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正的自己 我们确实拥有“选择权”

作者/谭雅.道尔顿 原文作者/Tonya Dalton 译者/蒋馨仪

人气 303
标签: , ,

表现我们真正的自我,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这比我们所具有的能力更重要。—J.K.罗琳(J. K . Rowling)

以下两点哪一个较符合你的情况:

A. 我自己选择要走的道路以及应该优先处理的事物。

B. 我让他人帮我决定要走的道路以及应该优先处理的事物。

若选择B,那你可能得在此页打住并阖起本书了,毕竟之后的章节(或这整本书)都不会是你所喜欢的内容。我认为我们都应该也必须自己做出决定,虽然这确实很困难,特别是当有这么多人都认为生活的掌控权不在于自己的时候。

我们太常交出主控权,让别人用他们的要务和需要紧急救火的事件把我们给绑住,使我们觉得没办法掌握自己的生活。但其实不然,我们只是忘了还有一种选项,就是将时间投入在自己最重视的事物上面。

每件事都很重要,但唯有找出优先事项才不会错过真正重要的事。(Fotolia)

我们都知道优先事项就是—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事情;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厘清什么属于、什么不属于优先事项本身就是件很困难的事。毕竟每件事感觉都挺重要的,要怎么排出先后次序才好呢?

当我们平等对待每件事时,就代表优先事项并不存在,因为所有事情都会挤在一起,反倒模糊掉真正重要的事物。我们认为自己应该努力把握所有机会、不想错过任何一件事情,所以才会将所有事情都视为重要任务去执行—即便事实并非如此。结果则是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

优先事项(priority)这个单字一直到十五世纪才出现,以前是根本没有这个概念的,后来人们终于在对话中加入了这个词汇,而它也一直都维持着单数的用法—从来没有用复数(priorities)来表示过,就这样又过了五百年,直到突然间,它就成了有复数型的字了。

自此之后,我们便开始产生一种文化信念,认为应该有更多的任务被列为待办清单上的优先事项—尽管这些事物在我们心中排序并非如此。就像《少,但是更好》(Essentialism)的作者葛瑞格.麦基昂(Greg McKeown)所写道:“我们不合逻辑地推断,只要改变这个字,我们就能歪曲事实。于是不知怎么的,我们现在可以有好几件‘优先’的事。”

事实上,除了那些真正能满足自己心灵的事物外,没有人会想要全部一手包办,可是真正放手却有其困难度,特别是当某事能带来一些安全或舒适感的时候尤为如此。有时你需要跳脱舒适圈,才能集中精力、摆脱杂音、直接切入你的优先要务,而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自己有过亲身体会。

我们需要找出心中的优先排序,但首先要掌握一个原则:我们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无法拥有一切的事实。 

现在改变还来得及吗? 

十月的北卡罗莱纳州阿什维尔市非常的美,天气已转为凉爽的秋天,亮橘与枫红色点缀山林,这是我一年到头最喜爱的季节—没有一年例外,除了二○一三。

二○一三年初我开始创业,公司已成长到一定规模,因此约翰便辞职和我一起工作。我们肩并肩一同打拼,将一切都投入到事业中,而我也热爱与约翰共事。然而即便知道自己应该要很知足开心,实际上却不然,我的内心深处无法感到满足并且充满了不安。

我无法明确说出到底哪里不对劲—这中间并没有一个戏剧化的拨云见日桥段,让我发现这并非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只是知道当每天早晨起床,去做一个与我真正重视的事物关联不大的工作,让我感到负担很沉重。我每天都忙得团团转,追寻着令我疲惫又空虚的生活。

我大部分的日子都充满挫折感与不满足,因为我并不喜欢自己目前对于世界的贡献,而工作上的不开心也逐渐渗透到生活中的其他部分,令我倍感空虚。

但我的事业是当时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孩子的吃喝、房贷都来自于此—是我们的维生之道。我是欠这份工作很多人情没错,但我更想拥有一个能再次让我心灵感到满足,同时约翰和我还是能一同打拼的工作,但这听起来实在太过于痴人说梦了。

我怎么能够转身抛下发展正上轨道、全家人又得靠它吃饭的事业,跑去追求新的可能呢?因此我身上笼罩了一股无力感。

我觉得自己被困住了,我很明显没得选择—我找不到其他的选项。

我们有得选

你可能也有过类似的体验,事实上在阅读本文时,你心里可能会想说:虽然这听起来很棒,但在生活中是不可能实践的,或是我也想要花更多时间在个人优先要务上,但手上事情真的太多了。

现在我必须告诉你:良药苦口,你若不自己做选择,他人便会替你代劳。但选择权其实操之在你,不选择当然也是一种选择,但有太多人都忘记其实自己是有能力选择的—而这类型的案例就称为“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

你是否曾感到失去对生活的掌控权?你的世界像是由各种规定所组成的一般,十分僵化,而你也无法选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朋友啊,那就叫做习得性无助。至于我所经历过的那种感觉呢?那种受困感(事实上我想过放弃,甚至不敢思考自己到底有多空虚)?那便是我出现习得性无助的征兆。

问题就在于我们让这种习得性无助控制了自己,而这种被动的态度会让我们忽略解决问题的机会。此类行为最佳的例子就是读了书但考试成绩依旧很差的学生,那下次考试前,她可能就会觉得读书也没用,因为“反正也考不好”,干脆别念了吧!

