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官場奇談 通曉相術的封疆大吏

文/宋寶藍
榮祿被視為晚清最後的朝廷大員,後世對他褒貶不一。單言他通曉相術,能對人物運程做出比較準確的預測,不得不說這是他的過人之處。(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1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晚清官場中,末代皇帝溥儀的外祖父榮祿(1836年─1903年,諡號文忠),被視為晚清最後的滿族大員。根據晚清重臣陳夔龍回憶錄記載,榮祿精通柳莊之術,對人事預測準確,一時傳為奇談。

柳莊之術的「柳莊」指的是明朝奇人袁珙,被後世譽為明朝第一相士。在他一生中,曾為當朝很多大臣觀相,準確預測了群臣命運,說起大臣的死生禍福應驗時間,結果都很精準,令人稱奇。他也曾從形貌相同、裝束相同的眾多衛士中,辨別出「龍行虎步,日角插天」的燕王朱棣,斷言燕王日後必是「太平天子」。燕王登基後是為明成祖,開創了大明永樂盛世。由於袁珙住在鄞城西,他居住的地方,環繞屋舍種了不少柳樹,自號柳莊居士,世人稱他為柳莊翁。

觀人面相 知其必受朝廷大用

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丙申年)五月,陳夔龍(1857年─1948年)隨榮祿前往天津查辦事件。

中日甲午戰爭,清軍戰敗後,袁世凱奉命在天津與塘沽之間的小站練兵。袁世凱採用西式方法練兵,推翻了旗營全部舊例,有人向朝廷參了他一本。榮祿執掌兵部大權,奉命前往處理。

在這次出行中,一天喝茶閒聊,榮祿問陳夔龍多大年紀,大概什麼時候可以補缺。陳夔龍回答說:「我已經四十了,到部裡任職已有十年,若敘補名次為第八,即使每年出缺一次,也需要八年才能敘補。」陳夔龍自比西漢馮唐,等到被人舉薦時,可能已經到垂垂暮年了。按照兵部慣例,即使每年出缺一次,陳夔龍若想拿到實缺,至少要等八年。

榮祿卻說:「觀你的骨相氣色,五年內你必有非常之遇。」言外之意,陳夔龍會受到朝廷重用。陳聽了竟為此吁嘆良久,或許他以為那只是榮大人的玩笑罷了。

誰知他們辦完天津差事回京後,七月官員考核,陳夔龍名列京察第一,到八月就可出缺頂補,出任兵部郎中。原來就在幾個月之內,京中同僚或回鄉守喪,或請假告歸休養,或調任外省為官,一時之間同僚紛紛離京,就這樣命運把陳夔龍推到了前台。

陳夔龍回憶往事,深感命運安排奇特,不禁感嘆京官仕途均有定數。此後,他官運一路飆升。到了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年),陳夔龍升至順天府尹。同年七月八國聯軍攻陷了北京,次年(1901年)陳夔龍外調地方任漕運總督,正好契合榮祿所說的五年之數。

觀肅順相貌 知其難以善終

肅順(1816年─1861年)是清朝皇室宗親,此人富於權變,專權納賄,不少滿漢大臣都看他臉色行事。他銳意求治,不惜使用嚴刑峻法,樹敵眾多,在朝野上下積怨甚大,但他依仗咸豐皇帝恩寵,行事無所顧忌,為所欲為。

對於他的命運,榮祿曾說,按照相法所言,肅順身長玉立,兩肩上聳像鴟鳥棲止時的樣子,並且帶有火色,他頭部長銳而下豐,全貌猶如火形。五行中火形人最少,也最貴,但忌聲音嘶啞。肅順之音猶似豺聲,將來會不得善終。

咸豐皇帝駕崩前,命以肅順、載垣等八位大臣輔佐同治小皇帝,同時授予兩宮太后印璽。顧命大臣擬旨後,需加蓋兩宮太后掌管的印璽,聖旨才能生效。但兩宮太后意在垂簾聽政,與輔政大臣不和,兩宮太后與恭親王奕訢聯手發起政變,除掉了輔政大臣。肅順被判斬立決,果真應了榮祿的預測。

見紫氣透頂 知人升官顯貴

廖壽恆(1839年─1903年),字仲山,是陳夔龍姻親中的同輩兄弟。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丁酉年)七月,廖壽恆由倉場侍郎升任左都御史兼總理各國事務行走,與榮祿同署辦事。

一天,榮祿忽然對陳夔龍說:「昨天,我看見仲山額上紫氣透頂,據相書說這一徵兆主外可做封疆大吏,內可升為顯貴要職,擔負重任。一日之內三次受到接見,深受天子恩寵禮遇。然而他的驛馬並沒有啟動,或者他會入直軍機處。不過幾日,定有分曉。」沒過幾天,剛剛到第五天時,廖壽恆果然奉命擔任「軍機大臣上行走」(官職名)。

寥寥數語 道出官員仕途

榮祿與許應騤(1830年─1906年,字昌德,號筠庵)奉命去密雲辦差。臨行前,榮祿奏請調用陳夔龍和恩良,許應騤奏調刑部官員左紹佐(1846年─1928年)、陳昭常(1867年─1914年)。辦理公務之暇,榮祿說起諸人面相:「左紹佐性情正直,遇事不肯遷就他人,人也不樂於遷就他,擔任監察御史這一官職最適合,日後必會任監司(負有監察之責的官員)。」

他還說,陳昭常相貌豐腴,將來可望大用,財運尤佳。日後陳昭常剿辦廣西梧州、郁州、潯州各地土匪有功,光緒二十五年六月,他被賞戴花翎。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任京張鐵路總辦,與詹天佑一起鋪就了第一條由國人自行設計施工的鐵路。民國元年(1912年),陳昭常被推舉為吉林都督,次年兼任吉林民政長。

陳夔龍好奇地問:「駿叔(註:指恩良)怎麼樣?」榮祿說:「駿叔才氣開朗,在滿洲人中也是少見。論其作為,雖那桐(1857年─1925年)、端方(1861年─1911年)也不過如是。惟獨他是紫鬚黃目,與相不稱,將來命運不及那、端二人。」後來恩君升至副都統,後來死於義和拳庚子之亂。

排眾議 獨言某君運數已終

陳夔龍的同事某君已被記名一等,以備道府選用,眾人都說某君將來必會受到皇帝恩寵,破格任用。然而榮祿卻說,這個人面相下半部削瘦,並且向左偏移,相法上最忌此相。若能保住首領,已屬萬幸,而且他運數已終,等不到外任之事了。

不久之後,爆發庚子拳匪之亂,任職侍郎的某君父親打算以身殉國,正在猶豫徘徊之間,某君呵斥他說:「不死還等什麼?」就急忙把他的父親推到了井裡,鄰人對他深惡痛絕。後來,洋兵入京後,駐紮在某君父親宅內。他們聽說某君推父下井的事後,就把他槍斃了。

榮祿被視為晚清最後的朝廷大員,後世對他褒貶不一。單言他通曉相術,能對人物運程做出比較準確的預測,不得不說這是他的過人之處。

事據《夢蕉亭雜記》卷一@*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