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北國白極限

作者:糖果貓貓

芬蘭的美好,永遠不止在看,而在於探索和體驗。(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冷和恐懼占據了我所有的知覺,我知道自己在抖。我的心跳也在劇烈加快,在冰川湖裡,除了混沌的顏色,什麼都看不見;同時也很害怕,會看到些什麼。那種感覺只有寂寞,比死更冷漠。」

第一部分:在芬蘭,你要知道的事

〈芬蘭冬季冒險地圖〉

其實,我一直以為,芬蘭有北極熊。直至,跟隨Polar night magic 極夜探險隊,從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出發,一路向北狩尋北極光,進入拉普蘭(Lapland)地區,經過童話般的聖誕村,到達芬蘭最北部的北極圈,才發現這裡只有哈士奇、馴鹿和沉睡的棕熊。

從地圖上看,上半部分是極夜探險隊探險的主要地方,途經十八個站、跨越不同城市。我們由淺至深,從戶外知識、技能學習,到挑戰極限運動,面對真正的荒野生存,並體驗當地薩米族人原始、純樸的生活,感受魔幻的極夜。冬季雖然寒冷,氣溫在零下二十至四十度之間,但這不妨礙冒險者蠢蠢欲動的心。熱愛戶外文化的探險者,都會來到位於芬蘭北部的拉普蘭,挑戰各種極限運動。這裡有遼闊的冰川、連綿的雪山、暗湧的冰瀑布,迷宮一樣的魔幻森林和等待發掘的國家自然公園。極夜來臨的時候,太陽不再升起,但其實也不是完全地進入黑暗。取而代之的是火狐起舞與星河泛起的漣漪,伴隨霞月映照在白雪上,照亮了沿途堅定的探險者的腳印。

再回首,我的一百日極夜冒險旅程,都只是淺嘗了皮毛。芬蘭的美好,永遠不止在看,而在於探索和體驗。

第二部分:百日極地極限探險

〈消失了的道路:Fat Bike亂闖〉

整個旅途最讓我感到遺憾的,應該是fat bike挑戰。眼看著隊員在前面一個個地倒下去,連我自己也陷入了雪坑裡。在厚雪挑戰fat bike,本身就是個錯誤的決定。連經驗豐富的領隊Pasi都連說了幾次:「So stupid!」想像中,穿插在森林的破風騎士形象,一次都沒出現過。為了靈活和便於排汗,Pasi建議我們只穿一件內衣、一件抓絨和一件衝鋒衣,但怎麼湊合,這些都是不足對抗零下二十度的裝備。

Fat bike雪地單車,有一對肥大的輪胎,和比山地車更為結實的支架。很多人以為fat bike是雪地代步的鐵馬,但其實在荒野fat bike更像一隻「鐵豬」,常常賴在原地不走,舉步難移。Fat bike就像登山車,是用來騎行崎嶇的山路,不是用來爬山的;而雪地車,只適合騎行在平而光滑的雪道,而不是陷入暴雪過後的冰川。

早就覺悟即使再艱巨的探險旅程,拍攝任務是不會因為惡劣的天氣而停止,因為我們的探險任務,就是要發掘不一樣的芬蘭,並真實地呈現給大家看!但連日來的暴雪,使道路覆蓋著比膝蓋還高的厚雪。原計畫騎行的雪道消失了。我們就知道,接下來冒險隊將要拖著這頭鐵豬,闖入冰川自然保護區,荒謬至極地挑戰極限。

第一日,6K的路程設在Pasi位於拉普蘭西北部海塔(Hetta)的哈士奇牧場附近。我們經過狗棚,經過雪地摩托車道和一座木橋,路面雖然不是最佳的平滑雪道,但至少還能騎行一段距離未至於完全失控,是初學fat bike的最佳訓練場。穿梭在牧場,我們認為是相對容易的。

