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歌舞昇平的日子──宋朝的樂舞(2)

作者:仰岳
南宋,劉松年〈博古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3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南宋時期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這是民族英雄岳飛的經典作品《滿江紅》中的一段,「靖康之禍」中原王朝兩位皇帝被外族俘虜北上,這是中華五千年文明中空前未有的變局,南宋建立初期國難當前百廢待舉,宋高宗無心於用樂。

《宋史樂志》
高宗南渡,經營多難,其於稽古飾治之事,時靡遑暇。建炎元年,首詔有司曰:「朕承祖宗遺澤,獲托臣民之上,扶顛持危,夙夜痛悼。況於聞樂以自為樂,實增感於朕心。」

在藝術上,文人悲憤的心情也顯現在藝術作品上:宮廷畫院畫家筆下的山河也從巨幅的大山縮小成微型的半山、斷壁,戲曲也出現了許多國破家亡的歷史劇,文學上相較北宋更增添了幾許慷慨激昂。之後岳飛率岳家軍站上歷史舞台,在短短的幾年間就收復了中原大半江山,局勢開始轉危為安,紹興元年(西元1131年)宋高宗於名堂祭祀天地開始用樂,此時南宋已定都臨安府。

臨安府海外貿易興盛,遍及五十餘國,為當時世界第一大貿易城市,城內各國遊客來往不絕,酒肆茶樓、藝場、教坊、夜市興盛空前,比起北宋時期的汴京城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時音樂形式主要已流傳於民間,說唱藝人張五牛創「唱賺」 形式的歌曲風靡了整個大江南北。

都城記勝:「賺者,誤賺之意也;令人正堪美聽,不覺已至尾聲。」

這時宮廷不置教坊,過去在宮中的音樂家及舞蹈家走入民間,在大街上到處都可以見到說唱人與隊舞者到酒家或達官貴人居所遊玩的盛況。

周密《武林舊事》卷二「元夕」條:「都城自舊歲冬孟駕回,則已有乘肩小女,鼓吹舞綰者數十隊,以供貴邸豪家幕次之玩。而天街茶肆,漸已羅列 …」

戲曲舞蹈已加入對白與情節,這種敘事性更強的舞劇也登場亮相,當時有位鞠夫人因為善歌舞,為仙詔院第一, 稱為「鞠部頭」,後世因稱戲班為「鞠部」,舞台藝術的表演奠基於南宋時期。

宋高宗紹興十一年(西元1142年)民族英雄岳飛遇害,宋金簽訂紹興合議,自此後已註定北伐無望,南宋滅亡之局已定,然留下「忠」的精神已讓後人成為永世效法的典範,其不朽詞作《滿江紅》為千古傳誦的名篇,後世文人范成大、文天祥、文徵明、夏完淳都以為基底創作出許多經典詞句。

岳飛像。(公有領域)

這時期的詞人以辛棄疾陸游為主,其作品充滿了對朝廷現實的不滿及悲憤。

辛棄疾 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但也有描寫田園風光及在逆境中充滿著堅忍精神的作品:

陸游《遊山西村》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蕭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
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當時的作品幾乎都有曲譜可傳唱,惜絕大多數都已失傳,詞人姜夔著有《白石道人歌曲》六卷,是流傳至今的唯一一部帶有曲譜的宋代歌集,堪稱音樂史上的稀世之寶。

相對於政治及戰爭的現實,南宋空前的繁華令人暫時忘記戰亂的痛苦,從國都的格局便可看出南宋富麗、繁華的文化,在藝術上的表現相較於北宋更平民化、世俗化,書畫或陶瓷等藝術品比起前朝更加精細,典雅及堅韌的精神。

南宋的文明成就也影響四周諸國,北方的金朝也仿南宋制定雅樂做四海會同之舞,這時南宋為孝宗在位期間,他上任後沿襲前代用樂,作徳壽宮舞譜,擴編樂工人數,淳熙三年(西元1176年)舞蹈家小劉婉容進自製《十色菊》、《千秋歲》曲破,與內人瓊瓊、柔柔對舞並奏清樂。

之後的宋寧宗時期宮廷音樂無大進展,音樂家姜夔上書朝廷論雅樂,又做《大樂議》、《琴瑟考古圖》,理學家及音樂家朱熹也上奏給朝廷,希望復興遠古時期的禮樂之風。

《大學衍義補》
宋儒朱熹上疏:「遭秦滅學,禮樂先壞,漢晉以來諸儒補緝竟無全書,其頗存者三禮而已。…若乃樂之為教,則又絕無師授,律尺短長、聲音清濁,學士、大夫莫有知其說者而不知其為闕也。」

