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丑之年江边起──预言中的“大瘟疫”

作者:壬静思

景则帝宫庄严,乐则熙然泠然,舞则雍荣升降使人如望开元。此皆尚可言说之处,譬诸江上之数峰,而其不可言说之种种,便是那望不尽的山外青山,全在意象之外了。(fotolia)

  人气: 210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许多民族都流传下了自己的预言,为后人起到告诫和启示的作用。

在很多的著名预言中,都提到了人类将要经历的一场巨大劫难──也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大灾难”。所有这些预言的描述都非常的相似:在持续多年的“大灾难”中,世界充满了各种大型的灾害祸患,给人类生命带来浩劫。

在“大灾难”中,除了可怕的自然灾害之外,为各种预言所描述最多的有三种灾难表现:一个是战乱,即预言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另一个是“天火”,即预言中的核战争;再有就是“大瘟疫”。而在所有的各种灾难表现中,对于人类生命毁灭程度最为惨重的则是“大瘟疫”。

从相关预言来看,对于这场“大瘟疫”给予最为详细描述的预言包括在中国历史上于民间流传广泛的佛家预言《五公经》和道家预言《太上洞渊神咒经》。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这些预言在描述“大灾难”惨烈现象的同时,却又都留下了如何避免灾难的重要伏笔──也就是说,在这场毁灭性的“大灾难”中,世人的选择可能改变历史的轨迹。

本文以下就预言中和“大瘟疫”相关的几个话题予以解析和探讨:
一、“大瘟疫”发生的时间范围和表现
二、预言中避免灾难和瘟疫的伏笔
三、预言中灾难的变数

鉴于目前中国的疫情,预言中所描述的事态发展可谓比较敏感,也比较令人难以置信。本文旨在尊重预言原意的基础上,从预言的字面意思上做出本文所认为的最为合理的解释。所言虚实,留与历史验证与读者评断。

(本文涉及的一些段落及解析,曾出现于本文作者的其它几篇主题相关的文章中。本文这里为了保持文章主题的完整性而再次采用。)

示意图(MARIANA SUAREZ/AFP)

一、“大瘟疫”的发生时间范围和表现

“子丑之年江边起,死者万万欠棺材”──这是佛家预言《五公经》对于“大瘟疫”起始和表现的描述。那么,这里的“子丑之年”所对应的西元纪年是什么呢?有人会想:也许“大灾难”包括“大瘟疫”将在一千年以后才发生也说不定。

要确定“大瘟疫”的具体发生时间,我们首先来确定“大灾难”的发生时间范围。

(一)“大灾难”的发生时间范围

其实,所有相关的中国历史预言都预言了这场“大灾难”发生之前的最后一个朝代是中共政权,而且,中共政权的灭亡是伴随着“大灾难”之降临世间。

然而,尽管有的预言描述了“大灾难”发生的具体时间,但是使用的却是中国传统的干支生肖纪年方法,也是很难同西元纪年明确对应。

在中国历史预言中,能够将“大灾难”发生的具体时间同西元纪年明确对应的预言之一是佛家预言《五公经》。据其描述,“大灾难”将发生于“下元甲子轮回末劫”期间。经过仔细推算,可以明确其中所述的“末劫下元甲子”是指1984年至2043年的六十年间。(关于“末劫下元甲子”的推算详细过程,请见《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系列文章。)

因为传统干支纪年的一个六十年循环为一“甲子”,“末劫下元甲子”六十年所对应的西元年代一旦确定──即1984年至2043年,那么,中国历史预言在描述末劫时期灾难事件的发生时间时,使用的干支纪年所对应的西元纪年也就随之可以确定了。

比如,道家预言《太上洞渊神咒经》描述了“来世劫尽(末劫)之运”。其中被描述的第一个末劫时期灾难事件是壬午、癸未年发生的一场可怕的瘟疫。而壬午、癸未在“末劫下元甲子”的1984年至2043年中对应的是2002和2003年,因此这场预言中的瘟疫是指2002至2003年间发生的“萨斯”瘟疫。其实,《太上洞渊神咒经》对于这场瘟疫病状的描述,同现代医学对于“萨斯病”(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症状描述完全吻合。

然而,人们一般所认为的“大灾难”,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个特殊时期,其间发生的大型灾难最为惨烈、最为集中、最为持续,主要现象包括前文提到的战乱、天火和大瘟疫。本文称这段特殊历史时期为“大灾难”时期。

从相关预言来看,“大灾难”时期是处于2018年至2043年间的一段“前后只在十余年”(《五公经》)的时间。

人们一般所认为的“大灾难”,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个特殊时期,其间发生的大型灾难最为惨烈、最为集中、最为持续,主要现象包括前文提到的战乱、天火和大瘟疫。(fotolia)

(二)“大瘟疫”的发生时间范围和表现

那么在预言中,“大灾难”时期对于人类生命毁灭程度最为惨烈的“大瘟疫”究竟是什么时间开始发生的呢?其高峰期和结束时间又是什么呢?

