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回憶:親眼目睹小矮人

陳郁琪

就像白雪公主故事裡描述的小矮人一般,他們一個個僅有手掌大,戴著尖帽子。(攝影:李大衛/大紀元)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我曾經在很小的時候,在家裡的老木櫃上,看過小矮人。雖然看起來像幻影,但是他們千真萬確的曾經出現,陪伴我度過約莫五歲到六歲的時光。

小時候的我,看什麼東西都感覺巨大無比,並且或許小時候聽多了鬼故事,心中懷有無端的恐懼。那時爸爸常因為工作不回家,夜晚僅剩母親與家中三個年幼的姊妹。而家中有兩間臥房,一間是爸媽臥室,一間是我們三姊妹的房間。

不論爸爸回不回來的夜晚,每當到了晚上臨睡前,是我最難過的時候。因為記得小時候常做噩夢,夢裡追逐人的妖魔鬼怪使人害怕不說,當我睡不著、覷著天花板時,便會見到原來日常平坦無奇的天花板,陰影處開始蠕動起來,像有千萬隻蟲子一樣的起伏移動。而身邊黑暗的地方凝視久了,竟也如此!整個房間像是有妖魅隱隱變化一般,嚇得我不敢看又要偷看,弄得一兩個小時也睡不著。另外兩個姊妹早已安安穩穩的睡了,獨剩我難過不已。如果偶爾我早早入睡,一旦半夜醒來,望見夜裡變化的景色,又會僵在那兒驚懼不能成眠了。

雖然父母一再叮囑我們要習慣待在自己的房間睡,但我真的怕到極點的時候,也只好不顧捱罵的爬下床,離開兩個酣睡的姊妹身邊,跑到媽媽房間去。初時媽媽問我為何不睡時,我僅能以有限的語言能力說:「有蟲!」媽媽耐心追問我:「哪裡有蟲?」我悶悶答:「很多地方,到處都是。」指給她眼前那些翻騰的天花板,媽媽看了半天也不知所以然。後來的結果,便是只要我說有蟲,疼我的媽媽就拎著我去洗澡,一天晚上不厭其煩的洗好幾次。結果我乾脆不說了,硬生生忍著,到了很晚的時候也還睡不著的話,就躡手躡腳的爬到爸爸媽媽的中間擠著睡。

那個時候就算是擠在爸媽中間,也還不能安心,眼睛溜溜的瞪著房裡的天花板與一間大壁櫥。那是阿嬤給媽媽的嫁妝,用沉重的樟木打造。當時造價不斐。小時候看那木櫃是巨大無比得像山一般,如今看僅覺普通。

當我瞪眼看著那木櫃久了以後,奇妙的事發生了,灰濛濛光線下,從右邊陰影的地方跑出來許多小矮人。因為太暗了,看不出衣服、顏色,也看不清面貌,就是灰白灰白的,但隱約覺得那打扮,就像白雪公主故事裡描述的小矮人一般,他們一個個僅有手掌大,戴著尖帽子。

這些小矮人從陰影中一個個現身後,就在櫃子上最右方排著隊,一個個往左邊移動。當走到最左邊,櫃子邊緣的地方,就一躍而下,消失在接近地面的陰影中,不一會兒,就又出現在最左方。

好玩的是,這些小矮人還會變著花樣。當他們跳下來的時候,有的還是小矮人的形狀,但有的在掉下的半途中就變成大象,有的變成長頸鹿,有的變成駱駝……。總之就像變把戲一樣,似乎彼此在較勁,也或者就是單純的像小孩排隊跳水,不斷重複。

我就這樣瞪著眼看,常常就這樣看到睡著。只要我偷偷爬上爸媽床上,就等著小矮人出現表演。那小矮人似乎也心有靈犀的等著我一般。記得我心裡曾經疑惑過:是不是我的幻覺呀?如果是我的幻覺,是不是我怎麼想就怎麼變呢?那就試試看吧。我想著:好,接下來這個跳下來的,半空中就變成一隻斑馬吧。咦,變成猴子了。下一隻變成犀牛吧,咦,沒有變……。所以,大概不是我腦子裡的幻影吧。

