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話《笑得好》選譯

「笑得好」起死回生 百歲富貴老人的憂愁

作者:允嘉徽

嬰兒究竟為什麼大笑呢?研究人員獲得了不少頗為可愛的發現。(Fotolia)

  人氣: 6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笑得好》度世金針

清代乾隆年間江蘇揚州石成金(字天基,號惺庵愚人)留下中國十八世紀的笑話集,《笑得好》二集約二百則笑話,過了近三百年後的今天來看《笑得好》,猶然是笑話中的奇笑話,博君一笑、醒君頓悟。

看笑話怎樣《笑得好》?表面看笑話,內蘊看世道、看人心,核心是讓人找回「好心」--善心。石成金是清代醫家,生年大致在康熙到乾隆初年之間,留下的著作,以教人養生、長生的祕訣多,比如《養生鏡》、《長生祕訣》、《石成金醫書六種》等等。《笑得好》則是教人「養心」的,養好心、養善心。

醫家善診個體的病情,善用藥石針砭為人調整身體、回復正氣。生在清代的醫家石成金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逸失的病情,開出了「笑話」作藥方、作針砭,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他在〈自序〉中這樣說:「人以笑話為笑,我以笑話醒人;雖然游戲三昧,可稱度世金針。」

石成金看人心

石成金是醫家,也學佛,認為人性本善,是因為物慾昏蔽了善性、敗壞的風氣墮落了人心,沾染成痼疾,醫藥也難痊。所以他以「笑話」為針砭。他希望聽到他的笑話的人,入耳發笑,而且入耳警心,這就是《笑得好》的人,這一來,「人性之天良頓複,遍地無不好之人」。有人擔心他寫笑話救世的立意雖好,但是笑話可能太「毒」了,讓聽的人耐受不住啊,反而容易破笑成怒、種下恨因 !

三百年前,石成金已經體察到世道人心敗壞成沉痾痼疾,不下猛藥已經救不了世人了!他在〈自序〉中說:「予謂沉痾痼疾,非用猛藥,何能起死回生」?他說,如果人聽了笑話不愧又不悔反而發怒生恨,那就是病情垂危又拒絕良藥,怎能得健康平安?

想想,猛藥不也是毒嘛,毒語言也有功於世。

(《笑得好》原存於乾隆四年( 1739) 原刊《傳家寶》中。)

以下將逐集為讀者選譯《笑得好》。走在現今世道上的現代人,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話」,今昔比一比,也能「笑得好」嗎?

笑點:百歲富貴老人的憂愁

一個百歲的老人,別人看他富貴滿門、子孫滿堂,真是羨煞人了。可是富貴十全的老人卻還有樁憂愁事兒,猜猜,他為何攢眉不樂?

在百歲壽辰那天,富貴兼得又子孫繁昌的老人家中賀客盈門,老人卻攢著眉頭好像心頭不樂。

眾人問他:「人生難能得十全的福氣,您老都全有了,還有什麼好憂心的呢?」
老人回答:「各樣都不愁,只是擔心到我二百歲生日壽宴的時候,來賀的人更多了幾千幾百,叫我如何記得清?」

看官們對老人的憂慮要不要勸兩句?

古人說:「人生不滿百,常懷百歲憂」是也。

想想我們的人生裡怎個「愁」字了得?發也愁,「發愁」;窮也愁,「窮愁」;悶也愁,「悶愁」;閒也愁,「閒愁」;空也愁,「空愁」。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所以,老天常給已經憂愁得過多的上了年紀的人準備一種解藥叫「健忘」。@*#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書坑儒」,並將其當作秦始皇殘暴,毀壞歷史、文化之所謂依據,不知真正準確史實。為正視聽,還原歷史真貌,本節將細述「焚書坑儒」史實、原委及意義。
  • 英雄的力量有多大?武則屢出奇兵,攻無不克;文則運籌帷幄,縱橫雄辯。三國的「智絕」諸葛亮正是這樣頂天立地的大英雄。作為開蜀軍師,他一人之計策可退曹操數萬大軍;而在治國謀略方面,更展示出超凡的智慧與辯才。
  • 四川瀘州官方的宣傳板近日鬧出了笑話,在宣揚所謂核心價值觀時,英文翻譯錯得離譜,竟將誠信翻成「letter」(信件的意思),消息曝光後引起網絡上一片鬨笑。
  • 美國總統大選三場電視辯論在星期三畫下句點,但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和共和黨對手川普在總統大選登場前還有一場「比拚」,只是這次得講笑話。儘管敵意因笑聲而減輕,兩人依舊針鋒相對。
  • 偶然間,聽朋友講起了這樣一則笑話
  • 「想做首富這是對的,⋯⋯先定一個能達到的小目標,比方說我先掙它一個億。」中國首富、萬達董事長王健林此話一出刷屏微信朋友圈。據悉,微博話題「一個億的小目標」,一上午就收穫了近50萬閱讀。
  • 「在海的深處,水是那麼藍,像最美麗的矢車菊花瓣,同時又是那麼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麼深,深到任何錨鏈都達不到底⋯⋯」陪孩子一起讀安徒生童話,是親子互動中的美好時光。
  • 在歐美流行一個笑話。一個牧師和一個司機在天堂門口接受審判,看看是否能進天堂。出乎意料之外,審判的結果竟然是司機可以進入天堂,牧師不准進入。牧師提出嚴重抗議。審判長說:「司機開車的時候,大家都怕得趕緊禱告,但是,你講道的時候,大家都在睡覺。」
  • 翻看歷史發現,中國的現狀與大清朝滅亡前的景象竟驚人相似。目前,越來越多的中共體制內人士以借古喻今的方式,暗示中國正處於大變局的前夜。中共滅亡的命運無法逃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