊,資料要的人很多,我不敢保證。當時我一咬牙:好,我要了!心說,我就是走著回去也可以。我家有個親戚住在西南三環,離人大不算近。

我把師父法像和書、磁帶抱在胸前,拔腳往回走。不知怎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出來,一路走,一路流。

回到家,打開書,看著師父慈悲的面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放聲大哭起來,那個感覺就像小時候,在幼稚園焦急的等待父母來接,左等不來,右等不來,突然一下看到了父母站在眼前!

「朝聞道,夕可死。」師父在經書裏形容的,人得遇大法的心情,我終於體會到了。

用「神奇」形容法輪功,太低

我叫毛鳳英,老家在甘肅武威。我從小身體很棒,跑得快,耐久力強,上小學、中學體育比賽總拿獎。我學習也好,文革後第一年恢復高考時,以全市第二的成績考上省中醫學校,當時廣播裏都播了消息,把我高興壞了。

誰知還沒合上嘴,調檔的幹部就來說,把你換到省衛生學校了(將來當護士,中醫學校畢業當醫生),和宣傳部長的兒子掉個個兒。理由是,他兒子是男孩,不合適當護士。

我這個哭啊,哭了一個月,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我家幹不過當官的,最後氣得我都不想去上了。

誰知打擊還在後邊。忍著去上了學,不知是不是氣的,中醫說「怒傷肝」,1978年快過年那一陣,就覺得腹痛腹脹、渾身沒勁,口乾得沒有口水,一睡覺就盜汗,身上、枕頭、被子跟過了水似的。去醫院一檢查:肝硬化!而且是最難治的——丙型慢性活動性肝硬化,一年會比一年重。

真好似晴天霹靂!我才20歲!人生剛進入如花似玉的少女季節。我這次就不是哭一個月了,天天哭,月月哭。家裏也急了,帶我到處求醫,省、市跑遍了,最後千里迢迢到北京各大醫院看,一直找到當年皇上御醫的後代、現在給「中央領導」看病的大夫,據說是當今十大名醫之一、著名肝病專家。滿懷希望讓這位一週只看20人的頂級御醫看了,結果還是:沒治。

人在每天被病痛折磨和生命絕望的雙重打擊下,就像即將沉沒的帆船,見到一塊礁石也要靠上去。我到處求偏方,找隱士遊醫,進廟求神拜佛,大佛像下面放大錢,小佛像下放小錢,在不知哪天就要告別人生的痛苦心情中捱日子。

1996年的一天,我去例行化驗,看著單子上嚇人的指標,我哭著找到主治醫問:「我還能活半年嗎?」醫生安慰我說:別這樣想,能活一年。您想想,這是安慰嗎?比判決兩年死刑緩期還少一半!我一路哭著回家,徹底崩潰了!

古人說:山重水複疑無路。就在我感到天昏地暗的時候,1996年7月21日,一位鄰居來我家串門,對我說:你要不要試試法輪功?很神的。這樣,我第二天一早就和她去了煉功點學煉。

回家我就看《轉法輪》。一看,不得了,這書說的怎麼這麼好!不僅說了人的病是怎麼來的,還讓我明白了人生是怎麼回事。我立刻下決心照書裏說的修煉。沒想到這一念一出,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

讀著書,口中久違了的津液滲了出來,一直不斷,還絲絲甘甜!脹痛不斷的腹部不疼了!晚上睡覺渾身發熱,但竟沒有汗水!這一切讓我非常震驚!一本看著普普通通的書竟有這麼超凡的力量!

兩天之內,纏魔了我18年的丙肝重症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兩天!師父讓我親身體會了甚麼叫「柳暗花明又一村」。

這之前,我被頑疾折磨的已經沒了人樣,不要說走,在地上多站一會,雙腿就篩糠一樣的顫抖。當我一週後渾身清爽的走進醫院,找到一週前告訴我只能活一年的大夫,喜滋滋的告訴他「我好了」!那時,他愣愣的看著我,以為我神經受刺激了,沒敢說話,扭頭出了門。當我舉著化驗單,再次找到他時,他盯著單子上所有顯示均為正常的數據結論,又盯著我看了好幾秒,這回是他受到了很大刺激——對於一個只相信醫學常規,從沒遇到過這種事例的醫生來說,這簡直難以置信,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極限!

過了一個月,醫院開具了健康證明。為了朋友不被嚇到,我就說煉功一個月好的。其實,負責任的說,真的只是兩天。

好事接踵而來。沒幾個月,我順利通過了出國體檢,赴美國與丈夫團聚。這是幾個月前我做夢都不敢想的:因為我的重病,他出國我根本無法同行。臨行前整理行裝,看著半年前花幾千元買來、磨成粉狀的名貴藥材藏紅花、龜板、鱉甲,我感慨萬千:不修不知道,活了30多年,回頭一看,正像師父講法時說的,常人一生,「沒有三天好日子過」。然而,一旦走入大法,一切都將改變!

得了肝病後,腦子中再沒敢想過另要孩子。女兒開始也和我一樣身體糟糕。修煉後來到美國,第二年就得了個身體健康的兒子。您說我的福分有多大!

