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解字謎 一個「敗」字終應驗

作者:宋寶藍
曾國藩畫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620
【字號】    
   標籤: tags: , ,

曾國藩創立湘軍,他的麾下有一員戰將李續賓,為國出生入死,大戰了數百陣,立下赫赫戰功,深得咸豐皇帝榮寵。當李續賓攻打九江時,清軍氣勢如虹,捷報連連。曾國藩在家鄉守喪,一天他到弟弟家小坐,看到私塾先生正在玩占卜。看似一個猜燈謎,他卻解得一個敗字。曾國藩悚然,不知道哪件事會敗。等到事後,他才恍然明瞭。

曾國藩在家書中,提到祖輩星岡公在世時曾說,「不信醫藥,不信僧巫,不信地仙。」他覺得曾家子孫們應當遵守祖輩的話,不要輕易聽信這三件事。他也曾經對幕僚賓客說,他從來不相信小道巫術,但有一件事例外。因他親自目睹了全過程,並最終得到了驗證,而且那件事也和曾家有關。

湘軍戰將李續賓(1818年—1858年,諡號忠武)攻打九江時,曾國藩父親去世,他回家鄉守喪。一天,他去九弟曾國荃家,看到私塾的老師正在和人們玩扶箕(或扶乩,一種民間小術),以占卜科舉考試之事。當時曾國藩心想,這些人在戲耍狡猾,有什麼憑證能讓人相信?這時,木棍在沙盤中忽然寫下「賦得偃武修文,得閒字」。

曾國藩站在一旁,看到這句話,覺得這和猜燈謎差不多。賦得偃武修文,就是把賦字的武字去掉,只剩下一個貝字。貝字修文,意思是再加上反文旁,那就是一個敗字啊。曾國藩說:「這和古時猜燈謎一樣,那句話說的是一個敗字。他們問的是科場之事,一個敗字能表明什麼意義?」

繼而,木棍在沙盤中寫出九江戰事「不可喜也」,結果不是很好。看到這兒,曾國藩心裡一怔,詫異地說道:「新到的九江消息,說清軍大捷,殺敵無算,怎麼會敗呢?」他又暗自揣測,這裡距離九江有二千里,我現在又不主管兵事,這個占卜忽然提到九江之事,也真是很奇怪。但因六弟曾國華(字溫甫,號深齋)還在軍中任職,和李續賓協力負責九江戰事。所以曾國藩問道:「所說不可喜,是為天下占卜而言,還是為曾家所言?」占卜判詞曰:「既為天下大局而言,也為曾家而言。」

這一天是咸豐八年(1858年,戊午年)四月初九日。曾國藩感到一陣悚然,心裡產生不祥的預感,但他又實在想不出來哪件事會敗,九江戰事怎麼就「不可喜」?

自從太平天國起兵後,李續賓協助羅澤南(1807年—1856年)辦團練(地方民兵制,訓練鄉間民兵)多年。到了咸豐六年(1856年),羅澤南被飛砲擊中,傷重不治,湘軍右營由李續賓代領。

李續賓與太平軍交戰數百餘陣,堪稱是真正的百戰英雄,在軍中他的名望如日中天。李續賓能征善戰,又深得咸豐皇帝榮寵,所以對很多人而言,他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清軍久攻九江,一直沒有結果。羅澤南於咸豐六年去世後,李續賓率軍攻打九江,咸豐皇帝很倚重他的征戰實力。

此時的太平軍,經過天京事變後,元氣大傷,軍心渙散,軍事持續出現逆轉。眼看著太平天國敗象大顯,很多清國大臣將攻克九江的希望,寄託在能征善戰的李續賓身上,認為他必會克艱克難。

咸豐八年四月,李續賓平定九江,咸豐皇帝龍顏大悅,賞賜他黃馬褂,加巡撫職銜,特許他專摺奏事(指使用奏摺向皇帝奏陳公私事務)。

就在李續賓請假探親的空檔,太平軍將領陳玉成,攻陷了麻城、黃安。當時李續賓聲望如日中天,其威望冠於諸軍。在京師做官的浙江大臣,聯合上疏奏請皇帝敕命李續賓領軍援助浙江。

於是李續賓和曾國華帶領了近七千湘軍,按照戰略部署,遠襲安徽廬州,將太平軍一切為二,再一戰而收全功。

咸豐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李續賓領兵抵達三河。這一帶是太平軍囤積糧秣軍火之處。清軍若能再向前推進,太平軍就會徹底覆滅。