第二日,從海塔順著冰川湖出發,往營地方向騎行。風韌像刀刮,身體自然往內縮,把圍脖扯到鼻子以上,未被覆蓋的皮膚隱約感到刺疼。在消失了的道路上由Pasi帶隊,全憑指南針指引方向,Sophie和我跟在後面,緊貼的是三位男冒險成員。才開始不久,隊形就東歪西倒,像在比賽誰先被困在雪坑裡。偶然得意騎了幾米,又連人帶車撲倒在凹凸不平的雪地上,爬起來一點也不容易,只能半推半騎地向前行。

一直到手套開始結冰霜,車把再也無法握緊,路程才熬過了三分之一。極夜已經迫不及待帶著黑暗來襲,我察覺到自己和其他隊員的距離越來越遠,遠遠落後了。我意識到自己和其他隊員失散了。暴雪層雲追壓著月亮,月光還是頭一次被完全覆蓋,伸手不見五指。轉眼間,前後不知那個方向撲湧來的雪塵,兇猛如雪獸,瞬間可以把我吞沒,連同fat bike一起消滅。對一切應變不及的我,並無任何求生裝備和準備,如同失散的孩子。疑惑自己到底是困在黑色的海洋,還是正在穿越無邊的黑洞。「苦」和「艱辛」也不足以形容當時全部的感覺,應該是「磨難」,覺得自己下一秒隨時會冷死掉或失蹤。我開始祈禱,「上帝,請保佑我,向前騎行,就是目的地!」

突然,前方冒出一束探索的亮燈,聽到Pasi的聲音喊:「Guys, headlamp!Open your headlamp!」原來Pasi從未走遠,只是雪塵把我們重重隔開了,提醒了我趕緊打開頭燈。當頭燈一盞盞亮起,幾位隊員終於再次認清了位置,找到彼此,繼續上路。光源原來是一種希望,可以用來救命,也可以是一個團結的信號。

突然意識到,我不可能一直依賴Pasi,以為跟隨著領隊性命便無虞,但其實總有一日,需要獨立面對真正的荒野生存——甚至要肩負照顧團隊的責任。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蒼白,需要切切實實的求生知識和本領;而我面臨的僅僅是一個真實冒險的開始。這一天我們在暴雪裡,騎行了十小時才到達營地,超過預計時間六小時以上⋯⋯

第三日,因為極夜和雪塵影響了fat bike的拍攝,Pasi和攝影師決定再增加一次騎行來補拍素材。他們選了營地附近的山頂滑雪場,計畫讓我們踩著fat bike沿著滑雪雪軌滑下去,應該能捕捉到衝刺的畫面。但fat bike在下坡時是完全沒法煞車的!而且,這是一個日久失修的滑雪場,只有疙瘩不平的雪坑,哪裡有所謂的雪軌呢?曾是女騎士的Sophie,不在乎跌撞,大無畏地帶頭往前衝:「Let’s GO!」結果,才騎了幾米她就完全四腳朝天,墮入雪的懷抱了,大喊:「Help!」連同跟在後面的我,一直從山頂跌到山底。反覆好幾次,雪坑把人深深地吃進去,需要攝影師Mikko拉我一把才能爬起來。臉擦破了,感覺自己又吃了一口雪,留著鼻涕哭著笑。我覺得自己正在體驗一次可以盡情跌倒的機會!

雖然我無法理解,fat bike那麼蠢的戶外運動,為什麼還要拍攝呢?但可能,體驗失敗和堅持,也是冒險者需要學會承受的二三事吧。最後,所有人都從山頂下來,完成了fat bike的最後挑戰和拍攝。但只有韓國K.Chae選擇了半途而廢。印象中,無論做任何事情都像喜劇演員般懂得隨時調節氣氛的K.Chae,竟然一改常態,在鏡頭面前擺出一副「我已經很努力嘗試了,但是因為很艱巨,很遺憾」的表情。他意外地消沉,同時自嘲運動技術不如他人,甚至附加些戲分,故意把情緒放大,情願推著fat bike走下來,也不努力嘗試騎行。卻在最後拍攝的個人訪問,又換上另外一張自信的笑嘻嘻的面孔⋯⋯這到底是戲如人生,還是人生如戲?

