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结束 旅行的开端

太源晙 / 译者: 李佩谕

人气 3
标签:

“莫名其妙地开始,却又莫名其妙地到了最后一天。”

这是整晚翻来覆去的老妈醒来时,说的第一句话。她留下这句话,便走去盥洗。曾恳求千万别来,偶尔也曾期待的旅行最后一天终于来临。虽是意料之中的事,却没有真实感。从某一刻开始,我们已经习惯了“移动”这样的行为。与其说是结束旅行回家,移动到韩国首尔这个都市的感觉更为强烈。

两个背包坐在房间地板,相亲相爱地背靠背。行李从两个背包里冒出来,乱七八糟地散落在房间。一个月前,我在塔林购买的西欧旅游书已经沾满污垢。明天就要回国的人却尚未打包行李,看来老妈跟我都还没做好回家的准备。

我拿出笔电,按下电源,开启储存旅行照片的档案夹。我在里面新增资料夹,打上今天的日期和伦敦这两个字。这是过去十个月来,我每天早上的例行公事。完成今天的资料夹创建,底下的资讯栏显示出“299个项目”。意思是,今天是旅行第299 天。不敢相信会走到这一步,我仔细检阅每个档案夹。

第一个档案夹名称是“120216- 仁川”,而今天新增的档案夹名称是“121210- 伦敦”。两个档案夹之间,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许多档案夹,上面标注这段期间我们走访过的国家。我好奇旅行第一张照片拍了什么,便点开仁川的档案夹。最先跳出来的照片不是别的,就是我的背包。那是我在出发前夕,打包完行李后所拍的照片。明明是相处了十个月的物品,却感觉相当陌生。因为总是背在背后吗?我不由得看向我那只和老妈背包背靠背的背包。颜色严重脱落,令人怀疑它跟照片里的背包是否为同一个。想到这段期间我和老妈累积了这么多回忆,我不禁微笑。

有张照片是老妈在仁川国际旅客转运站绑紧鞋带,神色紧张的样子。里面夹杂几张老妈替我拍的照片。在旅行的最后,回顾旅行的开端,心情纷乱得无法用言语形容。我索性关上笔电。

“儿子,你也快去刷牙洗脸。顺便洗个头。”

梳洗完毕的老妈搅乱我的鸟窝头。

我走进浴室照镜子,第一天照片里的干净青年荡然无存,换成某个怪人从镜子里盯着我瞧。将近300 天没修剪的头发已经碰到肩膀,粗糙的胡子从脸颊不规则地延伸到下巴。晒黑的脸和稍微白皙的脖子之间有个明确的界线,看起来相当可笑。

我决定先刮胡子。然而,盘踞已久的胡子不肯轻易离开。我刮到下颚泛红,才觉得稍微干净了些。我仔细地洗脸刷牙,并洗了头。粗糙的脚掌映入眼帘。反复长水泡又破裂结痂的脚掌,向我诉说这段期间的辛劳。老妈的脚又是如何呢?是否也像我一样粗糙无比?我蹲下来,认真清洗脚掌。我和顽强的污垢奋战了超过30 分钟,终于恢复了一点人样。

我把头发绑起来,走回房间。

“唉唷,我们儿子变得人模人样了。因为要回家,就精心打扮吗?”

眨眼间,老妈已经把房间整理干净,收拾好行李了。望着老妈整顿好的背包,终于有种旅行要结束的感觉。我也开始清理背包,准备收拾行李。十个月来陪伴在我身边的杂物和装满旅行回忆的纪念品,散落一地。我静静地端详它们,再一一确认,放进我的背包里。老妈坐在床尾,默不吭声地看着我的动作。与我同甘共苦的行李和回忆的碎片,不到十分钟就全进了背包里。老妈面带微笑,摸摸我的背。

“辛苦了,儿子!”
“妈也辛苦了!”
我紧紧抱着老妈。

“哇,这个真的好好吃。这叫什么名字?”

