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的传奇(十六)

文/方慧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4年08月11日讯】今天的路易·威登(LV)无疑是法国乃至全世界的顶级皮件奢侈品品牌,自它问世以来,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致、品质、舒适的“旅行哲学”,雍容大方的设计。历经了上百年的时间,不仅没有被淘汰,反而成为时尚之经典。但是,您可曾知道这个辉煌的皮件帝国是由一个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儿子和他的后代们一手打造的?现在让我们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迹,走进这个皮件帝国,探寻它具有无比魅力的秘密。

乔治:忙碌的商人

1888年,伦敦分店开张三年了,乔治·威登的忙碌生活节奏不逊色于21世纪的商人,为了节省路途时间,他通常买“廉价晚间票”离开巴黎,然后坐船于清晨抵达伦敦,当晚再启程返回巴黎,这样他在船上度过两个不眠之夜。虽然乔治日以继夜地努力工作,无奈伦敦分店的生意还是入不敷出。此时乔治意识到店面太小,客户缺乏良好的购物空间,橱窗也太窄,无法充分显示行李箱的优点。他后悔当初没有听取父亲的建议而草率任性地选择了这个店铺。可是眼下哪有时间去另找店铺呢?加之爱妻约瑟芬怀孕在身,已经带着儿子加斯顿回到法国待产去了。

在巴黎,即将开幕的世博会让乔治暂时忘却了伦敦分店的生意烦恼。巴黎歌剧院附近的高级酒店里住满了旅客,他们都是些纵情享受挥霍的富有阶层人士,斯克里布街上的路易.威登店必须每天营业12小时才能处理完所有的订单。忙得不可开交的生意人有一个如何分配时间的困惑:一方是需要花时间去说服的新客户,另一方是享有优先权利的老客户,然而乔治却能应对自如,他明白这段时间的工作量是要翻倍的,因为客人会利用在巴黎的短暂停留期间,修理松掉的背带、加固把手或换个新锁。这更是客户们购买新行李箱随身带去的好时机。

永葆年青之心的路易·威登

1889年5月6日,法国总统卡诺揭开了世界博览会的序幕,历经了26个月工程的艾菲尔铁塔终于矗立在塞纳河畔的战神广场上,成为博览会的入口处。当时的旅游指南杂志“巴黎1889”如此描述铁塔:“艾菲尔铁塔是现今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它比华盛顿纪念碑高125米,它的高度大约是科隆大教堂(159米)、鲁昂大教堂(150米)、斯特拉斯堡大教堂(142米)、维也纳大教堂(138米)等建筑物的两倍,是巴黎圣母院(66米)的5倍。”

铁塔共有三个平台,都向公众开放。第一个平台当时收费2法郎,那里设有四个餐厅;第二个平台收费3法郎,有一个简单的酒吧餐车、一些商店和费加罗报摊;第三个平台上设有灯塔导航灯和科学观测站,没有任何商店,人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观赏“世界最美之景”。那里还有一间小屋,当时古斯塔夫.艾菲尔(设计铁塔的工程师)会偶尔住在那里。

初建成的巴黎埃菲尔铁塔。照片由Théophile FEAU摄影与1889年4月2日。(维基百科)
初建成的巴黎埃菲尔铁塔。照片由Théophile FEAU摄影与1889年4月2日。(维基百科)

当铁塔一向公众开放,路易·威登就决定登上塔顶远眺巴黎。铁塔里安装的是美国奥迪斯(Otis)电梯公司生产的电梯,它以每秒2米的速度上升,是法国电梯的两倍。这次路易登上铁塔,距离1878年乘坐氢气球俯瞰巴黎已十年有余,此时的路易已68岁了,可是他还保持着一颗年轻人的好奇心和勇气,对新事物兴致浓厚。当他从塔顶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观,整座巴黎城尽收眼底。

世博会再获金奖

巴黎世博会给路易的生活带来振奋和愉悦,但是他的健康状况却在走下坡路。在乔治的帮助下,路易很认真地亲自筹备展览摊位。虽然已年届七十,他仍然对本行业的最新技术和原材料的运用了如指掌,在时尚之父沃斯的指点下,对女装的流行趋势也一清二楚,并随之对行李箱的设计做相应的调整,因而追逐时髦的贵族们总能找到合适的威登行李箱去远方旅游。

