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老太的修煉故事

文/北京大法弟子 思宇歸
font print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2月23日訊】我是一九九三年一月四號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七歲了。得法的地點是在北京核儀器廠的禮堂,記的當時參加的是師父第六次親授的講法班。聽單位的同事說這個功很好,班已經辦了一天了,而且還聽說:辦班結束還可以給學員的家屬治病。當時我的兒子因直腸癌正在醫院住院,我自己身體也很不好,學了幾種氣功,花了不少錢,病也沒見好,所以總想找一個最好的功法。那時我就是這樣帶著許多人心走入師父親授的講法班的。

可當我聽完一課後,心裏就感到,這不是一般祛病健身的功法,是度人的,是修佛的。我想:這回我算真是找到好功法了。我一回家就遵照師父的要求,把以前所有的氣功書都處理了。

公路上被車輪打中安然無恙

一九九六年八月一天晚上九點多鐘,我和同事推著自行車在公路邊上,走到路口時,我好像看見一個黑塑料袋一樣的東西從身邊飛過,回頭看時,是一個重物撞到路邊牆上,又轉向右邊跑了好遠。這時有幾個人急忙將我扶住,問我撞得怎麼樣,我說:「沒有感到撞著啊!」他們說:「剛才從主幹道飛來一個車轂轤撞著你了,你看你的自行車都撞壞了,你會沒事?」可是,我怎麼沒一點感覺呢?不過我的自行車確實被撞壞了。一個年輕人說:「阿姨,你是不是信佛的啊,有神仙保祐?」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有師父保護。」

這時司機也跳下車來找車轂轤,圍觀的人紛紛說:「你的車轂轤撞著人了,快送醫院去檢查吧。」那個司機開的是一輛拉了大蔥的貨車,他很害怕,我對他說:「我沒事,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你走吧。」他看我不去醫院,就又拿些錢和他的手機號碼,我堅持甚麼都不要他的,最後他激動的說:「我今天可真是碰到好人了!」圍觀的人也都說:這樣的好人現在是太少了。當時的我真的是一點異樣的感覺也沒有。

令我至今難忘的是,第二天一早在煉功點上煉功時,我右邊的肚子有種旋轉的感覺。回家一看,肚子上有個紫包,但是一點也不感覺疼。經過了這次無驚無險的奇遇,我更堅信了大法:大法是真的!師父講的是真的!師父就是佛!我找到師父了,我有佛保祐了,我真幸運啊!

自那以後,我開始真正知道精進了。除了做家務外,每天早上都去煉功點煉功,抓緊一切時間學法,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和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帶,身心變化很大,連我自己都感覺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面對迫害心不動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號,江澤民一夥編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構陷法輪功,煽動世人仇恨法輪功,為進一步迫害法輪功找藉口。當我看到電視那些造假的鏡頭時,就覺的這是個騙局,這些自焚者破綻百出,怎麼看也不像煉法輪功的,這個惡黨太邪惡了,這麼惡毒的手段都能使出來,我要用我的行動來證實煉法輪功的決不會自殺。我們就是要修煉

那年大年初一早上五點鐘,我和老伴同修到我們樓下院裏煉功,到後來增加到六個同修,我們一直天天這樣堅持著。直到半年後的六月二十八號那天早上,院裏那個值班人告訴我:「別在這煉了,今天派出所要抓你們了。」我說「在這煉功堂堂正正的,不影響誰。」他又說:「原來你們煉我沒說,現在都成煉功點了,我也要擔責任啊!」聽他這麼一說,我猛然想起了師父的話 「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我就對其他同修說:「我們煉功人不給別人找麻煩,那就不在這煉了,你們回去吧。」同修們走後,我和老伴商量,我們不能回去,咱們沒甚麼錯,不給值班的添麻煩,我們到圍牆外面煉功去。這時還有一位同修堅持要和我們一起去圍牆外邊煉功,就這樣我們三人轉移了一個地方繼續煉功。

