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箫牵姻缘 夫妻双双入汉霄

文/杜若

明 唐寅 《吹箫仕女图》。(公有领域)

  人气: 338
【字号】    
   标签: tags: , ,

洞房花烛夜,一对新人各自谈论铁箫来历。二支仙界之宝落入凡间,寄身名流,找到自己的知音。这对夫妻宛如神仙眷侣,了却世缘后,化仙而去。留下悠扬箫声,回荡天地间。

海宁县有个书生叫严湛,字露文,是一位名士。平日为人落拓豪放,因家境贫穷,他一直没有娶亲。

山石崩裂 铁箫现身

有一年,他独自带着干粮游览天台山,观赏石梁瀑布。但见瀑布飞流直下,积雪似帘,奔泻之声犹如雷震,动人心魄。严湛慨然赋诗,曰:

“美人不来云不住,万古长桥矗苍雾。青松翠黛挺瘦枝,云意欲凝山骨露。不知何日饭胡麻,洞口桃花渺无路。夜深环珮或来游,忆否刘郎采药处。”

他朗声吟咏,遥向山灵祝敬。忽然,听到一阵响声,循声望去,但见山崖旁一块大石崩裂,里面横着一根铁物。他奋力拉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支铁箫。他将铁箫放在水里洗去斑驳锈纹,箫身顿时现出原貎,光彩陆离。

严湛本就擅长吹箫,随即吹奏一曲。箫声婉转悠扬,可泣鬼神。他感谢山灵对他的恩惠,就将铁箫带回寓所,装进锦囊,珍藏在檀木盒里。从此,除非遇到奇人高士或侠客仙道,这支铁箫他不轻易示人。

宋佚名《高士观瀑图》册页
宋佚名《观瀑图》册页。(公有领域)

恶蛟行凶 老翁仗义除恶 

第二天,严湛前往钱塘游览,半途遇到一位银须白发的老翁。老翁身着宽袍,戴着斗笠,行走时,脚下不时生出云气。严湛深感奇异,没敢与他交谈。

中午时,两人先后进入村里的客店休息,老翁正好坐在严湛身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严湛请他喝酒吃肉,热情地招待他。老翁秉性豪放,爽快地接受他的招待,食量之大能抵数人。

待吃饱喝足后,老翁惬意地拍着肚皮说:“真痛快。在尘世遨游几个月,都未能像今天吃上一顿饱饭。”他称严湛是个慷慨有义之人,答应日后一定报答他。严湛问他姓名,老翁只笑不语,一会儿就起身离开了。

次日,严湛踏上大道,继续漫游,忽然遇到山洪暴发,恶水似排山倒海般,向严湛汹涌奔来。严湛大惊,赶紧跑到一处高地,转眼水位暴涨,几乎快把高地淹没了。他恐慌地四处张望,忽然看见那位老翁在惊涛骇浪中,一边跳跃,一边大声吆喝。不一会儿,他斩杀了一物,狂浪顿时变小,渐渐地趋于平静,最后慢慢地退去了。

老翁提着那东西的头,从水中跳出来,告诉严湛说:“这是一条恶蛟,它知道你的行囊中有宝物,想把你吞了,再抢走宝物。”老翁除掉恶蛟,让严湛放心地赶路。严湛急忙作揖道谢,邀请老翁一起同行。老翁说:“日后再见吧。”说罢就走了。严湛看他赤脚走在泥路上,健步如飞,一点也没有老态龙钟之相。

铁箫落水 水神另献“琼液”箫

严湛来到钱塘,便去谒见太守钟君。钟君与严湛之父是世交,坚持请严湛加入幕府。钟君热情相待,两人每日饮宴谈论,相处十分融洽。

一天,严湛泛舟西湖中,美景当前,他抽出铁箫吹奏。箫乐声起,霎时间万籁俱静,只箫声悠扬。这时,那位老翁忽然现身,朗声说道:“知道你不吝啬,今日就请老夫饱餐一顿。这几天忙着办事,几乎要渴死饿死了。待我作回月下老人,就回归那空无之地,逍遥自在。不再因吃喝问题,麻烦他人了。”严湛爽快地答应了,赶紧吩咐仆人去买酒食,款待老翁。顷刻之间,所有饭菜被老翁一扫而光。严湛取出铁箫吹乐助兴,箫声呜呜咽咽,悠悠扬扬,仿佛仙人戏海之乐。

