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谈
古籍(大纪元资料)
爱子“不看书”总让父母心里焦急,想尽办法、塑子成器。三百年以前就有父亲让爱子“看书”,瞧那小犬对父亲说:“蒙父亲教训得极妙,读书果然大有利益,我才看得三天书,心中就明白了。”父亲一听,心中大喜,问儿子说:“明白了什么事?”儿子也喜孜孜的答道……
大法广度,和尚找上门来要得法(大纪元)
许多人都有找东西的经验吧,然而“找不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个“我不见了”的毒笑话,带有警醒人的意味。现代社会充满各种陷阱,很容易让人失去“真我”!役于物、执著而犯糊涂的有的是,下面这个笑话用两个角色来暗喻。
北京社稷坛,以五色土(青赤黄白黑)对应五行及五方。(网络图片)
一般宰相才可封为列侯的爵位,也就是说,公主、贵人、妃以上、正一品官以上,才能十二色都用。不同朝代服装的款式都不一样,但依照五行对应五色的配色原则是一样的。在中国古代,从一个人的服色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身份地位。
元 赵孟頫《鹊华秋色图》平远构图,运用解索皴,质朴古意,确立日后文人画的标竿。(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高雅文化,是社会运行的航标灯,意识形态中,艺术属于上层建筑,居社会阶层金字塔的顶端,是高于生活的,这个层面人不会很多,但是会对社会文化有导向作用,他的力量是形而上的,往往和道德关系紧密。
羊群中的小羊。(刘宁/大纪元)
三百年前,石成金的笑话集子《笑得好》也有个类似的笑话故事,叫“攘羊”。时代变迁了人心,可惜的是,成、住、坏、灭每下愈况--从埋银子到攘羊,从担心变坏心!一个攘了邻家羊的妇女欲盖弥彰,自己怎样泄的底?
《新白娘子传奇》剧照。(视频截图/大纪元合成)
《白蛇传》是中国民间传说之一,本来就知者众多,随着上世纪90年代的一部《新白娘子传奇》变的更是家喻户晓。近日,我偶然查了一下《白蛇传》的故事原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史实。
两个看起来完全没有切合点的木头,竟然可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种结构就是榫卯结构。(视频截图)
两块木头看起来很奇怪,竟然能够组合起来成为不需要钉子、胶水就可以牢牢连结在一起的部件!这怎么可能?别着急,看看视频您就知道了。
宋 马远《山径春行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馆藏。(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好的画,不是耗费时间磨、描出来的,但要有足够的时间酝酿,这个过程是画家在自我的世界里惝徉,长时间的艺术构思习惯而成。
三十而立黑白解兮,昔日哲人怎样看?。(容乃加/大纪元)
读书释义,牛头不对马脚的答案、言不及义的答解……可闹得人啼笑皆非!这样式的答案,原来三百年前就已经非常可观了。看看这两个不会认字和不会读书的毒笑话,就能明白一些时人“读书”的时代风气。笑点:“太大”难分!“三十而立”的“瞎解”!
五代 周昉〈按乐图〉。(公有领域)
“云霞”“ 度水”,分别在天与地,一个飘逸, 一清浅,构成开阔优美的境界,烘托了钟声的飘渺与清亮,后二句侧重表示钟声消失如同鸟儿离去的“远” ,透过对画面的描述让人深切的感到其意境的空间。
这匹金色骏马有如在火中锻造一般,它被称为世界最美马匹,真是当之无愧!(Pascal Mouawad/Facebook)
1962年设立的台湾金马奖,是全球第一个华语电影奖项,今已成为华人电影业界最受瞩目的年度盛会;在西方,自古就流传着“火马战车”(Chariot of Fire)的故事。在当今土耳其真的有这样闪闪发光的金马,如从火中锻造。神骏出尘之美,也使它获得“世界最美马匹”的名号。
传艺中心镇馆之宝、全世界仅有三套的“曾侯乙编钟”二十三日搬迁到台北市中山堂,委请台北市立国乐团“以演代管”,再现千古绝响。//中央社
中国历史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贯穿在文化上各层面,包含音乐。而德音雅乐顺应天地万物之道及人体五行之理。古时“乐”字等同“药”字,五音(宫、商、角、征、羽)对应五脏,音乐与演奏的欣赏是心对心的沟通。
寺院里空地上耍猴吸引到很多和父母前来的孩子们。(张本真/大纪元)
有人这样说“一醉解千愁”,以酒作为逃避忧愁的解方。酒真解愁了吗?其实,清醒的人都知道酒麻醉的是人的主元神,酒无法改变现实世界不是吗?!清人《笑得好》就有个笑话,以醉猴讽醉酒弄舞的人。怎么个讽法?有个人买了只猴子,给它……
明文徵明《仿赵伯骕后赤壁图》卷(局部)描绘苏轼与友人游赤壁的情景,绢本,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聆听德音雅乐可以使人内心平和,升华人的道德修养,过去圣人做的乐即是效法天地造化万物之道,顺应宇宙的真理,所以本身带有强大的力量,在上古舜帝在位时期三苗部族兴兵作乱,舜帝因此率军讨伐,在战阵中演奏《韶》乐三日三夜,这优美的天籁之声让三苗部族的戾气被化解于无形,纷纷丢盔弃甲,前来归顺,臣服舜帝。
摧花雨调笑撒酒疯。(容乃加/大纪元)
许多人爱酒,无酒不成席,这样的人偏偏爱“撒酒疯”,三百年前已经不少见。喝了酒主意识不清,也常让人欲劝还休。 清代乾隆年间,江苏扬州人氏惺庵愚人留下笑话,作了见证。这则笑话非常“风雅”(“讽雅”),是以对子的形式呈现的,表现了作者和时代的特色--风雨对调笑撒酒风……
彼生此生轮回转,人人都是忘夫、忘妻、忘子。(fotolia)
原来远在三百年前的笑话集《笑得好》就有这个笑话了!有一人最忘事了,姑且称他“忘夫”。忘夫走路就忘了停止,睡下就忘了起床,出了门竟然也忘了自己的妻,妻子骂他……。转到此生忘了彼生,跨越彼生此生的界线,人人都是忘夫!从大时空来看,能识得生生世世的因果、不蒙昧于自身造下的因果业报的能得几人呢?