就在我們三人煉完第四套法輪周天法疊扣小腹時,錄音機突然停了,我睜眼一看,是一個警察給關了,他問:「你們煉的甚麼功?」我回答:「法輪功。」他讓我們上車要到我家拿書。車到我們家門口時,我想起家裏掛著師父的法像,可不能讓他碰到,我說:「你不能上樓,在下面等著,否則我不上去!」他真不敢上了。我拿著書下樓對他說:「這是我的書,你看一看行,但必須還給我。」他說「可以。」到派出所,問我們還煉不煉,我們說「煉」。上午九點多鐘,他們把我們拉到拘留所,問我們有甚麼病,我說:「煉功人沒有病。」接著辦完手續、到醫院體檢,胸透、血壓全正常,到做心電圖時,我才想起不能被他們拘留,讓心電圖不正常,結果真的是不正常,我們三人都不正常,而且很嚴重,當時警察就問大夫:他們難受嗎?大夫說:「不難受,他們有精神支柱。」拘留所一看體檢結果不接收。我們三人心裏都明白是慈悲的師父演化的狀態保護我們免遭迫害。那天氣溫在38度,兩個警察的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而我們三人一點汗沒出,也不覺得熱。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晚上十點鐘我們回到了家中。

由於他們沒有歸還我大法書和錄音機,我就想去要回來,家裏人害怕不讓去,我想只要心懷大法,神鬼都怕,那警察是人,怕他甚麼。就在七月一日那天下午,記得還電閃雷鳴的下著雨,我背誦著:「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2],我要出門去派出所,家人說:「外面下著雨呢。」我說:「別說下雨,就是下刀子,我也要去。今天一定能要回來。」

到了派出所,他們問我:「下這麼大的雨,你來幹甚麼?」我說明了來意,他們說當事的片警不在,我就在外面的走廊裏等,雨下個不停,等到下午六點多鐘,那個片警回來了,有人說:這個老太太已經等你一個下午了。他說他的事還沒辦完,還得出去。他不理我,又走了。到了晚上七點多,片警才回來,看見我就說:「你怎麼還沒走?」我說:「今天你必須把書和錄音機還給我,否則我是不會走的。」他說:「你真行,沒想到還敢來要,正好我沒上繳。」說著就把《轉法輪》和錄音機都還給我了,並且說:「回去好好煉,不要到外面亂說。」我說:「你保護大法書沒上繳是會得到好報的。」

在警察眼皮底下救了她

北京城市大,男女便衣多。對陌生人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我就有怕心,其實這也是我必須突破的一關,當我下決心要突破這一關時,慈悲偉大的師父就給我安排了機會。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的有天早上,我乘公交去中山公園發真相資料和發正念,上車沒過幾站,我覺得心裏不太舒服,就提前下車,在地鐵口旁邊的長椅上坐下來。這個長椅上當時還坐著一個女孩,我就開始發正念,很快我就恢復了正常。那個女孩一直看著我,她驚奇的說:「剛才我看你像很不舒服的樣子,怎麼這麼快就好了呢?」我說:「是,這就是奇蹟,咱倆有緣今天坐在一起,我就給你講講。」

這時干擾來了,一輛警車就停在我們前面的路邊,警察、便衣在我們面前不停的來回走動。我只當沒看見這一切,當時的感覺就像入無人之境,我以純淨的心態,就像聊家常一樣,給那個女孩講大法真相,從社會現象、法輪功被迫害、天安門自焚偽案,到貴州藏字石、三退保平安,等等。她很認同我講的,也有點害怕,說:「警察來回在這走,你也不害怕?」我說:「不怕,咱們說話好人聽的懂,壞人聽不見。」她說:「你說的很在理,我很喜歡聽。」她說:「我是某某大學的學生,現在正在上大二,剛入了黨,因為您這一講,我心裏也明白了三退保平安是怎麼回事了,我就用‘因心’這個名退了吧!」我高興的說:「你真聰明!」送給她了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她非常高興的接過去,立即放到她的衣袋裏,並一再說「謝謝!謝謝!」

這是我第一次面對面對陌生人講真相,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救了一位眾生,這對我後來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是一個很大的鼓勵,同時使我真正體會到,是師父為我鋪墊好了一切,把這麼有緣的人選好放在我的面前,即讓她得救,又使我突破了修煉路上必須過的這一關。

在農村救眾生

二零零七年,也就是邪黨準備開奧運會期間,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常常到家裏騷擾,女兒同修也被警察綁架、勞教,老伴同修承受不住邪惡的騷擾、孩子的斥責,別人的冷眼,最後沒有闖過病魔這一關,被孩子送醫院治療而離世。面對這麼大的打擊和各方面的壓力,學法、煉功的環境也沒有了,我決定換一個地方,回到了農村老家。

