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行另类疗法
温嫔容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况下, 各界医学专家束手无策,芸芸众生惶惑无主。就在此时,温嫔容医师第六本著作《为无明点灯》悄然问世,书中提供许多驱疫良方与保全养生之道,为人们带来了希望。
莲花
一位32岁小姐,鲜亮而红的月亮脸,像炸开的大气包,水牛肩,嘴翘翘的,坐下来,话一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拍抚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纸帮她擦眼泪。冷静下来后,大气包开始述说病情:“医生,我的脸烫到不能睡,不能见阳光。已经看病17年了,类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哪里也不能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没有人敢爱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着千万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一位50岁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个月,回台湾之后,开始失眠,心悸。最困扰的是整个脸暗沉而黑,掩盖过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变全白,满头削发过后的发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脸,这是怎么回事?出家师父非常担心,被关心的信众问个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扰。看了几位医生,大家都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一位长得甜甜的,眼神炯炯的17岁女生,喜欢拉中提琴,可是体重43公斤身高 156公分,身高配不上乐器所需的伸展度。每次练完琴就是颈臂肘腕酸痛,提琴手多么想长高,尽管西医已说明,她的骨垢板已完全愈合,就不可能再长高了。提琴手仍抱一丝希望,想试试。妈妈拗不过她,只好带提琴手来看长高的问题,山总不厌高。
古人有什么好办法可以预防和治疗瘟疫吗?有!多得很呢!我在医书里看了不少记载,可是我不懂中医,也不知道到底哪些还有效果,所以我给大家请来了一位纽约的专业中医师,也是我认识十多年的好朋友。
在五月春晖灿烂的日子,大家都在庆祝母亲节,慈爱的光辉照耀在每一个孩子心上。早在古希腊就以康乃馨作为母亲节的谢礼,象征伟大,慈祥,温馨,永不求回报的母亲。尽管每个国家的母亲节不同天,母爱的光辉,举世称颂,还有的人把慈爱散射四周。
一位32岁女性音乐工作者,结婚一年半还在蜜月中,俩小口恩恩爱爱,想趁年轻体力好,有精力带小孩,早点生小孩,所以从结婚起就未避孕,但是俩小口每月抚摸那个音乐人的肚子,就是没动静!经由婆婆介绍,偕同夫婿一起来看诊,这位音乐人头圆、眼圆、脸圆、身圆,全身圆滚滚,真是可爱!
一位32岁孕妇怀第3胎,已30周,胎位不正,头还在上面,还没转到骨盆腔,坐臀位。妇产科医生说,胎儿不可能转头了,准备剖腹产。孕妇很希望自然产,又怕胎位不正会引发其他并发症,担心胎儿会不会在子宫内缺氧,或新生儿窒息,想寻求中医治疗。顾念孕妇有孕在身,行动吃力,为减少舟车劳顿,介绍台北名医就近去看诊。结果该医师说未看过此种病症,最后由先生和婆婆陪同南下来看诊。
一位在美国侨居的女儿,回台湾探望父母,妈妈看到女儿已怀孕5个月,竟然一点孕味都没有,肚子平坦如常,体重只增加1公斤,尽管美国的妇产科医师说正常,东西文化有差别,妈妈还是不放心的带来看诊。
愚公移山的故事,说的是:人只要有顽强的意志,和不怕困难的精神,再难的事也能完成,所以铁杵可以磨成绣花针。可就有人虽有坚强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仍无所成就,这是为什么?
我继续说:“君子有藏污纳垢的雅量。凡物皆有灵性,进住房子前,向它说好话,感谢它提供安全港、快乐窝,以后彼此照应。当人发出善念,正面思考,周围的物质也会跟着变化,就会住得平安顺利,这也叫相由心生。以你这样的风格处事,抱枝细节,节外生枝,会过得很辛苦,很不快乐。吞舟之鱼,不游支流。
一位25岁从事设计的聪明女孩,自从国中时期,不知道什么因缘,她开始可以听到另外空间的声音,家人以为她幻听,但行为没有异常。到高中时期,渐渐可以看见另外空间的生命体,包括奇形怪状,五颜六色的人和动物。
莲花
一位19岁亭亭玉立,读理工科的大学女生,已经闭经2年,脸色腊黄,下腹凸起。这位大学生已看过不少医生,月经还是催不来,爸妈都很紧张,带着心肝宝贝女儿,从北部来看诊。
莲花
一位48岁的机械师,母亲有糖尿病,他在37岁时得到遗传,检验出糖尿病,服西药10多年,体重由82公斤减至64公斤,身体状况一直下降,晚上失眠,视力减退,工作容易疲劳,老母亲看了心疼,叫他转中医治疗。
人世间为何有瘟疫?辑录道教经典论著、科仪方术、仙传道史的著作《道藏》,记载了东晋时期,高道许逊曾向众人讲解瘟疫的来由。
莲花
梦境是如何产生的?黄粱一梦,南柯一梦,都是浮生若梦,梦幻泡影!总在魂驰梦想,静思庄周梦蝶后,大梦初醒,是否也能了悟人生?青年人酣然入梦,梦中说梦,一场春梦,却惶惶不可终日,是怎么回事?
