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與人體生命之正見(三十七)

如果將世界的奧秘比作月亮的話,那前人的結論和定律只能算作那根並非必須的手指了。(攝影: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其實,這正是我們接下來想要強調的:科學道路不只一條。廣義的科學是指人類認識世界並藉以指導改造世界的道路。從本章前面三小節和本小節開頭的論述,已經可以看到當前西方實證科學的巨大侷限和缺陷,它根本不能代表被這個廣義的定義所涵蓋的一切道路和方法。其實中國古代科學走的就是另外的認識世界的道路,而且是從一個更加完善的基點發展起來的,這一點在下一小節還會具體涉及。199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威廉•丹尼爾•菲利普斯教授在2010年北京大學舉辦的「信仰、哲學與科學」國際會議上發表演講時也談道:「科學絕對不是唯一的一扇探索世界的窗戶。」

真正的大科學家往往倡導「Think outside the box」(跳出思維框框來思考)。對於科研人士,前人的科學研究中,對我們更有借鑑意義的應該是他們的研究方法、指導思想,包括其求真求是的精神,而不是具體的發現和定義、定律、定理。不要人為用框框來侷限自己。舊有的理論,到頭來難免被後人超越、突破或昇華,固守無益,科學精神和指導思想才是更關鍵的,應該保持開放的頭腦,堅持科學的求是精神,這才是正確的路。

佛教中有一個成語「執指為月」,表達出了這樣的一層意思:手指可以指出月亮的位置,但手指不是月亮,看月亮也不一定非得通過手指。不要買櫝還珠式的只見手指,不見月亮。如果將世界的奧秘比作月亮的話,那前人的結論和定律只能算作那根並非必須的手指了。

多方面的事實已經提醒我們:坐井觀天、短視近視、眼見為實都是要不得的,真正科學的認識世界,需要開放的頭腦,是需要鼓勵「靈性」的。那麼對於現代西方科學整體而言,有哪些具體的方面需要我們去開放一下思維呢?

首先,現代西方科學往往重視可重複性和實證性,這其實就是一個很侷限人的井口。客觀世界裏面有許多現象是不可實證也不可重複的,但是它們的確都是客觀存在的。比如我們某時某刻腦海中想了一個念頭,這個念頭也許在一生中只這麼想過一次。那麼這個念頭已經不可重複了,而現代實證科學是完全無法去實證它的。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人的直覺的事物,精神世界的事物,本身是很正確的,但是現代科學對於它們是無能為力的,也無法在實證科學給自己設定的框框內部得到很好的界定。前文所講到的精神和道德領域的一些規律,都是現代實證科學所鞭長莫及的。另外,一些關於另外時空的事物,和一些所謂的超自然現象,實證科學更加沒有發言權。那麼如果僅僅因科學本身無法去實證這些事物,就無視或者批判這些實實在在存在的事物,而不是去反省如何改善我們這個還不完備的科學的工具,就是很不明智的了。

另一方面,科學賴以建立的基礎──各種公理,也顯示了科學的侷限性。當然,在公理被保證正確之後,科學的嚴密邏輯推導往往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公理本身的提出卻往往建立在感覺之上、直覺之上的,本質上也是相對的,無法實證的,用科學標準來衡量也是不「嚴謹」的。一旦打破了公理,也就打破了該公理基礎上的那些科學定理、原理的可靠性。其實,違背了公理這也沒甚麼大不了的,以幾何學為例,打破了歐幾里德幾何的公理,仍然有非歐幾何學,也是科學,不是偽科學,只是它更廣泛了,可以適用於那些公理之外的場合。

實證性和可重複性,以及實證科學的基礎──各種公理,都顯示了實證科學有限的適用範圍。在實證科學有效的範圍內,我們遵從它,但是當我們面對的事物超出了這個範圍的時候,當前根本無法實證的時候,我們也應該真正客觀看待,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保持開放的心胸,用「科學」精神去具體分析,而不是因其無法實證、重複或者違背了我們當前心目中的公理,就將其一棒打倒。(待續)

--摘編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