老翁侧耳聆听良久,然后借过铁箫,放在手中把玩,对严湛说:“这支铁箫是仙人收聚铁洲之铁,由雷神煽风,风神烧火,熔铁铸造而成。”原来这是仙界之物。

老翁说着,忽然“叮咚”一声,那铁箫竟然滑落,掉入湖水中。严湛知道老翁是神灵,一点也没有露出惋惜的表情。老翁拍手大笑,说:“公子如此雅量,就像东汉孟敏一样,瓦器堕地而心不惊。我应将宝物完璧奉还。”只见他伸出手指,对着湖水念动咒语,不一会儿,水面露出一只青蓝色巨掌,像畚箕一样大,高举着铁箫露出水面。

老翁取过铁箫,叱退了水神。严湛接过铁箫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已不是先前那支。以前的那支铁箫上面刻有篆文“石华”,而这支却刻着“琼液”。

老翁解释道:“以前那支铁箫是雄的,现在这支是雌的。它们质地一样,发出的声音却不一样。总之,宝物终究要返回天上。现在人间,只不过暂且寄身名流,用它撮合好事罢了。”说罢,老翁飘然而去。

严湛试着吹奏一曲。箫乐竟能感动深水蛟龙。他心知,这非世俗凡箫可比,于是郑重地珍藏起来。

清 金廷标《吹箫召鹤轴》局部。(公有领域)

竹箫暴裂 老翁赠“石华”

钟太守有一女儿名叫葆瑛,刚十六岁,天生丽质,也是一代佳人。她随父亲来到任所,因喜爱西湖美景,就请父亲在云水深处为她修建了一座馆舍。葆瑛最善于吹箫,就把这处馆舍取名为箫楼。

箫楼书架上,陈列着万卷诗词,百函道书。平日,葆瑛穿着盛装,焚上檀香,静静地阅读。有时会在山雨过后,划船到西湖莲花丛中吟咏。有时则在晴朗的夜晚,换上男装,骑马出游。有时到峻峭的山峰上,倚山吟咏,或拔剑起舞。舞姿之美,令游人以为是天仙下凡。

一天夜里,她换上布衣荆钗,带上一名婢女,将船划入浩浩渺渺的芦苇丛中。月色如昼,她取出竹箫吹奏自作新曲。夜色静谧,箫声悠扬,天上的月亮和云彩仿佛都为之驻足,静静地聆听。

一会儿,葆瑛听得远处水面上,隐隐地传来歌声,摇橹声。当声音越来越近,趁着夜色,葆瑛看见一位老翁驾着小船,缓缓驶来。老翁向葆瑛借箫吹奏,不料竹箫刚到嘴边,却突然暴裂了。葆瑛也不气恼,只是微微一笑说:“不过是根废柴罢了。”她说,竹子是人间烧火用的材料,只有天上的凤尾竹,才值得让人珍爱。

老翁托言说,昨夜打鱼意外得到一支铁箫,送给葆瑛。起初,葆瑛吹不响铁箫,老翁教她运气、指法,并略略吹奏了几段小曲,只见大鱼跳跃起舞,天风浪浪吹拂,月色竟也黯然失色。

葆瑛听得如痴如醉,向老翁深深行礼,想拜他为师,学习箫艺。老翁摇摇手,说日后自有有情人与你切磋箫艺。说完,就摇橹离开了。

葆瑛带着铁箫回到官署,像获得奇珍异宝一样,终日用它练习吹奏。每当豁然领悟到箫乐妙处,就像得到仙人传授一样,心情格外喜悦。

听箫乐仙韵 作词寄遐思 

一天夜里,太守举行家宴,葆瑛作了一首新词,为父祝寿。她取出铁箫吹奏新曲,乐音之美令太守深感诧异,于是细问铁箫由来。葆瑛就把经过一一告诉了父亲。钟太守认为此事实在神奇。

