賄賂官爵 人財兩空

楊紀代

不只「三尺頭上有神靈」哪!那酆都鬼域依舊執法無私,躲到天涯海角仍是難逃法網的!(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

直隸省(今河北)保定有太學生某,打算到京城,花點錢買個一官半職,謀得個縣令當當過過癮。正當一切就緒、行李都打點好了打算動身時,卻生起病來,一個多月了仍無起色。

一日,忽聽得僮僕入報:「有客人到!」某這時也忘了身上有病,急忙起身迎接。這位客人,穿著華服類似顯貴人家,雙方三揖後導入屋內。某詢問貴客造訪寒舍所為何來?

客人答:「我乃公孫夏十一皇子的門客,聽說你打算動身往京城花錢買個縣令來當, 那弄個高一級的太守豈不更佳嗎?」某當即謙遜致謝,只說自己錢財有限,不敢奢望。客人聽完後,笑說這不成問題,我願意為你效力,只要你將應納的賄賂數目先繳一半,另一半到任後再補足就行。

某大喜過望,求其良策,客說:「這幾個督撫都是我的至交,你暫時先拿五千兩,錢出來就能搞定。目前直隸真定縣缺員,急速圖謀唾手可得。」某驚訝其事荒誕不經, 因為過去朝廷有個規定:本省人不可當本省的官!客笑曰:「君太迂腐啦,但有孔方(錢叫孔方兄)在,哪管本省他省、家鄉外地的分別呢?」可這某始終躊躇,總懷疑客人的計策不合情理。客人說:「你用不著疑惑啦,老實告訴你,這是冥府中的城隍職缺也。君之陽壽已盡,早已登記死籍,趁此機會營辦此事 ,還可以當個冥司中的貴官哪!」說完,立即起身告別,又叮嚀:「你自己看著辦, 三天後我再與你碰面。」於是出門跨馬而去。

這時,某忽然張開眼睛,與妻子訣別,讓她把家中藏金取出,估計約值市價萬貫,再把屋裡珍貴物件搜索一空,全部堆積於庭院中,再夾雜些草製的芻靈鬼馬等冥府人物 ,日夜焚燒起來,堆積的灰燼高如山丘。三日後,客人果然如約而至,某立刻出資交兌如前所言之半數。客收下後即刻引導他到部署關說。只見有貴官坐於殿上,某便伏拜於地。那貴官只略略的核對了一下姓名 ,便勉勵他,要以清廉謹慎的態度為官等這些門面話兒,接著取出到任就職的憑證, 把某喚到几案前遞給他。

某千恩萬謝的叩頭出了署門,心裡想著自己只不過是個太學監生而已,出身卑賤,非要有氣派的車駕、醒目的華服,不足以震懾自己統轄的兒曹下屬。於是到了鬧市買上車輿、肥馬,又派遣鬼役用彩轎迎接自己的愛妾。

這些事剛規劃辦妥,而真定鹵簿(即儀仗隊)也已全數到來。於是走馬上任,這中間路途有一里多遠,一路行來舉目四顧意氣風發,心中甚為得意。忽然儀仗隊的前導者偃旗息鼓、金鉦之樂驟停,方驚疑間,只見騎馬者紛紛下馬,全都匍伏跪拜於道路兩旁,遠遠望去,迎面而來的,人小不超過一尺,而馬大只如貍貓一般。車隊前導者語帶驚慌的喊:「糟啦!關聖帝君到了!」此時某也害怕了,下得車來也跪伏於地。遙見帝君帶著隨從四五騎,全都放慢馬轡緩緩而行,那帝君,看來下巴多鬚繞頰滋生 ,不像人世間所描塑的模樣,可他的神色、風采威猛更盛,那名聞遐邇的修長鳳目, 幾乎延伸至耳旁。帝君在馬上問此是何官?從者答為真定太守。帝君說:「就管這麼小小的一郡,有啥可值得如此囂張?」某聽了之後寒毛悚立,身子馬上暴縮,自己一 看,已成了六七歲小孩的個頭啦。

