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选择 天堂与地狱(下)

吴存

千万不要在这短暂的人生中,由于贪图一时的享乐、迷恋这肮脏的世界而毁掉自己生命的未来和永远。(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在生命的长河中,人生只是短暂的一瞬。可是,就在这迷的一瞬间却在检验生命能否坚守自己的本性;就在这短暂的人生中却在考察生命能否觉醒。守住本性,生命觉醒是在世间当人阶段的关键。人生短暂,生命永恒;元神不灭,神性永存。千万不要在这短暂的人生中,由于贪图一时的享乐、迷恋这肮脏的世界而毁掉自己生命的未来和永远。

人生选择既是对生命未来的选择,同时也是自己在宇宙中位置的选择。现代人由于受无神论、唯物论的影响和束缚,接受了单空间的宇宙观,误认为宇宙只有人世这一个空间,把天堂地狱当作人的虚假幻想,所以不知道或不相信人还可以在宇宙的多层空间中进行选择。在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单空间认识的支配 下,人只重视在世间选择自己的位置。为了在社会中争取一个好的位置,政界和军界总想官位越高越好、权力越大越好;商界中的人总想把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钱财越挣越多;学界的人总是拚命使自己的职称越来越高、名望越来越大。这种人只重视在虚幻的人世中定位,不知道在真实的宇宙中归位,“反认他乡是故乡”。

历史上,确有一部分人通过学习佛法,放弃了后天观念、打开了眼界、放宽了思维。他们知道宇宙是极其庞大复杂的多空间存在,人世空间在宇宙中是最低、最迷、最苦、最脏的一层空间,在宇宙高层空间到处都是纯净新鲜、琳琅满目、无限美好,那里是真正的天堂。他们认为人应当重视在宇宙高层空间中选择自己生命的位置,走修炼之路,这是提高境界走出世间,生命归位之路,这是人对自己生命负责的唯一正确的人生选择。

为什么历史上许多地位高、有作为、贡献大的人最后都选择了修炼之路呢?因为他们的世界观、 人生观、价值观都发生了根本转变,他们把自己与宇宙联系在一起,在洪大的宇宙范围中来选择人生之路和生命的未来。如:被誉为“二十文章惊海内”、集诗词、 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学富五车,才华横溢的李叔同,正当他各方面造诣达到人生顶峰之时,于1918年剃度于杭州虎跑定慧寺,遁入空门,做了一个法名“演音”、号“弘一”的僧人。一位非常优秀的艺术家穿上百衲衣后,从观念到行动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断绝尘缘,超然物外,几乎废弃了所有的艺术专长,耳闻晨钟暮鼓,心修律宗禅理,艺术家的李叔同变成了修炼人的弘一法师。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在《在瑞士法会上讲法》说:“这是一部宇宙的法,从古到今任何一法门在常人社会中流传的法都是如来境界和如来以下的法在常人中流传。这么大的法给宇宙不同生命开创不同生存环境,造就整个宇宙的这么一部大法,只是你达不到那个境界,看不到那么高的内涵而已。但是你要达到了果位,你要修炼圆满所知道的一切都在里面,所以一定要多看书,多看书。……有了问题这个法就给你做解答,你自己在平时生活当中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提高,你就在勇猛的精进之中了。”目前,法轮大法弟子正在宇宙大法中修炼、净化、升华,实际上就是在宇宙中选择和安排自己的位置,实现生命的宇宙定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源自于中国的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肆虐全球,连远在地球另一端的阿根廷也难以幸免。阿根廷科连特斯省(Corrientes Province)的天空日前出现人形奇光,有虔诚的信徒表示,这是圣母玛利亚现身来保护他们。
  • 大陆一位政府机关公务员讲述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的体悟。
  • “一丝不挂”一般说是赤身裸露,就是一丝一缕的衣饰都没挂在身上。回顾“一丝不挂”本意不在此,它是从佛家来的成语,说的是人间道的修行。
  • 我的父亲由于家境贫寒,三十多岁才结婚。而我的母亲比我父亲小十二岁,并且智商有问题,就是人们说的傻。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个经常被人嘲笑、脏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龄小伙伴们都不愿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双目失明的奶奶玩。
  • 做裁缝这个行当,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能碰到,经常是这个嫌价格高了,那个觉的款式不新潮,这个嫌瘦了,那个嫌肥了。我牢记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 从德向善,忠厚待人,诚实做事是父亲一辈子为人处事的信条。想不到就凭这让他和我们一家在历经战火,兵荒马乱乃至阶级斗争,文化革命中,历经打击,然后能劫后余生。
  • 他连夜跑到办公室,把以前收缴的法轮功的书籍、光盘、小册子都偷偷地拿回自己的家里,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越看越觉得法轮功师父说的好,有道理。
  • 她和同事开心的游山玩水,爬到山顶时,突然山崩地裂,地动山摇,山地瞬间被震开一道道沟壑,山顶顿时响起一片哀嚎,惊叫声、人们惊慌失措,四处乱跑,没跑几步就被滚滚的山石碾压而过,瞬间人们被埋没……
  • 人的思想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很多时候是无法控制的,过去看别人,有时思维中会带着一种类似诅咒的想法,而现在我不管看到什么人,即使他对我表现的很恶,我都会真心微笑的看着他,心里祝福着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