她可能忘记了第一场考试前她玩到很晚才回家,或是跟好友起了口角而导致分心。她只记得自己读了书却考不好,因此便下了念书是没有帮助的这一个结论。她感到被困住了,也看不见其他机会,因此就索性放弃尝试。

其实现实并没有困住我们,而是我们看待世界的眼光将自己限制住了。或许你已经厌倦了尝试,毕竟似乎怎么做都没有效果,我也曾如此觉得,我们被生活中的一团混乱弄到不堪负荷,有时候确实只想躲回床上,用棉被将头给蒙住。

我们会看不清最深层的自我以及对自己最重要的事物,我们忙着挣扎抵抗,努力让头浮出水面,以致于似乎忘记了可以选择用脚去踢水,给自己时间深吸一口气并抬头看看方向—选择往较为平静的水面游去。

当我们允许自己退一步来做选择时,力量便开始涌现。我们强化了自己的内控感(Internal Locus of Control),也就是说,我们会记得自己有能力左右命运,而非只能随波逐流地过生活。

内控感强的人相信自己能够自由地做出选择并决定自己的遭遇。因此相对来说他们会更加快乐并有动力。心理学家发现“内控感与学业上的成功有所关联,自我动机以及社会成熟度较高,压力大或忧郁的情况较少,并且也较为长寿。”我们想要的就是加强自己的内控感,并开始体会到我们确实拥有选择权。

但我真的无法掌控生活。

若你还是觉得:“这并不适用于我;我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你的心声我听到了,你的老板很严格、家庭成员里有控制狂、每天的日程过度受限、有特殊需求的孩童等等类似情况,对吧?

我前阵子在一场工作坊演讲活动上认识了萝达,我们一见如故。萝达的家庭美满、事业蒸蒸日上,属于典型的那种能兼顾事业及家庭的成功女性,任何人看到她表面光鲜的生活都会认为她属于人生胜利组。

我当时才刚上完一个课堂练习,该练习的目的在于引导学员开始找出心中重要的优先事项。然后我问萝达她有什么自我发现,她便告诉了我她所发现的部分,但我注意到的是:当她提到瑜伽时眼睛总是闪闪发光,于是我请她再多告诉我一点她的想法。

她顿时表情生动地描述给我听她最爱的早晨瑜伽课—这显然是她一整天最快乐的时光之一。我热爱在他人身上看到这种热情;因为自己也能受到鼓舞。于是我问她那天早上是否也去上了瑜伽课,而此时,有趣的事发生了—她眼中的光芒暗了下来。“没有你真耶,”她说,“我已经至少六个月没去了,多年来我都没能规律地上课。”

多年来?这显然是她非常热爱的事耶?我试着说服她去上课,她便解释说自己就是没有空、绝对办不到的,她太忙了,有太多人需要她—连一周一次早晨瑜伽都不切实际了,更不用提每天早上都去了。我不死心,又推了她一把,她便回答说家里的人都太依赖她了,要是早上她不在的话,大家肯定会乱成一团。所以我又再试图推她一把(注意到这里重复出现的主题了吗?)。

孩子们前一晚能自己把隔天要穿的衣服准备好吗?当我这样问时,她微微一笑答道:“喔,我不帮他们挑衣服的,他们自己会穿好。”第一道障碍解决了。

前一晚就先把午餐准备好呢?“可以,”她说,“事实上,现在我想了想,他们其实可以自己准备午餐,这样能帮助他们变得更独立。”说得好呀!(若要选一件我真的很赞赏的事,就是家长培养出孩子独立的性格。)我们便开始聊起如何让这个流程更容易,比方说在冰箱和食品柜中设置一区放置“午餐专用”的食材及工具,此时我已经能看到萝达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希望,第二道障碍也跨过了。

现在最大的困难点来了—开车送小孩去上学。萝达怯懦地承认她的两个孩子都上高中了,那既然老大已经考到了驾照,没有理由不能自己开车去学校,第三道障碍被打破了。而就在那个瞬间,她感觉充满无限的希望!太好了,她可以边照顾孩子边去上瑜伽课了!或许还无法每天都参加,但一周去个三趟以她目前的生活状况来说已经非常棒了。

记得我们告诉自己的那些范本故事吗?我认为萝达的版本是好妈妈每天早上都应该要送孩子出门,久而久之,这个故事对她来说就成了现实,尽管她的孩子已经长得够大,不再需要手把手的照顾了。萝达的角色不停地在转化,但有时要察觉这种改变真的非常困难。我们倾向认为孩子需要自己,但在忙碌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时常会忘记孩子已经能够更加独立地处理事情了。

乍看之下,这种转变或许会让人感到有些失落,但其实却是件值得庆祝的好事。这代表我们已尽责地将孩子抚养成强健的大人。当我们花点时间了解了这一点后,就能放宽心把一颗崭新的弹珠放入自己的玻璃罐里头了。

既然萝达已经想通了,我们便坐下来一起制定接下来的计划,使家人有时间适应日常生活的变化,也让她有时间得以调适自己的心态。我们决定先从每周一次开始尝试,前四周她将每周上一次瑜伽课,接下来的八周则是每周上两次瑜伽,然后变成每周三次。瞬间她理想中的早晨已近在眼前,这都归功于萝达看见了过去所忽略的一连串选项。

我们都有这些隐形的选项,对吧?

本文摘自<你真的不需要这么忙:做自己喜欢的、快乐的、有意义的事,拒绝崩溃的无压生活练习,高宝书版>

责任编辑:陈真◇

相关新闻
【萝洁塔的厨房】在家自己制作起司白酱
【防疫餐自己做】 “南瓜炒米粉”和“素姑米粉汤”
【防疫餐自己做】 韩式烤肉包菜
【防疫餐自己做】 甜酸凤梨鱼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广州度假村酒店现疫情被封
【一线采访视频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间】亨特中国行 神秘台湾人牵线?
【珍言真语】简浩名:善恶有报 林郑命运由天定
【重播】川普北卡集会演讲 数万人参加热情高涨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