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黑白臉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4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每個民族都有屬於自己的生物系統、基因。一旦發生不是自己種族特色的身體體徵,那就是生理、生物機轉出了問題。龍的傳人,炎黃子孫就是黑頭髮,黃皮膚,即使飄洋過海,遠住他國也不改本性。如果臉色突變,是哪裡出了問題?

一位50歲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個月,回台灣之後,開始失眠,心悸。最困擾的是整個臉暗沉而黑,掩蓋過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變全白,滿頭削髮過後的髮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臉,這是怎麼回事?出家師父非常擔心,被關心的信眾問個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擾。看了幾位醫生,大家都傻眼了,怎麼會這樣?

出家師父還會頭痛,眼花,腰酸,容易疲勞的症狀,我問出家師父:「妳曾去過印尼嗎?」出家師父說:「已去過好幾次。」所以不是水土不服造成的。我再問:「妳有沒有服什麼藥?」出家師父說:「因為筋骨酸痛和失眠,曾給印尼的民俗治療師治療過,是用雞蛋治病,把雞蛋放在病灶處,利用雞蛋吸收病氣,結果蛋變黑或混濁,人就變得清爽!」真是特別的療法,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民俗療法。

到底怎麼會一時之間變成包青天臉?實在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理不出頭緒!病因不明,臟腑難識,就以經絡辨症:肝主色,顏色的問題找肝經,病人失眠也是肝鬱所致。肺主皮毛,皮和毛髮找肺經。病人胸悶、心悸,歸心、肺經。頭髮的潤澤找腎經,頭髮是腎氣強弱指徵,腰酸跟腎經也有關,髮白是腎氣虛和肝血不榮潤於經之故。

針灸處理:失眠,針太衝、神門、三陰交穴;胸悶、心悸,針內關、間使、大陵穴;腎氣虛,針太谿、關元、氣海穴;補血,針三陰交、血海穴;促進頭臉循環,針百會、迎香、風池、下關、合谷穴;眉毛問題,試著局部取穴,針眉頭的攢竹穴、眉尾的絲竹空穴。沒有把握是否有效,每次輪流取穴,隨症加減。

治療半個月後,進展不大。再詢問出家師父:「妳所住之處是否有裝潢?」出家師父回答說有,因為有些裝潢材料會引起皮膚過敏或中毒現象。見出家師父著急的樣子,我笑著說:「師父,妳在天蠶變,變過後會羽化登仙喔!」出家師父不好意思的笑了!

處方:色暗為瘀,用桃紅四物湯化瘀;色黑屬水,用六味地黃湯調腎調色;加味逍遙散疏肝解鬱,養血健脾;再和小柴胡湯加白芷、菟絲子,輪用。請出家師父煮綠豆湯或黑豆湯加2片甘草當茶喝,用以解無名毒。用百合,蓮子,銀耳,薏仁,紅棗煮湯,可潤膚。用西瓜皮白肉部份、絲瓜皮擦臉,可美白。

特別囑咐:晚上11點前要睡覺,自行多按合谷、血海、迎香穴。常作雙手用力撐開5秒,用力握拳5秒,強心,促進臉部循環。眉毛用指尖點刺、按摩,來回9次。揉捏耳垂,每次36下,早晚各1次。配一份按個人體質,可美白退斑的中藥粉洗臉,早晚各一次。

一個月後,眉毛和髮根已轉黑,面上黑斑暗沉已退去一大半。但是因為出家師父要閉關,不能外出,所以擦診所特別調製美白退斑的芙蓉膏,請她常噴天羅水。半年後出家師父欣喜來診,見她已恢復接近原來的膚色,回復莊嚴法相。@

選自《明慧針道——運柔成剛》/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針道
明慧針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活著就要動,叫活動,尤其是運動。運動是健康的基石,運動所及的效果分層次,一般分皮、脈、肌、筋、骨層。強度各有不同,而最高最強最大的運動量是「靜」。
  • 蓮花
    我對年輕人說:「以前家裡貧苦,無法培養你。你現有能力可以成就自己想要成就的事,你的潛力無限,不要再浪費時間作不必要的抗爭,拿你的實力給大家看,好不好?你知不知道《笑傲江湖》的任我行,他最令人膽戰心驚的,就是他的吸星大法功夫,專門吸取對手的內力,成就自己成為日月神教教主而獨霸一方,你也可以學別人的優點、專長,淬鍊成自己的風格。」他若有所悟的笑了笑!
  • 蓮花
    當蘇東坡在飽覽廬山千姿百態的奇絕後,在西林寺牆壁上題了一首千古流傳的名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當人在看人的外型時,也會因為角度不同而有天壤之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夜幕低垂時,為自己相貌飲恨啜泣。
  • 蓮花
    現代醫學隨著科技的發達,把疾病的病因、發展過程、癒後都研究得有條有理,醫學浩瀚,可是就有不按醫理進展的病情,是不是醫學遺漏了什麼重要物質?
  • 蓮花
    針灸治療1個月後,女主管精神好很多,工作忙也不那麼疲倦。但每次來診都趕最後一班針灸,到診時都是滿臉倦容,我問女主管:「妳剛下班啊?忙到那麼晚!」她說她下班以後,去參加各種活動,每天把時間塞滿,把精力耗光,等晚上10點回到家,累垮就睡了。冷不防,我一針見血就說:「妳在逃避孤獨、寂寞?妳不想面對妳自己!」女主管頓時傻眼!低下頭,心防被戳破了,熱淚在眼眶裡打轉!
  • 蓮花
    一位從南部來的45歲的女士,左邊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經過半年治療,情況算穩定,因經濟因素,回南部治療。
  • 一位59歲面色暗沉的男士,來治療右手右腳較無力的問題,調理一個月後,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問:「醫生,我先生有個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請你處理嗎?」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麼病?怎麼那麼棘手?我回答:「妳說說看。」
  • 蓮花
    一對恩愛的夫妻,從相愛到結婚,每晚是他們促膝談心的生命分享時光,巴山夜雨時,談的都是愛的樂章。可是自從愛的結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無法再享受了,因為小寶貝一到夜晚,就有好戲登場,怎麼會這樣?
  • 蓮花
    針灸完,我望著這個渴望被愛的小女孩,但願她能早日重回媽媽溫暖的懷抱。當晚我還特別為小女孩和她的媽媽祈禱,祈求上蒼垂憐這對迷失的羔羊!
  • 蓮花
    一位外表黝黑壯實,瘦而走路輕快的採藥人,外表看去約50歲,實際竟已是68歲,單身無親人。瘦瘦的,體重竟達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採藥維生,大都為疑難雜症的病人找藥材,穿梭在高山峻嶺、海邊、沙地,甚至是墳場。風吹日曬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饅頭野果充飢。被樹草割傷刺傷,只用膠布貼著,腫幾天也不理睬,有礙工作時才隨地找藥草外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