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谈
自夸术,古来不算少,有人暗示,有人巧妙装饰的,也有人自说自话、大言不惭的。下面就是一例,往脸上贴金,装腔作势的。原来这样的人“早就出生了”!不是今天的产物。他说:圣人难出,连我才得三人……
相隔万里却遥遥相望,风情迥异又脉脉相吸。东方与西方,人类文明演绎出的两个世界,千百年来总是发生着丝丝缕缕的联系。而东方的古代中国,在历史上曾经作为万国来朝的世界中心,一直是教人神往甚至狂热的国度。
僧人发奇言,“吃过又吃”,到底是让谁“引以为戒”?《笑得好》笑点:斋蚊虫 笑吃过又吃的。
祝寿话儿,福寿吉利长命百岁不嫌多,反之,不吉不利人人见忌。一个祝寿宴席的祝寿辞令,从“寿高彭祖”开门迎喜,怎么会闹出“该死了”的歪语收场呢?《笑得好》笑点:祝寿歪语。
知音在何方?人生知音难觅。《笑得好》有个市集中琴师遇知音的“毒笑话”,冷清清、空荡荡、硬梆梆,回荡弦外之音。《笑得好》笑点:喜得知音
两个爱吹牛的人,三百年前一碰面,就比起大小高下来了。他们用须弥山灰和蚊子肝较量比大小,过了这许多年,还比不出结果来,看官来评一评,到底谁吹的牛“大”?谁吹的牛“小”?
只要进一步细究我们生活中的习惯与用语,就会发现许多平凡的事物背后,都有历史与文化的承传。
北宋是一个艺术气息非常浓厚的朝代,北宋的皇帝没有一个不喜爱诗书绘画的,宋徽宗赵佶在诗书绘画上极具天赋,创出瘦金体的字体,独有的“鐡画银钩”谱出的旷古绝唱,不但已载入史册,并留芳千古。
三百年前,当时人的“夸风”就已经很盛行,“风行”所及层面,几几乎层层、面面俱到。富有的显族、读了一些书的秀才少不了显示的;有夸自己的,夸儿子的也很行;活着的人要夸,为死作准备的人也要“盖棺”夸自己。那么,穷人家怎么参一脚?怎么夸?
能读书的人不多,而不读书的人又不少!三百年前石成金*就有“毒笑话”笑秀才不读书,拿县官的响屁作文章拍马屁,看看县官怎样“投其所好”“治”了秀才。
此诗描述著大姬优美的舞姿,开头写道:“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两个“兮”字代表着对她优美的舞姿沉醉其中,而舞师专注的神情令人生出敬意,一面似乎暗讽了幽公之玩乐无度,将乐舞作为享乐的工具,不知灾祸时将至。也体现了观众对舞师心中的崇敬,虽心生仰慕,但不敢造次而行。
生活中总有些令人难为情的时刻,譬如什么呢?如“屁”就是一个。遇到不能响却噗噗响的情境,好生难为情!古人怎样对待?有掩饰的,有笑话的,也有“笑话”笑话的,都出自“毒笑话”*《笑得好》。
爱子“不看书”总让父母心里焦急,想尽办法、塑子成器。三百年以前就有父亲让爱子“看书”,瞧那小犬对父亲说:“蒙父亲教训得极妙,读书果然大有利益,我才看得三天书,心中就明白了。”父亲一听,心中大喜,问儿子说:“明白了什么事?”儿子也喜孜孜的答道……
许多人都有找东西的经验吧,然而“找不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个“我不见了”的毒笑话,带有警醒人的意味。现代社会充满各种陷阱,很容易让人失去“真我”!役于物、执著而犯糊涂的有的是,下面这个笑话用两个角色来暗喻。
一般宰相才可封为列侯的爵位,也就是说,公主、贵人、妃以上、正一品官以上,才能十二色都用。不同朝代服装的款式都不一样,但依照五行对应五色的配色原则是一样的。在中国古代,从一个人的服色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身份地位。
高雅文化,是社会运行的航标灯,意识形态中,艺术属于上层建筑,居社会阶层金字塔的顶端,是高于生活的,这个层面人不会很多,但是会对社会文化有导向作用,他的力量是形而上的,往往和道德关系紧密。
三百年前,石成金的笑话集子《笑得好》也有个类似的笑话故事,叫“攘羊”。时代变迁了人心,可惜的是,成、住、坏、灭每下愈况--从埋银子到攘羊,从担心变坏心!一个攘了邻家羊的妇女欲盖弥彰,自己怎样泄的底?