在中国历史预言中,明确描述“大瘟疫”起始时间的预言寥寥无几。其中,《五公经》的一个版本对于“大瘟疫”的起始时间和地点给予了比较具体的描述:“子丑之年江边起”。

“大灾难”时期的2018年至2043年间却有两个“子丑之年”:庚子(2020)和辛丑(2021)两年,以及壬子(2032)和癸丑(2033)两年。

结合现实中正在发生的规模庞大、凶猛夺命的“中共肺炎”,一个自然而且比较合理的推论是:庚子(2020)和辛丑(2021)两年应该是预言中的“大瘟疫”的起始时间;而且,“江边”是指长江岸边的武汉。

尽管人们都在期望这场“大瘟疫”能够很快度过高峰从而迅速结束,然而,《五公经》还有版本说到:“壬子(2032)癸丑(2033)两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灾,十分死九分。”也就是说,在一轮生肖之后的“子丑之年”,即壬子(2032)癸丑(2033)两年,还会有大瘟疫,甚至更为惨重。这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太上洞渊神咒经》在描述“大灾难”时期的瘟疫发生时间范围时,描述了大瘟疫的两个高峰期,或者说是两场大瘟疫:“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万疫鬼来杀恶人,恶人多故。”

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万疫鬼来杀恶人,恶人多故。示意图。图为宋 陆忠渊《五七阎罗大王图》。(公有领域)

(1)第一场大瘟疫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户户有蛆虫;子丑之年江边起,死者万万欠棺材。”这是《五公经》对于“大灾难”中一场大瘟疫的描述。

根据现今(庚子年)正在发生的“中共肺炎”,以及《太上洞渊神咒经》所述的甲辰(2024)年将达到第一个瘟疫高峰来看,《五公经》的这一描述应该是指第一场大瘟疫。(因为“天机不可泄漏”,因此预言多采用隐晦的方式来描述未来。比如上句使用的就是倒装结构,因此在事件发生之前很难确定其时间顺序。)

也就是说,第一场大瘟疫的起始时间是庚子(2020)和辛丑(2021)两年,起始地点是“江边”武汉。这场瘟疫似乎将时强时弱地持续经过寅卯两年,即壬寅(2022)和癸卯(2023)两年,在甲辰(2024)年的“中秋月”(黄历八九月)才达到真正高峰:“寅卯辰年八九月,遍地死人不堪言;米熟五谷无人吃,丝绵衣缎无人穿。”(《五公经》)

《五公经》对于大瘟疫的高峰期还描述道:“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时将延,早时得病暮时亡。”

也就是说,届时的瘟疫病毒似乎早已多次变种,甚至可能已经演变成为一种新型瘟疫,凶恶异常,造成染疫者“早时得病暮时亡”,“家家户户有蛆虫”,“遍地死人不堪言”。

换言之,现今的“中共肺炎”似乎只是甲辰(2024)年大瘟疫高峰的一个引子。即使有朝一日“中共肺炎”跌入低谷,恐怕人们对于瘟疫的事态发展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值得一提的是,《太上洞渊神咒经》在描述现今年代(甲午旬年,即2014~2023年)的瘟疫发生现象时说道:“赤乌(乌鸦别称)七十万头,飞行天下,人见者自然疫病,不可得治救。”此现象与在湖北省一些重疫地区发生的现象相符,令人悚然。

湖北等地出现成群成群的乌鸦。图为湖北汉川。(视频截图)
湖北等地出现成群成群的乌鸦。图为湖北汉川。(视频截图)

(2)第二场大瘟疫

第二场大瘟疫的起始时间很可能是《五公经》所述的壬子(2032)和癸丑(2033)两年;而这场瘟疫于《太上洞渊神咒经》所述的甲寅(2034)年达到高峰。

根据预言,这第二场大瘟疫的来势可谓凶猛无比,几乎都没有起始和高峰的区别:从其起始的壬子(2032)和癸丑(2033)两年到其高峰期甲寅(2034)年,《五公经》的描述是“朝病暮死”、“十分死九分”;《太上洞渊神咒经》的描述亦是“死十分遗一也”。惨烈至极。