当时,严湛正呆在屋内,忽然听到熟悉的仙乐声,心里惊奇,那乐曲很像用“石华”箫所吹奏。然而,“石华”箫已被河神拿走了,怎么还能回到世上呢?严湛听着箫乐,依照《壶中天》词牌,填了一首词,曰:

“谁家仙韵,遏行云,惊起栖鸦眠鹤。不是吴门行乞惯,不是东坡游躅。琼液新收,石华旧隐,冰茧蚕抽独。一声声慢,余音到耳枨触。

知否剑返延津,珠还合浦,灵物雌雄逐。如诉似愁难觅耗,鸾驭乍停弄玉。璧月凉生,兰膏彩匿,小度参差玉。情人何许,按谱应来商略。”

他把词写在青笺上,早晚吟诵,以寄托遐思。

图为宋 赵伯驹《仙山楼阁》局部。(公有领域)

洞房花烛夜 始知“月老”为何人

一天,太守偶然来到严湛房中,见到这首《壶中天》词,十分赞赏他的才华,随即命人摆酒宴,并传呼乐伎奏乐助兴。严湛让书僮取来“琼液”箫,想为太守吹奏一曲。

太守一见此箫,觉得很眼熟,盯着箫看了很久,继而问道:“你的箫也是铁铸的吗?”严湛说起此箫的来历。太守惊叹:“真是一件神物!”

次日,太守派人请来严湛,愿将女儿许配给他。严湛惶恐,却也难以推辞太守的美意。太守选好良辰吉日,为他们举行了婚礼。

这对新人在洞房花烛夜,各自讲述铁箫的神奇来历。原来是那位老翁作了一回月老,用铁箫撮合了这桩婚事。只是他们不知老翁名号,只好恭敬并立,齐向空中焚香致谢。

入山修道 夫妻双双飞汉霄 

次年,严湛中举,又考中进士,但他无意于官场仕途,告假回到钱塘居住。太守去世后,严湛夫妇护送灵车返回原籍安葬,却在半途遇到一群响马贼,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随从侍卫不敢抵抗,只见严湛与葆瑛喝住贼人,取出石华、琼液两支铁箫御敌。

他们挥手一扬,从每支箫中飞出一条小青龙,它们凌空飞腾,犹如冰雹横飞。盗贼以为天神下凡,纷纷跪拜求饶,转眼四散逃离。再一看,小青龙不见了,而铁箫依然在他们手中。

严湛夫妇回到原籍,办完葬礼,就遣散了家仆,各自换上道服,骑驴前往天台山。他们在石梁西畔选一佳地,搭了一间茅屋,就此住下。每当风清月明之夜,两人便取出铁箫,齐向虚空吹奏。每到此时,就会有仙鹤飞来,三三两两,或闲步或驻足倾听。

三年之后,茅屋忽然无故起火,转眼化为灰烬。严湛与葆瑛彼此会心一笑,自知世缘已了,双双飞入云霄,再也不见踪影。留下一桩闻世传奇,百代流芳。

宋缂丝和鸣鸾凤图。(公有领域)

事据《夜雨秋灯续录》卷二@*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她一降生,他就在一个地方等着娶她了,无论贫富悬殊、丑美不配,甚或相隔万里,只要红绳一拴足,谁也逃不脱,必成夫妻。
  • 元 刘贯道《竹林仙子》,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如申天师所言,一百年后,张云容遇到薛昭,二人成就了夫妻姻缘,她感叹道:“这是宿缘啊,并非是偶然。”
  • 贾正经,黔中人,娶妻陶氏,颇佳。清明上坟,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风当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沥酒祝曰:“仓卒无以为献,一尊浊酒,毋嫌不洁。”祭毕,然后登墓拜扫而归。
  •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茫茫人海中,两人能结为连理,这是何等缘分!难怪中国人要说“姻缘天注定”。姻缘既然天注定,那当然是人生大事,每对终成眷属的有情人莫不希望自己的婚姻路上能天长地久,千里共婵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