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談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一個人的作為也能改變命運......
仁者樂山,意在胸懷仁愛之心。仁者,就要像山一樣的平靜、沉穩,無所畏懼的傲然屹立,有對真理、信仰的堅不可摧的意志,不為各種世間外在環境所動搖。仁者志存高遠,無論在任何時候,自強不息的盡自己的責任,關愛他人,愛護萬物,向善向上,具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德行。
朝廷的臣子等於是現代企業中的管理層。臣子忠於天子,為治理國家獻策出力,企業中的主管也為公司獻策出力。而為人臣子如何得以知道百姓的真實情況,為人主管如何知道顧客和下屬的真實反饋與態度,都關乎著大局安危與萬民(顧客)的幸福(權益),所以得耳聰目明。
最近有一部評價很好的古裝電視劇叫做《長安十二時辰》,在劇中可以經常看到各種關於計時和報時的畫面。其實古代除了時辰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計時單位,比如說一刻、一盞茶、一炷香的時間、我們現在經常會用到的彈指一瞬間、一剎那,晚上還有幾更天的說法等等。 所以我們今天就來看看古代都有哪些計時方法,還有我們剛剛提到的這些名詞如果換算到我們今天到底都是多長的時間。
張伯行,字孝先,號敬庵,河南儀封人,清朝康熙年間著名的清官,歷任內閣中書,福建、江蘇巡撫,禮部尚書等。他嚴於律己,愛護百姓,不貪名利,深受康熙皇帝的器重和百姓的愛戴。康熙稱讚其為「操守為天下清官第一」。
公父文伯之母敬姜到季氏家去,季康子正在大堂,和她打招呼,敬姜沒回應。康子跟著她走到家室的門口,敬姜也不答應一聲就進去了。
命運既然是天定,命運能改嗎?怎麼改?本文從中華傳統文化中總結的智慧結晶告訴你改命運的善道、好方法!
破解對命定論、算命術的誤解1.為何同年月日時出生的人命運會不相同?2.皇帝的八字,在民間也會有,為何他就不能當皇帝?3.一埸大地震死幾十萬人,難道都是死命嗎?4.如果人人都相信禍福前定,人們就不必努力工作了嗎?
人們的生死禍福、貧富貴賤、窮通得失、乃至科場中舉、貨殖營利、婚姻等,世間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註定的,是神(上帝、上天)安排的。例如唐朝天祐初年,有個叫李甲的人預先得知三十年後將戰亂不斷,死傷人民六十餘萬人,三十年後事實真的得證;漢光武時代的賢才準確預測一個墓穴在葬後的一十八萬六千四百日那天坍塌。
清代,永清縣南門外有個乞丐,人稱張乞人,自從父親死後,他就依靠乞討來養活母親。他們沒有房屋居住,就在地上挖個洞穴棲身。
汪應辰(1118~1176),字聖錫,信州玉山(今江西玉山縣)人。宋高宗紹興五年(1135年)科狀元及第,年僅l8歲。因反對秦檜議和,被貶出京城,在兩廣一帶輾轉任職十七年。
劉禹錫是洛陽人,出身於一個世代以儒學相傳的書香門第。劉禹錫耳濡目染,加上天資聰穎,敏而好學,從小就才學過人,氣度非凡。是與白居易同時代的唐代著名大詩人和文學家。
有朋友曾經問我:當代中國,最缺少的是什麼?我回答說:「浩然正氣」。
上古時代,堯帝傳位給舜時,給了他四個字:「允執厥中」。堯帝要求舜答應他,一定要按照「中道」治國理政。太過了,不行;不及,也不行;必須適中,恰到好處,也就是河南人講的「中」。這是中國人「中正平和」思想的最初由來。
月亮是怎麼來的?人類還有許許多多不解之謎,目前為止只有一種學說最能解答圍繞月亮的種種「疑問」。請看美國詹森太空中心退休的作者娓娓敘來。
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中華民族的列祖列宗都是信神敬神的。圖為中華人文初祖黃帝(大紀元)
台灣學者曾仕強曾多次回大陸講學。有一次,他講著講著,就流淚了。有學生問他:「老師,您為什麼流淚?」曾先生回答說:「真正的原因,是講到我們有這麼好的文化,卻不好好珍惜,還懷疑這、懷疑那。如果我們沒有好的文化也就算了,是祖宗不爭氣,可是我們的祖先那麼偉大、這樣了不起!我在國外讀過書,大可滿口講西方的東西,可是我沒有,因為珍貴我們的文化。有人居然生在福中不知福,想到這裡很心酸。」
唐代畫家吳道子被尊為「百代畫聖」,尤其擅長佛道人物畫像。他曾於長安的景雲寺繪《地獄變相》圖,轟動京城。當時,長安民眾都去觀看,圖中表現的地獄的陰森慘狀令人毛骨悚然。眾人害怕死後下地獄受苦......
