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 云淡风轻

蕙质

(Fotolia)

  人气: 815
【字号】    
   标签: tags:

多年前,曾经以这个题目写过一篇文章。

那时的我,算是一个文艺青年吧,还喜欢搞搞行为艺术。男朋友提出分手后,我将他写给我的信拿到南湖边上,撕成一片一片,然后撒向空中,再望着那纷纷飞舞的碎瓣,流下两行清泪,在秋日夕阳的余辉里,久久伫立风中。满脸的倔强,满身的高傲,下定决心从此不会再为谁而放低自己,委屈自己,改变自己。

我 以为,这样便可以烟消云散了,这样便是彻底放下了,回到宿舍后,就写了一篇“再回首,云淡风轻”的文章。曾经以为,一切就会这样淡淡的过去,不会在记忆中 留下一丝的痕迹,但是那浅浅的忧伤与不甘却在我的心里慢慢的凝结成浓重的哀怨,一点点的吞噬着我原本洁净的心灵,而我却不自知,就在这样的心境中走过了十分漫长的岁月。

最近,与一位好久未见的朋友见面了。朋友见到我后很惊讶,他说,我曾经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智慧、那么的富有灵气,而现在这一切特质在我的身上都看不到了。我问他为什么夜晚带上了墨镜,他说,因为他的眼睛里全是悲伤,我又问他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他说,他的眼睛里反射出的全是我 眼中的悲伤。

我沉默了,因为他一语道破了我的心结。我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是那么的阳光、快乐。这么多年,我竟然任由自己改变成这个样子。

因为放不下感情的失意,渐渐变的越来越自我。我只是在意自己的感受,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我总是去埋怨别人对我的不公,却忘记了反省自己的不足。

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在拥有的时候不懂珍惜,失去的时候不敢面对,一味的逃避,把骄傲当成了清高,不得已的看破了红尘,却以为已经看透人生。以至于让曾经失去的痛苦造成的心理阴影,久久不曾散去,心里黯淡无光,沾满了尘埃。

当看清这一切以后,我试着不去怨恨,不去责备,而是省思自己的过错;我试着剥去这厚厚的心灵灰尘,让自己回归最初的纯真;我试着打开自己的心扉,让阳光驻进心里;然后我发现,自己突然间轻松了,心里再也不那么沉重,我又能慢慢的找回真实的自己。

人在世上,缘聚缘散。我又何苦把感情的得失看的那么重呢?重到失去了都不敢面对,把无奈的放弃当成了坦然放下。可是只有这几个字的差别,心境的距离却是多么的遥远啊!

想起了一首歌的歌词,“眉间放一字宽,看一段人世风光,谁不是把悲喜在尝,海连天走不完,恩怨难计算,昨日非今日该忘”。忘掉昨日的是非,才能有今天的安然。而这一切都源自于一个宽字,宽容别人,善待别人,自己的路才能宽阔。任何事,都清淡如水,才能清净明朗。

曾经说再回首,又何曾真的敢回首;而如今将一切看的通透,却发现,回不回首又有何妨。一切从心而生,从心而了,不过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抬眼望去,秋月高远,往事已过,云淡风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是很容易懂的道理,可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却总是很轻易地去责怪别人,也总是认为别人不明就理。
  • 2010年11月10日,记者偶然参加了一个在赫尔辛基德隆移民艺术中心的十年庆典活动。出乎意料的是,在这里不仅看到了各国艺术家的高水平表演,而且还感受到了卡桑德拉艺术中心的家庭气氛,整个晚会的主题就是人、尊重和宽容。
  • 学会宽容待人,微笑便会时常飘荡在脸上,快乐、温馨随之而至,人生路上更会少了荆棘,多了绚丽。
  • 美丽的女人、孤傲的女人、潇洒的女人、善良的女人、娇柔的女人、朴实端庄的女人、内秀慧外的女人……女人们都在权衡着对自己的定位。其实有时候每个人都是丰富而变化的,每个人不同的特性和经历综合著每个人的个性。
  • 全球14万公里的收费道路有10万公里在中国。这些也都是间接推高了粮食的价格,而这些成本的高涨农民又能从中得益多少?这部分的成本增加基本是直接转嫁到了粮食消费者的头上,创造出的利润则是给了垄断性的企业,而农民并非从中得到多少利益,至少国家的反哺政策投入并不多。
  • 【编者按】许多父母来到加国,希望给孩子开辟一个美好的未来。经历了艰苦打拼,事业渐渐走上了正轨,却在同时忽视了子女的教育。我们开辟【华人加国谈育儿】这个栏目,分享家长们在加拿大育儿的心得和体会,欢迎读者朋友投稿。Canada_editor@epochtimes.com
  • 你自己若不去选择烦恼,谁都没有办法。无论多大的苦难,如果你都能把它当成好事,那么就是坏事也变成了好事。
  • 生活中,总有一种真情触动我们内心最脆弱的一面;总有一种人格驱使我们不断地寻求自我完善;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心潮澎湃,这就是宽容!如果每个人都能从自己做起,宽容地对待他人,相信你一定能收到许多意想不到的结果。帮别人开启一扇窗,也就是让自己看到更完善的天空,同时也会有更多的感动永存心间。
  • 汤斌,字孔伯,是清朝河南睢州人,是当时的名臣,康熙时被任命为江苏巡抚,他奉旨前去赴任时,一路布衣牛车,只跟了一老人作为随从。在途中遇到了一位年轻官员,衣冠华丽,骑马的随从众多,这些人一会儿上前面,一会儿上后面,时不时的就碰撞到汤斌的车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