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上下随缘

作者:青松
人生的上上下下,就如同潮水的涨落,里面有我们无法抗拒或逃避的规律。(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99
【字号】    
   标签: tags: , ,

前几天,在沙滩上散步,适逢落潮。海水褪去,沙滩硬实、平整,走在上面,很是惬意。

漫步中,看到一艘小木船,抛锚在沙滩上。小船倾斜着靠在沙子上,映着大海、蓝天,构成一幅和谐而美好的图画。看着这艘小船,忍不住想到主人,是怎样随遇而安的心态,将小船这样停下便走了。

今天,又到同一片海滩,赶上涨潮,海水涨到了岸边,盖住了之前的沙滩。我忽然注意到前几天看到的那艘小船还在那儿。主人这几天大概在忙吧,没有将船挪走,所以任由小船随潮水起起落落。

看着小船随着水波轻轻荡漾,优雅而从容,我心中生出感慨。海水落下去的时候,小船稳稳停靠在沙滩上。海水升起来的时候,小船又轻盈地随波漂浮。无论是上是下,小船好像都能找到自己的平衡点。

小船停在海边,免不了有起有落。人也一样,工作中、生活中少不了上上下下的波动。上的时候,自然是欣喜的,有鲜花与掌声,有发自内心的微笑。下的时候,便不是那么容易接受了,内心的失落,难于排遣。

有多少人能微笑面对所有的辛酸、打击或败落呢?多数人更喜欢的是上,而不是下。然而,没有谁的路是一直步步上升的,我们注定要经历一些挫折。人生的上上下下,就如同潮水的涨落,里面有我们无法抗拒或逃避的规律。所以,我们需要小船那样的从容

搁浅时,安稳停靠,自成风景;水面上升时,便可轻轻漂浮,优雅自在。当我们能做到上下随缘时,内心就少了许多烦闷,多了几分悠然。那样闲适从容的心境,本身不就是人生美丽的风景吗?@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看着虹吸壶里的水滚了,从冒泡的圆肚玻璃壶里望过去,他用缓慢的语气说:“我们都打拼了一辈子,也该休息了。”“是该休息了。”阿飞点着头。他继续说:“我已经找好了寺院,我们去山上静一静,一起去禅修。”
  • “一丝不挂”一般说是赤身裸露,就是一丝一缕的衣饰都没挂在身上。回顾“一丝不挂”本意不在此,它是从佛家来的成语,说的是人间道的修行。
  • 所以这穷人看起来也就不是穷了,而是他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他们没有仇富的心理,更没有埋怨生活的不公,而是安心地积极地的去享受生活,把每一天都看作是美好的一天。
  • 咱们中华的传统文化,从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说起,到三皇五帝创建文明,再到后来,有道家、佛家修炼文化的弘扬,几千年来,可以说我们在天地神明的护佑下,演绎出了辉煌璀璨的文明。因而,传统文化也叫作神传文化。秉性善良的古人,敬天地、拜神佛,保持着高尚纯朴的道德修养;而历史上信佛寻道的修炼人,也同样是层出不穷,他们共同奠定了中华博大精深的修炼文化。
  • 伯颜试图诱降文天祥,文天祥宁死不屈,伯颜只好将他押解到北方。途中,文天祥冒险脱逃,一路历尽艰险辗转到福州,被小皇帝宋端宗赵昰任命为右丞相。他与张世杰、陆秀夫坚持抗元, 三人被称为“宋末三杰”。1277年,文天祥在江西南部大败元军,成功收复了十四个州县,那时南宋已经降元两年了。
  • 一位长得甜甜的,眼神炯炯的17岁女生,喜欢拉中提琴,可是体重43公斤身高 156公分,身高配不上乐器所需的伸展度。每次练完琴就是颈臂肘腕酸痛,提琴手多么想长高,尽管西医已说明,她的骨垢板已完全愈合,就不可能再长高了。提琴手仍抱一丝希望,想试试。妈妈拗不过她,只好带提琴手来看长高的问题,山总不厌高。
  • 《红楼梦》的迷人之处,其中之一就在于这种日常生活细节的描写,充满了过日子的情味、意趣,这是我们汉文化里动人之处的一种,过日子是一切的垫底,似乎人生的一切辉煌和沧桑巨变,最初都从这里出发,然后最终又都会回到这里。日子也是红楼梦的着笔之处,一茶一酒,一饭一食,充满了好看的仪式和讲究的细节,春花秋月,笙歌管弦,四季的生活起居里自有情韵。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乱世佳人》中的梅兰妮是化身属灵亲友的人间天使,哪怕是最刁蛮难搞的人,也以稳定的慈悯关爱尽可能去包容、教化、救赎……润物细无声,柔弱胜刚强,潜移默化,无形的能量绵密悠长,适时恰当地弥补归正,给周围人带来安宁祥和。
  • 上期我们分享到中国射艺文化,为什么射艺从夏商周一直延续到元明清呢?因为射艺一方面用于狩猎打仗等武事,另一方面它还承载了文化内涵,作为修身养性的一项活动,所以能够延续千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