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得真开怀——《虎溪三笑》(三)

向薇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不知各位看倌发现了没有,画面因双直角三角形挤出了一个“虚”的倒三角形(请参考前文—图2),倒三角的尖端正向着仰天长“笑”的三位主角…。如果您曾经看过周星驰所导演的“功夫”一片,相信您对片中身怀绝技的房东夫妇一定印象深刻。…

还记得那房东太太(包租婆)惊人的狮吼功吧!当他俩来到斧头帮总部,欲为猪笼城寨里三位侠义之士的平白丧命讨回公道时,仍不忘送上一份大礼—巨大的“钟”。原本只想取其“送终”之意,要给斧头帮那一群未见世面的小流氓一点小小警告,却不料竟碰上一场硬仗,意外面对了练就蛤蟆功、心地恶毒的火云邪神。于是在愈居劣势的情况下,包租婆急中生智,将“巨钟”上方的铜钮猛力拍掉,使之成为一个扩音效果极佳的“大喇吧”,这“狮吼功”加上“大喇吧”,终于把一身邪气的火云邪神给震得是天旋地转、元气大伤,使战况大为逆转…。

相信聪明的您已经发现了:原来那三位脸部剧烈上仰、笑到不能自己的主角,正像在施展“狮吼功”,而画面那个正的倒三角形的虚空,便是那扩音效果极佳的“大喇吧”!

画家将主角置于画幅下方正中央,其上设计了一正倒三角形,被暗示为广阔深遂的天空。这看似平稳单调的构图,此时的效果,竟等同于包租婆端正地将马步姿,如札入土地般的站稳之后,深深的吸口气,然后正对着大喇吧口,使尽全身的气力,将体内每个细胞所练就的狮吼功力,一股脑儿的全数释放出去…“呀!~~~~~~~~~~~~~”,震碎屋墙、撼动天地,使邪恶为之胆寒震颤,也使观者的心神为之强烈震动着…。

原来,七、八百年前的古人,早已理解了“大喇叭效应”的特点,也想利用这个道理,将三位主角富于深意的笑声,藉由这样的构图上达天听;并要扩大音效,将那天真烂漫的咯咯朗笑,萦回于画中的幽谷山林间,穿透至画幅内遥远景深的最深处;此外,还要渗进画幅绢素的每个分子,甚而是窜出绢素,直欲与历代观画者的全身细胞相共鸣!!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为何画家要将主角的动作画得如此夸张,因为如不仰着头,那声音还对不上喇叭口,还传不出去、传不远哩!~~~您说是吧!@*
(待续)
<--ads-->(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8月13日讯】如果有人问我:“中国绘画史上‘笑’果最强的作品是哪一幅画﹖”,那么我会很乐意向他推荐现在正在故宫(台北)展出的一件册页小品——宋人无款《虎溪三笑》。
  • 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画家如何想把这看似简单的笑声,长久回旋于一方绢素之上。首先要看的是构图,一般学者会用两种看法来分析:双一角交叉构图、十字构图。此篇先介绍“双一角交叉构图”。
  •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尝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岁时就计划为但丁《神曲》着手绘制插图。他的艺术才能大多体现在为文学作品创作插图上。除了神曲之外,他还为其它文学名著制作精美的插图,如《圣经》、《失乐园》、《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图的面世,即被大众认为文学结合视觉艺术的一大杰作。
  • 法国艺术家路易-利奥波德‧布瓦伊(Louis-Léopold Boilly)擅长画肖像,他画了大约5,000幅小幅肖像画,有专家认为这样的数量算少。布瓦伊绘画技巧精湛,加上他的聪明睿智,创作令人赏心悦目的错视画(trompe l’oeil,欺瞒眼睛,译注:一种逼真到能骗过人眼的作画技巧);有时也创作挖苦人的讽刺画(scathing caricatures),当中有许多是自画像。
  • 仙子仙女和他们丰富的传说故事,久远以来就让世人着迷,对英国人来说尤其如此。在维多利亚时代(1830至1900年代),仙子画(fairy picture或fairy painting,又称童话画/精灵画)成为独特的艺术流派。这种对童话的迷恋始于19世纪中叶,很大程度上是受社会变革所推动的。面对科学进步和工业化发展,人们在自然世界之外,对于灵性世界的兴趣也与日俱增。
  • 17世纪意大利画家圭多‧雷尼(Guido Reni)的作品《圣母无染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又称圣母无原罪始胎、圣母始胎无染原罪)散发着神圣美丽、纯洁和光芒,圣母的一颦一笑都透露出她最虔诚的心。她微微仰头,虔诚地凝视着上帝,双手轻轻合十,做出祈祷的姿态。看着画作,你仿佛可以听见天使吟唱的赞美乐音,飘扬于云层之间。
  • “莎士比亚戏剧最棒的一点是,没有人能告诉你它们应该是什么样子。剧本中的舞台说明和场景布置是出了名的简短;几乎 没有任何关于服装或外观的规定。”画家们正是利用这一特点创作出波澜壮阔的画作,将莎翁戏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仍然发出自己的声音、反映出独特的风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