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得天书 耍方术惹火烧身

作者:殷鑫
大钟寺(颐园新居/维基百科)

大钟寺(颐园新居/维基百科)

      人气: 22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清朝康熙年间,天津有个酒徒名叫徐纬真,原籍浙江山阴(今绍兴)。他平日嗜酒成性,往往一顿就要喝上好几斤,加上他一贯热中于求神问卜,烧炼丹药之类的玩意,没有正当的职业,因此生活经常捉襟见肘。

有一次,徐纬真因事离开天津,南下江淮。当他路过山东济南一座古庙时,忽听有人大叫:“徐纬真救我!”起先他并没有理会,只是跳下驴子来准备到路边休息。谁知刚刚坐下,又听庙中重新喊了一遍。

于是他走进庙去四处察看,没有发现人影,只见一口很大的铁钟覆在地上。他估计声音是从钟里发出来的。就对着铁钟问道:“你是什么怪物,口吐人言,而且希望我来救你呢?”

钟里的声音说:“上古时候有个猿公,仙人黄石老曾经跟他学过剑术,我就是他的后裔。因为我的剑术学得不精,误伤了好人,所以受到上帝的惩罚,囚禁在这口钟里已有一百多年。现在时限已满,应当获释。请您帮助我从钟里脱身出来。”

徐纬真说:“我并没有千钧之力,一个人怎么能搬动这口大钟呢?”
钟里的声音说;“用不着搬动它,您只要想法把钟上铸的十二个字去掉,我就可以出来了。”

徐纬真蹲下身去细看,果然发现那銹痕斑驳的钟体上,隐隐约约地铸著十来个篆文,字体古奥,无法辨认。他随手拿起一块青石,在钟上用力地来回磋磨,很快就把字全部磨掉了。

这时,钟里的声音说:“可以了。请您赶快离开这儿,稍迟半刻,恐怕您的身体会受到伤害的。”

徐纬真一听,马上骑着驴子向前飞奔,奔了二、三里路,回头看那庙寺,只见狂风大作,乌云翻卷,风云中迸出山崩地裂的声音。忽然,一只周身毛色像雪莲般的大白猿从高空远处直落下来,跪在他的驴前拜了几拜,转眼之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雪猿。(YASUYOSHI CHIBA/AFP)
雪猴。(YASUYOSHI CHIBA/AFP)

天书 恩报

半年以后,徐纬真从江淮地区回来,随即又前往北京访友谋生。一天夜晚,四周的邻家早已灯熄人歇,只有一轮明月临照窗前,显得十分寂静。

忽然,门外响起了剥啄声。徐纬真开门一看,见是一位眉目清秀而又文雅的年轻书生。来客进屋以后,立即向徐纬真再拜称谢,说:“我就是当初在济南被关在钟里的囚犯,全靠您的拯救,才使我脱离沉沦之苦。回到天庭后,上帝不但赦免了我过去的罪愆,而且恢复了我原来的职位,您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知道您喜欢炼丹、占卜等方术,特地从天府所藏的图籍中拿来三卷道书借你一用,以报厚恩。但是您必须在今夜把它抄完还我,千万不能拖延!”说罢将书放在桌上,便匆匆地告辞而去。

徐纬真拿起道书,打开第一卷,见内容都是有关伦理道德的论述,好像儒家的《论语》和《孝经》,就说:“这些话平常得很,没有什么稀奇。”接着打开第二卷,见是有关修炼养身、虚静养性的方法,好像道家的《阴符经》和《淮南子》,便说:“这也没有什么可学的。”最后打开第三卷,见其中写的都是吞刀吐火,呼风唤雨的方技法术,不由高兴得眉飞色舞,说:“多少年来,我所梦寐以求的,正是这些东西啊!”于是,他马上找来纸笔,剔亮灯芯,聚精会神地把它全部抄录了下来。

天刚拂晓,那位书生已经按时来到。他发现徐纬真抄录的只是第三卷内容,脸上顿时微露不悦的神色,叹息道:“我想要报答您的,难道仅仅希望您去做这些事吗?此书的第一卷,写的是辅佐帝王的谋略;第二卷可以帮助您成为将相之才;而第三卷只不过是些无足轻重的方技术数罢了。用得好,至多使您赚些钱,撑些家业;用得不好,说不定还会给您带来杀身之祸呢!唉,这也是缘分如此,又有什么办法呢?”他的话刚说完,就连人带书不见了。

拂晓(AFP)
拂晓(AFP)

耍方技法术遭灾不测

不久,徐纬真回到故乡山阴。他经常在人前炫耀自己从道书上学来的方技和法术。有时夜晚月色通明,他就作法把月光抓来放进怀里,拿到暗室中挂起来当灯。有时雨天打雷,他就作法把雷声捏在掌心,等雨过天晴后拿出来当鞭炮放。城里的百姓看了都感到新奇,经常有人围着他,要他露一两手看看,同时凑些钱供他喝酒吃饭,他就日复一日地过着街卖艺人一样的生活。