因為父母早已去世,我就住在我三妹家。沒多久,因為三妹去一個城市給她女兒看小孩了,我只有自己住在她那五間平房的大院裏,院外就是農田,一個人感到特別寂寞、孤獨。這個家裏只有電燈、電扇,吃的水是壓水井,煤、菜都得去六里地以外的集市上買,夏天蚊蟲多的很,冬天又冷得很,在農村第一年的冬天,我的耳朵、臉都凍壞了,腳上、手上凍得裂個大口子。我在城市裏生活了四十多年,冬天有暖氣,夏天有空調,當時感到那個苦啊!鄉鄰們也都無法理解,他們說:「你的兒女都在北京,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回來受這份罪。」

我在家鄉一住就是四年多。在那段難忘的日子裏,我每天早晨三點五十分準時在師父的煉功口令下,煉功打坐,每天捧著師父的大法書一字一句的念誦著,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加持下,慢慢的我不再感到孤單,很快適應了這個環境,我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利用好這個環境,修好自己,救度眾生。

農村人比較樸實,就是城鎮上的人也都比較容易救度。在這四年多的時間裏,我經常一個人穿梭在城鎮之間,有二十多個自然村是我經常光顧的地方,我的體會是,只要自己正念強,沒有不接受真相資料的,對於勸三退,只要解開對方的心結,勸一個退一個,經我勸退的,上有八十多歲的老人,下有七、八歲的學生孩,有縣、局、鄉的幹部,警察、村支書、教師、學生、司機、擺攤買菜的、挑擔算命的、經商跑車的等等無計其數。

「大姨,你剛才喊的是甚麼」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天下午六點時,我和表嫂同修騎自行車外出,在一個路口的拐彎處,和一輛「摩的」相撞,他們把我扶起來坐在地上,我覺得臉被劃破了,用手捂著臉,鮮血順著手指就流下來了,我馬上喊:「師父救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就慢慢平靜下來了。他們要送我上醫院,我和表嫂都說:「不用!我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沒有事的。」

那個開「摩的」人的妻子瞪著眼,一直看著我的臉,她說:「大姨,真奇怪,剛才看你的臉是紫色的,腫得那麼高,眼看著臉不紫了,變紅了,腫也消下去了不少,血也不流了。你剛才喊的是甚麼?」我說:「這是救命的秘訣,今天咱們相遇,這是緣份,我把這個秘訣傳給你。」他們用一種急切盼望得救的眼神著急的說:「快傳給我們吧,今天算真看到奇蹟了!」我就告訴他們:「遇到危難時,趕快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師父就保護你。」夫婦倆和他們六、七歲的小孩當時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一家人很善良,他們攙扶著我到路邊坐下,也圍著我坐那,我和表嫂就借此機會給他們講了天安門假自焚案、貴州藏字石,送給他們《九評》、真相光盤,護身符,他們小心翼翼把這些放好,同時說:「我們一家都用真名退出黨團隊!今天我們可真碰到好人了,謝謝你!謝謝你!」我說:「別謝我,咱們一起謝謝我們師父,是我們師父救了我也救了你們。」他們說:「是!那就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望著這一家真正明白真相得救的生命,我心裏充滿了喜悅,最後我們像一家人一樣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那天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了,因為農村的路不好走,又加上天也黑了。第二天早上,有兩個常人親戚聽說了來家看我,當時我的嘴角還腫著,張不開口,真是影響了大法弟子的形像,他們說:「看你像個豬八戒樣,你真傻,都這樣了還不去醫院,要有個好歹的怎麼給你兒子交代,你說是哪個村的人撞的?」我說:「沒事,一學法煉功用不了幾天就好了。」他們說:「也就是你們了,要是換了個人,那就得去醫院檢查,住院、縫針、營養,最少也得花他個三、四千。」我說:「哪能那樣呢,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教我們修煉的是真善忍啊!」

