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江面布滿粼粼波紋,細看發現他是用毛筆以中鋒一上一下、很富韻律感地把水波描繪出來,似乎這樣才足以反映風勢緊冽的吹拂,也營造出江面森森遼濶、大自然威嚴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中國繪畫

關仝,是五代後梁著名的山水畫家,陝西長安人,北方山水畫派之祖------荊浩的弟子,畫史上「荊關」被並稱為北派山水畫耆宿。和李成、范寬在北宋並稱為「三家山水」,褒為「三家鼎峙,百代標程」。 古代畫家

到了北宋徽宗年間,宋朝新巧精緻的「點茶」發揮到了極致,成了全民的茶遊戲。這其中,建盞扮演著什麼關鍵角色?美在何處?

這似乎是一個「創意」當道的時代。經常聽到現在的美術老師必須著重創意教學,為了「引導」孩子們「有創意」,想方設法製作精美的教材,只要孩子做出別人沒做過的,一般不管美不美,都要先來個掌聲鼓勵,讚美一下:「你很不錯喔,還會想到這樣做!」孩子回家做美勞作業,也強調要跟人家不一樣,以此作為評判好與不好的標準。這讓我想到以前讀書時曾遇到一位古人,他也不想跟別人一樣,而且還不想屈居第二,他就是開創清代「沒(音同「墨」)骨花鳥」先聲,並且影響後世深遠直至今日的重要畫家——惲(音同「運」)壽平。

「鬥茶」怎麼鬥?從茶畫中,可以看到茶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盛放」的朵朵芳葩;從宋代茶畫中,一起來認識宋代的鬥茶文化,品味其中高標的飲茶美學。

《匡廬圖》是一幅立軸,梁代(五代後梁)荊浩的作品。水墨畫,材質是絹,「絹本」就是畫在絹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稱得上是屏風式的「大中堂」。 荆浩畫像。(網絡圖片)荊浩在中國水墨、山水畫的演變史上是一個關鍵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畫巨碑式的山水畫。就像范寬的《谿山行旅圖》一樣,都是很標準的巨碑式山水。

從茶畫中,可以看到茶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盛放」的朵朵芳葩;更有趣的是古代茶畫也可說是茶史的「別傳」。茶畫寫真紀錄了茶文化,讓我們能在趣味中去認識古代的茶文化。先來認識唐代之前和唐代的茶文化。

五代時期的荊浩和關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畫派,開創了大山大水的構圖,善於描寫雄偉壯美的全景式山水。李成和范寬是北宋初期山水畫家的代表,上承荊浩以水墨為主的傳統,以表現北方雄渾壯闊的自然山水為主,在五代、北宋初期,李、關、范的畫風,風靡齊、魯,影響關、陝,實為北方山水畫派之宗師。可以說是「三家鼎峙,百代標程」。

這幅清代畫院的《十二月月令圖.九月》把重陽節的重要活動,登高和賞菊,交融在畫面的上下,表現得很精彩。我們從這幅畫中去體會,就可看到在重陽節時,古人所展現出來的生活情趣與智慧。

中國山水畫至北宋初,始分北方派系和江南派系。荊浩、范寬和關仝是北方山水畫派的代表畫家,開創了大山大水的構圖,善於描寫雄偉壯美的全景式山水。郭熙是宋代著名畫家,也是北方山水畫派大師。 古代畫家

北宋初期,中國的山水畫北方有荊浩、關仝,江南則數董源和巨然,人稱「董巨」。由於董源和巨然生於五代,董、巨均為五代畫家。

沒(音同「墨」)骨,是一種中國畫技法。「沒」可解釋為「沒有」,而「骨」字,一般中國畫常以墨線勾邊,當成描繪物像基礎和骨架,所以「沒骨」畫法,就是指捨棄了墨線的骨架,而直接用彩色畫出物像的畫法。

「唐朝畫馬誰第一?韓幹妙出曹將軍。」在韓幹之前的畫馬名家都被他比下去了。名畫古籍讚賞韓幹畫馬「獨步古今」、「自成一家之妙」,韓幹是怎樣做到的呢?看韓幹的兩幅名畫《牧馬圖》、《夜照白圖》和兩個小故事。

張僧繇平日是手不離筆,把夜晚當作白天,日以繼夜地努力作畫,而且老也不覺疲倦,很長一段時間中,他都不得閒。因為他這麼下工夫的努力不懈,所以他畫道、釋、人物、龍、馬等,無一不工,而且大都作卷軸畫和壁畫。他與顧愷之、陸探微以及唐代的吳道子並稱為「畫家四祖」。