然此時的南宋已進入衰亡,同一時期北方的蒙古乘勢而起,成吉思汗帶領著蒙古大軍先敗西夏,後破金兵,又西征俄羅斯、東歐一路勢如破竹,所向無敵。蒙古於西征班師後先滅去西夏,並與南宋相約攻金,最後宋將孟珙攻下蔡州,金哀宗自殺,歷經九主一百二十年的金滅亡,剩下南宋與蒙古的殘局。

宋理、度宗任用奸臣賈似道為相,朝政荒廢,這一時期樂舞僅能守成難有大的進展,度宗先後用「大昭」、「大熙」樂舞,北方的元世祖忽必烈設置玉宸院、雲和署…等音樂機構,執掌協調樂律事宜,並將教坊司提升為五品官位,之後蒙古大軍一路南下,終攻下臨安,幼主㬎與太后遭擄並收南宋宮內樂器。

音樂家張炎便是處於這時期,他是名將張俊的後代,蒙古大軍進入臨安時他年方三十,南宋滅亡後他流浪四方,終身不仕官,他的著作《詞源》二卷是經典的詞論及音樂專著,其中詳論五音十二律、律呂相生,以及宮調、音譜..論作詞之要法等。宋丞相文天祥在南宋的最後時刻召集四方群英、力挽狂瀾,他們二者在這時期的詞儼然是宋詞的「最後一個音節」,也是宋朝歷史「忠」的後演繹。

文天祥像。(公有領域)

張炎《高陽臺 西湖春感》

接葉巢鶯,平波卷絮,斷橋斜日歸船。
能幾番遊?看花又是明年。
東風且伴薔薇住,到薔薇、春已堪憐。
更淒然,萬綠西泠,一抹荒煙。
當年燕子知何入?但苔深韋曲,草暗斜川。
見說新愁,如今也到鷗邊。
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淺醉閑眠。
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

文天祥《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宋代文化雖然不如唐代般的雄渾大氣,但卻充滿著精緻、典雅及親民的韻味,宋代歷史雖然外患不斷,然而那些曾侵略過中原的外族:如遼、金、西夏..等無不仰慕宋朝的文化,不論在政治制度及教育上都以中原王朝為典範。宋代的樂舞是文明成就的果實,它代表著一個時代的風氣,也述說著一個朝代的故事,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歷史故事大多是由宋代瓦子、勾欄的演出所流傳下來。

宋代歷史的主題是「忠」,在北宋有滿門忠烈的楊家將,南宋有精忠報國的岳飛,還有著無數忠心為國的仁臣志士,最後在歷史謝幕的最後一刻:十餘萬宋人蹈海殉國,與大宋一同消失在海天之間,演出了中華五千年歷史文化中最悲壯的一幕。@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宋時期,在大唐盛世之後歷經五代十國的紛亂局勢,唐代的樂舞已幾乎失傳,所以宋朝建立後,宋太祖趙匡胤即位後立即恢復太常、鼓吹兩署音樂專職機構,並置教坊修正五代的靡亂之音,文舞為《文德》之舞,武舞為《武功》之舞,以十二安為官方樂章,以取「治世之音安以樂」之意,象徵著宋朝崇儒尚文之風。
  • 岳飛見滾滾長江,不禁潸然淚下!他淡淡的說:「我怕無法信守跟宗澤的誓約!」「當年東京留守宗澤原本手握百萬兵馬,然朝廷苟安無法北伐收復河山,臨終時猶喊『過河!過河!過河!』我當年誓言要繼承遺志,如今…...」
  • 姜夔與歌姬小紅,他們一個專精於樂器,一個專精於歌唱,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許不是單純的男歡女愛,而是彼此成長的夥伴。或許這才是男女的相處之道。
  • 姜夔的著作《白石道人歌曲》是流傳至今的唯一一部帶有曲譜的宋代歌集,保存了宋詞的音調及唱法,被視作「音樂史上的稀世珍寶」在這本書收錄了十七首姜夔的譜,其中的《暗香》、《疏影》為其代表作。
  • 皇帝對老百姓的態度給主流社會做了一個最好的示範,直接影響、決定了官員和士人對老百姓的態度。
  • 張靈甫 (1903-1947)原名鐘麟,字靈甫,生於陝西西安東鄉大東村的一戶農家。他小時在村中與其他孩童時常玩帶兵打仗的遊戲,任指揮官時往往領導有方,進退有據,在孩童間彼此有爭執時,他必定居中協調,幾乎無人不服,表現出了一股領導者的特質。
  • 薛岳,原名薛仰岳,字伯陵,1896年生於廣東省樂昌縣九峰鄉的一個農民家庭。其父薛豪漢,為人古道熱腸,每有調解鄉民糾紛和籌措賑款之事,必被請去咨商,協助解決。家境雖不甚寬裕,仍樂善好施,遠近聞名。
  •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土共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
    宇中﹐在土共邪黨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50余年後﹐
    在中華民族驅逐土共﹐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
    我們將利用各種機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彙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
    中華文化的復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裡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