這時太平軍將領陳玉成、李秀成,主動與捻軍結盟,一共集結了十萬大軍,包抄重圍李續賓和曾國華的五千人馬。兩軍數目差距太大,李續賓深知大勢已去,拒絕突圍,焚香向京師方向叩首,燒掉所有奏摺,躍馬提槍,率領清軍衝殺太平軍和捻軍的聯軍,直到清軍將士全部戰死。

清軍於三河戰敗,且全軍覆沒。李續賓、曾國藩胞弟曾國華全都戰死。消息傳到北京城,咸豐皇帝悲痛欲絕,含淚批奏:「惜我良將,不克令終,尚冀其忠靈不昧,他年生申、甫以佐予也。」御批提到的申、甫,是西周時匡扶周室的二位中興名臣申侯和尹吉甫。在咸豐皇帝心中,將自己倚重的李續賓和西周名臣古將相比擬。

曾國藩原本對李續賓抱有極大的信心,根本不認為李續賓會遭受到滅頂之災,也沒有想到六弟會戰死。即便清軍戰敗,哪怕做最壞的打算,李曾二人也不會有生命危險。然而戰況出乎意料,曾國藩得知六弟戰死的噩耗時,頓時淚下,「念逝者遺骨莫收,而家叔殷憂莫釋,中夜以思,淚下如雨。」對李續賓之死,曾國藩說:「如車脫一輪,鳥去一翼。」

軍隊之勝敗,對於國家關係甚大。那時,曾國藩在家守喪。東南線戰局,由李續賓、曾溫甫負責。李續賓是曾國藩的部下,曾國華是曾的親弟弟。李曾二人率軍攻打太平軍半年,一直居於上鋒,軍隊氣勢如虹。清軍打了半年,都沒有失敗的跡象。但冥冥之中,神靈垂兆,提前半年向曾國藩等人預示了戰事的結局。

晚清官員薛福成整理《庸庵筆記》收錄此事,評論道:「凡事莫非前定,豈不信哉。」

資料來源:
《曾國藩家書》
《清史稿》卷407,卷408
《曾文正公全集》第103頁@*#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青瓦台魔咒」是真的嗎?韓國新總統換地方辦公。韓國風水影響世界格局,蘇聯解體與之有關?風水的玄機,量子力學來解……
  • 拆字是中華文化中神傳漢字所衍生出的特色之一,也是一種占算預測吉凶禍福之術。拆字任舉一字,怎能預測考試成績,怎樣展現「觸機附會」的靈動能力?
  • 相信嗎,不僅是人體,連人的聲音、氣息、所用的物品都帶有這個生命的訊息。中國古代的算命師藉由人的這些訊息,推斷當事人的吉凶貴賤,有什麼傑出表現呢?
  • 拆字也稱「測字」,是中華文化的玄奇占法,又叫「破字」、「相字」。清出三籓的吳三桂造反之兆怎樣被一字拆穿?一個「因」怎樣解出三種命運的格局?拆字機微「大不同」!
  • 清朝乾隆年間學者、大才子紀昀,字曉嵐,一生以文學見長。他一生中有兩大關鍵時刻,都巧逢拆字高人,為他測解了未來的命運。
  • 命理中也談「風水」。晉朝名學者、方術大師郭璞也談「風水」。來看看清朝一風水名家印證風水應驗人宅吉凶的一些實例,撥開迷霧看風水。
  • 説起香港的風水陣,最爲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多年前中環的那場風水大戰。 故事要從滙豐總行大廈説起。從風水上來講,中環是香港「龍脈」的入海口,而匯豐總行的位置就在入海口最為「聚財」的地方,是香港「藏金庫」的位置,香港人公認的風水寶地。所以匯豐自從1865年在這兒落腳以後,一直是財源滾滾,並且牢牢把控著香港的官方貨幣——港幣的發行權,可謂是香港的財庫。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匯豐銀行起了關鍵的作用。
  • 康熙年間,出了一位擅長測字的名家程省。一個漢字,在他的眼中囊括了人的生死禍福,婚喪嫁娶,仕途功名。他的著作《測字祕牒》,解讀文字密碼時,也解讀了人生的命運。同是一個「鳧」字,不同的人去問測,會問出哪些不同的人生境際?
  • 康熙年間,出了一位擅長測字的名家程省。一個漢字,在他的眼中囊括了人的生死禍福,婚喪嫁娶,仕途功名。他的著作《測字祕牒》,解讀文字密碼時,也解讀了人生的命運。四個漢字「青火求財」,分別預示了哪些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