“嗯,这是韩式烤肉(bulgogi),是外国人最喜欢的韩国料理!妈,他们说烤肉很好吃。多做一点吧。”

老妈眉开眼笑地跑进厨房,继续烤出美味可口的烤肉。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和我们一起迎接初雪的艾瑞克正坐在我们家的餐桌旁,享用韩式烤肉和泡菜。并且带他从小最要好的朋友弗雷德里克同行。艾瑞克单凭和我们在斯德哥尔摩缔结的缘分,便来首尔旅行一周。老妈紧贴在艾瑞克的身边,结结巴巴地用英文跟他说话。

“源晙,我的英文说得很好吧?艾瑞克全听得懂耶!”
“嗯,我家老妈果然很厉害!”

和艾瑞克讲话的老妈看起来很幸福,我不由得露出笑容。艾瑞克不是第一个拜访我们家的朋友。于捷克布拉格招待我们的汤玛斯也在两个月前把首尔放进他的亚洲行,来我们家住了一个礼拜。我们家冰箱上贴着汤玛斯离开前留下的感人信件。看到他背起一个背包,继续迈向旅程的背影,使我想起我们结束旅行,踏上归国之路的模样。

我们在伦敦的希斯洛机场搭上飞往首尔的班机。飞机萤幕里的仁川和伦敦,不过是拇指和食指间的距离。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横跨那一扠宽的间距,感觉十分神奇。飞机一起飞,我和老妈便头靠头陷入漫长的睡眠,再次睁开眼睛时,飞机已经到了仁川上空。从仁川到伦敦历时十个月,可是从伦敦到仁川却只要十个小时就够了。窗外的韩国是雪白的世界。飞机在雪地上滑行,降落在韩国的土地上。那瞬间,一切就像假的一样。

“儿子。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人会旅行了。”
“为什么?”
“因为有意想不到的绝景和始料未及的经验在等着。”
“哦!没错!”
“还有一个。”
“什么?”
“因为可以检视自我。”
“妈,你可以去写书了。”
“我已经在心里写500 页了吧。”
“妈,是不是很神奇?这么长的时间,走访了这么多国家。”
“所以才叫做旅行吧。旅人的行迹,旅行。对吧?”
“⋯⋯嗯。”

我和老妈旅行的时候,偶尔会冒出这种想法。等到我六十岁的时候,我能否和我的子女一起环游世界?回顾这段旅程,对年轻的我来说已经是巨大的挑战。要我六十岁去旅行?坦白说,我一点也没兴趣。因此,老妈真的是很伟大的旅行者。

就这样,我们的旅行落幕了。

到底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不,问题应该是我该怎么结尾呢?

刚开始和老妈出发的时候,我以为这趟旅程顶多持续一个月。不过,旅行就是有个魔力。一旦着了魔,便难以脱身。

300 天来,我和老妈一起走在路上。从仁川开始,在中国绕了一圈,跨过了东南亚后,行经中东,一路狂奔到欧洲。实际上走了这一趟旅程固然是难以言喻的幸福,但能够理直气壮地跟每个人说“我和我妈一起旅行了300 天”令我更快乐。

如果是我自己出发,这趟旅程会是怎么样?不,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我敢梦想环游世界吗?旅行途中,老妈跟我说谢谢的时候,我总认为自己是个孝子,洋洋得意。但那是不对的。真正该听到谢谢的人,应该是老妈。我敢断言,这趟旅程是因为有老妈在才得以完成。我因为老妈,才能将好几块大陆珍藏在心底;托老妈的福,我才能结交许多朋友。一起旅行了那么多的日子,我从来没好好地跟老妈说:谢谢你,而且我真的很幸福。结果这次也是老妈先讲了。

“源晙,我本来以为旅行已经全部结束了,没想到又有一段新的旅程在等着我们。能够对明天充满期待地活着,我真是个幸福的人。”

我想说点什么,却又作罢。因为我没把握比老妈说出更棒的话。于是我在心中默默地说:“你展现的勇气和挑战精神,将会成为我往后人生的向导。和你一起走在路上的十个月,每一秒都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片段。妈,你辛苦了!我爱你。”@

摘自 《带妈妈去旅行II:妈,你才是A++背包客!》 EZ丛书馆 提供

相关新闻
产生变化的两种突破方式
每个人都会想建立亲和感?
人们会对与自己有许多共通点的人敞开心胸
为何你不像老妈那样对我?丈夫悔悟后才知错在哪里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西岸观察】推特内部讲话外泄 称关更多账号
【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