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27)美好生活的關鍵改變

第四章之3
游乾桂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易經》關於不變之變的道理一直盤據我心。該變什麼?不變又是什麼?每個人都該花一點時間好好想清楚,依照我的理解,變其實就是調整,遇上危機、困頓之處,如何調整、轉折很重要,這有如太極生兩儀,不停的轉動為了使之平衡。

我理出這樣的道理,價值觀應該經常調整,以符合潮流,美好的生活態度不變,使自己身心靈平衡。

何時該改變?其實每一個人都聽得出來自己的心音,比方說:

.對自己失去信心。
.睡眼惺忪。
.凡事冷漠。
.不清楚未來的目標。
.身體變差。
.經常與人爭執。
.仇視一切。
.很想逃離。
.生活不再美好。

這的確是變的時機,難捨得捨,來得才會去得,每個人都有一些偏見,一些習慣,一些儀式,要改變的確很難,但不改就更無機會了。

人生需要轉捩點,以下是我以為最必要的轉折:

.告別忙碌;賺得金山,賠了身體,不值得。
.戒掉貪求;就只一輩子,再多也會在某一天成了遺產,別人的財產。
.懂得停下來;一味的向前走,就如同車子急駛看見的樹影一樣,矇矓、模糊的,只有停下來才能看清一切。
.慢一點;快未必快,也許會很快見閻王,慢未必慢,慢慢來更有味,如同茶道一般 ,合適慢飲,不可急喝。

在我僅有的記憶裡,父親從未在夜裡工作過,他通常叼著煙,泡著茶,與街坊鄰三、五成群開講,沒什麼主題,想到甚麼就講什麼,沒有人與他對談時,他會輕聲哼著陳三五娘…身騎白馬過三關的台詞……不知是我只記得一句,或者父親只會一句,總之這句台詞,我也背起來了。

白天他可是辛勤的勞動者,為了幾分地的竹筍,遠達一小時自行車程的金棗園、橘子園忙著,但一旦太陽西沈,涼風拂起,進了夜,他便收拾起工作的負擔,讓夜洗滌一天的勞累。
工作時專注的父親,入夜嚴肅少了許多,看來比較慈祥。

他給我們家的物質並不豐富,但至少添了精神富裕。

只可惜,三十年後,這樣的氛圍漸漸淡了,每一個人都在為了似有若無的理由忙得不可開交,忘了生活最原汁原味的精神層面。

我遇上的多數人都承認,現在的生活是行不通的,但卻又找不出新的美好型態,只好將就一下,過一天算一天,這是很可悲的事,彷彿待宰的豬隻,橫豎都一刀。

朋友形容得好,不工作會餓死,工作會累死,兩選一?
天啊,多壯烈呀,但幹嘛活成如此不堪。

功成名就的企圖成了自我毀滅的開端,當一個人什麼都向物質取向的生活看齊時,便潛藏了危機,它註定使人奔向忙碌這一頭,升遷是很多人的渴望,但我發現懂得拒絕升遷,反而更幸福,有人善長當幕僚,不合適管理,升了官,當了管理者反而更痛苦,便無法魚在水中,鳥在青天了。

諸葛亮的角色,無法被劉備取代,劉邦也不能與張良互換,有些角色需要大開大合,有些則要沈穩內歛,懂得讓自己站在合適的位置才是智者;我當過總編輯、作家;治療師、講師,最終還是體會到,後者更合適我,我需要一個舞台,讓我好好詮釋理念,作家與講師更有發揮的空間。

找對了角色,剩下的只有改變了。

希望有一天,人人都能野渡無人舟自橫,白雲悠悠掠眼過,清風徐徐拂面來,天地靜寂,一派閒適。

不必再想了,現在就該行動了,英國作家狄斯里尼不就說過:「行動不一定每次都能帶來幸運,但坐而不行,卻一定不會有什麼幸運可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工作的首要目的就是讓人存活下來,之後想到的就該是如此辛苦換取的代價,包括滿足、幸運、優雅與美好生活,連活都有困難時,講什麼都是白搭的;要活所以要工作,所以抵死不工作一事也是騙術,天上不會老是掉下禮物來;隔空抓錢,分別是智者欺瞞愚者的遊戲,我深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千古不變之理,但如何工作,做到恰到好處則是一門大學問。
  • 哲學家叔本華說:「人類的第一種工作是取得某些物質,第二種工作則是忘掉他的所得。不如此,人生將形成一種重荷。」

  • 羅蘭女士在他的《羅蘭小語》中寫過:「工作是快樂的泉源,成功是快樂的肯定。」
  • 美國作家巴克斯頓說:「人生如棋,精於預測者必握勝機。」
  • 工作之外不工作,如何辦得到呢?
  • 大詩人對於逝去時光的嗟嘆,撩撥了我對生命的強烈意識,驚覺年華一去不返,歲月不回頭,像極了單行道,非得把握不成了。
  • 天平移往那一頭,人生就成了什麼模樣,在我著手寫下這本書的第一筆時,南亞大海嘯結束沒多久,大批人員失蹤,罹難者高達四十萬人,很多人只是去當地渡假,一個無常便把他們捲進浪裡,不再回來,毫無準備的塵歸塵土歸土,一切歸零。
  • 人生一事,在我看來有其目的性,讀書是為了求得一技之長,有個待遇豐厚的工作,過著優質生活,最後的標地顯而易見,就是讓生活回歸美好,這是我們辛苦讀書,有了工作之後,最美麗的酬償。
  • 湖邊
    「風啊,你猛烈的吹走煙子吧!」漸漸的,漸漸的,在四處門洞窗戶大開的狀態下,終於回复了平靜。在一陣狂歡似的狼狽中,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木頭爐子開始有了火苗......。
  • 談到惜食,同時想到了惜福。惜福是珍惜在人生道路上的一切機遇,無論貧困富足、病弱體健,都緣於上天的恩賜,讓人能夠粹煉得更加純淨無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