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温室里的花遇见野姜花

小曙

(clipart.com)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向来以“生活是现实的”、“要吃苍蝇自己抓”(台湾俚语)为生活哲学的A君,二十多年来,过惯了自己独处、自我料理、鲜少与人来往的日子。他有父母、兄姊、嫂嫂,可是他坚称自己是孤儿、像孤儿。聪明的他念的台湾第一高中──建中,读着知名国立大学,待过多家知名股票上市的电脑公司,是不可多得的软、硬体工程师,也是人争相挖角的物件,这一点正符合他木讷、不擅于协调、有冲突只想逃避的内在需求,因此,在不断的换公司之余,终于在33岁时提前让自己退了休,带着积蓄养起老来……。

A君的朴实无华,洁身自爱,既没染上恶习也还能刻苦勤俭、负责,就像旷野里透着清香、洁白的野姜花,餐风露宿、经历着人间冷暖,但也造就了一个主观、消极、多虑的他。那一年,他二十七岁,与非常喜爱的女子结了婚。

对方是一个开朗、善良、纯真的女孩,在一个书香世家中长大,在层层的爱与呵护下长成,她没见过雨、没吹过风,没体验过太阳的温度、不曾与虫儿为伍,也没办法与蝴蝶做朋友、不知道渴叫做什么?饿是什么滋味?更遑论担惊受怕、心跳100了?每天都是阳光普照、风和日丽,表现在生活上便是“吃饭锅中央”(台湾俚语)的生活白痴了!如温室里的花朵一般,不堪一击…!这样截然的对比,你能想像接下来的人生,对于这两位新人是什么样的煎熬与冲击吗?

两个都是师长们、同学们嘉许称赞的好学生、好孩子。个别看都是很好的没问题,谁也没有错。那为什么放在一起时,不起加法作用?反倒起了减法作用?甚至得到的是除法的值呢?这个相处问题一共耗掉他们十多年的漫长时间。

总把生活当做一种感觉来经营的她,看在愤世嫉俗的先生眼里就成了不可饶恕的罪大恶极,“娶个老婆来当消费者?幼稚、无知、可笑,三生不幸娶到你……”等三字经的骂词在结婚一周后就脱口而出了。此刻,她开始初尝人生五味,惊恐害怕,她开始锻炼心跳200,生活是一种感觉的美梦泡汤了,承受不住时她就只会一招:哭,使劲的哭,放声的哭。若敢回话,一个巴掌就往脸上一挥,马上鼻青脸肿、眼泛血丝。有一回怀有七个月身孕的她为了一件小事被揍倒在地,还得自己爬起来!

就这样无知的陷在人生的谷底无法超脱,度日如年,她常无语问苍天:姻缘难道是天注定、老天安排的吗?她不愿相信!但冥冥之中又好像已经定好在那儿了,躲也躲不掉。那为什么老天还要开这大玩笑,让人这么痛苦呢?但再看一看周遭的人们,好像每一家也都有每一家不同程度的痛苦指数、痛苦课题,谁也没有例外。难道这些与我们有关系的人都是来结缘的?来还债或来报恩的?是这样吗?为什么当人都得经历这些苦难呢?

或许是让我们从这起落中悟出什么真理来、体现出什么智慧来吧?能不能走出幽谷,就看自己的造化了,这不关乎聪明才智、数学成绩、也不依贫、富、贵、贱来决定的,学校里也没有老师教……。

好几次的出走但都走了回来,她不愿丢下烂摊子叫别人来收拾!是因为那份责任让她留下来,留下来学习面对!从小母亲就不断地告诉她“原谅别人无心的错、永远记得别人的恩,并回报”、“原谅人才有福气”等等,虽然不太懂,但她愿意试试、愿意先低头问问自己哪儿做得不好?

透过生命的真诚面对、交流、历炼、澄清,完全的接纳生命本身要我们学习的功课,不放弃、不逃避所要互修的习题,她发现,当真正站在对方的生长背景去想之后,对于他的无理就比较能谅解,比较坦然些,也就不那么委屈、怨叹或生气了。出于怜悯之心而愿意宽恕对方,不再背负别人过错的包袱来折磨自己,而真正的放下时,发现肩上的担子也轻松许多!原谅别人其实就是饶了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真正自在与宽广的空间……,此刻,她好像明白了。

因为各种因缘际会才能成就这么一段姻缘,就是这么的有缘,那么我们何不结个善缘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家庭暴力”听来不陌生的名词。所谓家庭暴力,泛指家中成员以粗暴手段或言语恐吓,对家人造成身心伤害的不当行为!家庭暴力虽然方式与程度不一,但对于亲人的伤害却不可小觑,甚至严重威胁到家庭生活的安全。
  • 如果不道歉,在你内心深处,永远都会有遗憾。所以,请原谅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去说一声“对不起”。
  • 原谅,不是忘记。试图忘记是徒劳的,没有人可以忘记生命中遇到的重要的人或事。想忘记,其实是想逃避,但没有人可以真的从生活中逃避。
  • 分手是很多情人们最不想见到的结果,但真得不合适,最终还是需要走上这一途,分手后的思念和痛苦又该如何去调适呢,就让我们来告诉你吧。
  • (中央社记者施馨尧台北24日电)台湾战俘纪念协会理事长何麦克(Michael Hurst)今天在龙应台文化基金会文化沙龙讲座中呼吁,2战日军战俘营历史,“须原谅,但不可遗忘”。
  • 在我自己的思想成长过程中,受到的来自中国作家的影响很有限;在这有限的几个人中,翻译家董乐山先生是一个。不是被他本人的作品,而是被他的翻译作品。几本有限的关于极权社会的英文著作,如夏伊勒的《第三帝国的兴亡》、库斯勒的《中午的黑暗》、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等,竟然都是董乐山先生翻译的。我在八十年代中期读《一九八四》时所受到的震撼至今难忘,而由那本书所产生的对极权社会的理解和痛恨,远超过我本人由于在共产社会的生活体验而带来的对独裁专制的认识。所以对翻译介绍这些作品的人,一直心存感激,更有一份和译者的无言的共鸣。
  • 你好过分喔,不打给我就算了,手机还关机,我很担心你知不知道,跟朋友玩疯了忘记我了是吗?我好难过,不理你了!2003/4/3 18:54,讯息已传送完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