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人積德行善 後世子孫得福報

文/周曉輝
一個人能積德行善,不僅禍其遠矣,而且還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回報,因為上天在衡量著一切。(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1401
【字號】    
   標籤: tags: , ,

《易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如何做到善良?一個人能做到「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積德累功,慈心於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懷幼」,不傷「昆蟲草木」,且「憫人之凶,樂人之善,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長」,那不僅禍其遠矣,而且還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回報,或是回報在當事人身上,或是回報在其子孫後代身上,因為上天在衡量著一切。古往今來,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本文說一說明代幾則祖先積德行善、子孫得福報的故事。

祖父陰功 子孫顯貴

明朝建安(福建建寧)有個叫楊榮的人,祖上世代以擺渡為生。在他曾祖父時,有一年下大雨,溪水上漲,沖垮了很多民居,不少人被水沖著順流而下。其他船家都忙著從水中撈取財物,唯有楊榮的曾祖父和祖父一門心思救人,不撈取一件財物。鄉里有人嗤笑他們愚不可及。

等到楊榮的父親出生後,其家漸漸富裕起來。楊榮的曾祖父去世後,有神人化作道人對楊榮的父親說:「你的祖父有陰功,子孫當顯貴,需要葬在某地。」楊家遂依照神人的點化安葬。

楊榮出生後,年紀輕輕就中了進士,後官至大學士,位至三公。其子孫也多有顯貴和賢者,如楊榮的曾孫楊旦官至兩廣總督、吏部尚書。

楊榮祖上世代以擺渡為生。在他曾祖父時,有一年下大雨,溪水上漲,沖垮了很多民居,不少人被水沖著順流而下。楊榮的曾祖父和祖父一門心思救人,不撈取一件財物。圖為明 佚名 《風雨泊舟圖》。 (公有領域)

雪中救人 天賜貴子

明朝太史馮琦的父親是個秀才,他生平樂善好施。在一個寒冷的飄著雪花的冬日的早上,他出門前去學堂。路上看到一個人躺臥在雪地中,他俯身去看,發現人已經凍得半僵了。於是他脫下自己的綿裘,裹在凍僵之人身上,然後將其帶回家中救醒。

不久後,馮琦的父親夢見有神人告訴他:「你救人一命,完全出自至誠之心,所以上天特命韓琦投胎做你的兒子。」

韓琦,是北宋英宗、神宗時期的宰相,他不僅文采過人,還曾做過大元帥,可以說是文武雙全。宋代文學家歐陽修讚其「臨大事,決大議,垂紳正笏,不動聲色,措天下於泰山之安,可謂社稷之臣」 。其文「詞氣典重」,「有垂紳正笏之風」;為詩不事雕琢,自然高雅。後人在《韓魏公集‧序》中評價說:「公歷事三朝,輔策二朝,功存社稷,天下後世,兒童走卒,感慕其名。」

如此韓琦投胎做一個秀才的兒子,可見秀才是積了很大福分。等到馮家的兒子出生後,遂起名琦,號琢庵。他少年時就十分聰明,年紀輕輕中了進士,此後歷任編修、侍講、禮部右侍郎、禮部尚書等職,還留下了不少向皇帝進諫的文章。他也同樣頗具文采,著有《宗伯集》81卷,內收詩歌300餘篇,其詩好五古、七古,崇尚「樂府」、「建安」之風。

馮琦的父親生平樂善好施。在一個寒冷的飄著雪花的冬日的早上,他出門路遇一個人躺臥在雪地中,已經凍得半僵了。於是他將其帶回家中救醒。圖為南宋 夏圭〈雪堂客話圖〉。(公有領域)