一週後,看到fat bike的視頻在YouTube上發布。不出所料,真的收錄了K.Chae表現消極的片段。我與Sophie、Yuichi及Matthias都覺得特別難過。雖然fat bike的挑戰確實是覺得愚蠢和真的失敗了,但至少每個人都很堅持,努力地完成了這段旅程。為此,團隊之間產生爭議,到底在鏡頭面前,我們是需要扮演一個勇敢的冒險者角色,還是呈現真實情緒的自己?

始終希望影像上傳達的是積極和正面的訊息,而不是抱怨和消極,這不是我想分享的芬蘭啊!◇

——節錄自《北國白極限》/ 網路與書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糖果貓貓POPIL(何卓茵),1985年出生,籍貫中國廣州,現旅居美國,為獨立跨媒體插畫師兼藝術家。曾擔任設計總監、品牌策劃、策展人、動畫導演、環球馬拉松跑者、芬蘭Polar Night Magic探險者。

責任編輯:方遠

北國 封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師父把一塊尺把長的木頭交給我時,看著我的就是這種眼神:「想刻什麼就刻什麼,怎麼刻可以問問師兄們,也可以來問我。」後來我才瞭解,師父盼著徒弟們快快進步,什麼都要給你,師父說:「要自己去領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 上海人在中德合資公司做事,他批評他的德國老闆不懂中國文化,也不了解和中國人的相處之道,凡事一板一眼,不會搞關係。在中國做生意,沒有關係生意就別做了,他強調。這種理論我不知聽過幾百遍,但我始終不明白「搞關係」是什麼,如何搞關係呢?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明白。那對我幾乎與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一樣困難。
  • 雲遊之樂在無拘無束,隨心所欲。猶如在一片無垠遼闊空曠的青天之下,像白雲一樣沒有任何羈絆,自由的舒捲,感受着雲在青天的浪漫。身在喧囂的塵世之 中,卻能深深的感受到心在方外的自然和恬靜,這不能不說是人世間難有的快樂和莫大的享受。這樣的人生儘管有些清貧,卻也游哉悠哉。
  • 中共發現張學良是很可能被統戰成功的,於是向張提出組織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占領蘭州,打通到蘇聯的交通線接收武器。「兄部須立即相約配合紅軍,選定九、十月間的有利時機,決心發動抗日局面,而以占蘭州、打通趙蘇(蘇聯),鞏固內部,出兵綏遠為基本戰略方針。」(《飛機駕駛員海嵐‧里昂所收藏的有關西安事變的重要私人檔案》)
  • 今日此劫,但見王家萬貫家產頃刻化為烏有。一時之間,人物房屋俱喪,榮華富貴何在?紅塵之世猶如幻化一夢,我又有甚麼可眷戀的呢?
  • 玄奘常常緬懷佛陀住世時的神跡,為此翹首企盼有朝一日能親臨西域瞻仰鹿野聖苑。同時,精通經律論的玄奘也發現很多佛經翻譯存在錯誤,為辯真偽洞悉原意,立志西遊廣求佛經真本,以便日後翻譯出較為完善的佛經。
  • 作者藉此嘆息當時國人對自己的變法主張,尚不理解,自負語中,流露出一些無可奈何的孤獨感,這是作者對「戊戌變法」結果,沒能爭取到廣大民眾的支持,最後因孤立無援而失敗引起的深沉感嘆。
  • 總在黎明到來前的夜幕中首先覺醒,趁著未亮的晨色獨自高唱啼鳴。在暗暗陰霾中喚醒萬家,見證著雞德的忠信,以瞬間的嘹亮之聲傳遍全城。在天空還是晦色時,互相發出警鳴。雞德的守信知時,在人世間猶如守善獨清。
  • 改編自布魯斯‧卡麥隆(Bruce Cameron)同名小說的電影《為了與你相遇》,從狗的視角出發,描寫它們對人的看法。主角貝利由外型具親和力的黃金獵犬崔普飾演,導演霍斯壯在發現崔普有演戲天分時大感驚訝。
  • 神韻重現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與智慧,帶給多位企業菁英人生啟發。前專利商標事務所長劉先生,2月18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觀賞神韻紐約藝術團的演出後讚歎:「神韻把真善忍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了!舞蹈演員透過身形韻律,把內心真善忍發揮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