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天定.撥開迷霧】

【命理】被冤枉陷害的好人 皇天能不管嗎?

作者:泰源
周宣王和在旁的文武百官都看見了杜伯騎著白馬來了。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3197
【字號】    
   標籤: tags: , ,

古民謠傳唱:「不要說鬼沒有身,杜伯射死了周宣王;不要說鬼沒有形,段孝直告發了活人。」說的是哪回事呢?

周宣王(?—前782年)是周朝第十一代君主,在位四十六年,他的父親是被百姓驅逐的周厲王。宣王即位後,吸取父親周厲王失政於民的教訓,積極革除厲王時的弊政,在周定公、召公的輔佐下,恢復文王、武王、成王、康王時期的政策,使得周朝又恢復了活力,號稱周室中興。

然而周宣王卻誤殺了一個大臣,種下了禍根。《墨子》記載,「周宣王殺杜伯不以罪,後宣王田於圃,見杜伯執弓矢射,宣王伏弢(音同掏,弓袋)而死也。」

就說杜伯並沒有罪過,然而宣王聽了別人說他的壞話,要殺死他。杜伯說:「臣沒有罪,如果死後有靈的話,臣將上天申訴,不出三年,一定要昭雪臣的深冤。」

後來宣王還是把他殺了,所以宣王是失德了、造罪業了。過了三年多,宣王在鎬京出外打獵,來到城外的田園,正想擺開陣勢圍獵,忽然看見杜伯穿著紅色的官服,騎著白馬朝向他邁進,隨從撐著華麗的傘蓋蔟擁著,前前後後還有幾百個鬼兵。這時,在旁的文武百官都看見了杜伯彎弓搭箭射向周宣王。宣王害怕,無處躲避,箭正好射中了他的心。宣王馬上伏首在弓套上死了。

隨便什麼人都不可冤枉人!俗話說:濫殺無辜必有報應

從國家的角度來看,《左傳》說:「國之將興,明神降之監其德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故有得神以興,亦有以亡。」就說一個國家因德而興起、無德而衰亡,時時都有神在鑒察著。《左傳.疏》說周之衰的關鍵是「杜伯射宣王於鎬」。

《左傳》說:「國之將興,明神降之監其德也,將亡,神又降之觀其惡也。」(pixabay)

另有一例:

段孝直,在漢景帝時被推薦為孝廉,擔任長安縣令。他居官清正謹慎,好名聲傳揚四方。

他騎的一匹好馬,每天能跑五百里路。雍州刺史梁緯,和皇帝是親戚,他看見段孝直的馬好,仗著皇親的權勢,常常去要這匹馬。

段孝直回答說:「這是先父所騎的馬,愚不忍心放棄它,不敢拿它來送人。懇求使君讓愚照顧這匹馬吧。」梁緯因此懷恨在心,祕密地羅織段孝直貪贓的罪名陷害他,將他關進監牢,也不許他家人來探望。

段孝直知道自己受冤枉,免不了要受難,託人去告訴妻子說:「刺史陰謀要奪我的馬,私自捏造罪狀加在我身,要想殺我,我是活不成了。可惜我們的孩子還小,不能為我報仇申冤。我被殺以後,你們各自保重,只要拿三百張紙,十支筆,五塊墨,放在我的墳墓裡,我自己去申訴。」

不過十天,段孝直被害死在監牢裡。他家裡的人收屍埋葬,就如他交待的,把紙筆墨放在他的墳墓裡。

過了五十來天,逢漢景帝召集百官聚會,這時段孝直竟然出現在宮殿,向景帝呈上奏章,道:「天地雖然光明,豈能知道無辜的舊事?日月普照大地,必能審察忍辱負冤之士。亡臣早年忝居(自謙語)官場,小有謹慎為公的名聲。不久,又因為公正不徇私,當上公務繁忙的長安令,稍能避免小差錯。不料刺史梁緯生性放縱貪婪,仗著內戚的權勢,因為想得到亡父的好馬,陷臣入罪且讓臣蒙受殺戮的冤案。亡臣上告皇天,皇天准許為臣昭雪。因此,亡臣將刺史梁緯違法亂紀的罪狀二十一條,一一奏明,另紙報告皇上。懇求皇上明斷,昭雪亡臣的冤屈。」

漢景帝讀完奏章,段孝直忽然不見了。景帝非常奇怪天下竟有這樣希罕的事,就下旨把梁緯逮捕,一一審問其違法亂紀的二十一條罪狀,果然段孝直所奏件件不虛。於是獄吏連同他冤殺段孝直的事一併呈奏皇帝。漢景帝下旨,把梁緯綁赴段孝直的墓地受刑,來祭奠他。同時,追贈段孝直為尚書郎。

古語說:「莫言鬼無身,杜伯射宣王,莫言鬼無形,孝直訟生人。」說的就是這兩件事。@*#

資料來源:《搜神後記》

──點閱【命運天定.撥開迷霧】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