其实,从所有的相关历史预言来看,在这些预言者所能够认识到的过去历史安排中,持续多年的“大灾难”──尤其以“大瘟疫”为甚,对于人类生命的毁灭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惨烈无比。比如,《五公经》描述“不论贫富,天下人民十分灭九分”;《太上洞渊神咒经》亦描述“死十分遗一也”;《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预言“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格庵遗录》预言“朝生暮死,十户余一”;《圣经.启示录》也是预言人类因受“撒旦”迷惑而遭灭顶之灾、死亡无数等等。

关于大瘟疫在高峰期疫病症状的表现,《太上洞渊神咒经》的描述是“身生恶疮虫癞之病,脓血臭烂”;《五公经》的描述是“眼中出血,身中出浓,肚中生蛆”,且“家家户户有蛆虫”,“红粉美人流血死”。似乎届时出现了一种嗜人血肉的毒菌“蛆虫”,其杀伤力无可比拟。

综合以上分析,如今人类可能已经进入到历史预言中的“大灾难”时期,而且,这一时期可能将持续“十余年”的时间,于甲寅(2034)年过后逐渐平息。

在这些预言者所能够认识到的过去历史安排中,持续多年的“大灾难”──尤其以“大瘟疫”为甚,对于人类生命的毁灭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惨烈无比。示意图。(Getty Images)

二、预言中避免灾难和瘟疫的伏笔

诸多中外预言都描述了“大灾难”所造成的十不剩一的惨烈后果。然而,与此同时,所有这些相关历史预言却又都埋下了一个如何避免灾难的重要伏笔:在“大灾难”中,将有一位“圣人”出世──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人最终都将得到“圣人”的拯救,从而进入历史的崭新纪元,而在“大灾难”中被淘汰的只是那些不信者和恶人。

在探讨如何避免灾难和瘟疫的具体细节之前,首先说明一下本文作为探讨主要依据的两部预言:佛家《五公经》和道家《太上洞渊神咒经》。

根据现代学者的研究,《五公经》起始于一千多年以前唐末五代时期的《转天图经》,经后来几朝出现了几个名称不同但内容相符的版本。其对于天台山五公菩萨预言在末劫时期将发生的一场毁灭性大灾难给予了详细记述,并预言在大灾难中救世圣人“明王”将出世,“改换乾坤”,使得天下走入全新美好的太平盛世。

《太上洞渊神咒经》收于道家经典《道藏》中。学者认为前十卷为其原始经文,据记述由太上道君于西晋末年授与金坛马迹山道士王纂,讲述了“劫尽”(末劫)时期发生的重大灾难,并预言其间将有救世圣人“真君”出世,“更生天地”,使得天下走入美好无比的全新世界。

也就是说,《五公经》和《太上洞渊神咒经》这两部预言分别是佛、道为世人传述下来的,而且是专门描述末劫时期重大灾难的预言。因为是神传预言,这些神所看到的则不仅仅局限于人类时空中的表象,而是超越表象看到了其在另外时空中的实质。

比如,《五公经》中描述的鬼王和病鬼、《太上洞渊神咒经》中的魔王和疫鬼,都是来淘汰人类时空中的不信者和恶人,或者受神指使来保护信者和善良之人的另外时空中的生命。预言的各种描述表明:大灾难在人类时空中的表现只是表面现象,而那些另外时空中生命的作为才是决定这些表象的背后实质。

在众多的中外历史预言中,对于在末劫时期的灾难中,不信者和恶人被淘汰而信者和善良人受神护佑予以最多描述的是道家《太上洞渊神咒经》。

《太上洞渊神咒经》描述道:

“时有一道士,建三洞之法,天人悉来护之。”即末劫时有一位得道之人(指圣人),创立了“三洞”之法,天神都来护法。

“(世人)不知此人天上生来,见世间浊恶,自求仙道,度一切人。人不识真,反更笑之。奈何,奈何。如此人等,后有重罪,罪入赤连地狱水火之中,三千亿劫,无有出期。”即世人不知此人(圣人)是来自天上,见世间污浊险恶,自修得道,能够救度所有世人。世人却不知圣人真相,反而嘲笑他。这等人将获重罪,遭受万劫不复之灾。