一个盛夏的午后,天气非常炎热,徐纬真又喝得酩酊大醉,袒胸露腹地坐在家门口。这时,正好一阵凉风拂面吹过,他忽然心血来潮,举起手对着空中画符,将凉风招进袖中,过了很久还不肯放出。

那风神被他关在袖子里,左冲右突无法脱身,不由得勃然大怒,狂吼一声,破袖而出,顿时雷声隆隆,火光冲天,把徐纬真烧得皮焦肉枯,倒地而死。@*#

资料来源:(清)钮琇《觚賸续篇》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僧志言,自称姓许,寿春人。在东京景德寺七俱胝院削发出家,事奉清璲。起初,清璲读经非常勤苦,志言忽然来拜访清璲,跪在他面前愿作弟子。
  • 贺兰栖真,不知是何地人氏,是位道士,自称一百岁。善于服食练气,不惧寒暑,常常不吃食物;有时纵酒,在集市上游逛,能吃几斤肉。起初住在嵩山紫虚观,后来搬到济源奉仙观,张齐贤与他交好。
  • 苏澄隐,字栖真,真定人。做过道士,住在龙兴观,修得养生的方术,八十多岁也不见衰老。后唐明宗曾下诏令召见他,又命令宰相冯道写信传达旨意,历经清泰、天福年间相继有征召任命,他都称病不去。开运末年,契丹主兀欲即位,访求有名的僧道加以恩赏任命,惟有苏澄隐不接受。当时公卿从冯道、李崧、和凝以下,都在镇阳,常到他屋里与他闲谈饮酒,各自赋诗相赠。后周广顺、显德年间,诏令慰问他。
  • 赵自然,太平繁昌人,家住荻港附近,以卖茶为业,本名叫王九。十三岁时,病得很厉害,他父亲抱他到青华观,许愿让他当道士。后来他梦见一人相貌魁梧,戴着丝巾穿着素袍,鬓发斑白,自称姓阴,带着他登上高山,对他说:“你有道气,我来教你练绝食的法术。”于是拿出青柏枝让他吃,在梦中吃了进去。醒来后,就不再吃食物,神气清爽,每次一闻到食物的味道就呕吐,只吃生果喝清泉。
  • 凡是推算天文历法、占卜、看相、医术、技艺,都属方技。能以方技使自己显扬于一世,也是从上天那里获得的悟性,不是积久成习而达到的。然而士君子能这样,就不会迂腐,不会拘泥,不会骄矜,不会神化;小人能这样,就会迂腐而进入束缚阻碍的境地,拘泥而不能通达大方,骄矜向众人夸耀,神化来欺骗众人,所以从前的圣人不以此教人,就在于有所顾惜。就像李淳风规劝太宗不滥杀,许胤宗不撰著方剂之书,严撰规劝不要合葬乾陵,才是卓然有益于时政的高明之举,都值得珍视的。
  • 李顺兴,是京兆杜陵人。十来岁时,有时显得很愚蠢而有时显得很聪明,当时人不能了解他。他说未来的事情,很多都说中了。在隆冬时节仍穿着单布衣,赤脚在冰上走并入水洗澡,一点也不怕寒冷。家里曾做斋饭,正要吃时,才发现器皿不够用。李顺兴说:“昆明池中有大荷叶,可以拿来盛放饼子。”他们所住的地方离昆明池有十多里,太阳还没有移动,李顺兴就拿着荷叶回来了,脚上还有泥,在座的人都感到惊奇。
  • 陆法和,不知是什么地方人。隐居在江陵百里洲,衣食居处的习惯,一切都和戒行的和尚相同。村里老人从小看他,容貌神色始终平静,别人都猜不出他的心思。有人说他出自嵩高,到处游历。到了荆州汶阳郡高安县的紫石山以后,又无故离开所居之山,不久就有蛮人文道期作乱,当时人认为陆法和有先见之明。
  • 僧人神秀,姓李氏,是汴州尉氏人,自幼遍读经史之书,在隋朝末年出家为僧。后来遇到蕲州双峰山东山寺僧人弘忍,以坐禅为业,于是叹服说:“这真是我的老师呀。”就前去奉事弘忍,专门以打柴汲水为己任,用来追求他的道法。
  • 玄奘/ 网路图片
    玄奘在言辞明辩和学问渊博方面都很出众,所到之处都一定要讲解经义辩论诘难,蕃人不论远近都尊敬佩服他。
  • 葛洪,字稚川,丹杨句容人。祖父葛系,吴大鸿胪。父葛悌,吴被灭后入晋,任邵陵太守。葛洪年少时好学,因家中贫困,自己砍柴买回纸笔,夜晚常抄写诵习,便以儒学知名。生性寡欲,没有特别的嗜好,不懂得下棋掷骰等游戏方法。为人朴实而不善辞令,不贪求虚名浮利,闭门自扫门庭,不与人交往。于余杭山见到何幼道、郭文举,彼此注视而已,都没有说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