莲花
一位46岁女士,精明能干,是活跃在企业间的高级主管。平日业务繁忙,肩颈酸痛、眼睛干涩成为家常便饭。近2年来时常感冒,有一天午后,一阵全身发冷,随即发烧,下腹急痛,尿尿时竟尿出血来,急忙到教学医院挂急诊。
莲花
一位44岁的职场女强人,乐观,活动力强,工作能干。有一天,突然尿尿时灼热,有时痛如针刺,有时痛如刀割,一直想尿尿却又点滴要出不出,接近耻骨的下腹痛,痛得哇哇叫,急忙去看医生。
睡莲
家中有第三代出生时,通常阿婆特别疼爱孙子,阿公特别溺爱孙女,疼得像心肝宝贝,含饴弄孙,其乐无穷。但是夕阳不会无限好,天空中总有要西归的鹤,等着要回老乡的人。
有一对情侣都是我的病人,男生是工程师,女生是护理师,看诊都会相偕一起来。但有一天,29岁的工程师,落单了,表情落寞,脚步沉重,眼脸下垂,一反原本高亢的说话声,低沉的说:“医生,我的胃痛了一星期,吃止痛药也没效!”看去工程师瘦了许多,衣带渐宽,为谁愁?
莲花
一位52岁的董娘,子女都长大,45岁停经。家境富裕,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悠闲的生活着。那双美丽的眼睛,却总是迷惘!听到别人说她太瘦就紧张兮兮的,放着快乐的日子不过,而东奔西跑的在医院间打转,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正常,董娘还是不死心,整天疑神疑鬼的到处看医生。
莲花
我停顿一下又说:“你知道生与死之间,有多远?一瞬间!你知道天堂与地狱之间,有多远?一念间!能放下昨日的我,甚至放下懊恼的心,那也是一种强烈的执著。最好潜心找回自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佛山,自己心香缭缭,净化身心灵,才不虚此生。”我看扑克人的眼睛都红了!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一位52岁美丽的裁缝师,当医生宣告她得乳癌的刹那,从手术到化疗,裁缝师咬紧牙根,没有掉过一滴泪。半年后,有一天来诊,裁缝师紧张又惶恐的,一坐下来就说:“医生,赶快救我,我快受不了,快爆掉了!”急促的声音刚落下,随即眼泪狂流。原来她刚陪先生去做检查,医生说先生得的是胃癌,真是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
莲花
人生很多事,都令人坐立难安,例如:放榜前,求职前,婚前,生产前,约会前,开刀前,压力前......等等,多数坐立难安的状况会随情境改变而结束,怎会有人坐立难安,持续2年还无法排除?
莲花
一位46岁的女性文化工作者,眼睛浮肿,眼下暗沉,刚坐下来就开始哭,泪如泉涌,我以为她刚才受了委屈,拍拍她的手背,拿卫生纸给她擦泪并说:“你遇到了什么事?这么伤心!还是哪里不舒服?”她摇摇头,哭着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哭,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这位文化人声泪俱下,快变成泪人!
莲花
针灸治疗1个月后,女主管精神好很多,工作忙也不那么疲倦。但每次来诊都赶最后一班针灸,到诊时都是满脸倦容,我问女主管:“你刚下班啊?忙到那么晚!”她说她下班以后,去参加各种活动,每天把时间塞满,把精力耗光,等晚上10点回到家,累垮就睡了。冷不防,我一针见血就说:“你在逃避孤独、寂寞?你不想面对你自己!”女主管顿时傻眼!低下头,心防被戳破了,热泪在眼眶里打转!
莲花
一位从南部来的45岁的女士,左边乳房患癌症第一期,经过半年治疗,情况算稳定,因经济因素,回南部治疗。
莲花
现代医学随着科技的发达,把疾病的病因、发展过程、愈后都研究得有条有理,医学浩瀚,可是就有不按医理进展的病情,是不是医学遗漏了什么重要物质?
莲花
当苏东坡在饱览庐山千姿百态的奇绝后,在西林寺墙壁上题了一首千古流传的名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人在看人的外型时,也会因为角度不同而有天壤之别。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夜幕低垂时,为自己相貌饮恨啜泣。
清代著名医家刘奎,字文甫,号松峰,出生于中医世家,自幼学习医着。曾拜名医郭右陶、黄元御等为师。刘奎精研《内经》、《难经》等医着,对治疗瘟疫独树一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