“暗室亏心,神目如电”,瞒得了凡夫俗子却瞒不过天地神灵。(大纪元)
七月十五日中元盂兰盆会起源于目犍连救母。 释迦牟尼佛身边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连在修成神通之后,想要回报亲恩。生母已往生,他的天目神通在地狱饿鬼道找到了亡母,可是却救不了!他的神通敌不过他母亲的业力!后来他的母亲怎样得救?是什么力量作到的?…其中传达了善恶有报的因果报应,也揭开一种神奇的力量。
看日出的模样。(戴德蔓/大纪元)
有人问日月的“日”字如何写。人家教他说:“口字长些,中横一画。”那人用笔依照他教的写成了字,看了半晌,却大喊道:“你太捉弄我了……中国文字在漫长的五千年历史中有了多少演递?如果只是认识了其中的一个环节就以为是识得了全部,不就是以偏概全了吗?
老街。(大纪元资料室)
说话取巧,可能弄巧反成拙,出丑了!《笑得好》里有个“活脱”的父亲教儿子“话不要说死”,他日儿子答来人“令尊翁在家么?”怎么个说法?
乌鱼全身都是营养,是台湾渔民口中的“黑金”。(Nilfanion/Wikimedia Common)
有人问“鱼”字如何写?人家立即写下“鱼”给他。那人细看“鱼”字形体,摇著头说道:“头上两只角,肚下四只脚,水里行的鱼,那有角和脚?”
元﹒钱选 《归去来辞图》。  现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想奉承找关系的人紧紧张张地,竖着耳朵放不下,听到“临清流而赋诗”都有很特别的“联想”……有相命的人被问到:“你向来相法十分灵验,为什么现在有时相不准了?”可知这两者之间有相关性?
“入间川七夕祭”流苏风扬。(容乃加/大纪元)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七夕是中国情人节,古人过了黄历七月节的立秋,就开始准备迎七夕了,今年8月7日立秋过后却要让准备过情人节的人再等一等。2017年七夕,落在8月27日,说来真是晚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中国古典舞的高难度动作。(戴兵/大纪元)
将人间这个大舞台浓缩到剧院小舞台上的跨时空演绎,演绎中华五千年的纯正神传文化,让人不知今夕何夕……
2017年,丁酉年,恰逢闰六月有些传说、有些疑问,或是禁忌之说,什么是真相?拨雾见日。(Max Pixel)
闰六月有些传说、疑问或禁忌,你“真的”知道多少?闰六月不吉利?闰六月能量特别强?闰月不闰财?闰六月把夏天延长了?闰六月会有大事发生?闰六月鬼门开不开?闰六月少见吗?……这些传说和疑问,怎么解答?
图8:2016~2018年木星轨迹天象图(部分)。
《逆天而为痛悔迟》的上部,我们讲到的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太子刘劭,后周世宗的柴荣,都是鲜明的例证。他们都觉得自己聪明,不信天意的预言能实现,柴荣甚至主动消除预言的隐患,可是越消除,它越逼近,越挣脱,天网越收紧。后人总认为自己不会像前人那么糊涂,但是如果不顺应天道,一意孤行,必然掉进天网。
反弹琵琶乐舞图。(中唐 莫高窟第112窟)
《高僧传》依僧人的德行、事迹,分作“译经”、“义解”、“神异”等十科,每科均有论述,其中“经师”一篇的论,为现存佛门典籍中关于乐论最完整的一篇纪载,
秀才宅第一例。小金门上库村“吴秀才厝”。(中央社)
俗语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秀才是古代的知识份子,在科举时代可以说是政府官员的“预备科”,秀才的风度、器识成了映照社会文化、道德水准的一面镜子。看清代石成金的《笑得好》笑话集子,反映清代时秀才的“笑话”已经不少了。
隋朝女乐师陶俑。瑞士雷特伯格博物馆(Museum of Rietberg)馆藏。(公有领域)
乐还可以用来预测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旦夕祸福,这也是从乐治国的功用中分离出来的。
闰六月很特别吗?(Photo by Matt Cardy/Getty Images)
闰六月玄不玄、奇不奇?有些媒体说,从历史来看,在闰六月那一年里,曾经发生了牵动一国、甚至世界地球村的命运的大事,比如:1941年美国对日本的太平洋战争开战、1960年带给中国大灾难的“大跃进”运动、1979年美中台建交断交、1987年台湾宣布解严等。闰六月年真的很特别吗?贴近大事,探一探闰六月真有能量?
为何闰六月?中国历法学问大。(MARTIN BERNETTI/AFP/Getty Images)
2017年7月23日起进入闰六月。上次闰月年2014年闰九月。有民谚说:“三年一闰,好歹照轮”,那么2014年之后“照轮”的闰月为何不是十月而是六月?这里边藏着中国历法的学问。咱们先说一下闰九月的罕见,从公元1849年起至未来的2050年两百年间,就一次而已,闰六月有11次。可见“三年一闰,好歹照轮”内涵深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