示意图(王嘉益/大纪元)

(1)不信者和恶人在灾难中被淘汰

“世间人恶,不信至言,今有三洞经出,不知受之。疫鬼刀兵,杀害众生,众生死尽”等,即世人多有恶念,不信圣人之言(“至言”),如果(“今”)有圣人传出度人之法(“三洞经”),也不知道接受。这样的人们将被“疫鬼刀兵”淘汰殆尽。

“今始有三洞大法,流行天下”,“恶人不信大法,故令死耳”,“世人不信大法,是以多有罪人,罪人入地狱”等。预言称圣人之法(“三洞”)为“大法”。

(2)信者和善良人受神护佑而不受灾难侵害

“今有奉三洞之人,魔王三千人护之也”“男女有受三洞之人,鬼王敬奉,不敢犯之”“鬼王各各护助此三洞之人,不令疾病也”等,即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奉”)圣人之法的人们,众多神鬼都将予以护佑,从而不受灾难、疫病的侵害。

“有作道士三洞法师者,大魔王护之。若令道士危厄疾病者,鬼王等负罪,头破作八十分矣”“若道士有厄有病者,此鬼王等头破作八十分矣”等,即在保护圣人信徒(“道士”或“三洞法师”)的同时,任何使得圣人信徒遭受灾害(“厄”)或者使其染疫病的鬼神都将受到万分严厉的惩罚。

(3)染疫的病人如果得到圣人信徒的挽救则可以痊愈

“道士有救人之处,天人力士护助之,令病人自瘥。瘥者,天人魔王等上迁;不瘥者,汝等死矣”等,即有圣人信徒挽救人的地方,天神来护佑帮助信徒,使得被信徒挽救的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自动痊愈(“自瘥”)。能够使得那些病人痊愈的神鬼会得到提升;而不能使得那些病人痊愈的,将会遭受严厉惩罚。

“病人有得三洞法师行道之者,此鬼等自然天人收去之。若复不去,三天力士必斩之耳”等,即染上了瘟疫的病人如果得到了圣人信徒行道挽救,那么(使病人染疫的)疫鬼自然会被天神收回离去。如果还不离去的疫鬼,必遭天神的斩杀。

“道士化愚人,令受三洞,可得脱免九厄之中耳”等,即圣人信徒使得不信之人转变人心(“化”),如果(“令”)他们接受圣人之言,他们便可以免除各种灾难(“九厄”)的侵害。预言这里道出了圣人信徒“行道救人”的方法是“化”,即转变人心。

根据预言的以上描述,在这场凶猛夺命、持续多年的“大瘟疫”面前,有的人恐怕躲不了,而有的人却是染不上:一个生命在其中的命运似乎完全决定于自己内心做出的选择,特别是其对于圣人之法(“大法”)的态度。

佛家《五公经》也有类似的描述:“不论贫与富,敬者自安康,若有不信者,难见太平年”“恶人不敬信,难免天诛戮”“恶者不信当除灭,善人得见圣明君”“十分人民死九分,只留一分贤良行善人,恶者想脱万不行”等等。

尽管《五公经》和《太上洞渊神咒经》也强调对其本身经文的敬信,然而如《太上洞渊神咒经》所述:“道士之法,以三洞为先”,即圣人之法才是根本。因此,相比其它预言,《五公经》的诸多版本花了最大量篇幅来描述救世圣人“明王”的姓和名,而《太上洞渊神咒经》则花了最大量篇幅来描述圣人之法能够救人避灾的作用。如果真心敬信其经,也就没有可能不真心敬信圣人和圣人之法。

其它一些相关的著名预言也有类似的描述。比如:

刘伯温《金陵塔碑文》描述到:在大灾难中,“人逢猛虎难回避”,即所有受到“猛虎”(指一属“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团)迷惑而接受相信“猛虎”的人们,都将在这场大灾难中在劫难逃;同时,在大灾难中“能逢木兔方为寿”,即能够接受相信“木兔”圣人的人们才能够平安度过这场大劫难。

其实,《金陵塔碑文》隐指大灾难发生的直接导火索是江泽民(属虎)亲自操纵中共发动的大规模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运动,尤其是江动用了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使得受到欺骗的世人在大灾难中断送性命。(详细解析请见《刘伯温“金陵塔碑文”之解析》一文。)

这里再看《五公经》的“子丑之年江边起”,似乎和《金陵塔碑文》异曲同工:该句描述的不仅是“大瘟疫”的起始时间和地点,而且还道出了导致这场毁灭性灾难的责任者的姓氏:由“江”引起。