帝君命某起身隨著馬匹前行,道旁恰有一座殿宇,帝君進入後南向而坐,命人拿來紙筆給某,叫他書寫自己的籍貫、姓名與簡歷。某寫完後立刻恭敬進呈。帝君看了看, 發怒道:「錯白字連篇、字跡歪扭不成形象,此市儈(市井中偷雞摸狗、不務正業的牙儈)耳,何足以擔當處理人民社稷的官耶?」又命人稽查他生前記載善惡的簿籍, 旁邊有一人仔細跪奏,但聽不清說些什麼,帝君大聲呵斥:「干擾我巡視事小,這賣爵一事可罪孽深重。」

馬上就瞅見金甲神拿來大鎖,兩人捉住某,剝去他的冠服綰上鍊子固定,大笞五十下 ,打得皮開肉綻,臀部幾乎鬆脫,然後將其逐出門外,某舉目四顧,儀仗、隨從、車馬盡空,疼痛不能舉步,偃臥於草叢間喘息。某再仔細辨認自己所處之地,離家還不算遠,幸好身輕如葉,雖疼痛難忍但不感覺累贅。這樣跛行了一晝夜方始返抵家門, 豁然間如夢初醒,在床上哭號呻吟。

一家人齊集詢問某,但他只說屁股劇痛,因為他緊閉雙目、昏睡若死的情況已持續七日啦。至此,某方覺悟自己已到陰司走了一遭。便問小妾阿憐為何不來。原來某方昏迷不醒的時候,阿憐正與大家坐談,忽然說:「某當了真定太守,此刻派了差役來接我啦!」於是進入內室、鋪褥整被、裝扮停當、頃刻臥床而卒,這只是隔夜之事而已哪。家人聽某詳細講述這件奇聞,某悔恨交加、搥胸頓足,命家人停屍勿葬, 期望她能由冥間返回,可一連幾天依舊杳然無蹤,不得已方才下葬。

從此某的病體逐漸好轉,但股瘡大疼,半年後才能下床。每每自言自語浩嘆說:「賄賂官爵的資本全泡湯,還遭了冥間的鞭笞大刑,此事尚可忍;但是愛妾魂魄,如今不知流落陰司何方,讓人日夜懸念,難以放心哪!」

看來不只「神目如電」,那陰司地府依然追查到底絕不輕饒!想那太學生某,不學無術,混跡於學術界,只想走後門,弄個官兒發財。心一不正念就歪,行為即偏差。「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那關帝君一讓他寫履歷立刻露餡兒啦,古時用毛筆書寫可得下苦工夫哪!那不是一時半刻就能練成的!不用費吹灰之力,人家馬上把你的斤兩摸得一清二楚。騙誰啊?那不自欺欺人嘛!人有時真的很蠢,不只「三尺頭上有神靈」哪!那酆都鬼域依舊執法無私呀,躲到天涯海角仍是難逃法網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信做好事有福報的人,有的認為是在積德,今世或者是來世會有福報的;有的人做好事沒想到今後的福報,只覺得做好事心胸很坦蕩、心情很開朗。
  • 這是早年在上海發生的一個真事。
  • 為人處世,須安分守己,心懷善念,保持清淨的心境;切莫分外營求...
  • 在人死了之後生命仍有延續,因為神識是不死的。
  • 有一天早上,他突然又醒過來了。透露在得病的那天晚上,被兩個陰差把他帶到了冥府。
  • (shown)在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急速敗壞、下滑的今天所有世人都在逐漸的受到侵蝕、污染,使得自己為自己埋下了非常可怕的惡果之因,給自己造成將來極大痛苦的根源。
  • (shown)主張使用嚴刑峻法、獨裁統治的法家其代表人物的結局都死得很慘,而且無一例外。
  • (shown)一位老人說:天上的老天爺爺看著呢,你在人間幹好事幹壞事他可看的清清楚楚。
  • (shown)善有善報與惡有惡報是同一個道理,同一個道理的兩個側面。因此,你怎麼能不公平的衡量一下這個道理呢——用自己的善良的心?
  • (shown)殺母之罪天理不容,前生逃過,今世必報,於是發生遭雷擊的報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