那些天裏,我就覺得表嫂就像師父特派來幫助我的一樣,白天黑夜的陪伴著我學法、煉功,向內找、發正念,我們求師父加持我,儘快痊癒不留疤痕,不能損壞大法弟子的形像。在師父的加持下,在表嫂同修的陪伴和悉心照料下,結果不到一週,腫全消了,十天血痂脫落,沒留下一點疤痕。後來那兩個常人親戚說:「現在我們知道了為甚麼你們煉功的決心那麼大,這大法可真是神奇。那麼大年紀騎著車和『摩的』撞在一起,沒骨折,臉被劃成那樣也沒留疤。不是親眼見還真不敢相信。」這兩個常人以前怎麼勸也不三退,通過這件事也順利的三退了,他們以前提起法輪功,直呼師父的名字,現在都尊敬的稱李老師了,真相資料要著看,護身符也常常帶在身上。

(節選自《明慧》, 責任編輯:杜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邱家信先生,目前就職於台灣核能研究所,今年五十一歲的他,是甚麼樣的機緣下開始修煉法輪功呢?
  • 開著16米長的小鐵船從廣州出發,陳堅定與李海望著無邊無際的大海,他們一心一意的想逃離中共的迫害。面對洶湧的海浪,他們無畏也無悔,心想人類的信仰自由與對真理的維護是不容剝奪的....。
  • 在法輪功的修煉團體中,青壯年的比例很高,在各大學的校園中也有為數不少的青年學子。這些青年學子為何被法輪功所吸引?如何踏上修煉這條路?而法輪功又給他們帶來怎樣的轉變呢?筆者採訪台灣中部三所大學的部份學子,以下是其中一位的故事。
  • 法輪功又名法輪大法,1999年7月20日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前,大陸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其中很多人都堅持到了今天。目前全球114個國家和地區不同族裔的民眾都在學煉法輪功,各國政府和國際機構授予法輪功的褒獎高達數千份,人們由衷感謝法輪功給世界帶來「真、善、忍」的光芒。2007年「在世天才百強榜」排名中,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名列第12位,是當今全球影響力最大的華人。2009年李洪志大師榮獲「精神領袖獎」,並四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 中共自16大、17大到18大的最高層權力搏擊實際都涉及法輪功這個核心問題,每次最高層權力更替江澤民都要選擇能控制「第二權力中央」的繼承人進入中共政治局常委最高層,從而能延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18大中共最高層權力搏擊的焦點就是圍繞薄熙來能否進入中共政治局常委接替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位置。江澤民、周永康並祕密策動在2014年通過政變,用薄熙來替換習近平,周永康、薄熙來的政變計畫被心腹王立軍闖美領館曝光之後,中南海高層海嘯,中共政權面臨垮臺。
  • (shown)若問世界上哪個人的名字受到最多人的愛戴,同時又受到最多人的誤解,那就是李洪志大師了。今日正在發生的中共高層搏擊,核心問題就是如何處理法輪功,如何正確評價李洪志大師。還原歷史、陳述真相,就成了當務之急。瞭解李洪志大師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非常重要,因為攸關中國最核心的問題,中國的前程、你我的未來。用他的話說:「我不想看到任何一個生命毀掉自己,因為我就是為你而來的!」
  • 大陸來稿〕一九九七年,我的妹妹得了癌症,修煉大法後很嚴重的癌病竟不翼而飛,她興奮的告訴我大法如何如何好,我親眼目睹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知道大法好,可就是聽不進妹妹的勸,沒有走入大法。現在知道是機緣未到。
  • 二零零二年秋末,迫害法輪功的狂風怒潮鋪天蓋地,法輪功學員隨時都有被劫持的可能。我縣中共部門辦了洗腦班,將各單位及各鄉鎮被視為重點的法輪功學員全綁架到洗腦班。我也遭此一劫。在洗腦班裏,我認識了一位同修,給我講述了曾被醫生宣布無法醫治的他,煉了法輪功後重獲新生的全過程:
  • 山東法輪功學員小雅,曾就職於一家軍隊事業單位,任人事助理,工作輕鬆且待遇好,是個人人羨慕的好工作。由於工作出色,多次受到領導表揚,並準備把她提拔到管理崗位。然而中共黨魁江澤民於1999年7月20日發動迫害法輪功後,小雅沒有寫公開承認是大法弟子,不寫悔過書。 結果被變相開除了,開始了她十多年的艱險人生歷程。下面是她發表在明慧網2014年2月7日的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