「樂由天作」。兩千五百多年前,晉國的師曠展現了出神入化的音樂技能。他精於音律,能從樂曲中預見戰事成敗、國勢興衰;他的琴聲,引來玄鶴起舞,令天地動容。
中國古人對坐姿很有講究,因為它也是禮儀的一個方面。古代人們的坐姿主要有三種:“趺(音“副”)坐”,即雙足交迭,盤腿而坐,類似佛教中修禪者,所以又稱“跏趺坐”;“箕踞”,即兩腿前伸,全身像簸箕形狀;“跽(音“計”),即跪坐,臀部壓在後曲的小腿和腳上。在沒有賓客時,坐姿可以隨便一些,好像上面的前二種,但是如果和尊者,長者,朋友交談,或在議事,宴會和招待客人時,就要採用禮貌的姿式──“跽“了。
一千九百年前,一部《傷寒論》開闢了中國及亞洲醫學的新局面,拯救蒼生無數。今天,在張仲景的故鄉,歷經朝代更替,又經過數十年砸爛傳統的運動,傳統中醫的精髓已漸失傳。現代社會的中國人被無神論徹底地洗腦後大多不相信神力、神通,認為順應天道五行的中醫不合時宜。
張僧繇平日是手不離筆,把夜晚當作白天,日以繼夜地努力作畫,而且老也不覺疲倦,很長一段時間中,他都不得閒。因為他這麼下工夫的努力不懈,所以他畫道、釋、人物、龍、馬等,無一不工,而且大都作卷軸畫和壁畫。他與顧愷之、陸探微以及唐代的吳道子並稱為「畫家四祖」。
周公說:如果周人的後嗣子孫不能敬天理民,不能繼承發揚先王的光榮傳統,他們就將永遠失去天命(公有領域)
在周人看來,雖說君王的天命不來自於他自己,而來自於高高在上的天,天命的更改轉移也不取決於君王的意志,而取決於上天的意志,但君王也不能因此就坐等天命的護佑,無所作為,更不可隨心所欲,肆意妄為。那麼為了「受天永命」應該怎麼辦呢?對此,周人在強調「天命靡常,唯德是輔」的基礎上,提出了「以德配天」、「敬德保民」的思想。」既然上天只會「永佑」敬天的君王,君王對天就要恭恭敬敬,惟命是從;既然敬天的關鍵在於有德,君王就應該「敬德」、「明德」、「崇德」。
所謂「天命靡常」,就是說天高高在上,無所不能,他可以把「大命」賦予某個王朝,也可收回它,給與另一個王朝。所以天命不是永恆的,是會更改轉移的。
周公說:如果周人的後嗣子孫不能敬天理民,不能繼承發揚先王的光榮傳統,他們就將永遠失去天命(公有領域)
上古三代的天命觀儘管都強調天、天命的至高無上,但古人對王權與天命的關係其認識也不是一成不變的
在三代先民眼裡,服從天意和天命與感恩、敬畏和祈求上天一樣,也是得到上天護佑的前提之一。它們都是三代天命觀的基本要素。
白居易,字樂天,他與李白、杜甫在中國詩壇同負盛名,成為享譽世界的文化名人。他一生寫下大量反映社會現實、抒發報國之志的詩篇。
去過北京天壇的人都知道,那是清朝皇帝祭天的地方。
中國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源遠流長,其中龐大恢宏的巨著《史記》匯集了中國上古文明的精粹。(大紀元資料庫)
所謂「究天人之際」,就是探討天人之間的關係。其實,這不僅是司馬遷和以他為代表的古代中國歷史學家研究歷史的一大目標,也是貫穿整個中國傳統文化始終的一根主線和一大主題
炎炎夏日裡養生要怎麼養?《黃帝內經》說夏天要「養長」,不要損陽。傳統智慧,夏日養生五原則、五要點提供參考,怎麼「養長」以讓生命亮麗起來?
他在《春望》中寫道:「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他在征人出發必經之咸陽橋時,描繪出一幅「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的圖景,「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平白如話,但人們卻能於詩人平實如話的詩句中看到當時的社會現狀,人民遭受的苦難及艱辛欲泣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