《圣经.启示录》是西方的神传预言,描述了历史“末期”大灾难的情形。在其描述中,在大灾难中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恶人指那些“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撒旦代表)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而从中得到拯救的是那些相信“神之道”和不带“兽(撒旦代表)印记”的善良人们。

在《圣经.启示录》中,“羔羊”(又称“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是“大灾难”中的救世主:他“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羔羊”在历史的“末期”于人世间所传之法被称为“神之道”,他的信徒遭受了撒旦及其人间代表的残酷迫害和杀戮。“神之道”的英文是“the word of God”,直译为“主神的法(话)”。

关于人类历史预言中对于大灾难中“救世圣人”的众多描述及其详细解析,请见《历史预言中的“救世圣人”解密》一文。

历史预言中这一如何避免灾难和瘟疫的重要伏笔则预示了可能发生的历史变数。

有圣人信徒挽救人的地方,天神来护佑帮助信徒,使得被信徒挽救的染上了瘟疫的病人自动痊愈。(fotolia)

三、预言中灾难的变数

其实,如果我们把在中国历史上已经发生的事实同中国历史预言做个比较,会发现比较结果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

比较结果的一个相同之处是:在2000年以前,在中国历史上已经发生了的历史事件同所有中国历史预言相比,可以说是几无差异。

但是,比较结果的一个不同之处是:历史从2000年开始,一些灾难性事件同预言描述的“末劫”时期所要发生的灾难情形相比,似乎已有较大不同。例如:

(1)《太上洞渊神咒经》使用了相当的笔墨描述了壬午(2002)、癸未(2003)两年发生的“萨斯”瘟疫,并预言“萨斯病”会给中国带来巨大的生命损失:“十有三四死矣”;然而,事实上“萨斯病”造成的生命损失并没有达到预言中的“十有三四死矣”。

(2)《太上洞渊神咒经》也预言了“萨斯”瘟疫后紧接下来的2004年大水:“甲申(2004年)垂至,洪水不久”,而且大水导致“甲申之灾死绝矣”;然而,尽管2004年在中国多地确实发生了洪灾,生命损失却并非十分惨重;而2004年的确发生了一场能导致“甲申之灾死绝矣”的大水──2004年大海啸,却发生在了南亚,并没有发生在中国。

(3)《五公经》预言“戌亥之年刀兵起”;《太上洞渊神咒经》也预言在戊戌之年(2018年)“男子被兵牵,亦有归门哭;妻子见分张,各自相追逐”。似乎预言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从2018年发生的一些军事冲突开始逐渐扩展,而且中国是被卷入其中的主要参战国家之一。然而,这场世界范围的军事冲突如今似乎已经改变成为了贸易冲突──即预言中的“世界大战”已经变成了从2018年开始的“世界贸易大战”。

(4)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得以消除,会导致“天火”──即预言中的核战争的消除。观察当今的世界局势,确实存在相当大的战争和核战争的危险。然而,这个危险确实又似乎正在受到越来越强大的阻截。

…… ……

也就是说,在历史预言中的末劫时期所要发生的大型灾难已经产生了变数,得到了减弱或消除。

与此同时,比较结果的另外一个相同之处是:中国确有“大法”在传。而且,尊重、接受或信仰者众多,遍布全国各地。如今传至世界各地。

按照《太上洞渊神咒经》以及所有相关历史预言的伏笔之言,这些重大灾难的改变,只是因为“圣人”正在当今这末法时期传法,信者日众,从而导致预言中的一些重大灾难事件得以减轻或免除。而且,这是使得预言中重大灾难的可能变数成为了历史现实的唯一原因。

其实,综观所有中外历史预言,这场历史大戏的终局和最高潮所围绕的中心舞台不是别处,正是中国──这或许也就是为何人类历史上所有民族的著名预言最终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了同一处地方:东方。

综观所有中外历史预言,这场历史大戏的终局和最高潮所围绕的中心舞台不是别处,正是中国。(photos.com)

四、结语

从世界上的诸多预言来看,人类的历史似乎已经走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这场历史大戏的大结局即将上演。然而,在过去历史的安排中,这场历史大戏的结局却是无比的惨烈和刻骨铭心的悔憾:世人因为受到“撒旦”(《圣经.启示录》)或“猛虎”(《金陵塔碑文》)的迷惑而不信、作恶,导致在“大灾难”中惨遭淘汰,被毁灭程度达“十不剩一”。