《白蛇传》是中国民间传说之一,本来就知者众多,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一部《新白娘子传奇》变的更是家喻户晓。近日,我偶然查了一下《白蛇传》的故事原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史实。
两块木头看起来很奇怪,竟然能够组合起来成为不需要钉子、胶水就可以牢牢连结在一起的部件!这怎么可能?别着急,看看视频您就知道了。
好的画,不是耗费时间磨、描出来的,但要有足够的时间酝酿,这个过程是画家在自我的世界里惝徉,长时间的艺术构思习惯而成。
读书释义,牛头不对马脚的答案、言不及义的答解……可闹得人啼笑皆非!这样式的答案,原来三百年前就已经非常可观了。看看这两个不会认字和不会读书的毒笑话,就能明白一些时人“读书”的时代风气。笑点:“太大”难分!“三十而立”的“瞎解”!
“云霞”“ 度水”,分别在天与地,一个飘逸, 一清浅,构成开阔优美的境界,烘托了钟声的飘渺与清亮,后二句侧重表示钟声消失如同鸟儿离去的“远” ,透过对画面的描述让人深切的感到其意境的空间。
1962年设立的台湾金马奖,是全球第一个华语电影奖项,今已成为华人电影业界最受瞩目的年度盛会;在西方,自古就流传着“火马战车”(Chariot of Fire)的故事。在当今土耳其真的有这样闪闪发光的金马,如从火中锻造。神骏出尘之美,也使它获得“世界最美马匹”的名号。
中国历史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贯穿在文化上各层面,包含音乐。而德音雅乐顺应天地万物之道及人体五行之理。古时“乐”字等同“药”字,五音(宫、商、角、征、羽)对应五脏,音乐与演奏的欣赏是心对心的沟通。
有人这样说“一醉解千愁”,以酒作为逃避忧愁的解方。酒真解愁了吗?其实,清醒的人都知道酒麻醉的是人的主元神,酒无法改变现实世界不是吗?!清人《笑得好》就有个笑话,以醉猴讽醉酒弄舞的人。怎么个讽法?有个人买了只猴子,给它……
聆听德音雅乐可以使人内心平和,升华人的道德修养,过去圣人做的乐即是效法天地造化万物之道,顺应宇宙的真理,所以本身带有强大的力量,在上古舜帝在位时期三苗部族兴兵作乱,舜帝因此率军讨伐,在战阵中演奏《韶》乐三日三夜,这优美的天籁之声让三苗部族的戾气被化解于无形,纷纷丢盔弃甲,前来归顺,臣服舜帝。
许多人爱酒,无酒不成席,这样的人偏偏爱“撒酒疯”,三百年前已经不少见。喝了酒主意识不清,也常让人欲劝还休。 清代乾隆年间,江苏扬州人氏惺庵愚人留下笑话,作了见证。这则笑话非常“风雅”(“讽雅”),是以对子的形式呈现的,表现了作者和时代的特色--风雨对调笑撒酒风……
原来远在三百年前的笑话集《笑得好》就有这个笑话了!有一人最忘事了,姑且称他“忘夫”。忘夫走路就忘了停止,睡下就忘了起床,出了门竟然也忘了自己的妻,妻子骂他……。转到此生忘了彼生,跨越彼生此生的界线,人人都是忘夫!从大时空来看,能识得生生世世的因果、不蒙昧于自身造下的因果业报的能得几人呢?
七月十五日中元盂兰盆会起源于目犍连救母。 释迦牟尼佛身边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在修成神通之后,想要回报亲恩。生母已往生,他的天目神通在地狱饿鬼道找到了亡母,可是却救不了!他的神通敌不过他母亲的业力!后来他的母亲怎样得救?是什么力量作到的?…其中传达了善恶有报的因果报应,也揭开一种神奇的力量。
有人问日月的“日”字如何写。人家教他说:“口字长些,中横一画。”那人用笔依照他教的写成了字,看了半晌,却大喊道:“你太捉弄我了……中国文字在漫长的五千年历史中有了多少演递?如果只是认识了其中的一个环节就以为是识得了全部,不就是以偏概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