世博会的“旅游和露营用品”展位设在工业宫里(Palais des Industries)的第五区,路易的摊位装饰得极具特色,呈现长途旅游、邮轮旅游和蒸汽火车旅游的主题。陈列的样品中有“抽屉式行李箱”,这款行李箱是路易于1886年专为奥斯曼帝国的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设计的,深受出远门而不带随身仆人的上层社会人士喜爱。另外还有俄国沙皇珍爱的“皮衣行李箱”,内部是双层天然防蛀的樟木,极佳的封闭性以保护皮衣免遭虫蛀。当然还有威登家族所擅长的放置宫庭外套、公主裙、舞会晚礼服的行李箱,设在箱底的缎带使服装打包更容易。乔治给讲究精致生活的富有女士们介绍需要特殊定制的“阳伞行李箱”,还向她们推荐“帽子行李箱”等。

路易有时也会去机械馆溜跶,他以孩童般惊讶地心情发现电池、电报、电话、电灯等,众多的新发明都源于电,电也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乔治有时陪父亲去艺术馆参观,路易特别欣赏加瓦尔尼和贾克玛(Gavarni et Jacquemard)的版画和卡波(Carpeaux)的雕刻,对当代的建筑大师们的美术作品更是赞赏,如维奥莱-勒-杜克(Viollet-le-Duc)、皮席尔(Percier)、封丹(Fontaine)及威登产品的忠实客户加尼叶(Charles Garnier)。当路易在每个摊位前细细品味时,乔治却不耐烦地暗自嘀咕这些本该做生意的时间给白白浪费了。

本届世博会期间,威登家族喜讯频频,首先是世博会让威登赢得了大量的客户,接着乔治的太太顺利产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兄弟尚恩(Jean)和皮埃尔(Pierre),最后的好消息是威登公司凭借随身行李箱荣获金奖。乔治在日后是这样评论这款获奖行李箱:“它不仅最大程度的减轻了重量,而且防挤压和抗碰撞也达到最强极限度。”路易·威登公司还以衣柜式行李箱获得了博览会大奖。

伦敦分店搬迁

世博会后,乔治又回到伦敦,他不得不面对店面萧条的生意,如果再不搬迁,就面临打道回府的命运。这次路易给了他很严格的训示,以免他重蹈覆辙。一心想摆脱父亲控制的乔治心生懊恼,自己没有雄厚的资金独立经营伦敦分店,只能俯首听命于父亲。乔治知道必须暂且隐忍,把目光放远,相信走出父亲阴影的那天终会到来,亦坚信胜人一筹的威登产品必将赢得英国市场。

1889年12月1日,伦敦分店搬到了特拉法加广场边上的斯全德(Strand)街454号,位于查林十字火车站(Gare de Charing Cross)对面,乔治就这样在伦敦市最美街区的心脏地带安顿下来。法国诗人泰奥菲尔.戈蒂耶(Théophile Gautier)曾经这样描述这条街:“斯全德大街非常宽阔,大道两侧繁华商店林立,也许没有巴黎的优雅与精致,但是不乏豪华的气派。”

路易对伦敦分店面对火车站的新地址选择是认同的,但昂贵的租金使他怒不可遏,他认为征服英国人是应该的,但不计代价的硬拼是不理智的。年底已近,他已经预见又要再次给伦敦生意注入资金了。

卓越非凡的行李锁

有着极高工艺天分的路易在晚年发明了一种具革命性的行李锁,它由5个尺寸不同的金属片插入小钢盒中。乔治称赞它的简约性和保险性:“每个客户能持有一个特殊的钥匙,它对应着一把独一无二的密码锁,密码绝不会重复。这样客人可以用一把钥匙打开他所有的威登行李箱,以免除旅途中笨重的钥匙扣。”

威登公司对每把锁进行了编号,每个号码都记录在一张卡片上,而每张卡片记录着买主的信息,当遗失的威登行李箱被人发现后,根据锁上的号码可以立刻找到失主。同时累月经年,公司自创的“行李箱名人录”也成了极佳的商业工具。

乔治为这个革命性的系统申请了专利。它的保险坚固性很快就受到考验,1890年9月,一个小偷花了两个多小时也未能打开箱子,最后落荒而逃。这套系统的效用确实毋庸讳言,所以时至今日仍被广泛使用。

一代大师与世长辞

1891年,路易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几乎不能行走。他决定编一份目录,详细记载阿尼埃尔工厂生产的所有行李箱,这个举措意义非凡,是威登家族史的转折点。它不仅仅是一本目录,更是他一生心血的结晶,这个汝拉山下磨坊主的儿子似乎冥冥中担待着一份历史使命 – 奠基一个皮件帝国,向世人展示人类所能企及的工艺天赋。这本35页的目录于1892年1月出版,4个星期后,即2月27日下午4点半,路易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超过600多人出席了一代皮件大师路易·威登的葬礼,他的灵柩被安置在爱妻安息的地方。葬礼后第三天,当地的报纸上写着这么一段简单的文字:“路易·威登在一片田野上筑起自己的家园,之后成为生产行李箱和旅行用品的工厂,工厂今天仍座落在议会大街上,而他的声名已远扬。”(待续)

