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蟲集體進攻 為何單單繞開他們

文/宋寶藍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際,中共發布緊急通知稱,在東非南亞肆虐的蝗災恐隨季風襲擊西藏、雲南。圖為1月22日,肯尼亞的拉拉塔村(Lerata),蝗蟲從地面植被中蜂擁而至。(TONY KARUMBA/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265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中共肺炎疫情(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媒體報導又發出預警,4000億隻蝗蟲正逼近中國邊境。雖有中共的御用專家表示,蝗災不會對中國造成危害。但中共當局隱瞞武漢疫情,導致疫情失控,因此中國民眾表示,對於蝗災「希望政府拿出辦法事先防範,不要重蹈覆轍(指中共肺炎疫情)了」。

歷史上,蟲災雖時有發生,卻不是針對所有人。那些不會人語的在野生靈,行事似乎也有它們的原則,遇到一些人,它們也會知趣地繞開。

為官清正 蝗蟲避著飛

蝗蟲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然而飛經小黃縣時,卻是一刻也沒有停留,當地莊稼絲毫未損。圖為《耕織圖冊.三耘》,作者、年代不詳。(公有領域)

東漢時期,有位官員叫徐栩,字敬卿,吳郡由拳縣(今浙江嘉興縣南)人,年輕時曾作過獄吏。徐栩執法公允,處理案件認真,後來升任小黃縣(今河南開封縣東北)縣令。

不久,河南發生蝗災,大面積的莊稼和青草都被蝗蟲吃光了。但奇異的是,蝗蟲雖然鋪天蓋地席捲而來,飛經小黃縣時,卻是一刻也沒有停留,莊稼絲毫未損。自然,人們也用不著撲滅蝗蟲。

當時,有位刺史下到地方考察各縣吏政,發現小黃縣竟然沒有一個人參加撲滅蝗蟲的活動,於是責備縣令徐栩,並上奏免了他的官職。

不料,徐栩棄官離開的當天,蝗蟲即刻返飛到小黃縣。刺史豁然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錯事,滿懷慚愧向徐栩道歉,請他返回縣衙復職。徐栩官復原職後,奇特的是,蝗蟲又立刻飛走了,不敢停留在他的轄地,就像不約而同地逃走了一樣。

為官仁善 感化蝗蟲

東漢大臣魯恭(公元32年一113年),字仲康。漢肅宗劉炟時,擔任中牟縣令。他以善德教化地方,受到百姓和官吏的信服。

建初七年(82年),郡國發生蝗災傷害莊稼,然而蝗蟲惟獨沒有入侵中牟地界。河南長官袁安聽說此事,認為消息不實。哪有蝗蟲不吃莊稼,不侵田地之事。於是派官員肥親去調查。

肥親問旁邊站著的一個小孩兒:「你怎麼不抓野雞呢?」小孩兒說:「野雞即將孵育小雞啊。」圖為清 黃鉞《龢豐協象冊.村社迎年》。(公有領域)

肥親來到中牟地界,魯恭陪同他到田間視察。二人坐在桑樹下休息時,有一隻野雞經過身旁,卻不怕人。他看到旁邊站著一個小孩兒,就問他:「你怎麼不抓野雞呢?」小孩兒說:「野雞即將孵育小雞啊。」

肥親聽罷,肅然起身,恭敬地向魯恭作揖告別,說:「我被派來視察您的政績。如今蝗蟲不入中牟縣境,這是第一奇事;善政化及鳥獸,這是第二奇事;連小孩兒都有仁愛之心,這是第三奇事。」為不打擾賢者,肥親就不再久留,立即起身回去稟報。

袁安將魯恭的賢能上奏朝廷。待其任滿後,朝廷調升魯恭為司徒。

以身祝禱 天降暴雨滅螟蟲

古時出現災害時,清正的官員也會以身祝禱,以求上蒼免除災害。

東漢時期,有一年弘農縣出現螟蟲為害莊稼,百姓恐懼,擔心莊稼沒有收成。縣令公沙穆了解百姓的擔憂,於是他設下祭壇,向神明祝禱,並謝罪說:「百姓有了過錯,起因是我公沙穆。請允許我以自身祝禱。」結果天降一場暴雨,待大雨停止後,螟蟲自行消亡。百姓稱頌公沙穆精誠自省,得以通神。@*#

事據《百越先賢志》卷3、《為政善報事類》卷2、《後漢書·公沙穆傳》卷82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伯行,字孝先,號敬庵,河南儀封人,清朝康熙年間著名的清官,歷任內閣中書,福建、江蘇巡撫,禮部尚書等。他嚴於律己,愛護百姓,不貪名利,深受康熙皇帝的器重和百姓的愛戴。康熙稱讚其為「操守為天下清官第一」。
  • 康熙皇帝倡導尊德崇道,實行仁政德治,他說:「萬世道統之傳,即萬世治統之所繫也。……道統在是,治統亦在是矣。」他言傳身教,嚴於律己,堪稱內聖外王的典範。
  • 第五倫(人名)在鄉里任「嗇夫」的小官時,均平徭役、賦稅,調解鄉裡間的矛盾,公正和善,很得人心。但他認為自己做官發達不了,就帶著家人搬到河東去了。
  • 武漢肺炎肆虐大陸之際,蝗蟲中最兇猛的品種沙漠蝗蟲,已飛過紅海進入中東和亞洲,已到達中國邊境。甚至有中國大陸網民發布視頻稱,蝗蟲先頭部隊已抵達新疆邊界。中共農業農村部稱,沙漠蝗蟲對中國危害概率很小。網民說:專家的話也能信?
  • 這個「中國科訊」的文章說,蝗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遷徙害蟲,而「沙漠蝗蟲」是最具破壞力的種類之一。它們每平方公里可以達到4000萬隻,每天可飛行150公里,而且成蟲壽命長,可以活100多天。而根據肯尼亞政府的聲明顯示,沙漠蝗蟲群每平方公里,甚至能達到1.5億隻的數量。
  • 宣城太守仁心愛護蜜蜂得到了意外的恩報,因為那些小生物竟然「記得」他的善舉;急躁易怒氣的都尉用熱水澆灌蜂巢燙死蜜蜂後,惡報上身意外得讓人懾服;萬物有靈,能感應善惡,在小生物身上也能得證!
  • 二零零三年就在薩斯在中國橫行的時候,俄羅斯《生命與安全》雜誌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遠遠不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諾夫·B.B.,是俄羅斯社會生態學國際研究院的學者。
  • 紀昀的先母張太夫人曾經僱傭過一位同姓的老婦人幫著在家中掌管炊事,這個同姓的張氏老婦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處。
  • 我結婚後,沒等到准生證就懷孕了,當時也不敢聲張。因為本村有一年輕夫妻,在沒有准生證的情況下懷孕後,被管「計劃生育」的幹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辦事,把已懷孕幾個月的小媳婦拖走做了引產。村裡還有一家媳婦懷了二胎,不得不成天東躲西藏,後來在玉米地裡被人發現了,也被強行拖走做了引產,當時那嬰兒都快足月了。
  • 我出生在一個藝術家庭裡,從小就喜愛畫畫兒,父親常帶我去寺廟臨摹佛菩薩的壁畫。上世紀70年代很少有旅遊的人,我經常一個人在寺院裡跑著玩。有一次跑進一個大殿,看到把門的那些泥塑金剛都瞪著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樣,嚇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