或許是由於打從心底排斥驚擾我的畫面,也或許是年紀漸大,心靈閉塞了,在讀小學一年級左右,家人搬離那個舊居,此後我再沒有看過翻騰的牆的畫面,也再沒有看過黑暗現身的小矮人。但是即使眼前見不到,心裡的恐懼依然存在。記得小學時我非開燈不能睡,成年後表面看膽子大了,情緒上的脆弱與失衡,造成我多年的飲食失調。這樣的恐懼伴隨我多年,直到我接觸法輪大法,才像解掉一層沉重的負擔,獲得安詳寧靜的感受。

如今我雖然看不到小矮人,但是家中珍藏的木櫃,還提醒著我這件確曾發生的奇妙回憶。@*(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時報記者蔡宗憲/恆春報導〕常聽老一輩的耆老談到,貓是蛇的剋星,卻難得有人親眼目睹,昨天生態專家劉川,正巧在墾管處行政中心附近,記錄下難得一見的貓蛇大戰,也證明蛇類的確怕貓的有趣說法。
  • 位於美國康州首府哈特福德市的著名劇院布什耐爾(The Bushnell)表演藝術中心於3月21日下午喜迎神韻巡迴藝術團在康州的首場演出。康州的神韻觀眾早早來到劇院,等待觀看聲譽遠揚的神韻演出,包括從大陸來美探親近一年的莊先生。早聽說過神韻演出非常精彩的他,親眼目睹之後慨嘆萬分,「一輩子從未看過這麼好的演出,在國內看不到這樣好的節目。作為中國人,看到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化,令人感到非常自豪。」
  • 貴州省政治部部長鄢正甫端坐在主席臺上,親眼目睹了張雲長被活活打死的全過程,冷汗與燥熱此時令他坐立不安,他看到了起義將領張雲軒投來的目光,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 1989年4月20日,我隨所在部隊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當時我部的口號是:視人民如父母,視學生如弟妹。我親眼目睹了起始於89年6月3日傍晚的這場中華民族的悲劇。事件發生後,我提出了一份要求提前退出現役的書面申請。隨後,我所在部隊以「資產階級自由化」、「拒不執行戒嚴任務」等理由將我從部隊除名。
  • 九歌兒童劇團的「愛上白雪公主的小矮人」,去年票房熱賣,今年將自3月底在全台加演20場,並發起「喚醒真愛.傳動幸福」計劃,呼籲民眾響應及捐助家扶中心扶助學童分享觀賞。
  • 比利時當地時間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下午5點30分,神韻紐約藝術團成功地完成了神韻巡迴演出歐洲之行比利時站的第三場演出。來自比利時各界的名人志士彙集安特衛普城市劇院,親眼目睹了神韻所詮釋的中華大地五千年文明的輝煌。
  • 我們深信,這個做盡了壞事的惡黨距離死期不遠了。儘管它愈近滅亡就愈現瘋狂,近幾年已經蛻變為人類社會中從未出現過的詭異之物——虐殺自食同類;並脅迫拖拽著文明社會滑向沉淪。不過這不會改變我的看法,我就生活在大陸,我們毫不懷疑,我們將親眼目睹魔鬼的終結。即此,我嚴正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一切附屬組織。
  • (大紀元記者李大衛台南報導)台南企業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葉重利,於2月21日週末晚,在台南文化中心與就讀高三的兒子,一同觀看了美國神韻藝術團2009年來台的第三場演出。葉重利表示很早就聽過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非常精采,但一直未能親眼目睹,因此特別前來欣賞。
  • 我是大陸一家法院的審判長,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了“神韻”和“風雨天地行”的光碟,對中共迫害法輪功有了瞭解,對大法在海外的盛況親眼目睹,我宣佈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並會找機會和我的同事們說這個事,讓他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也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未來。
  • 2008年12月26日11點,我親眼目睹了廣州警察強行沒收百姓電動車,強行帶走反抗車主和圍觀群眾的場面。6個穿迷彩服的保安,10多個警察,警察指使保安用警棍打人,群眾敢怒不敢言。有一個群眾叫了一聲警察打人了,10幾個保安便圍了過去要帶走他。警察確實沒有打人,是警察叫來的一幫保安用警棍打的!!這樣的事情我遇到好幾次了。其中還有便衣警察。在廣州我看到好多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