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知災難】

【人生之鑰】城隍神預知了道光三十年的大地震

作者﹕泰源整理
渺渺人間事,慘慘大災難,誰能預測?誰在安排?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075
【字號】    
   標籤: tags: , ,

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1850年9月12日)夜,四川西昌縣城發生大地震。地下雷鳴,全城號呼鼎沸,城垣倒塌二百餘丈,滿城屋宇倒塌,盡成平地,木石填塞,壓死官民和牲畜無數,不辨街巷。當時秋雨連月,災後猶霪淋不止,愁雲淒雨,滿目荒涼,聞者心酸,見者哭泣。城內城外及各鄉場受災戶二萬七千八百八十家,災民十三萬五千三百八十二人,倒塌居民瓦屋、草房二萬六千一百零六間,壓死男女共二萬六百五十二人。(見四川總督徐澤醇道光三十年九月二十六日奏摺)

地震發生前三年,有一位道士就曾在大街上到處叫嚷:「牛鳴地裂了!牛鳴地裂了!」但人們都認為這個道士顛狂,不把它當作一回事。當地震來襲時,當時的寧遠府知府牛樹梅被壓在斷垣之下,三天後才被人救出,但卻成了跛腳,而他的家人則全部壓死,最終沒有子嗣。西昌縣知縣鳴謙,全家都死了。

有某人在夜睡中,忽然覺得床和屋在晃蕩,猶如在舟中,然後跌落在床底下,突然間聽到天崩地裂的聲音,跟著房屋倒塌。他被床板撐拄,才得以不死。於是自己挖開破牆爬出,想起父親還在某街某店,於是前往救他。而街道幾乎不可辨認,只見某店的招牌跌落在地上,就大聲呼叫其父。忽然聽到有人回答說:「快救我出來!你父親就在我下面的一層,你救我就可救你父親了。」那人如他所說的先救了他,然後再救父親,被救出的兩人都得以不死。

劫後餘生的牛知府悲嘆地說:「我生平行事,自問不違背古訓,做官也都能勤政愛民,想不到竟然遭遇此劫禍,天道何在呢?」

有一晚,他忽然夢見城隍神來找他。城隍神對他說:「你的遭遇的確是殘酷,但這也是定數,而定數是不可逃的。我奉上帝下達的地震之令已經三年,我再多次請求延期,直到最後已經無可延宕,不得已才發生這場地震。在這三年中,我耗盡心血,對於不在劫數而居於此地的人,要設法讓他們離開;而對於在劫又未到此地的人,也須設法將他們引來。我可說是終日忙碌,一天到晚沒有一點空閒的時候。就像你本人,原來也是在劫數之中,但因為見你剛正誠篤,所以我才特別奏請上帝免你一死,也可說是費盡心機了。」

牛太守醒來,知道個中緣由後,便不再怨天尤人,後來官至四川按察使。再說寧遠這個地方,淫風盛行,在地震之後,官府率領吏役到瓦渣中清查屍體,發現男女合抱而死的屍體多達三千多具,而其中確實是屬夫婦的只有八百多具,可見此地淫亂穢行之風激惹天怒,所以上天才降此災禍。

再說一個城隍神能知世間功名的事例:

宋朝時,建康(今南京)有個讀書人陳堯道,字德廣。他死後三年,他的同學郭九德夢見他,儼然生前模樣。

郭九德說:「您已經死了,怎麼能回來呢?」

陳說:「我現在在城隍那裡當門客,掌管書信和公文,事務十分勞苦。今天,城隍到陰山赴宴,我才有空閒,所以特來看看您。」陳又問自己家裡父母兄弟的情況,流了很多眼淚。

最後郭問:「您既然是城隍的門客,應該知道我們這裡今年秋天的鄉試和明年春天的會試中,都有誰可以考中。」

陳回答說:「這不是我所管理的事,另有管桂籍(科舉考試登第人員的名籍)的人掌握。等我回去以後問他一下便知。」

幾天後,郭又夢見陳堯道來對他說:「你來年春天一定考中進士榜,我和您有同學情誼,所以告訴您;其它的事,雖然知道,但不敢泄露的。」果然,第二年春,郭九德考中了進士。

和陳堯道家同在一條街巷的劉子固,夢中聽聞的人事也和陳堯道有因由。劉的妹夫黃森,賢良又有文才,他的父親曾在官府當過職員,因欠公款造成身死家破,黃森也因此憂鬱而死。死後幾個月,黃森的妻子回娘家住,忽然穿上黃森平常穿的衣服,向哥哥劉子固作揖見禮,舉動和聲音,宛然和黃森一樣。

劉子固又驚恐又悽愴地喊道:「元功(黃森的字)君,你現在那裡?」

回答說:「森平生刻苦讀書,希望能穿上一件秀才的青衫,而終久沒有得到。現在經陳堯道的推薦,被城隍聘為判官,有職權,穿著綠袍官服,拿著槐木做成的笏,比在陽世強得多了。因為怕我妻子想念,所以特來告訴你這件事。」

劉子固於是問他說:「明年春天會試,咱們鄉里人誰能考中?」回答說:「只有郭九德一個人罷了。」他停了一會才走。他說的話與前邊那人的夢相符合。後來果然是郭九德考中了進士。可見,城隍神是能知道世間功名的。@*

資料來源:(清)薛福成《庸盒筆記》、(宋)洪邁《夷堅志》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