老母好善 子孫累代簪纓

明代莆田有個林氏家族,有一位先祖的老母親為人樂善好施,常常做粉團(相當於現在的麻團)施捨於有需要之人,任何人只要索取,她都慷慨給予而且從無厭煩之色。

一日,一位仙人化作一名道士,來到林氏家索要粉團。每天早晨要六七個,連續要了三年,而老夫人每日都如數給道士,三年沒有一日說一個「不」字。仙人這才確信老夫人是發自內心地行善,因此對她說:「我吃了你三年的粉團,如今想報答你。你的府後有塊地,你死後可以埋葬在那裡。你的子孫有官位的,將如一升麻子那麼多。」

老夫人去世後,他的兒子依照仙人的指點將其安葬。其後,林家就有九人登第,其後累代簪纓甚盛,福建有「無林不開榜」之民謠。

父親為富行仁義 兒子做大官

明朝江蘇省常熟有個叫徐栻字鳳竹的人,他的父親是當地的富戶,為人仗義。

有一年,當地遇上荒年,佃農欠收,徐父就率先免去他們的田租,並把租契撕掉,他還呼籲同鄉的其他富戶也都這麼做,幫助佃農渡過難關。不僅如此,他還打開糧倉,救濟那些貧苦的百姓。

於是有人夜間聽到有鬼在門前唱道:「千不誆,萬不誆;徐家秀才,做到了舉人郎。」連續幾天都有人聽到,連夜不斷。當年,徐鳳竹果然中了舉人。

徐父深感報應不爽,因此更加積德行善,一點也不敢懈怠。他出錢修橋修路,奉齋飯給僧人,接濟窮苦之人。凡是有利於社會和百姓的,他無不盡心去做。

後來有人又聽到鬼在門前唱道:「千不誆,萬不誆;徐家舉人,直做到都堂。」果不其然,徐鳳竹最後做到了兩浙巡撫,相當於現在的省長。

有一年,當地遇上荒年,佃農欠收,徐父就率先免去他們的田租,並把租契撕掉,幫助佃農渡過難關。圖為清焦秉貞《耕織圖》冊局部。(公有領域)

贈金修繕寺廟 子孫登科

明朝嘉興包憑,字信之,其父為池陽太守,生了七個兒子,包憑是老么,長大後入贅平湖袁氏。

包憑博學高才,但不知為什麼,科舉考試一直不中。無奈中,開始留心佛道之學。一天,他東遊到泖湖,偶至一個村寺中,見寺中的觀音像暴露在日晒雨淋中,馬上將囊中的十兩銀子悉數拿出,交給寺廟中的僧人,讓其修繕屋頂。

僧人告訴他由於工程大、銀子少,恐怕難以完成。包憑遂又從行李中取出四匹松布和七件新衣服交給僧人。他的僕人有些捨不得,就勸阻他,但包憑卻說道:「只要聖像無恙,我赤裸著身體又有何妨呢?」

僧人聽罷,垂淚道:「施捨銀錢和衣服布匹,並非難事,難得的是施主的這片心意。」

後來寺廟修繕屋頂完工後,包憑與父親同遊並留宿在寺中。當晚,包憑夢見有佛對他說:「你的兒子當享世祿矣。」意思是他的兒子會做官,後來,他的兒子包汴、孫子包檉芳皆登第、做顯官。

商人不隱錢財 子孫顯赫

明代嘉靖皇帝時期的「天下三才」之一的楊博,是一代名臣。他的父親早年在淮揚經商。一次,一位從關中來的鹽商將上千兩的銀錢寄放在楊家,說等以後再來取。不料,那位鹽商離開以後,竟很長時間都杳無音信。

楊父便將銀錢埋在花圃裡,上面種上花卉,與此同時,派人到關中尋找那位鹽商。等找到鹽商家,才知曉鹽商已經去世,家中只有一個兒子。楊父便邀請鹽商的兒子來到楊家,指著花圃說:「這裡有你父親寄存的金錢,現在就交給你了!」

