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沒的古文明 印度外海萬年古城遺址

文:正見網叢書編輯小組
font print 人氣: 3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印度外海發現近萬年古城遺址

二○○一年,印度國家海洋科技研究所的海洋學者,在印度西部外海坎貝灣(Gulf of Cambay)進行檢測水質污染程度研究時,意外在水下120英尺處,發現兩座距今至少九千五百年的古城遺址,科學家認為古代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可能因此大幅改寫。

這兩座遺址位於印度西部古杰拉特(Gujarat)外海40公里處,從其地質結構推斷,古城為範圍廣達9公里的大型聚落遺址,其中包括一座防禦碉堡,以及一處和現代奧運比賽規格游泳池大小差不多的公共浴池。經過對其中發掘到的陶器、木雕、骨骼及骷髏的殘片進行初步測試,推定其中兩件殘片的年代為公元前七千五百年。另外從遺址中還發掘出類似建材的物品。出土古物中有一片佈滿銘刻的大石板,正由學者研究其銘刻是否為迄今發現的最古老書寫形式。

有些專家認為,這項發現對文明歷史需要大幅修正提供了確鑿證據,研究古文明十多年的漢卡克到遺址實地考察,他說,從聲納掃描顯示的古城基礎來看,其建築可能有三層樓高,圍牆長達400英尺,而且有高度的幾何特性。

英國杜蘭大學的考古學者堪耐特說,如果印度的新發現屬實,過去的文明歷史理論需要全盤檢討。

巴哈馬海底遺跡

一九五八年,美國動物學家范倫坦博士(Dr J. Manson Valentine)在大西洋巴哈馬群島進行海底觀測研究時,意外發現群島附近的海底有一些奇特的建築。這些建築呈特殊的幾何圖形,也有的為筆直線條綿延數海哩。一九六八年,范倫坦博士在巴哈馬群島的北比密尼群島附近海域又發現巨大的丁字形結構石牆,長達450公尺,並有兩個分支與主牆形成直角,並且石牆是由每塊超過1立方公尺的巨大石塊所砌成。隨後更發現結構更複雜的平台、道路及類似碼頭的建築結構,還有一座雙翼的棧橋,整個建築遺址呈現出類似港口的分佈。

古巴水域發現的古城遺址

據二○○一年十二月七日BBC報導,加拿大ADC探測公司在古巴西海岸作業時,利用複雜的聲納設備,在水下650公尺深處,發現了一座可能被大海淹沒幾千年的古代城市遺址。

探勘人員是在二○○○年第一次發現了這座水下城市。當時,他們使用的掃描設備掃描出了一些具有對稱排列的石頭結構,很像一個城市的規劃。

七月時研究人員帶著先進的能進行攝影的水下探測裝備重新來到這一地點。水下攝影得到的圖像證實了這一海域的確存在著一個巨大的平滑石頭群。從外表看來,這些石頭像是經過切割的花崗岩,呈現金字塔狀及環狀等造型。

古巴著名的地理學家埃特雷迪(Manuel Iturralde)隨後也加入了這項工程,並在哈瓦那的一個國際會議上介紹他的發現。雖然未提到消失的城市與古文明,但他說「還沒有一個解釋可以說清楚那些建造物」,「我們必須時時準備接受一些料想不到的東西,接受那些不是在現有框架中的東西、或是現有知識無法告訴我們的東西。這也就是這次調查的另一個挑戰。」

史前文明的存在

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而是歷經了無數次的地殼變動、火山爆發、洪水、冰河等變化,億萬年來幾經浮沉,才形成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地理環境。以日本的「親潮古陸」為例,這片離日本海溝僅90公里,深達2,600公尺的地方,在六千七百萬~二千五百萬年前竟是高聳在日本列島以東120公里的太平洋海面上。所以,我們不難想像,如果史前時代人類曾經有文明,那麼很可能一度、甚至幾度毀滅於天然災害侵襲,只留下部份遺跡在地形變動或海水上升後,沒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還記得上帝造人、女媧造人、盤古開天或是諾亞方舟的神話故事嗎?當「人是從猿進化而來」的說法取代神造人的說法後,這些故事逐漸地被我們淡忘了,或是被當成古人由於對大自然現象缺乏科學的理解所產生的奇想。
  • 綜觀之前提到的考古發現,我們不免在心中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抵觸學校教科書的內容?記得教科書是這麼寫的──人類進入文明時期不超過一萬年。
  • 史前文明確實存在!而且還不只一期,存在著多個不同的時期;達爾文的《進化論》的提出只是一個漏洞百出的假設,卻被許多後人添枝加葉地固著成生命科學的根柢,今之人也看到了踏上進化論的重重危機。時今,報章、網站上有關史前文明的篇章常見零星掠影,在《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這本書裡,將諸多科學家發現的證據加以系統性的整理、分析。本欄再一次登載,希望帶給您一場別開生面的關於人類生命起源的發現之旅。
  •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 在相同時期不但有人類的存在,而且這些人類和我們一樣具有高度的文明......
  • 除了製造、使用金屬的技術與能力說明了史前人類的文明發展之外,科學家們還在古文明中發現了一些我們認為現代人才具有的醫學技術,甚至發明。按理講,文明的發展是從原始到高度發展的。拿心臟移植手術來說吧,這可是近代醫學發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們在考古遺跡中卻發現了古人曾動過這類手術的證據,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 進化論為學術界的主流已久,然而所有生物在分類上皆有其明確的歸屬物種位置,卻從未發現過任何兩個物種中間在進化狀態的過渡生物。更令人驚奇的是進化論者所認為的文明未萌的史前階段,卻有許多高度文明的化石被發現,而這些證據恰好足以推翻進化論的理論。
  • 作者是從事免疫學研究的,也曾對達爾文進化論想當然的深信不疑。但後來發現這個學說不僅不能被證實,也經不起科學檢驗。
  • 現在我們知道,三百多年前的義大利人伽利略發明了望遠鏡,開啟了人類對於天體觀測最基礎的一步。然而,這顆收藏於祕魯ICA博物館的石頭上面刻畫的人像,據估計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萬年之間,他的手裡卻拿著一支望遠鏡在觀察飛越天際的火流星。是什麼年代、什麼樣的人也同樣發明了望遠鏡呢?
  • 一八五九年,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根據一些零散的事例,鮮明地提出了進化的觀點,認為今天複雜的生物界是從簡單的原始生物一步步進化而來。不過歷史好像總要在重複中循環前進。隨著科學深入廣泛的發展,歷史流轉到今天,昔日被進化論「解決」了的問題又轉了回來,許多人發現進化論的問題後,重新陷入古老的疑問:生命到底從何而來?近二十年,大量的事實發現使進化論陷入了真正的危機。眾多的科學發現使真理的天平明顯地向人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傾斜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