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音樂故事:高山流水遇知音

史然 整理
  人氣: 535
【字號】    
   標籤: tags: ,

「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在中國是家喻戶曉,其故事中的彈琴者是春秋時的琴家俞伯牙。荀子在《勸學篇》中描述了他的彈奏:「昔者侉巴鼓瑟而流魚出聽,伯牙鼓琴而六馬仰秣。」也就是說,伯牙鼓琴時,馬兒停止了吃草,仰起頭來欣賞。
據《太平御覽》中記載,伯牙年輕時曾從成連先生學琴。苦學三年,卻未能出師,他達不到空靈的境界。於是成連先生對伯牙說:「我能授你琴藝,卻不能移人之情,我的老師方子春能做到這點。他住在東海之中,何不去向他學藝?」二人遂同行來到蓬萊仙山。成連說要遠迎恩師,獨自駕舟而去,誰知他去而不返,留下伯牙獨自一人在島上。

伯牙四望無人,只見海水激盪奔湧,海鳥悲鳴呼號,山林杳杳冥冥,伯牙愴然歎道:「先生將移我情」。於是撫琴高歌,創作了《水仙操》,韻律與心神合一。曲終之時,成連的船象箭一樣出現在伯牙的面前,從此,伯牙彈琴出神入化,成為天下妙手。

而伯牙與鐘子期的故事見於《呂氏春秋》和《列子》中。

俞伯牙善鼓琴,鐘子期善聽。有一次,當俞伯牙意在表現巍峨的高山時,鐘子期會回應道:「善哉,峨峨兮若泰。」而當意在流水時,鐘子期會感慨地說:「善哉,洋洋兮若江河」。無論俞伯牙想彈什麼,鐘子期一定能心領神會。俞伯牙遊覽泰山時遇到暴雨,只好在懸崖下避雨。俞伯牙感到心悲,以撫琴來渲洩自己的情緒。琴聲最初表現久而不停的雨聲,後來是山崩的巨響。每奏一曲,鐘子期都能說出伯牙的心聲,令俞伯牙感歎不已。

後來,鐘子期因病而逝,俞伯牙悲痛萬分,世上再也沒有值得讓他為之撫琴的人了。於是俞伯牙破琴折弦,終生不再撫琴。

成語「高山流水」、「伯牙絕琴」、「伯牙之歎」等都出於這個典故。後世有「萬兩黃金容易得,知音一個最難求」 的感歎。但我們也從中可知一個好的琴家,高超的琴技僅是一個方面,而其達到與天地相通的空靈境界方是他成為天下妙手的根本。

──轉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吹奏一支笛子曲,能讓萬人寂靜,鴉雀無聲。
  • 我彈五弦琴,開始時是神人在夢中傳授給我的,能發展到什麼程度則隨天意啊。
  • 1818年,201前的聖誕夜,在德奧邊界離薩爾茨堡大約20公里的奧地利小城奧本多夫(Oberndorf)的聖.尼古勞斯教堂裡,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橫空問世,逐漸成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 《止息》一曲是《廣陵散》組曲的末篇,喻司馬氏雖然由在廣陵屠殺曹魏忠臣開始了他們篡位的逆舉,但是他們也終將會覆滅在這裡。
  • 洛陽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罄,每天時常自己發出聲音。僧人感到怪異,因此恐懼成疾。曹紹夔與這位僧人一向友好,聽說僧人病了,就前來探望。
  • 「樂由天作」。兩千五百多年前,晉國的師曠展現了出神入化的音樂技能。他精於音律,能從樂曲中預見戰事成敗、國勢興衰;他的琴聲,引來玄鶴起舞,令天地動容。
  • 談樂不可能不涉及禮,樂是德之音,禮規範著人的思想行為。音樂的內容內涵是主要的,技能是次要的,演奏者的道德修養是首要的。自古以來的傑出音樂家都有較高的修養。如春秋時的師曠,不僅音樂造詣高深,而且品行高潔,被後人尊為“樂聖”。
  • 網上的一段短片顯示,英國音樂家肯尼迪(Stephen Kennedy)用臉頰和嘴巴這種天然的樂器演奏經典名曲《大黃蜂的飛行》(Flight of the Bumblebee),其速度和音準比得上一般的樂器,而且頗具喜劇效果。
  • 古代的禮和樂都離不開鼓,周代時,制定了一套鼓樂的制度。鼓為八音之首,在音樂演奏中居於指揮地位。鼓與舞關係密切,語言學把舞蹈解釋為:「以有節奏的動作為主要表現手段的藝術形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