鹽商的兒子不敢拿,楊父說道:「這是你家的財物,何必推辭呢?」於是說出前因。鹽商的兒子非常感動,千恩萬謝帶著錢回去了。

後來楊父生了楊博,楊博自幼聰明好學,官至吏部尚書;楊博的兒子楊俊民也官至戶部尚書。

上述幾則故事正說明了「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確實是不虛的啊。@*#

參考資料:

宋 李昌齡《太上感應篇》
《了凡四訓》
《明史 楊榮傳》
《歷史感應統紀》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明朝至「文革」,流傳著不少故事。有人為了修園林、修墓地,或受無神論的蠱惑,與神像或寺院大動干戈。結果當事者有的遭到現世報,也有的殃及全家跟著遭殃。神佛不是慈悲的嗎,又怎會降罪於人呢?這其中,有著怎樣的道理?
  • 古往今來,人世間「兵征天下,王者治國」,因此而引發的戰爭無可計數,尤其在王朝更迭時,戰爭尤為慘烈。若遇到那嗜殺的將領,難免出現大面積的生靈塗炭。當然,歷朝歷代都有有道明君和諸多仁義之將,能在戰爭中約束手下,禁止肆意殺戮。明太祖有言:「為將不妄殺人,豈惟國家之利,爾子孫實受其福」,不妄殺不僅對國家有利,對其子孫後代亦是福氣。
  • 人一生的功名利祿,大多早已註定,只不過世人因為有太多妄念,還有很多不甘心,因此還要苦苦奮鬥,甚至為了滿足自己的貪慾而殘害生命。殊不知人在世上做什麼,都一定會有相應的報應,只不過爭個早和晚。譬如為官者若不仁,今日手握大權、高朋滿座、頤指氣使,明日就可能下馬入獄、遭人索命。從古至今,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 孔子云:「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大意是說,通過獲取不義之財而致富貴,君子無法處之泰然。換言之,取不義之財和損人利己都會帶來災禍,因為這不是正道。漫漫歷史長河有多少故事在反覆告訴世人這個道理。
  • 孔子曾說:「政者,正也。」中國古代王有王道,為官者亦有為官之道。中國第一個統一王朝秦朝給後世留下了一部教人如何做官的曠世巨著《為吏之道》,其中開篇就提到:「凡為吏之道,必精潔正直。」可見,公正清廉是為官的首要條件。而「除害興利,慈愛萬姓,毋罪毋罪,毋罪可赦」,即對治下百姓心存仁愛,不使無辜者受冤、不枉殺一人,懲惡揚善,則更是成為一個好官的必備條件。
  • 佛家相信因果報應,而有孝行之人,可得升天的善報。清朝有兩則故事就是例證。
  • 瀑布, 月虹, 雙彩虹, 彩虹
    儒家所推崇的孝道自古就被視為百善之首。孔子曾說:「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孝既是人道,也是天理。在孔子看來,「孝悌之至,通於神明,光於四海,無所不通。」《百孝經》也說,「福祿皆由孝字得,天將孝子另眼觀」;「處世惟有孝力大,孝能感動地合天」。可見,至孝之人往往都能得到上天的垂憐與眷顧。
  • 為了讓世人了解因果報應、明白善惡有報之理,上天不僅將「善人得善報」通過一個個鮮活的例子展示給世人,而且亦不厭其煩地明示「惡人得惡報」的道理,至少人若有所畏懼,可能會在準備行惡前三思。
  • 曾公亮是北宋時期的一位大人物,他出身於名宦世家,考中進士後,曾入仕三朝,任過參知政事、樞密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職)、集賢殿大學士以及禮部、戶部、吏部尚書等要職,後被封為「魯國公」,死後被授予諡號「宣靖」。
  • 佛家講因果報應,人做好事積德,會帶來福報;人做壞事損德,會帶來災禍;做大壞事的人,伴隨他的將會是無盡的厄運,甚至會現世報。下面收錄的幾例小故事就是發生在「文革」時期由於做壞事而招致災禍的事,如果對神佛犯罪,則罪加一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