顧愷之晚年的時候,畫人像就不再點睛了,人家問他為什麽時,他總會說:「不能點!不能點!這人像要一點睛,馬上就會動起來開口說話了!」

顧愷之多才多藝,善作詩詞、精於書法,尤其擅長繪畫。因為他的才華多元,當時的人稱他有「三絕」:「才絕、畫絕、癡絕」。他與曹不興、陸探微、張僧繇合稱「六朝四大家」。

《端陽故事圖》冊,表現了有清一代大眾化的端午習俗。宮廷畫家陳揚的繪,人物造型秀逸生動,線條簡潔流暢,色彩柔和典雅,展現民俗趣韻。

世人都知趙孟頫,鮮知其妻管道昇。管道昇是當時名滿天下的江南才女,她曾以一首詩,使有外心的丈夫回心轉意:「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這件作品雖然巨大,但畫面給人感覺愉快、宏大,並不暗沉、蕭條,例如畫中的松葉十分茂密,與郭熙《早春圖》中的蟹爪枝給人蕭條的感覺、或春芽才剛冒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這幅畫像是夏天,生機勃勃,且聲音很多,畫中可以感受到泉水汩汩、松風搖曳、主峰兩側、山凹處、山峰處都有流泉,呼應了畫名中的「萬壑」。

對歷代眾多墨竹畫家而言,竹子不單是他們美學審視的對象,也是畫家人格的反映和寫照。畫竹已由寫實、寫意而進入了藝術與人生觀的表現層面。這些墨竹畫家把墨竹推上了藝術之巔,促使墨竹在中國繪畫史上站定一個重要席位。

在中國,竹子被喻為高風亮節、虛懷若谷的君子。人們把梅蘭竹菊合稱花中「四君子」。另有一種「歲寒三友」的說法,指的是松竹梅。在風雅這一區塊中,竹子從不缺席。

冬至時家家戶戶,團聚在一起,慶佳節宛如過年。古人在冬至還做些什麼呢?怎樣過節呢?讓我們來看一些名畫,體會冬至的義涵和節俗。

華夏丹青藝術發源於中國古老的半神文化,其藝術風格與精神,展現了繪畫深奧的內涵,及各朝代社會文化特質。 五代、宋前期繪畫延續、衍生自唐朝,技法、觀念趨於完備;山林文學與自然山川的體驗,深深影響了中國山水畫。 元代神靈勸誡題材變少,興盛的人畫家畫作中,仍然有著一種高潔、脫俗。至明末徐渭,不滿世俗、懷才不遇的悲憤心情,以誇張手法所作之作品,在繪畫史上留下了嘲弄的一筆。

古老的華夏文化是半神文化,由神派黃帝來主掌人間。 也許為了點綴他的威嚴,也許被賦予傳播文化、智慧種子的天命,於是,大臣史皇在黃帝衣冠上點綴彩色花紋,開創五彩之繪。 而另一位大臣倉頡,從天地山川鳥獸獲得靈感,造出中國最早的文字──甲骨文。

對道家與儒家而言,山水之間有著無盡的智慧。孔子曾言:「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國傳統藝術領域,自繪畫至陶瓷都不乏山水的千姿百態。其中,幾十件柔翰墨彩的佳構,目前正於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溪山無盡——中國山水畫傳統」的第三期展覽中精采呈現。

五代至北宋的畫家黃筌給兒子留下了精湛、精細的寫生畫稿示範,《寫生珍禽圖》,從其中,後人可以看到他的畫藝如何再現造化之妙。

在中國繪畫領域裡,將月色入畫雖然不易,也不乏以讚頌月亮而名傳後世的,我們一起來欣賞三幅畫月名畫。

歷代畫家以之入畫,以畫傳世,秋日更華美,秋意更濃重。我們挑選了三幅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不同風格的繪畫作品,請大家從不同角度走入畫家的世界,來共品三代金色之秋!

讓我們隨著藝術家的詩章、畫作,「坐遊」秋日--元‧趙孟頫《鵲華秋色圖》……李白詩《古風》:「昔我游齊都,登華不注峰。茲山何峻秀,綠翠如芙蓉」。這個被李白讚為既峻秀又美如芙蓉的華不注峰,又被元人趙孟頫為了安慰友人而畫入《鵲華秋色圖》中。展開了秋天裡的詩情長卷……

《江帆樓閣圖》無一毫塵俗氣,藝林中有千里,成就得到歷代名家讚賞。本文細說《江帆樓閣圖》表現手法,忠於原物的工筆法,傅色古艷,筆墨超軼,傳經久遠,深透絹背,有入木三分之妙。

共有約 113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