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漫談】書法家的對話(二):創作

明訓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祝枝山一邊聽,一邊想著他沉實端莊的楷書佳作“松林記”、“毛程妻韓夫人慕誌銘”,心的一面似乎明白文徵明講的理,但畢竟他是“國朝第一”,而且他的草書是出了名的縱逸狂放,因此心的另一面卻也忍不住反駁。

“我也知道啊,但總要創作嘛!你看,東坡、魯直、元章,他們各有各的特色,我們也必須開創我們自己的風格啊!我從張老、狂素 ¹ 那裡變了個方式,用更多的點取代橫畫豎畫,打破原有的字形結構,再讓這些解構的字形造成整幅畫面的空間解構,畢竟字體大小參差,節奏快速變動,這些招數張老、狂素已經用盡,我如果不更加狂放,怎麼從前人之中另闢新徑呢?”

“我是內行人,我知道枝山兄您功力了得,所以即使任性狂放,都可以展現高超的運筆能力,線條雖或有粗野,但仍在一定的範圍內符合古法。可是您一直執著於個人藝術風格的表現,於是原本只想抒發個人性情,卻成了恣意、誇張的情緒發洩,而且這種為創作而創作,為表現而表現的心一起來,很容易就把您帶往永不滿足的追求。”

“是嗎?”祝枝山還不能認同。

“不信,您瞧!”說時文徵明手指向凡間。

祝枝山看人間一人正在揮毫,卻不識此人是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 原來祝枝山與文徵明相會才聊了近一個時辰,人間數十年歲月已過。(待續)@

註1: 張旭、懷素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代繪畫中,文人畫佔據畫壇主流。他們的創作比較自由,多表現自身的生活環境、情趣和理想。山水、枯木、竹石、梅蘭等題材大量出現,直接反映社會生活的人物畫減少。作品強調文學性和筆墨韻味,重視以書法用筆入畫和詩、書、畫的三結合。
  • 台中市信義國小上午出現壯觀場面,兩百多位小朋友拉起一幅長達兩百公尺的書法,把學校操場圍成一圈,原來是熱愛書法的老師(陳耀南),配合學校藝術季,花了五個月時間,臨摹心經,金剛經等經文,密密麻麻寫了三萬八千多字,修鍊身心,也希望挑戰金氏世界紀錄。(寇世菁報導)
  • 〔自由時報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書法家陳耀南發願書寫佛經,費時五個月又七天,寫成包括金剛經等十部經書,共三萬八千三百一十八字、長兩百公尺的巨幅作品,作品昨天首度亮相,計動員兩百名台中市信義國小學童接力展開,將挑戰金氏世界紀錄。
  • 明代自朱元璋崛起草莽。推翻元朝統治,統一全國,至李自成攻克北京朱由檢自縊煤山,歷二百七十七年。在這近三個世紀中,朝廷諸皇帝都很喜歡書法。明成祖定都北京以後,即著手文治,詔求四方善書之士,充實宮廷,繕寫詔令文書等。明代帝王如仁宗,宣宗也極愛書法,尤其喜摹「蘭亭」,神宗自幼工書,不離王獻之的《鴨頭丸帖》,虞世南臨寫的《樂毅傳》和米芾的《文賦》。所以,朝野士大夫重視帖學,皆喜歡姿態雅麗的楷書,行書,幾乎完全繼承了趙孟頫的格調。
  • 為推動書法藝術的理論研究與創作,中國藝術研究院近日在北京成立中國書法院。
  •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號思白,又號香光居士,松江華亭(今上海松江縣)人,出生在「二沉」的家鄉,自幼就受到書法藝術的熏陶。
  • 11月7日,又是一個星期日。天空陰沉沉的、飄著細雨。何均利起了個大早,6 點鐘剛過就趕到了亞凱迪亞高中,與陸續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南加州中文學校聯合會的工作人員們一起忙碌起來。他們在為上午9 點正式開始的「學生書法、作文、中文海報比賽」做賽前最後的準備工作。雖然事前已進行了數月的籌備,但臨賽前的佈置賽場教室、準備文具、擺桌椅、張貼標誌、設立報到處、服務台……,仍把數十位工作人員忙得不亦樂乎。
  • 名嘴吳宗憲昨(2)日現身京城,与導演朱延平一道為剛剛拍完的賀歲電影《一石二鳥》做宣傳,一向口不擇言的他昨日下午卻吃了“閉門羹”,因為記者們并不關心他的新電影,大家都讓他一個人在台上玩脫口秀,眼看沒有宣傳點的他看近半個小時沒人問問題,就索性搞起書法以吸引大家的興趣,隨后他甚至拉出劉德華和林心如兩個人,把人家跟自己的那一點關系向媒體抖了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