但是,在历史安排大灾难和大淘汰的同时,她又安排了避免灾难和淘汰的伏笔。在这期历史大戏的终局时刻,所有的生命都被公平地赐予了选择和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机缘:一个生命要想改变过去历史安排的悲惨结局、平安度过灾难从而进入历史崭新纪元的唯一办法,就是选择信和善良。

随着这期人类历史的大戏接近尾声,尤其是因为“圣人”传法,以及越来越多的人改变命运的选择,可能使得从今往后一些原来历史的安排发生改变,也使得预言中的这期历史大戏最终的高潮片段更加充满悬念,扣人心弦。

对于一些读者朋友来说,可能对于预言及其描述的一些将要发生的事情还是难以置信。但是无论怎样,在“大瘟疫”已经正在眼前发生的情势下,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刻,中国人的一句俗话也许能够使人受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冷静下来思考,在面对泾渭分明的善与恶、生与死的选择面前,又有什么理由值得做出赌上珍贵生命的选择呢?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户户有蛆虫;子丑之年江边起,死者万万欠棺材。红粉美人流血死,宝珠金银化成灰;虽有田圆无人收,高楼大厦化成坟;腰金衣紫人何在,总被蒿蓬伴骷髅……”(《五公经》)

但愿读者朋友能够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做出符合天意、善人善己的选择──您的选择或许就能够帮助自己甚至人类走出那个令人悔憾无比、悲惨至极的历史结局。@#

(fotolia)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预言称,中国2018将有大变动。(Feng Li/Getty Images)
    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高层内斗加剧,中共建政后“逢九必乱”的魔咒再次应验。面对内忧外患,习近平用尽解数来维护权力。然而,是苟延中共来死守危权,还是灭亡中共而开创新政?在历史的关头,违逆天意、背离民心的选择只能使得事与愿违。到头来,被习近平极力茍延残息的中共,其死党却恰恰正是习的政治死敌──江派人马:他们利用习近平在亡共问题上投鼠忌器,不敢彻底清剿其核心人马、清算其罪恶,从而在反腐风暴中得以喘息;中共“十九大”后,他们精心设局,重新反扑,导致习当下内外交困、危机重重。
  • 诸多中外预言都描述了“大灾难”所造成的“十不剩一”的惨烈后果。然而,与此同时,所有这些相关历史预言却又都埋下了一个如何避免灾难的重要伏笔:在“大灾难”中,将有一位“圣人”出世──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人最终都将得到“圣人”的拯救,从而进入历史的崭新纪元;而在“大灾难”中被惩罚和淘汰的只是那些不信者和恶人。
  • 《推背图》第45象如何预言中共气数已尽?作者有精辟的见解分析。
  • 12月23日,英国《镜报》介绍了已逝的保加利亚盲人预言家巴巴·万加(Baba Vanga)对2020年进行的一些预测,其中提到亚洲在这一年将遭遇更多海啸和地震,前景苍凉。
  • 神准的预言《推背图》第56象可能预言了中共肺炎和出路吗?为何说《推背图》56象是预言中共肺炎的一象?从配卦推解到什么“巧合”的现象?
  • 2020年岁次庚子。在新年伊始,中国大陆爆发中共肺炎(武汉肺炎),随即迅速扩散全球,引起世人的恐慌。而这场瘟疫似乎在古书《孔圣枕中记》里早有预言。
  • 预言2020年,《地母经》。历史无声无息地流逝,然而一茬又一茬的人类道德越来越低下,上天神明早知道人类这样的发展结局,所以预先留下警世预言,以拯救那些在乱世迷局中依然坚持良心善念的人,也希望醒转那些不信神的人走上归善的路。
  • 印度一名少年曾在去年8月预言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的爆发,他在今年4月再度预言,12月将发生比这场瘟疫更严重的灾难。
  • 对中医和周易颇有研究的纽约居民宋辰光日前多次发表文章,根据古今中外的预言提醒人们躲过灾难。
  • 刘伯温是浙江青田人,辅佐明太祖朱元璋平定天下,官至御史中丞,封诚意伯,因此后世也称他为“刘青田”、“刘诚意”。清人计六奇《明季北略》笔记里曾两处记载着崇祯皇帝在密室中亲见刘伯温所绘图画一事,画面的内容竟是一位和崇祯圣容一模一样的人悬梁自尽。
评论