责任编辑:德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现如今,“路易·威登”(LV)无疑是法国乃至全世界的顶级皮件奢侈品牌。它自问世以来,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致、品质、舒适的“旅行哲学”。雍容大方的设计历经上百年不仅没有被时间所淘汰,反而成为时尚之经典。但是,您可曾知道这个辉煌的皮件帝国是由一个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儿子和他的后代们一手打造的吗?现在让我们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迹,走进这个皮件帝国,探寻它之所以具有无此魅力的秘密。
  • 今天路易•威登品牌无疑是法国乃至全世界的顶级皮件奢侈品。LV自问世以来,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致、品质、舒适的“旅行哲学”,雍容大方的设计历经上百年,不仅没有被时间所淘汰,反而成为时尚之经典。但是,您可曾知道这个辉煌的皮件帝国是由一个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儿子和他的后代们一手打造的?现在让我们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迹,走进这个皮件帝国,探寻它具有无比魅力的秘密。
  • 橱窗广告 1875年元月,路易在儿子乔治的协助下,把位于斯克里布街上的专卖店橱窗布置得非常华丽,橱窗里不同款式的行李箱以不同的方式陈列着,有的开着,有的关着,有的叠着,在专卖店主要入口处竟也放置了一些。橱窗广告的目的就是要吸引所有过往行人的目光,无论是走在加普希纳街上,还是在邻街的拐角上,都不会错过路易•威登的行李箱。从对面大饭店里出来的人们,对这个橱窗感到好奇而引发了一阵骚动呢。
  • 父与子 路易决定把儿子乔治介绍给他的材料供应商、客户们和业务关系。几个月来,父子形影不离地赶赴各式商业约会,从木材商、打理梳妆的私人沙龙、裁制女裙的工作坊到高级时装沙龙。
  • 从零开始 普法战争与巴黎公社之后,面对断壁颓垣、荒凉满目的首都,巴黎人投入到重整家园的建设中。民众又重拾生活乐趣,随着消费购买力的提升,使路易能渐渐地重新赢得客户群。为了重整家业,为了重建那被洗劫一空的工厂,路易需要一大笔资金,于是他决定卖掉加普希纳街上的店铺。
  • 路易被卷入普法战争1869年12月,欧仁妮皇后从埃及返回巴黎,一天下午,皇后亲临巴黎歌剧院施工现场,她惊奇地发现这座建筑采用了色彩缤纷的大理石、玛瑙,斑岩及褶边装饰,还有廊柱和大量的雕像,从中她能找到某种法国或意大利的艺术风格元素,但无法确定究竟是哪一种建筑风格,于是她向巴黎歌剧院设计师查尔斯·加尼叶发问,年轻而富有才华的加尼叶给了皇后一个惊喜:“这是拿破仑三世建筑风格!”这也是后人所称的新巴洛克风格。然而此时拿破仑三世的法兰西第二帝国快发出最后的叹息了。
  • 远洋殖民地的行李箱
  • 世博会获奖1867年4月1日开幕的世界博览会再度在巴黎举办,英国人和美国人都将参展,这给了路易一个征服全球的起步平台。当1860年英法签署自由贸易条约,路易就料到要面对严峻的英国人的商业竞争,而背后商家必争的是美国市场。美国是一片辽阔的淘金之地,随着铁路运输的逐渐发达,热爱出游的美国人,需要大量的行李箱。对于美国这块潜在且庞大的市场,路易更先知先觉于他同时代的法国工业家们。
  • 王室贵族推动旅游业当拿破仑三世的同母异父兄弟,莫赫尼公爵(le duc de Morny)在1860年创办位于法国北部诺曼底地区多维尔(Deauville)海滨渡假胜地时,法国的旅游业就此诞生了。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王后对西南部的比亚里茨情有独钟,在那里建造了一幢能眺望大西洋的以欧仁妮命名的豪华别墅。有时欧仁妮王后让拿破仑三世一起去诺曼底做温泉疗养,帝王夫妇也喜爱维希(Vichy),在那里盖了一座具有第二帝国风格的“帝王小屋”,路易·威登的子孙们也曾住在邻近的别墅里。
  • 女士专用箱阿尼埃尔镇的新厂房建成后,路易.威登也把住家盖在旁边。在路易的工厂里当工匠,并非一件易事,他们必须持续不断地适应路易推出的新款式的要求,达到路易制定的严苛的品质标准。工匠们学习如何钉杨木板条、如何在箱外粘贴帆布和在箱内铺衬红白条纹相间的帆布。路易是一个令人敬畏的老板,他经常会给工匠脸色看,既不喜欢来自工匠们的挑战也不愿他们辞职,更不用说背叛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