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天定.撥開迷霧】

【命理】有無富貴命怎看 二舉人求功名為何喪命?

作者:泰源
命理中看有無富貴命?富貴如槓鈴兩端之重,能否舉起端看命中有無。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4736
【字號】    
   標籤: tags: , ,

清朝時,福州有舉人林逸、王元升兩人多次科考不中,心裡憤憤不平。

這兩人沒有向內找原因,也沒有「失之我命,得之我幸」的胸懷修養,反而是一逕地抱怨。有一天他們喝醉酒去梓潼廟,指著文昌帝君像謾罵說:「如今我們不拜你了,為什麼你還在這裡受祭祀呢?」接著兩人上到神座上,用力推神像,把神像推倒在地摔得粉碎。

林、王二人回家後大發熱病。聽到帝君說:「你們二狂生,前世只作了一點小善,回報你們做舉人,而且家產不薄,已超過了你們該得的分了。如今怎麼狂妄放肆,毀壞吾像,惡劣到這般極致的地步呢?立即交付地府懲治。」

家人很驚慌,連夜塑造聖像。但最終兩人還是不能挽救而死去。
(資料來源:清代釋戒顯《現果隨錄》)

下面就來說一說有無富貴命的「命理」:

以前的文章談到富貴,在八字中是用財星和官星來表示的。財星,在八字中是以出生日日干所剋之五行來代表,官星是以剋我出生日日干之五行來代表的。如果在八字中,財星和官星占了八字四柱中的年、月兩柱,可見其力量之重;而日干和生我日干之五行(叫印星)亦占了八字四柱中的日、時兩柱,這樣雙方的力量就近乎勢均力敵。就像一個舉重運動員,身體夠健壯,競技狀態也好,一下子就能把槓鈴舉過頭頂。只不過在這裡,槓鈴的兩端的槓鈴片是財星和官星而已,這就代表了這個運動員有能力將命中財星和官星承擔起來,而成為一個富貴命了。

下面這個例子,也是財星和官星占了八字四柱中的年、月兩柱,即占了半壁江山;但日主的力量卻無法和上述相比,只在日柱地支中得到了一個餘氣的幫助,即日主力量很衰弱,和前面二柱的財官重量不成比例。如他硬要像一個舉重運動員那樣,試圖把槓鈴的兩端的財星和官星舉起來,結果用力一挺,後果如何,當然是被槓鈴壓垮在地上,不堪財官的重負,自然就是一個為名為利終日勞之貧困命了。見下例詳解:

命造八字和大運

(大紀元製圖)

此造出生日日干為癸水,所以屬癸水命。生在夏天四月巳火當旺之時,水本身就衰弱(見下表)。

五行四時旺相死囚休之表:註:「四季月」即黃曆三、六、九、十二月,也是指辰、未、戌、丑、月。(大紀元製圖)

而且,再看到月柱整柱都是火(丁火、巳火),前面說過,火就是此命的財星,財為我享用之物;我(癸水命)剋者為財,水能剋火。再看年柱是戊土、戌土,夏月之土處在次旺之位置(見五行四時旺相死囚休表),土又是此命的官星,因為官為管轄我之人,故剋我日干之五行為官,土能剋水,故戊戌土為此命的官星。如此一來,年月兩柱充滿了財星和官星,就像舉重的槓鈴兩端掛滿了金銀珠寶、官銜名位,看起來十分吸引人,就看你能不能把它們舉起來,能不能有能力把它們全數拿回家去了。

現在運動員出場了,原來是癸水日主,大家一看,不禁都捂著嘴巴笑出聲來,來者是一個又瘦又矮的小子。憑他這麼點體格,能把那巨大的槓鈴舉起來嗎?但也有人說:人不可貌相,說不定他會像個李元霸呢。李元霸何許人也?李元霸乃隋唐第一猛將,隋唐十八好漢之首,傳說為金翅大鵬雕轉世。面如病鬼,骨瘦如柴,但兩臂有四象不敵之力,無人能敵。使一對鐵錘,四百斤一個,共重八百斤。

那麼就來「起底」一下,看下到底會不會是個李元霸?現在看到癸水日主自坐丑土,丑土為濕土,內藏己土、癸水、辛金,但以己土為本氣,癸水、辛金為餘氣。即以己土為主,就像一個爛泥塘,內中含有水的成分而己。所以丑土又可看作水之餘氣。

再看時柱是乙木、卯木,水生木,木能洩弱水氣,其餘就什麼都沒有了。原來真的是一個假李元霸,只憑丑濕土中的一點餘氣的助力,就像靠在爛泥塘中抽點水上來,就想把占了天時地利的財(火)和官(土)拿過來給自己用,的確是十足不自量力了,而且還有屋後一大片灌木林(時柱乙卯)等著你去灌溉呢(水要生木)。對於這個不自量力的癸水來說,最終的下場是一生為名(土)、為利(火)、終日勞碌(木)的命,結局當然是終身貧困了。

如果早知道自己是生成這樣一個命,一生處世自最好是名輕利薄,學一門養身的手藝,或做一份固定的工薪工作,不好高騖遠,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但世人多不悟,以為人有我有,人能我能,結果在經商大潮中,也學人下海做生意,當然是碰得頭焦額爛了。

學會算自己的命有什麼好處?知己知彼,遠離危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矣。

此命取用神當然仍是喜金、水助身為用,忌木、火、土再多。由於用神無力(缺金,僅靠丑中癸水餘氣為根),格局不高,即使行好運,亦僅僅是求得個衣食無憂。但一旦轉壞運,假如不知退避,仍去搞投資等冒險之事,必然迎來驚濤駭浪,損失巨大。@*#

──點閱【命運天定.撥開迷霧】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