我從心底感謝《轉法輪》這本天書,我也非常相信師父在書中說的每一句話。那時我沒見師面,只是讀了這本書,就獲得了新生,用人類的「神奇」二字真的太低了。我搜腸刮肚也找不到一個詞來形容這是一部多麼了不起的大法!

就因為我信,打坐時,眼前常出現正轉反轉的彩色法輪,週身包容在強大的能量場中;一入定,就進入師父說的手、腳、身子、腦殼都沒了,只剩一念在這裏煉功的無比美妙境界。過去我一直怕冷、陰氣很重,現在身體就像個火爐,胳膊碰到牆,牆都熱呼呼的,手放到桌上,桌子下面的腿都能感到熱量。

師父還給了我其他功能。比如,我能看到別的學員身上卯酉周天的金色能量流的循環;我也感受到了和植物溝通的樂趣。一天,我坐在草地上,心裏想,小草啊,你能聽懂我說話嗎?你們會疼痛嗎?到了晚上,躺在床上,分明聽到小草用我們人的語言說,能聽懂啊,人捏我們,我們會疼的……

沒看過《轉法輪》的人可能覺得我說的玄,看過你就知道了,我說的這些,還不夠師父給的九牛一毛!我想,如果你愛惜自己的命,就不要相信任何別有用心詆譭法輪功的說教,特別是那個長於說教的黨。如果我信了它的異端邪說,而沒信我鄰居的善意推薦,我現在可能早就死了,如何得到這曠世奇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她給自己取了一個英文名字叫祖兒(Joy),就是快樂的意思。但祖兒快樂的時候不多,因為患有抑鬱症,影響休息,也影響了身體健康,直到她開始修煉法輪功。
  • (大紀元記者謝正華綜合報導)據明慧網報導,吉林市龍潭區曾被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李世剛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早上六點多鐘,被非法闖入家中的龍潭區龍華派出所警察綁架,搶走電腦主機、硬盤、手機等財物。當天,七點左右警察又非法闖到李世剛岳母家,以查戶口為由騙開了門,非法闖入屋內又翻東西又照相,兩個孩子(一個三歲,一個十五個月)遭到嚴重驚嚇,導致發燒。
  • (大紀元記者李樂報導)5月16日中午,遼寧省瀋陽市瀋陽空軍於洪部隊飛機場職工湯惠雲和丈夫,被單位以協商辭職為由騙回機場。隨即湯惠雲就被機場副政委李勝禹和中共610辦(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人非法綁架到遼寧省司法局法制學校洗腦班進行迫害。至今她已絕食四天。同時被綁架的還有職工嵇耀傑。
  • (大紀元記者孫萍加拿大蒙特利爾採訪報導)他叫傑羅姆‧奧德(Gerome Audet),在當地一家法文報紙做專職銷售員。對東方文化的憧憬,尤其是對中國佛、道修煉文化的嚮往,使他在一個看似偶然的巧遇裡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 記得2008年去北京開會,各個地區的負責人匯報完自己所在城市的工作情況後,總部負責人之一的李總(化名)便開始做年終的總結。本來由於旅途疲憊,第二天又緊急開會,已經非常辛苦,可剛到座位上,老總的話卻讓我頓時感到精神振奮。
  • 【大紀元2011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漫雪北卡報導)為慶祝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傳世19週年、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60華誕,5月14日週末,北卡三角區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超市、杜克大學花園向民眾推廣介紹法輪功。
  • 採訪者的話:在我周圍,有很多學術界、科技界的專家、哲學博士,碩士、教授都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雖然走進修煉的緣由不盡相同,但是,他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都很大。而且,他們都經歷了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卻依然堅持修煉,對法輪功的信念毫無動搖。是甚麼力量使他們在巨大壓力和困難面前能夠堅守信念?法輪功到底怎麼樣,能讓這些有思想、有頭腦的學者專家堅信不疑?帶著這些疑問,我採訪了幾位哲學博士、教授和專家,希望通過他們的修煉經歷和心路歷程,解開世人的迷惑,了解法輪功真相。
  • (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法輪功在中國曾經在7年內吸引上億人修煉。中共1999年開始對法輪功全面污蔑宣傳及鎮壓後,法輪功學員已經持續12年以和平的方式向世人講真相。法輪功學員需要以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在社會及家庭中都體現出這一理念。
  • (大紀元記者卓靜採訪報導)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美國大底特律地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們,聚集在美加邊境的底特律河畔,慶祝即將到來的第十二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六十華誕。五月的密西根州,難得有這樣的好天氣,藍天白雲下,「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橫幅被五彩旌旗簇擁著,中西方法輪功學員們以集體煉功的方式來慶祝這個節日。
  • 今年5月13日是第12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60歲華誕,全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舉辦各種活動慶賀,同時向世人展示法輪功的美好和被中共迫害的真相。5月14日星期六,來自休斯頓、達拉斯、奧斯丁的德州法輪功學員,在休斯頓的荷曼公園的湖畔舉行集體煉功。之後,由德州法輪功學員組成的「天國樂團」,演奏了《法輪大法好》、《法鼓法號震十方》、《法正乾坤》、《送寶》等樂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